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在當總裁 第11章(2)
作者︰黎孅
    徐薇如躺在溫暖的被窩里,很快睡著了,沒有發現蔣弘道小心翼翼地離開了房間,開著車出門去找炒米粉。

    而睡著的她,則又夢見了那對少年帝後。

    唉登基的帝後情深,不久就被漸漸充盈的後宮佳麗取代了,少年帝王有他的身不由己,年紀還是少女的皇後也不得不大度寬容,這情形讓兩人都痛苦、難受。

    徐薇如在夢中看著與自己相同樣貌,性格卻完全不同的皇後,內心感觸十分復雜。

    她看著皇後獨守中宮,听著皇帝今夜寵幸了誰、賞賜了誰,將深愛男人分給別個女人的痛楚,身為皇後只能忍下。

    皇後在人前端著高貴微笑,人後卻獨自痛哭,她善良公平待嬪妃,想不到反而讓她得到嬪妃們的算計。

    夢里,她又看見皇後有了身孕,皇帝喜不自勝……

    「皇後定能給朕添個太子。」皇帝得知消息立刻來探視皇後,未讓皇後跪拜迎駕,而是親手將她扶起。

    「皇上又知道是個皇子?若是公主呢?皇上就不疼了?」

    「皇後為朕誕下的孩兒,無論是皇子還是公主,都是朕的掌中寶、心頭肉。」皇帝哈哈大笑道。

    此時皇帝登基不過兩年,正是許多政務要施行之時,由于朝政繁忙,皇帝去到後宮的次數少得可憐,但皇後本就受寵,又最先懷有龍胎,再加上皇帝在孩子出世時就許了太子之位,更是引發了嬪妃們的嫉妒之心。

    于是在有心人的陷害下,皇後在八個月時早產了,胎死腹中的是個俊秀的皇子,而皇後也因為難產血崩不止,性命垂危。

    「孟欣!孟欣,不行,你不能就這樣走了,朕不許!朕不許你死!」得知噩耗趕來的皇帝氣怒又傷心,抱著已經漸失生命力的皇後痛哭失聲。

    皇後蒼白冰冷的手撫上皇帝的臉頰,抹去他的淚水。

    「這一生我與你夫妻情分,竟這麼短暫……是我沒能……好好保護我們的孩子……」皇後懊悔不已,她就是太心慈手軟,不忍拿下那些陰謀算計的嬪妃們,才讓自己最後連孩子也沒能保住。

    「如果有來生……我不求榮華富貴,只求一生一世一雙人……只有我與你。老天爺……如果有來生,別讓我……再把丈夫,分給別的女人……」皇後氣若游絲地說完這些話,便沒了氣息。

    「孟欣!」皇帝抱著她仍有余溫的身體,傷心欲絕,任何宮人上前要為皇後梳洗打點,他都不肯放手。

    「如果有來生……我不求皇位,不求江山,只求……不負你。」

    接著,皇後大殮,皇帝處置害了皇後的妃嬪,接下來二十年在位期間,皇帝任由中宮虛懸,不再有人執掌鳳印,一直到病重臨死前,他仍念念不忘已逝多年的皇後。

    「孟欣,還記得那年在王府嗎?冬日天寒,我喊你起身,怕你誤了向太後請安的時辰……」

    畫面在眼前轉換,徐薇如竟發現那是她自己的視角,眼前一片黑暗,耳邊听見少年帝王的聲音。

    「孟欣,該起了,再晚可不行,你快起吧,我為你梳頭畫眉……」

    她睜開眼,只見一個少年身穿黃色寢衣,這是只有皇室子弟才能著的顏色,他神情溫柔,笑笑喊醒貪睡的妻子,側身坐在床沿,寬大的身子擋住了陽光,見她一睜眼,便笑著傾身,溫熱的唇印在她唇上——

    「你再睡,米粉就不好吃了。」

    男人的聲音將徐薇如從夢境中拉回現實,她睜開眼楮,便看見一道背著光的黑影坐在床沿。

    見她睜開了眼楮,那黑影俯下身,在她唇上吻了一下。

    徐薇如眨眨眼,好不容易才恢復正常視力,看清眼前的人,是蔣弘道。

    他坐在床沿微笑望著她,伸手摸摸她的臉、摸摸她的頭發,溫柔的神態和觸踫她的方式,與她夢中的少年帝王一模一樣。

    「你回來了,有買到炒米粉嗎?」她問,孕婦現在就想吃這個味道。

    「差一點沒了。我到的時候被個太太買走最後兩份,我求她賣我一份,好讓我帶回家給孕婦的老婆吃。」蔣弘道說明自己得到這份炒米粉有多麼不易。

    「弄熱給我吃。」徐薇如任性地要求。

    「在微波爐里了。起床吧,穿件外套。」蔣弘道伺候得十分周到殷勤。

    徐薇如下了床,被安置在餐桌上,真覺得自己像個皇後,而蔣弘道嘛……竟哼著歌,在廚房里幫她弄吃的?!

    她支著下巴,看著眼前忙碌的男人,觀察氣自己的枕邊人來。

    說真的,蔣弘道的外表實在沒話說,帥哥一枚,而且身材頎長,可是一場車禍能讓一個人個性改變也就算了,但走路方式、說話的語調和思考事情的邏輯全都大大不同了,這可能嗎?

    而且越看蔣弘道,她越覺得他的動作、想法和做事方式,跟她夢中的少年帝王一模一樣,只是她夢里的皇帝,沒有他那麼帥。

    「快吃吧,怎麼了?睡醒了還一副很累的樣子?」蔣弘道關心的問。

    小口吃著熱騰騰的炒米粉,徐薇如心里有股暖暖的感覺,他真的開車去為她買她想吃的炒米粉呢,這家伙!

    「我最近常做夢,夢很清晰,有起承轉合,每一個場景我都記得。」

    「也許是你太累了。」蔣弘道安撫她。「最近街上好多廣告,情人節耶,也是我們結婚紀念日,我訂個餐廳,我們一起去好不好?」說到情人節,蔣弘道早就一直很想過了。

    「先別說什麼情人節了,在那個夢里我是皇後耶,而且有名字,叫孟欣。」

    徐薇如觀察到,蔣弘道听見她說完這句話之後,倒咖啡的手突然一抖,眼神閃過一抹精光。

    「是嗎?你是皇後,而且叫孟欣?你沒記錯?」蔣弘道忍不住問,難道……是真的嗎?

    奇怪,為何他看起來有點開心?徐薇如對蔣弘道也算有些了解,知道他的性格,雖然他現在一副沒有表情的模樣,但她就是能夠感覺到,他很激動。

    一個詭異的念頭在心里冒出來,夢中的那個皇帝,該不會就是……

    是嗎?會是這樣嗎?可蔣弘道說過,他跟以前的蔣弘道是不同人,這「不同人」的意思,本來就可以有很多種解釋。

    「我沒記錯,而且夢里我——」徐薇如正要跟蔣弘道好好聊一下她的夢,門鈴就響了起來。

    叮咚叮咚——

    「誰呀?」蔣弘道不禁大罵,是誰在這時間來搗亂?他可是在談重要的時!他氣沖沖地去開門,一打開大門,看見的竟是王思詩。

    「姐夫,姐姐在不在?」王思詩小心翼翼地看著蔣弘道,眼楮瞟向里頭的徐薇如,表情有點心虛、愧疚。

    「姐姐。」

    蔣氏夫妻兩人很有默契的一皺眉。

    「怎麼有空過來?」徐薇如淡淡地問。

    「听說你懷孕了,我來看看你,姐姐……」王思詩走了進來,走向徐薇如,一臉擔憂的模樣。

    「你過得好嗎?」

    「你吃了沒有?」徐薇如看著表妹,也不回答她,反而先問了這一句。「還沒吃嗎?蔣弘道,你去買個東西給表妹吃,我們在家里等。」她口氣命令的叫丈夫去買東西。

    「喔,好。」蔣弘道也不推辭,直接離家去買午餐。

    「姐姐,你身體還好嗎?听見你昏倒我好擔心,你原來姐夫啦?是因為小孩的關系嗎?姐姐,你……幸福嗎?」

    不知為何,看著疼愛多年的表妹無辜可愛的模樣,徐薇如不由自主地把她跟夢中那些十足作戲的嬪妃們形象重疊。

    「你看見我剛才叫他去買東西,他有說不肯?」

    「是沒有,但是……你確定他不是為了你肚子里的小孩?姐夫對你的真心,可以相信嗎?姐姐,我是真的很希望你幸福。」

    「我現在很幸福。」徐薇如雙眼看著自己表妹,一字一句道。

    王思詩沒料到表姐會回答得這麼篤定,一時之間愣住了。

    「你怎麼確定他不會再犯?」

    「你很希望你姐夫再犯出軌嗎?還是你很希望你姐夫跟你再續前緣?我都說了我現在很幸福你還不死心,一定要听見我說我不幸福,你才會開心嗎?」徐薇如口才很好,一句接追著一句,堵得王思詩說不出話來。

    「思詩,我對你很失望。我們家族經濟不寬裕,我有幸得老總裁看重,家族中又只有我們兩個女孩子,所以老總裁送我的衣服,你拿去了,我不跟你計較,那些漂亮的小飾品,我沒有習慣戴,你拿去也無妨;也因為你沒考上好學校,我才帶著你見我的同學、學長,想讓你拓展視野,多學點東西,說不定能有更好的工作機會,結果你根本沒體會到我的苦心!

    「我還當你是妹妹,才開門讓你進來。我自認為對你夠寬宏大量了,不要把我對你的好當成理所當然。平時你要來看看我,敘敘姐妹情,我很歡迎,但你若是想提一些讓我不開心的事情,就不要怪我翻臉不認人了!」

    王思詩嚇壞了,眼前潑辣凶狠的女人根本不是疼愛她、對她有求必應的表姐,而是友勤物流的徐副總,有著強勢魄力,做事完全不心軟。

    「姐姐……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看你難過,我也很後悔。」王思詩今天來,其實是想來道歉的,可不知為何嫉妒又讓她克制不住地試探,就是想知道表姐是否真那麼幸福。

    「我從國外剛回來後,姐夫不記得我了,我真的很氣,很不甘心,因為我也就只有這張臉還能騙人了,結果還沒有用。姐姐,我很嫉妒你。我也想要有人愛、有人疼,為什麼就是沒有人來愛我?像姐夫對你一樣對我好……

    「本來說那些傷你的話,我以為我不會難過,但是看你傷心,我就想到你從小都對我很好很好,只要我喜歡的,你都大方的給我……姐姐,對不起,其實你比任何人都值得得到幸福……

    「我是被嫉妒蒙蔽了眼楮,事實上我跟姐夫根本沒有什麼,只是出去過幾次而已,然後我就出國了,我也沒有想到那天為什麼我會說出那麼恐怖的話……

    「姐姐,看你這麼快樂,真是太好了,如果姐夫之後又做了對不起你的事情,你一定要跟我說,我會去揍他!」

    徐薇如看表妹哭得淒慘,心早就軟了,況且既已是過去的事,她就該放下,別再輕易受人影響。

    「好啦,不要哭了,哭得像我欺負你一樣。」她拿衛生紙給表妹,姐妹兩人聊了起來。「一直都沒有問你,在美國念書念得怎麼樣?還想要回去嗎?」

    話題至此,姐妹兩人算是盡釋前嫌了。

    「嗯,還不錯,過完這個寒假就會回去。姐姐,我先走了,改天再來看你。」王思詩待了一會兒,覺得今天的目的達到了,沒有想要打擾姐姐和姐夫的獨處時間,也就告辭了。

    她走時,正與回來的蔣弘道撞面,也不見蔣弘道多留她,他反而拎著午餐踏進了家門,一副驚喜的模樣看著眼前的徐薇如。

    可以偷偷說嗎?其實他還滿爽的!

    見徐薇如潑辣地捍衛他們的婚姻,有點吃醋又有點火大的痛擊別的女人,他真的感到非常的愉快——當然,他也很開心表妹有良心,洗刷了他的名譽。

    「方才怎麼對表妹發這麼大火?」

    「你听見了?這是夢里給我的啟示。」徐薇如繼續吃她的炒米粉,一邊說︰「皇後太可憐了,不想要自己的男人跟別的女人睡,居然還不能說出來?!真慶幸我活在這個時代,不然我一定會被氣死!」

    「薇薇。」蔣弘道來到她身邊,笑道︰「你這麼說,那我可以想成你信我了?」

    「我想清楚了,我還是有點氣你,但是不想離開你。你說過,你不是以前的蔣弘道了,我想相信你一次,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那當然,我是不可能看別的女人的,我的眼中只有你。薇薇,既然這樣,你不如讓我重新追求你吧?再過幾日的情人節讓我準備活動,我們兩個人好好過。」

    徐薇如笑了出來。「你為什麼那麼在乎情人節?」

    「因為那是屬于情人的日子,你是我的情人,我當然要跟你過,而且我從來沒有過……呃,除了這個原因之外,還有一個原因讓我覺得情人節很重要。」

    「什麼很重要?」

    「去年的二月十四號,我遇見了你。」蔣弘道說出他為何那麼在乎這一天的原因。

    徐薇如卻是說不出話來。

    「那是我們的紀念日……對吧?看我可憐,你就陪陪我吧。」蔣弘道干脆厚臉皮裝可憐,倒是有一套。

    徐薇如莞爾一笑,忍不住想氣那些夢境,夢里皇帝向皇後耍賴撒嬌的樣子,跟蔣弘道根本沒兩樣。

    「也好,就讓你追吧,我們可以找一間咖啡廳坐坐,各挑一本書看一整天,也可以聊聊天,就好像我那個夢里發生的。」

    「說到你那個夢境,我挺好奇的。」蔣弘道被引起了興趣,手伸過餐桌,握住她的手。

    「告訴我,你夢見了什麼?你是皇後,那皇帝是不是天縱英才、英明神武的好皇帝?」

    徐薇如見他這麼說,不禁抿嘴直笑。

    兩人有默契都沒有明說,心里都有了些底,兩相緊握的手,握得更牢了。

    婚姻需要經營維持,感情亦是。徐薇如曾受到傷害,曾有過被背叛的感覺,但是今生她已經決定了留下不走開,那麼就花時間培養信任吧,反正他們有的是一輩子的時間。

    她想,今年的情人節和以後的情人節,她的節目可多了……

    《本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朕在當總裁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黎孅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