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獸(上) 第9章(2)
作者︰黑潔明
    黃昏時分。

    紅眼派了兩個男人過來,他們還沒下車,她已經上前去開門。

    第一個下車的男人朝她伸出手,她也伸出了她的手,握住了那友善的大手,對他微笑,但另一個男人一下車,她臉上的微笑就消失無蹤,她僵站在那里震懾的瞪著那家伙,那一瞬,像是忘了呼吸。

    他不應該偷看她,若他沒看,他就不會注意到她此刻臉上復雜的表情,可他忍不住,他無法控制自己。

    他看了,戴上了那副隱形眼鏡,叫出了門口的監視畫面,看見痛楚與苦澀,驚喜和愛戀,在那瞬間都在她臉上。

    然後,男人朝她伸出了雙手。

    仿佛等了一輩子,她走上前去,伸出雙手用力擁抱那個男人。

    那金發藍眼的家伙,將她緊擁在懷中,抱得很緊,低頭親吻著她的發,在她耳邊低語。

    她收緊雙臂,眼角有著淚光,然後笑了。

    這一秒,他知道這男人是她在這些日子以來,一直想連絡,卻始終不曾按下撥號鍵的那個男人。

    那家伙已經結婚了,娶老婆了。

    或許那就是她為何不敢打那通電話的原因。

    有那麼一瞬間,一股野蠻的沖動,讓他想沖下樓去,把她從那家伙懷里拉開,對那王八蛋咆哮,再將那家伙撕成碎片,把她扛回屋里,告訴她,他錯了,他需要她,他不想要她請假,他想要她陪著他,度過這一個月。

    但到頭來,他只是把手插在褲口袋里緊握成拳頭,站在二樓的窗里,看著她跟著那帥氣有型的家伙一起轉身上車。

    空氣仿佛隨著她的遠離變得越來越稀埂,陽光也是。

    天黑了,院子里的燈火,因為她的設定,自動亮了起來,但世界看來依然萬分黑暗。

    他無法控制的追蹤著她坐的車,一直跟到路口最後一台監視器,她在最後一秒,抬頭看了監視器一眼。

    他屏住了氣息,感覺她仿佛正看著他,知道他在看。一秒而已。

    下一剎,她垂眼把頭轉了過去,不再看著他,也不再看著窗外。

    胸口,扭絞著。

    載著她的那輛車滑過,離去,消失,只如風般卷起路上的落葉片片。

    殘破的落葉在空中翻飛,然後再次落定。

    身後傳來敲門的聲音,他轉過身,看見那個先下車的男人,不知何時已上了樓,悄無聲息的來到身後,站在那敞開的門邊。

    男人有著黑色略卷的發,高聳的鼻梁,微薄的唇,和一雙黑得看不見底的眼。

    「你好,我是杰克。」男人走上前來,朝他伸出手,看著他說︰「紅眼意外調查公司的調查員,我來代替烏娜。」

    最後那一句,讓他心口一縮,他忽略男人伸出的那只手,繼續將手插在褲口袋里,只看著那家伙,用下巴點了一下她留下的筆記型電腦,面無表情的開口。

    「我知道你是誰,你需要的東西在那里,你可以把它帶出去,挑一個房間待著,隨便你要做什麼,但不要打擾我。」

    杰克看著他,收回了停在半空中的大手,對他的冷漠,眼前的男人沒有表現出任何不滿與惱怒,只萬分識相的轉身彎腰拾起地板上那台仍在運作的筆記型電腦,將它闇上,轉身走了出去,甚至不忘幫他帶上了門。

    屋子又陷入一片沉寂。

    他轉過身,看著她空曠的房間。

    她的東西本來就少得可憐,她沒有全都帶走,但留下來的,除了那台連結了她安裝的保全系統的筆電之外,都是可以隨時丟棄再買的東西。

    我來代替烏娜。

    那個男人這麼說。

    他只是建議她請假幾天,只是幾天,讓這個月過去。

    但她不會明白是為什麼,她只會知道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氣,對她啦哮,然後趕她走。

    諷刺的是,連他自己也不確定出事的那天到底是哪一天,他只知道是在這個月,只知道每到這個月,他都無法控制自己。

    他本來以為他可以,但情況不對,他知道不對。

    上一次,他和旁人一起度過這個月,是十一年前,那一回,他差點害死別人。看著眼前空曠的房間,他突然明白,就算她不回來,也不是什麼太奇怪的事。他認得那個金發藍眼的男人,他知道那像伙清楚他的狀況,那男人是特別來帶她的,帶她走,確定她不會留在這里,不會再回來和他在一起。

    他知道,那男人不像韓武麒,也不是屠震,那家伙會把一切都和她說,會告訴她,他有多危險,可以多暴力。

    這一刻,他沖動的想叫電腦連線紅眼的主機,利用衛星再看她一眼,但那太瘋狂,而且沒有意義,還會被屠震或肯恩發現他做了什麼,所以他什麼也沒做,只抬起手,慢慢摘掉了隱形眼鏡。

    他知道,對她來說,他才是那個王八蛋,就算她不回來,也是他活該。

    夜,很深,好黑。

    他試圖躺下,試著睡覺,卻睡不著,過去那方法多少會有點效果,但這次當他閉上眼,卻只看到那些可怕的畫面。

    于是,只能縮坐在床上,睜著眼,瞪視著黑暗里那亮著光的電子時鐘。

    時間一秒一秒的在走著,每一秒,那分隔小時與分鐘的冒號就會消失再出現,消失又出現。

    一秒,六十次,後面那個數字就會增加一位數。

    十二點整。

    還有一萬八千秒,那冒號再閃個一萬七千九百九十九次,天就會亮。

    天總是會亮,事情沒有那麼困難,不會那麼困難。

    他告訴自己,卻無法不覺得那電子鐘似乎越走越慢,慢得像是要停了下來,慢得讓他嘴唇發乾。

    它當然還在走,沒有停下來,他才剛幫它換過電池,確定它會一直走下去。

    但每一秒,都變得像永恆那麼長,而距離月底,還有八天。

    他想回地下室跑步,但那里變得太像惡夢里的迷宮,他也不敢再去多看一眼那該死的方程式。

    所以他下了床,在地板上做體能訓練,伏地挺身、前體支撐、仰臥起坐,他不斷重復那些單調枯燥的動作,榨出身體里所有的汗水與力氣。

    當他停下來時,他早已讓自己累到幾近麻痹,完全無法思考,甚至沒力氣爬回床上去。

    趴在地板上,他躺在自己制造出來的汗水里,感覺全身都像被浸泡在其中。窗外仍是黑的,漆黑無比。

    幾點了?

    他想著,想要看時間,卻無法動彈,只覺得整個人像是緩緩陷入了地板中,陷入他淌出的汗水泥塘里。

    汗水懸在他的眼睫,讓眼前的景物開始扭曲,變形。

    一時間,有些驚慌,他眨了眨眼,他以為自己能很快速的眨眼,但那眨眼的動作卻很緩慢。

    世界變暗,再亮起,變暗又亮起,然後再次變黑,變得很黑很黑,即便他睜大了眼,還是黑的。

    下一秒,他發現他的臉貼在一個潮濕、濃稠且腥臭的泥塘中,液體帶著鐵蛌漕道,而且有點誠。

    那應該是汗,他的汗,但那不是汗。

    是血。

    在這時候還希望流血的主人沒有任何疾病,或許是種好笑的奢望?

    這念頭無端冒了出來,讓他更加驚恐。

    或許那是他自己的血。

    他想著,感覺鼻腔里也充滿了血,讓他幾乎無法呼吸。

    突然間,人們奔跑叫囂著,咆哮和尖叫混在一起,在牆與牆之間撞擊回響。他沒有爬起來,他繼續趴著,趴在地上,數著在牆面中回蕩的腳步聲與尖叫聲,一個、兩個、三個……四個、五個、六個……五個、四個、三個……

    那些人快忙完了,他必須爬起來,藏起來。

    他的手被拉到脫臼了,他爬坐起身,利用牆壁,強行將它推回原來的位置。

    那痛到不行,但他忍住了到口的叫喊。

    他不能發出一點點聲音,一點點也不可以。

    不知道為什麼,他記不起來自己為什麼會在這里,但他知道這個地方沒有出口——

    不,不是沒有出口。

    有個人和他說有出口!他知道有!就在前面!一定有!

    彼不得手痛,他爬起來往前移動,腳步聲越來越近,他壓不住恐慌,開始奔跑,他不能停下來,他們來了,就在他身後,就要找到他,就要抓到他——

    他跑過轉角,卻掉落一個坑洞,坑洞里滿是腐臭的污水,他沒有辦法呼吸,他揮動著四肢,掙扎著往上,試圖留在水面上。

    然後一個男人抓住了他,將他拉到了岸邊,他喘著氣,抬眼,只看見陌生的男人一手抓著刀,張嘴舔著刀尖上的血,對著他笑,像看著一只待宰的羔羊。

    下一秒,男人舉起刀來,朝他戳刺下來。

    他要死了,他不想死!

    他大吼一聲,奮力抓住了那家伙的頭發用力往下拉,那男人失去平衡,往前翻過他,掉入水中,讓水花四濺,他死命的翻身爬了上岸,但那家伙抓住了他的腳,對著他啦哮,試圖要爬上來。

    他對那家伙又踢又踹,但那男人比他高壯,眼看就要爬了上來,他驚恐的滿手在地上亂抓,混亂之中,他摸到一根生蛌瘍K管,感覺到它有些松動,他用盡全力死命的拔,那男人爬上來了,砍了他一刀,他回身伸手架擋,刀子刷的砍入手骨,那讓他痛得大叫,但幾乎在同時,那根鐵管終于被他拔了下來,他緊緊抓握著它,大吼著,發狂似的朝那試圖再次砍殺他的男人狠狠揮擊——

    「嘿!高毅!高毅!」

    男人的叫喚,讓他回過神來,大口大口的喘著氣,發現他站著,抓著床頭的台燈,砸爛了那台電子鐘,它躺在地上,四分五裂,和他手中的台燈一樣破爛,就連實木地板也被他砸出坑坑洞洞的傷疤來。

    那叫杰克的家伙,抓著他的手,看著他,用德語問。

    「你還好嗎?」

    「我很好,我只是討厭這鬧鐘!」他推開那家伙,扯回自己的手,扔掉手中那殘破的台燈,轉身走了出去,粗聲低晦︰「走開!桂理我!你他媽的最好給我滾遠一點!」

    說著,他大踏步的逃離了自己的房,快步走開,走進另一間房,再用力把門甩上。

    他站在門內,低頭喘著氣,抬手耙過緊繃腦袋上凌亂的發,卻仍能感覺到胸中的心大力的跳動著,感覺到雙手仍在顫抖,雙腿因為過度奔跑而酸軟。

    那把刀,好似仍深深的嵌在他手骨上,讓他痛得頭皮發麻。

    可他知道它並不在那里,就像他知道他早已失去了他的左手。

    他的左手是假的,不會痛。

    他沒有替它做痛覺神經。

    但那仍會痛,就像他依然能感覺到自己緊抓著那鐵棍,將那男人打得頭破血流,那一次次反震回來的力道,似仍在身體里流竄,那男人頭顱破碎的聲音和慘叫聲在坑道中來回撞擊著,次次鑽入他耳里。

    抖著手,他抹去一臉汗,卻抹不去想嘔吐的沖動,他沖進浴室,彎腰吐了出來,卻只來得及扶著門邊,吐在浴室地板上,嘔出了一地黃水。

    除了膽汁和胃酸,他吐不出別的東西,所有的食物,早在之前就消化掉了,他甚至記不起來自己上次吃東西是什麼時候,但那也不是什麼太重要的事情。

    當他終于止住乾嘔,因為無法忍受那味道,因為那里也總是充滿了嘔吐物,他抓下蓮蓬頭沖洗地板,把那又苦又酸的穢物沖洗乾淨,然後漱口,脫掉衣褲,清洗自己。

    熱水讓他緩緩鎮定下來,跟著他才察覺這間浴室里,有她的味道,當他抬起頭,看清眼前的一切,發現他竟不自覺走到了主臥。

    洗手台上有一塊肥皂,她用到一半,忘了帶走的手工肥皂。

    他關掉水龍頭,走出浴室,看見房間里,空蕩蕩的,只剩那張床,那張她睡過的大床。

    落地窗外,風吹樹搖,讓落在地板上的樹影也跟著搖晃。

    月光灑落屋里,照亮了那張床。

    他不由自主的走上前,在那張被月光照亮的床躺下。

    床很大,很結實,床單乾淨又潔白,但上頭確實還隱隱有著她的味道,還殘留著她的體香。

    烏娜。

    他側過身,將她的枕頭抓入懷中,把臉埋在她曾躺過的枕頭上,閉上眼,深呼吸,將她的味道,納入心肺。

    他讓她的味道充滿自己,除了她之外,他把一切都摒棄在外。

    原以為,那很難,但那不難,不會很難。

    他記得她的一顰一笑,一舉一動,記得她對他說過的嘲諷、調侃,記得她和他開過的玩笑,記得她給他看的搞笑動物影片,記得她為他煮過的每一餐,為他泡的每一壺茶,記得每當她走進屋里,所有的一切都亮了起來,就連空氣都像是在那瞬間,變得不一樣……

    抱著那顆枕頭,他蜷縮在這張大床上,萬般渴望的想著她。

    只想她。

    烏娜。

    娜娜……

    ——待續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困獸(上)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黑潔明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