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妻別寵 番外︰由喜帖引發的血案
作者︰季雨涼
    俞允想結婚卻非常討厭看到喜帖。

    為什麼非得是紅色?因為很討厭紅色,所以俞允始終不肯去踫喜帖,還不停地埋怨它的顏色,連續幾次之後他徹底激怒了方雅歌。

    方雅歌一直把結婚看成一件很重要的事,而且他們結婚也經歷了不少波折,所以俞允的戲言讓方雅歌很生氣,上次那份喜帖是假的,你看不看都無所謂,但是這次是真的啊!

    如果說喜帖上有血你看著討厭也就算了,只不過是紅色,你看了又不會暈,克服一下又怎樣?

    正所謂禍從口出,俞允就這樣被趕到了方正正的房間去睡,喔,不對,現在應該是俞正正了。

    不但如此她還沒收了俞允的溫水器,每天喝不到溫度正好的白開水讓他十分苦惱,感覺五髒六腑都不太舒服,而且俞允和俞正正從來沒有「同床共枕」過,現在兩人躺在一張床上十分地尷尬,一大一小仰面躺在俞正正的小床上,腿並得很緊,手也放在腿的兩邊,就像是躺在床上立正似的,他們想著或許應該聊些什麼,但張了張口還是沒說話。

    俞允受不了了,先借口去浴室洗個澡。

    洗澡的時候他想難得有個和兒子單獨相處的機會,一定得好好利用,搞個父子談天說地什麼的,最後再一起商量一下要怎麼搞定方雅歌。

    打定主意後他迅速地擦了擦身子然後重整旗鼓,滿臉笑容地走回俞正正的房間里。

    但他才一進屋就看見俞正正錯愕地看著自己,看了一會兒之後爆出一聲笑來,笑得俞允一愣,「怎麼了?」

    俞正正伸出手指頭指著他,「發、發型……」

    俞允渾身一震,像是有電流通過他的身體,他忘記整理頭發了!他的發質很特別,必須精心打理才能柔軟服貼,但只要一踫到水就變得堅硬無比,根根朝天立著,看起來滑稽無比。

    俞允捂著腦袋覺得很尷尬,俞正正還不肯放過他,「爸爸,你是超級賽亞人嗎?哈哈哈,好搞笑。」

    俞允垂著眼皮,「笑吧,你就笑吧。」

    俞正正每次看他就被戳中笑點,後來笑得幾乎在床上打滾。

    俞允滿不在乎地往床上一坐,捋著自己的頭發說︰「听說這發質是會遺傳的。」

    俞正正笑不出來了。

    俞允的超級賽亞人造型意外消除了父子倆同睡一張床的尷尬,晚上躺在一起,他們開始商量要怎麼搞定方雅歌。

    俞允把前因後果和俞正正說了一遍,俞正正表示他能理解,紅色什麼的最討厭了,他以後都不想結婚了。

    俞允這才發現血緣真是個奇妙的東西,遇到知音的他又抱怨了許多,結果俞正正完全認同,于是父子倆就沒完沒了地談論起來,在討論了幾個小時之後俞允才發現,知音是有的,參謀是沒有的。

    俞正正畢竟還是個小學生,根本提不出什麼有建設性的意見,最後還是得靠他自己,不過反正婚都已經結了,方雅歌又向來吃軟不吃硬、母愛四溢,所以他想說裝一下可憐、說幾句好話,她肯定馬上就會心軟。

    于是第二天俞允一下班回家,就立刻諂媚地跑到廚房和方雅歌搭話,只是還沒開口就听見方雅歌說︰「哦,你回來了,正好我有事和你說。」

    俞允不敢接話,什麼事,該不會是離婚吧?

    方雅歌動作未停,利落地洗菜、切菜然後心不在焉地說︰「小區門口來了一輛捐血車。」

    俞允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方雅歌說︰「我和他們說好了,待會你會去捐。」

    俞允說話變得結結巴巴,「老、老婆,捐血什麼的……很可怕啊。」

    方雅歌還在和俞允嘔氣,想說要整他一下、嚇唬嚇唬他,讓他認個錯就完了。

    俞允也知道她的意思,但轉念一想,這個把柄要是落在方雅歌手里,以後動不動就用捐血來威脅自己怎麼辦?那他以後的日子可就不好過了,他權衡了一下,一咬牙、一跺腳,去捐!

    方雅歌看他淡定地換鞋出門,心里暗自算著他什麼時候會破功跑回來,但她怎麼等都沒等到俞允回來。

    她心頭一顫,跑到陽台上拉開窗子往下看,只見俞允真的往門口去了,還帶著俞正正。

    方雅歌搖了搖頭,不會的,他怕血怕得要死,肯定無法走到捐血車那里。

    但是她又錯了,俞允大義凜然地往捐血車走去,眼楮眨都沒眨一下,但她沒有看到俞允的正面,他死死地瞪著眼楮,汗都要滴到眼楮里去了。

    身邊的俞正正有些膽怯,和俞允走到捐血車前拉了拉他的手臂,不想再走了。

    俞允瞪著眼楮看過來,幽幽地問︰「怎麼,怕了嗎?」

    俞正正差點被他幽靈般的表情嚇哭。

    俞允抹了抹額頭上的汗說︰「你在這等我。」

    俞正正點頭,然後擔心地說︰「爸爸,你行不行啊?」

    俞允拍拍胸脯,「行,等我凱旋歸來。」說完就跨著大步走進了捐血車。

    五分鐘後一聲咆哮幾乎就要掀開了捐血車的車頂。

    只見俞允灰頭土臉地跑出來,臉色慘白,揮舞的一只手臂上還插著針頭,他把針頭扯下來就看見自己的傷口在滴血,俞允嚇得又是一聲慘叫,雙腿立刻就軟了。

    「媽呀!」這可是他第一次看見自己流這麼多血,簡直比動物星球頻道還要可怕,他瞪著自己的手臂,兩腿一軟就跌倒在地上,工作人員拿著棉球追出來,被這一幕嚇到了。

    罷才俞允那麼一甩,甩了一滴血在俞正正的手上,他看著自己小手上的血滴,咕咚一聲也坐在地上。

    俞允辛苦地爬過去,用還在流血的大手勾住了俞正正的小手,用盡了最後一絲力氣說︰「兒子,老爸……老爸對不起你。」說完他眼前一黑昏了過去,而俞正正也抖了抖唇瓣,小臉蒼白地看了俞允一眼,跟著昏了過去。

    方雅歌趕到時看到的就是這麼一幕,切,也太夸張了吧,暈血癥搞得像生離死別。

    在捐血車醫護人員的幫助下,俞允和俞正正被送到了醫院,其中還有個人認出了俞允,搞得他都沒臉醒過來了,醫學界的黃金單身漢這次一點形象也沒有了,大概過幾天醫學雜志就會登出俞允捐血當街暈倒的消息來。

    俞允躺在床上想著反正老婆已經娶到了,干脆不要做醫生好了,反正他也沒臉在醫學界混了,正神游著,一個冷冷的聲音就從耳邊響起來。

    方雅歌捏了捏他的手指,「醒了就睜眼,不要裝睡。」

    俞允動了動眉毛,睜開眼後反握住方雅歌的手,「怎麼把我送到醫院來了?」

    方雅歌白了他一眼,「當時你和正正把氣氛搞得那麼嚇人,我害怕就把你送來了。」

    俞允笑了笑,「不過是暈血癥。」

    方雅歌臉沉了下來,「知道自己暈血還去,還拉著正正。」

    俞允無辜地說︰「不是你叫我去捐血的嘛。」

    方雅歌幾乎要氣笑了,「我要你捐你就捐,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听話的?」

    俞允眨眨眼,「我一直這麼听話嘛。」

    方雅歌掐了掐他的手,「不許油嘴滑舌!」

    俞允笑起來,順勢拉著她的手把她拉到病床上來,摟著她不放,「是是是,下次我絕對不會害老婆擔心了。」他溫熱的大手在她的背脊上劃來劃去,感覺到她不生氣了就勾起她的下巴,得寸進尺地偷了幾個香吻然後笑了起來。

    方雅歌看他這樣子也氣不起來,于是她也笑了,兩人剛剛和好就有人來探病了。來訪者是雷少城,經過上次的斗毆事件,雷少城和俞允成了朋友。

    男人之間的友誼總是很奇怪,誰也說不清、看不透,總之那次之後兩個人就不打不相識地成了哥兒們。

    他帶了一些保健食品來,詢問過後才知道俞允只是暈血癥,知道真相之後便十分放肆地將俞允狠狠嘲笑了一番,當然他也帶了自己的寶貝女兒雷影珊來,在病房里坐沒多久雷影珊就吵著要去看俞正正。

    俞允也很擔心兒子,就跟著他們一起去了。

    一行人來到小兒科病房,進去時俞正正已經醒了,正盤腿坐在病床上玩著遙控汽車。

    方雅歌一打開房門就有一台遙控汽車開過來,在馬上就要撞到她時迅速掉頭離開。

    她訓斥了俞正正一句又說︰「別玩了,雷叔叔和珊珊來看你了。」說完就領著幾個人進到病房里。

    俞正正乖乖地和雷少城打了招呼,在看到雷影珊時卻別開了小臉沒有說話。

    雷影珊失落地低下頭,看起來難過極了。

    雷少城看了一眼心里分外糾結,他不想讓這個小鬼頭靠近咪咪,但又不想看咪咪難過。

    俞允和方雅歌看出了什麼,和俞正正說了幾句話後就把雷少城拖出了病房,接著將病房門留了一條縫,三個成年人就這樣靠在門縫邊偷看。

    只見雷影珊站在方正正的病床前,她絞著手指頭問︰「方正正,你不和我玩了嗎?」

    俞正正酷酷地說︰「我姓俞,還有……是你不想和我玩。」

    雷影珊連忙搖頭,「沒有啊。」

    俞正正撇了撇嘴,「你之前會和我玩不是因為我爸爸長得帥嗎?」

    雷影珊點點頭,「是,俞叔叔長得很好看。」

    俞正正小臉一沉,哼了一聲。

    雷影珊又囁嚅著說︰「俞叔叔和你長得很像。」

    俞正正一愣,然後小臉紅了紅,「真的?」

    雷影珊重重地點頭。

    俞正正想了想又問︰「我好看還是我爸爸好看?」

    雷影珊猶豫了一下,紅著臉指了指俞正正。

    俞正正這才滿意地點頭,「那你以後只能覺得我一個人好看。」

    雷影珊乖乖地點頭,「知道了。」

    俞正正拉起她的小手,兩只小手指勾在一起,「打勾勾。」

    門外的雷少城看著這一幕幾乎氣得半死。

    死小鬼,敢給他的寶貝臉色看還敢提要求!只覺得你一個人好看,那我這個做老爸的呢?過分,太過分了!沒良心,太沒良心了!

    在他氣得就要破門而入的時候,兩只手忽然冒出來捂住他的嘴,他一回頭就見俞家夫婦一人用一只手捂著他的嘴,同時做出了噤聲的手勢。

    病房里的對話還在繼續,俞正正問︰「你的小名叫咪咪嗎?」

    雷影珊說︰「是啊,你也可以叫我咪咪哦。」

    俞正正不屑地搖頭,「才不要,咪咪吃起來還可以,叫起來可真難听。」

    他的吐槽讓病房外三個成年人臉一陣紅一陣白,在雷少城即將再度爆發的時候,俞允和方雅歌捂著他的嘴把他拖走了,雷少城奮力掙扎,最終如同尸體一般被拖著離開了走廊,當他們消失在走廊盡頭的時候,雷少城悶悶的咆哮聲還清晰地傳來,咪咪,他的咪咪!

    至于病房里這兩個小人兒,那就是下一個故事了。

    ——全書完

    欲知花心雷少城如何追纏艾佐?請不要錯過臉紅紅系列584《蠻牛老公很磨人》。

    欲知夏承斌如何把藍覓拐上床?請不要錯過臉紅紅系列593《鄰家哥哥是惡狼》。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惡妻別寵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季雨涼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