神醫斗鬼才 第10章(2)
作者︰春野櫻
    「知行。」眼見場面僵凝,空氣也仿佛結凍,夏珞瑤忍不住出聲,「別這樣。」

    趙知行瞥了她一眼,然後再看著李敏皓。「听著,我不管你跟凡希有過什麼感情糾葛,都已經過去了,她是我的妻子,我不希望你太接近她。」

    他聲音冷沉得讓人直打哆嗦。「離她遠一點,否則我會讓你知道一個吃醋的丈夫有多可怕。」

    李敏皓困惑的看著趙知行。「感情糾葛?我跟凡希沒什麼糾葛。」

    「我上次听見的可不是這樣。」趙知行神情凝肅。雖然他很不想再提到那件事,但既然李敏皓都起了頭,他不問個清楚可不痛快。

    「你听見什麼了?」李敏皓疑惑的問。

    「凡希被周嘉埼下藥迷昏而住院時,你在病房對凡希說的那些話,記得嗎?」趙知行大發慈悲的提示道。

    李敏皓認真想了一下。「你是說……」

    「你說你跟凡希的過去很美好,你忘了嗎?」趙知行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站在一旁的夏珞瑤尷尬極了。雖然跟李敏皓有過一段情的人不是她,她還是有種說不上來的羞恥感。

    「知行,算了。」她伸手拉了他一下。「別說了。」

    他不是說他不在乎嗎,怎麼一看到李敏皓態度又變了,看來,她真要找個機會跟他聊聊了。

    這時,李敏皓恍然大悟。「啊,原來你說的是那個。」

    看他一臉滿不在乎的樣子,趙知行的火氣用最快的速度燃燒,要不是不想讓愛妻為難,他肯定拎起李敏皓,在他**上貼足郵資,將他寄到地球的另一端去。

    「趙先生,你誤會了。」

    「誤會?」趙知行挑眉,等著听他還有什麼理由。

    「我跟凡希認識的時候,我們都還只是高中生。」想起那段往事,李敏皓情不自禁露出懷念的笑意。

    趙知行跟夏珞瑤同時一愣。

    李敏皓輕笑道︰「我和凡希在高中的時候短暫交往過三個月,那是一段純純的愛。」

    趙知行突然有種被耍了的感覺。

    「我們只牽過手,那樣的感情真的很單純。」李敏暗自顧自懷念著過往,渾然未覺趙知行的臉色越來越鐵青。

    「可惜……」他一嘆,看著夏珞瑤。「凡希失去記憶,再也想不起來了。」

    「李敏……」

    趙知行還來不及抓狂,夏珞瑤已經一步上前,眼底隱隱竄燃著怒火問︰「你是說,我們只牽過手,在小時候?」

    「不是小時候,那時我十八,你十六。」李敏皓笑視著她。

    「所以我們沒有什麼見不得光的事情?我也沒有背叛過知行?」

    「原來你以為我們是那種關系?」說完,李敏皓逕自笑了起來。

    他搞到他們夫妻倆感情失和,還好意思笑?趙知行惱得真想直接賞他一拳。未料夏珞瑤和他心有靈犀,她面無表情的舉起手里的背包,惡狠狠的往李敏皓臉上一揮。

    「啊!」李敏皓驚叫一聲,委屈的看著她。

    「凡希,你……」

    「去死!」她喊出了人生中第一次,也應該是最後一次的咒罵。

    一年後——

    夏珞瑤疲倦的躺在床上,眼底卻盡是滿足及欣慰。

    看著剛出生的兒子安穩的睡在臂彎中,再看看另一側因為照顧她而累得趴在床邊睡著的趙知行,她心里滿溢著幸福。

    趙知行的手緊緊握著她的,就連睡著時都不曾松開。

    護士輕手輕腳地走進病房,見她醒著,小小聲的問︰「趙太太,你還好嗎?」

    「謝謝,我很好。」

    「寶寶如果哭,你就按鈴。」護士貼心提醒。

    「嗯,麻煩你了。」

    護士笑著搖搖頭,轉身走了出去,她關上門的同時,趙知行猛地驚醒,但手還是緊緊握著紀凡希的手。

    「怎麼了?!」夏珞瑤柔聲的問。

    「沒事,好像作了夢。」他的神情有點恍惚,似乎在努力回想著什麼。「又夢見那個女人了?」她問。

    「好像是。」趙知行皺皺眉頭,無意識的翻開右手掌心。「在夢里,我要她記得掌心里的這顆痣,感覺好奇怪。」

    夏珞瑤覺得,也許現在就是最好的時機,于是鼓起勇氣喚道︰「殿下。」

    他一愣,狐疑的看著她。

    「你還記得我醒來時看見你的第一眼,就是這麼叫你的嗎?」她問。

    他想了一下。「好像是有這麼一回事。」他笑視著她。「怎麼,你想說什麼?」

    「那你還記得我曾問過你相不相信前世今生嗎?」

    「記得。」趙知行越發覺得她的問題有種不尋常的味兒。

    「我一直想跟你說件事,卻又擔心你會害怕。」夏珞瑤幽幽的說。

    趙知行挑眉。「我會害怕?你倒是說說看。」

    「真的?不後悔?」她再次確認。

    「干麼後悔?你說。」他爽快的道。

    「好,首先我要告訴你,我不是紀凡希。」

    趙知行先是一愣,然後笑了。「這個好笑,你不是紀凡希,那你是誰?」

    「夏珞瑤。」夏珞瑤堅定的望著他。

    當她說出這個名字,他的身子陡地一震,他從來沒告訴過她他夢中的女人叫什麼名字,她也不可能進入他的夢中探知,她為何會自稱是夏珞瑤?

    「你對這個名字不陌生?」看他的表情,她猜想他不是第一次听見這名字。

    「爺爺跟你提過嗎?」

    「爺爺知道什麼?」

    「我的故事,我的秘密。」夏珞瑤神情平靜的道,「他是在這個世界上唯一一個知道的人。」

    「你的故事跟秘密?那是什麼?爺爺又為什麼會知道?」他等不及想成為世界上第二個知道她秘密跟故事的人。

    「因為我跟他說過,我以為他會認為這只是無稽之談,可他卻相信我是夏珞瑤。」

    每當夏珞瑤這三個字被她吐出,傳進他耳里,他的心就抽一下,突然,一條神經將他的思緒一扯。

    「知行,我是你夢中的夏珞瑤。」夏珞瑤輕撫著他掌心的那顆痣。「你臨終前,與我約定來生相聚,要我記得你的面容,你掌心的痣……」

    說到這兒,她的眼眶已盈滿淚水。「我得告訴你一個事實,但我希望你別讓我爸媽知道。」

    她深呼吸了一口氣。「他們的女兒紀凡希,早在落海意外中身亡,而我在瞬間穿越時空,住進了她的體內,代替她活了過來,我並沒有失憶,而是根本沒有屬于她的記憶。」

    如此荒謬的情節,趙知行只在電影或電視劇看過,但不知為何,他絲毫不懷疑她的話。

    「因為家貧,我七歲就被賣到一戶鄭姓人家當丫發,他們夫妻倆是隱居山林的名醫,我也因此學會了醫理及醫術。我十七歲時下山,準備回鄉履行婚約,嫁給一名叫李子敬的男人,可巧的是,當時宮里來了揀擇令,我爹娘擔心我妹妹被選入宮,于是急急忙忙讓她代替我嫁給了李子敬,而我不得已,便入了宮。」

    趙知行听著她娓娓述說著這不真實卻又不陌生的故事,腦海里出現許多畫面,在他的夢里,她說的這些事都曾像影片般播放過,而且很多細節他從沒向她提過,但她卻能說得好似親身經歷……不,也許真的如她所說,她就是夏珞瑤。

    「我入宮後,深得皇太後恩寵,成為她的侍醫。」夏珞瑤稍稍停頓一下,才又續道︰「你的前世是齊世文,皇太後最小的兒子,皇帝齊世綱是你的皇兄,與你十分親近,你自幼身弱,未能與其他兄弟們競爭,可飽讀詩書及史書,深諳經世濟民之道,皇上經常詢問你的意見。」

    她連名字都說得正確無誤,這讓他驚訝得幾乎要跳起來。

    「後來,皇太後將你接進寢宮同住,並讓我日夜看顧著你,我倆十分投緣,總有聊不完的話,不知不覺便暗生情愫。」她深深的注視著他,眼底有一絲悵然,但稍縱即逝。

    「可惜你我身分懸殊,縱有情意,也未敢表明,你病危時,皇太後原想

    將我納為你的侍妾,可你不願誤我一生,反倒求皇太後讓我出宮,你臨終前,我倆約定來生再續前緣,然後……你走了,我也出宮了。」

    趙知行的心情越來越激動,不由自主更使勁握住她的手,她的手被他握得隱隱發疼,可她並未掙脫。

    噙著淚,夏珞瑤又道︰「我出宮後,被爹娘安排嫁給李子敬當平妻,我將李家的家業打理得極好,皇太後打賞給我的銀兩首飾也幫了李家不少忙,因此公婆都十分寵我,反之,我妹妹嫁給李子敬後,始終未能生下男丁,公婆待她不如待我般客氣,她過得很苦,苦到她對我生了恨意。」

    接下來的事他知道,他在夢里看過。「你妹妹殺了你……」

    「不。」她搖頭一笑。「是我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他不解,微微蹙起眉頭。

    「我妹妹對我終究有情,下不了重手,是我當時已不想活,只想隨著你而去,在來生與你相遇,所以我將刀深深的插進身體里……我以為我死了,可當我醒來時,卻已進入紀凡希的軀殼之中,而你……成了趙知行。」

    她用指尖輕輕摩挲著他的掌心。「當我看見你,再看見這痣,我確定就是你了,你是有婦之夫,而我壓根兒沒想到會以這種方式跟你再續前緣。」

    語罷,她輕輕一嘆,臉上是一抹釋然的笑,她閃著淚光的眸子定定的凝視著他。「你信嗎?」

    趙知行從來不信這種怪力亂神之事,但此刻,他深信不疑。

    想到她為了履行與他的約定,結束了自己的生命,穿越時空追隨著他而來,他的心頓時抽緊。

    他如何不信?她若不是夏珞瑤,怎有這樣的好性情?

    她若不是夏珞瑤,怎能醫好他的殘疾?

    她若不是夏珞瑤,怎記得他的面容還有掌心的痣?

    她若不是夏珞瑤,怎會對他這般全心全意?

    她若不是夏珞瑤,他又怎會如此愛她?

    原來夏珞瑤真有其人,原來他一直在等著她,原來他們有著宿世的眷戀。

    一直以來,他以為那只是場夢,從沒想過那其實是一段糾纏得那麼深的愛戀,因為一句我等你,他們終于相見……

    「我信。」趙知行迎上她如水的眼眸,深情款款的道。

    望著他堅定的眼神,夏珞瑤先是一怔,旋即感動得流下眼淚。「我一直想告訴你,又怕你不能接受……」她緊抓著他的手。

    「我怕你覺得我是妖怪,怕你不要我……」

    他端起她的臉,溫柔一笑。「哪來這麼美的妖怪?」

    她蹙眉苦笑。「美的是紀凡希。」

    「不,是你讓紀凡希變得如此美好。」他輕輕抹去她臉上的淚。「不管你是紀凡希還是夏珞瑤,都是我的妻子,是孩子的母親。」

    「你不怕?」

    「不怕。」趙知行疼惜的道,「你是老天爺賜給我的禮物,是恩典。」

    這句話,比我愛你這三個字還要動人,夏珞瑤的心情不自禁的悸動著。

    他別下身子,在她額頭落下輕輕一吻,聲線低沉而溫柔的道︰「夏珞瑤,謝謝你,謝謝你追來了。」

    他溫柔的聲音熨平了她曾經的苦與痛,從今以後,她可以以夏珞瑤的身分與他生活,這才算是真正履行了他們的約定。

    「你好,我是夏珞瑤。」她眼里盈滿幸福的眼淚,深深凝視著他。「以後請多多指教。」

    趙知行唇角一勾。「你好,我是齊世文,也叫趙知行,我的下半輩子,有勞你了。」

    說完,兩人相視而笑,他們的兒子好似也感受到這樣的甜蜜,小嘴跟著微微上揚。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神醫斗鬼才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春野櫻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