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馴夫 尾聲
作者︰井上青
    主持完石家布莊重新開幕典禮,身子有些疲乏的燕靈犀在丈夫的陪同下先行回家休息。

    「靈犀,你坐,小心點,我倒茶給你喝。」小心翼翼扶妻子入座,石辛黝開心的表情全寫在臉上。

    他怎能不開心,再過一陣子他就要當爹了。

    接過水杯,燕靈犀說道︰「辛黝,石家布莊重新開幕,你應該留下來招呼客人,讓春菊陪我回來就可以了。」

    一切都照她的計劃順利進行,幾天前他們公開向布莊新老板買回石家布莊,小小的改了一下內部裝潢後,石家布莊就擇訂黃道吉日重新開幕。

    「不行,你懷孕了,我不放心你。」他輕輕摸著她還平坦的小腹,欣喜不已。

    她笑睞他,「有什麼好不放心的,我最快也得再八、九個月才會生,難不成你要天天黏著我?」

    是她太大意,以為是燕靈犀這副軀殼太羸弱,動不動就累,身子虛天癸期亂才遲遲未到,卻未料到自己是懷孕了。

    「我們是夫妻,當然得天天黏在一起。」

    「貧嘴。」她睨他,「把衣服脫了。」

    「現在嗎?」他愣了一下,隨即開心的脫下衣服,粗壯雙臂輕輕的環抱著她,「靈犀,我會很溫柔的。」說著,他溫柔的在她臉上親了下。

    她輕推開他,「溫柔個鬼!我是要看你背上的傷,你想到哪兒去了,思想歪斜的家伙!」

    「呃……原來你是要看我背上的傷啊。」知道自己會錯意,他干笑,馬上背對著她,讓她瞧瞧。

    她摸摸他古銅色的寬背,先前被石俊鑫剌傷的傷口已結痂脫落,留下一道疤痕。

    「已經好全,不痛了。」

    「真的耶,我相公還真是天賦異稟,這麼重的傷也能安然無事,傷口比一般人好得快。」這可不是她在老王賣瓜自賣自夸,是幫他看傷的大夫說的。

    半個月前,他被石俊鑫剌傷背部,大夫出診來幫他上藥,他反要求大夫幫動不動就喊累的她把脈,她本還罵他干啥勞煩大夫,未料這一把脈才知她有喜了。

    想來這也是他疼妻的福報,要不這會她恐怕還不知自己有孕,成天在外趴趴走,胎象不穩也是危險。

    「這是誰的相公,這麼厲害?!」他挺直身,沖著她直笑。

    又來了!她一臉啼笑皆非,「是燕靈犀的相公。」不配合他一下,他又會情緒失落。

    他開心得又親了她一下。

    「先把衣服穿上,大白天的光著上身,等會丫鬟進來看到,還以為我們在……」她摸摸肚子,身教言教,小孩子不該听的全別說的好。

    「噢好,我馬上穿上。」她對他說過肚里小娃兒很聰明,身教言教很重要,這點他謹記在心。

    提到丫鬟,燕靈犀就想到雀兒,那晚雀兒的脖子被石俊鑫劃了一刀,失血過多身亡,阿寶沒了母親,石俊鑫……不,司俊鑫又被捕入獄,司家人不認這孩子,她和辛黝收留了阿寶,打算好好照顧他,扶養他長大。

    未料近日事情有了變化,被關在牢中等候判決的司俊盡突然撞牆身亡,痛失獨子的蔡春嬌這才想到自己還有阿寶這孫子,死活都要把阿寶搶回去扶養。

    「靈犀,你在想什麼,怎麼看起來有點憂愁?」穿好衣服,見她低頭不發一語,他關心的問。

    她輕嘆了聲,「我在想阿寶的事。」阿寶現在還在石家,她還沒決定要不要把他交給蔡春嬌扶養。

    「你怎麼看?」

    「你做什麼決定我都支持。」

    「先別管我的決定如何,你說說你的看法。」

    「我是這麼想的,雀兒臨終前把阿寶托給我們,是擔心俊鑫他們不會善待阿寶,所以她才開口要求我們好好照顧阿寶。」他頓了下,續道︰「可現在情形不同,俊鑫已經不在,春嬌姨娘日後只剩阿寶這個孫子能依靠,她定會用心扶養他長大成人,不會讓他受丁點委屈。

    「再說雀兒一直很希望阿寶能認祖歸宗,所以我想,把阿寶交給春嬌姨娘這個親祖母和司總管這個親祖父,應該不會被虐待才是。」

    「意思就是阿寶留在這兒,我這個非親非故的養母會虐待他嘍?」她挑了下眉。

    「不是,不是,靈犀,我不是這個意思。」他緊張的澄清。

    她噗嗤一聲,「我說笑的。」她捏捏他的臉,「我相公分析得太有理了,所以我決定把阿寶送回蔡春嬌這個親祖母身邊。」

    他說的她全想過,多了他的認同,她才能真正安心下此決定。

    「真的?」

    「那當然,我都听我相公的。」

    夫妻倆相視一笑,她握著他的手,問道︰「辛黝,你真的不在意蔡春嬌欺瞞爹和娘,還有差點搬空石家家產的事?」

    她把她這陣子暗中進行的所有計劃全告訴他,他知曉後對她心懷感謝,卻沒半句咒罵蔡春嬌的話,當真是聖人也。

    他搖頭,「我和娘向來都不管布莊的事,從石家布莊成立至今,都是春嬌姨娘在打理,石家布莊能經營得有聲有色,都是她的功勞,至于她欺騙我爹說俊鑫是石家骨肉的事,我爹已經不在了,我也不知他會不會生氣,不過我爹在世時,倒是常以有俊鑫這個長得俊又聰明的兒子為榮,他是很高興的。」

    「你還真是凡事都看得很開,寬宏大量。」她斜睨他,嗤了聲,「好人都你在做,我就專作暗中使詐的奸詐小人。」

    「不,靈犀,你是好人,你一直幫我守住石家,這個家若沒你,恐怕已經支離破碎了。」

    「你知道就好。」

    雖說辛黝不追究二房瞞子盜產的事,但蔡春嬌失去獨子也算得了報應,更諷刺的是,他們一家人搬進新宅不久,那個司寅馬上納了妾,蔡春嬌登時從石家二房搖身一變成了司家大房,對她來說內心應是五味雜陳吧,她終于也登上大房寶座了,但馬上也有了二房來分享她的丈夫。

    至于一直對她恨得牙癢癢的尤玉英,听說成了寡婦的她和新布莊的總管成日眉來眼去的……唉,好混亂的一家人。

    房外丫鬟敲門,送來一碗熱粥後又退出。

    「咦,怎麼加了豬肉?我明明吩咐廚子煮白粥給你當飯前點心吃的。」

    「煮就煮了,沒關系。」她微笑。

    這陣子她害喜嚴重,吃啥吐啥,唯有白粥還能勉強下肚,他擔心吃得不多的她兩餐之間會餓著,遂吩咐廚子在兩餐間再煮一碗粥給她當點心吃。

    「靈犀,我先吃看看有沒有腥味。」

    他舀一口粥正要送入口,她冷不防冒出一句︰「這粥是娘兒們吃的,你這個大爺不是只喝酒吃肉嗎?」

    「我是在吃肉呀。」

    她定楮一看,他還真是把碗里的豬肉全挑光了。怪了,她原是想藉機消遣他,怎有種被反將一軍、啞口無言的感覺?

    「靈犀,碗里沒肉只剩粥,應該沒腥味了,你吃一口。」他舀一口粥,送到她嘴邊。

    她吃著粥,睨他一眼。她揶揄他,他還會跟她裝傻蒙混過去,學聰明了呢!

    「過去的事全都別再想了。」他憨厚一笑,「因為我們還有很重要的事要做,我們石家要辦喜事了。」

    「辦喜事?」她敏感的看了他一眼。現下因她有孕在身,二房那邊的宅院暫時不做任何變動,他該不會是想納妾吧?反正有現成的二房宅院。

    「對呀,你不是說牛管家父母都不在,他要娶春菊,我們自然得替他做主。」

    他笑呵呵的,「牛管家和春菊都是自己人,他們的喜事就是我們石家的喜事。」

    「喔,對、對呀,是石家的喜事。」原來是她錯怪他了,不過還好他提了,要不她還真忘了這事,懷孕後她不只身子乏,腦袋也變空了,能記得的事不多。

    不過這樣也好,她就不用太操心,反正她相公越來越聰明,有事相公服其勞便是。

    「來,再多吃點,這樣孩子生下來才會跟我一樣強壯。」他舀粥喂她吃。

    「一生出來就跟你一樣強壯,那不嚇死人。」

    「呃,我是說以後。」

    她看著他輕笑,來到古代有他這個溫柔體貼的相公陪伴,她每天都過得很開心很幸福。

    「辛黝,有你真好。」她衷心的說。

    「靈犀,有你真好。」他學她。

    「貧嘴!」

    「我是說真的。」

    「我知道。」

    每天這樣說笑打趣,她真的一點都不覺得膩呢。

    一碗熱粥,兩人對看笑談,幸福,其實就是這麼簡單。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穿越馴夫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井上青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