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魅(上) 第12章(2)
作者︰黑潔明
    她迷路了。

    不知道從何時開始,她在一座城堡的廊道中奔跑著,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跑,但她好害怕,她必須要跑,她不能停下來。

    她听到振翅的聲音,她轉過頭,看見一只有著雙翼的龍張牙舞爪的朝她飛來,她驚慌失措的試圖打開長廊兩旁的房間門,但那麼多的門,卻沒有一扇門沒鎖。

    那只龍飛得更近了,她能聞到它身上的臭味,她回首看見它張嘴吐出一道火焰,她嚇得放棄那些門,拔腿狂奔,但火舌舔到了她身上,燒著了她的發,下一秒,她沖進了有著數座水晶燈的跳舞大廳。

    忽然間,飛龍不見了,所有的聲音都消失無蹤。

    跳舞大廳里,只有幾盞小燈還亮著,水晶燈悄悄反射著微亮的燈火。

    她喘著氣,緊張又害怕的環顧四周。

    然後,她看見一個luo著雙足、穿著睡衣的女人從右側的樓梯緩緩走了下來,穿過她身邊。

    是戴安娜。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知道這女人的名字,她連自己的名字都不記得,但她記得她的。

    她無法控制的跟了上去,她想問她是怎麼了,為什麼在哭,為什麼如此悲傷,她加快腳步,試圖追上戴安娜,但不知怎地,不知是在院子里,還是在山坡上,那女人不見了,但她仍在往前走,她來到了那座懸崖,難以言喻的絕望和撕心裂肺的悲傷包圍了她。

    她喘著氣,感覺熱淚滑下眼角,感覺風好冷,她看著月亮,然後往前踏出一步,走入夜空,墜落——

    好臭。

    奇怪的香味充塞鼻間,因為太香了,反而讓她覺得好臭。

    下一秒,她發現有個人貼著她在呼吸,或者該說,在嗅聞她?

    那感覺超詭異,她猛地睜開眼,只看見眼前有一張好長好長的大桌,桌上擺放著燭台與花束,還有純銀的餐具和水晶酒杯。

    但這地方很干淨,異常整齊完美。

    有那麼一瞬,她搞不清楚自己人在哪里,然後很快領悟過來,她知道自己從那可怕的夢,掉入原先那個詭異的夢,那個到處都很潔淨美麗,完美得不像真實世界的夢。

    說真的,她不知道哪一個比較可怕。

    是可以奔跑,但卻迷失在有飛龍在追她的城堡;還是這個她像洋娃娃一樣擺布,沒有人的世界。

    不,不對,這里有人。

    她可以听到呼吸聲,感覺到氣息拂過她的腦後。

    「親愛的,抱歉我晚餐遲到了。」

    男人貼在她耳邊說,然後親吻著她的臉頰。

    她的寒毛一下子全豎了起來。

    男人從她身後來到身前,握住了她的手,將她的手拉起,在她手背上印下一吻。即便隔著手套,她仍覺得一陣雞皮疙瘩冒了出來,那恐怖的香味是從他身上傳來的。

    但,這是人,至少是個人。

    他是白人,有著高挺的鼻梁,白皙的皮膚,棕發棕眼,臉的輪廓無比深邃。

    「你看起來真美。」他看著她,微笑。

    這是個稱贊,但她卻高興不起來,這男人很帥,如希臘雕像一樣輪廓鮮明,但他身上有種讓她驚慌的東西,她說不清是什麼。

    也許是因為他看起來太干淨、太完美。

    他的笑,讓她莫名膽寒。

    她想問他這一切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她不能動?為什麼她會在這里?為什麼他叫她親愛的?

    可即便她用盡一切力氣,依然開不了口。

    他擱下她的手,將她的手放在她的衣裙上,她能看見他手上也戴著手套,白色的皮手套。

    他直起身子,從她身邊走開,她看見他筆挺的背影,他穿著白色的騎馬裝,手上還拿著一根真皮短馬鞭。

    他走到長桌的另一端,在那遠遠的地方轉過身來,面對她坐下,然後他放下馬鞭,拍了拍手。

    餐廳旁邊的門被打開了,穿著黑白西裝的侍者端著前菜上來,替她與他倒酒上菜,他們一個接著一個,面無表情的為兩人服務著。

    他們為她倒酒,送上前菜、冷湯、主菜、甜點、水果,再一一撤去,沒有人對她完全沒有進食或說話感到奇怪,他們沒有一個多看她一眼,甚至不覺得她完全沒有動有什麼不對。

    她餓了,她能聞到食物的香味,能看見它們美味的模樣,她知道它們是真的,但她只能用看的,只能盯著眼前這詭異的一切。

    對面那個男人,自顧自的吃著,一邊不時朝她看來,心情顯得萬分愉悅。

    這不對勁,眼前的人事物都不對到了極點,那男人看起來很好,可不知為什麼,雖然他在微笑,她卻只覺得寒毛直豎,莫名不安。

    飯後,他走上前來,看著她微笑。

    「今天真是美好一天,不是嗎?」說著,他低下頭來,親吻她的唇。

    她瞪大了眼,想要抗議卻做不到,然後他退開,大手依然留在她臉上,用一種讓她驚慌的饑餓眼神看著她;這男人才剛吃飽,怎麼可能會露出饑餓的眼神,她以為自己搞錯,但下一秒他開了口。

    「我先去書房處理事情。」他撫著她的唇,說︰「晚點見。」

    她愕然的瞪著他,但那男人已經轉身離開了。

    一名侍者,出現,上前將她抱到了一張輪椅上,推著她離開了餐廳,搭乘電梯上了樓,將她推進了一個房間。

    她困惑又害怕,跟著兩位面無表情的女僕出現接手,她們推著她進浴室,幫她脫掉了衣服、鞋子、絲襪,摘掉了她頸上的鑽石項鏈;她到這時才知道她脖子上掛著那條超級華麗的項鏈。

    然後,她們兩個將她挪進了浴缸里,開始幫她洗澡。

    她不敢相信這一切會發生,但她完全無法動彈,只能驚慌的轉著眼珠子,任人擺布,她們幫她洗澡、洗頭,再把她全身擦干、頭發吹干,還幫她梳了頭,再穿上一件真絲的純白性感睡衣。

    兩名女僕將她送回房里,讓她躺在床上,其中一個從某個櫃子推出點滴架,動作利落的將那針頭插入她的手臂上。

    她恐懼不已,清楚感覺到那冰涼的液體流入血管中。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她們在幫她打什麼?

    就在這時,其中一位女僕低聲開了口,催促。

    「動作快一點,還得打一袋藥。」

    「營養劑還沒打完。」

    營養劑?也許她不需要害怕,這兩人女人看起來像是在照顧她。

    她是嫁給那個男人了嗎?她是生病還是出來什麼意外才不能動嗎?她們現在又在做什麼?

    她試圖去看那兩個女人,其中一個人上前來,拿著一把梳子,把她披散在枕頭上散亂的黑發梳好,另一個竟然在調整她睡衣的肩帶,然後一路把她身上真絲的皺褶拉平拉順,試圖把那衣裙攤平,一邊開口指示著。

    「他今日會過來,我們得在他來之前把她打扮好。把點滴的速度調快些,反正她不會抗議。」

    幫她整理頭發的女僕,回身去吧點滴的速度調得飛快。

    她瞠目瞪著那女僕回頭時剛好對上她的眼,卻只是迅速把視線挪開,她這才確定這些人從頭到尾都知道她醒著,而且故意不看她,只是拿了香水替她在頸邊、耳後與手腕內側抹上。

    恐懼又上心頭。

    她們替她換了一袋點滴,一股惡心暈眩感驀然襲來,她轉動眼珠子,看著那袋在床邊的點滴。

    那到底是什麼?安眠藥嗎?不,那不是,她不覺得想睡,只覺得虛弱和想吐。

    兩名女僕迅速把房間整理好,將四柱大床的紗帳放了下來,點上了燻香,並調暗了燈光,然後她們取走了她手臂說的針頭和床邊那兩袋被打完的點滴,迅速離開了。

    一室有恢復寂靜,她只听得見自己的呼吸聲。

    恐懼在寂靜中堆積,一層又一層,床旁四周的白色紗帳變形扭曲又擴散,連那些雕刻著花葉的柱子也是一樣。

    不知過了多久,她听見了腳步聲,聞到了那可怕的香味。

    太濃郁的香,感覺好臭。

    是那個男人,她看不到他,但她知道,他就站在床尾,看著她。

    她可以感覺到他的視線,她有一種不妙的預感,這男人該不會是想對她——

    他在這時彎下身來,伸手撫摸她的腳。

    她嚇得不敢呼吸。

    他將身子俯得更低,吻著她的腿。

    不要不要……她不要……

    她瞪著扭曲的床頂,整個人幾乎被那可怕的恐懼感與屈辱感淹沒。

    她喘著氣,一顆心因為害怕而狂奔。

    這是夢,這是夢,這一定也是該死的夢。

    這男人完全無視她的意願,他把她當成洋娃娃一樣擺布著,他親吻她的手、她的唇,雙手撫摸著她的身體。

    然後她看見他了,他俯身在她上方。

    「親愛的,你真美,那麼美……」

    他稱贊著她,但她只覺得自己快吐了,他英俊的臉扭曲成奇怪的形狀,然後她看見他直起身子,脫掉了他的衣服。

    這一秒,她知道這場夢不可能清醒,這男人就要強暴她了,她卻無法阻止他,她不能尖叫、不能掙扎、不能逃跑——

    男人拉開了她的雙腿。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閉上眼。

    她閉上了眼,但即便閉上了眼,她依然能感覺到他。

    她死命試圖麻木自己,試著轉移注意力,試著不要去想他正在做什麼,不要去想她有多麼無助,但那沒用,她好想尖叫。

    ……

    剎那間,她突然領悟,他硬不起來,不管他怎麼試,他就是硬不起來。

    她錯愕的抬起眼,看見他臉孔扭曲而猙獰。

    察覺她的視線,他抬眼瞪著她,惱羞成怒的發出挫敗又憤怒的低咆︰「你為什麼這樣看我?不準這樣看我!」

    他一巴掌打在她臉上,憤怒的咆哮著︰「不準嘲笑我!」

    她完全無法反抗,但他沒有因此停下來,他卯起來毆打她。

    「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你這個婊子!賤人!」

    她痛得幾乎無法思考,只感覺他的拳頭如雨一般落下。

    當另一記拳頭落下,她昏了過去。

    這一次,沒有夢。

    她再醒來,又坐在那明亮的房間里,被打扮整齊,擺好了姿勢。

    她感覺虛弱,身體隱隱作痛。

    恐怖的是,她領悟到,這不是夢,這一切,都是真的,是現實。

    餅了中午,她被移動到完美整齊又干淨的花房中。

    夜晚來臨,男人又來,一切再次重復。

    不要……不要……不要……

    拜托……誰來救救我……救救我……

    她在心中尖叫,用盡全力的吶喊。

    但,日復一日,沒有人來。

    她每天都被打扮好,像個玩偶一樣從這里挪移到那里,被擺放成生活的姿態,那些人會幫她洗澡、打扮,替她吊點滴維持她的生命,男人心情好時會親自幫她梳頭,甚至會強抱著她在水晶燈下跳舞。

    這一切如此瘋狂又變態。

    她從一開始的恐懼,變得憤怒,轉而麻木。

    沒有人來。

    她寧願自己真的是個娃娃,那樣她就感覺不到,感覺不到那個恐怖的男人,感覺不到這個世界。

    之前她不知道哪一個夢比較可怕,她現在知道了。

    已經知道。

    她不曉得自己做錯了什麼,為什麼會遇到這樣的遭遇,她不知道為什麼在內心深處期待著,竟期望某個人會來拯救她。

    日復一日,沒有人來。

    沒有人。

    沒有……

    不知為何,她知道應該會有人來,她記得他,記得他小心翼翼的擁抱著她、細心呵護著她。

    她想不起他的臉,記不得他的名字,但她記得他。

    她的人生不可能從當娃娃開始,一定有之前,一定還有,一定有那麼一個人,曾經那樣疼她、愛她、呵護她。

    她讓自己緊緊抓著這個希望,死命抓著。

    日復一日,又復一日,再復一日——

    沒有人來。

    終于,有一天,她讓自己面對現實。

    他沒來,如果不是因為他只是她虛擬出來的妄想,就是他已經死了。

    恍惚中,她感覺熱淚上涌,滿溢。

    斑窗上,天是那麼的藍,陽光那般燦燦,她的世界卻如此陰暗。

    絕望,將她緊緊包裹纏繞。

    她閉上了眼,再也不願意睜開,不願意醒來。

    ——待續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夢魅(上)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黑潔明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