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時差之同心圓 番外之《江山代有才人出》
作者︰樓雨晴
    她注意到那個男孩很久了。

    最初會注意到他,是在大學榜單。

    位于榜首那個名字,總是特別容易被記住。

    听說,他數理邏輯很強,勉強要說有什麼是他的弱點,那應該是文科吧!

    如果你出個「法典之于國家的意義」之類的題目,他可以洋洋灑灑給你申論個一大篇博得滿堂彩;但如果你叫他寫「秋風秋雨愁煞人」的抒情文,他會直接抱鴨蛋,然後還會反問你︰「秋風秋雨哪里愁煞人?怎麼愁?」

    所以他歷屆國文老師總是對他又愛又恨。

    她想,他母親不知道咬著棉被捶心肝多少次了,他的名字與他母親對他的期許,完全是兩回事。

    沈容若,不就是希望他與納蘭容若一般,文采斐然,善感多情嗎?他一點為賦新詞強說愁的天分都沒有!

    他成績優異,但是人緣極差,不太與人往來,也不參與任何交際活動,總是獨來獨往,知心朋友一個都沒有,于是外傳他自視甚高,瞧不起旁人。

    必于此人的傳奇事跡,一路听了三年多下來,對他的好奇愈堆愈高,直到大四那一年,終于有幸與他修到同一堂課。

    最初兩個禮拜,她只是在角落好奇地打量他。

    以前遠看,就覺得是個很俊秀的人,近距離看,發現他還滿耐看的,最漂亮的是那一雙眼楮,很黑,很亮。

    有一些人,眼神會飄移,讓人覺得輕浮、心思不定,但她發現他不會,總是很專注,無論是看書、看人,就是認真。

    有一回,不經意與他對上眼。

    五秒,真的只有五秒而已,她腦袋發暈、心跳失控,臉頰熱得不像話。

    糟糕的是,她開始會胡思亂想,滿腦子天馬行空,幻想那雙深邃又專注的眼神,如果是用情人的身分來看她,八成整個人都融化了吧?哪個女人在那樣的眼神注視下會不暈的?好像全世界只剩下她一樣……

    也不知是出于什麼心態,第三個禮拜,她在他慣坐的座位,事先留了紙條,悄悄觀察他的反應。

    他行事很規律,連坐的位置都不會隨意更換。

    這一天,他照慣例來得很早,教室里只有五個人。

    走到自己習慣的那個位置,上頭用情人糖壓了一張紙條。

    他短暫困惑了一下,以為這里已經有人坐了,可是上頭除了紙條和糖果,並沒有任何書籍文具或包包,于是他好奇地打開那張紙條。

    里頭寫的,就是她困惑了很久的那個問題——

    容若、容若,你媽媽是希望你像納蘭容若一樣善感多情嗎?

    不過不像也好啦,納蘭容若超短命的!

    他八成覺得這張紙條很無厘頭又莫名其妙吧!因為他完全沒什麼表情,將紙條往書上隨意一夾,就認真看自己的書了。

    然後隔一個禮拜,紙條又出現了。

    沈容若,有人說過你的眼楮很漂亮嗎?

    這回,他目光往教室環顧了一遍,教室里的人數與上回一樣。他想了一下,旋即拋諸腦後,重復與上回一樣的動作。

    再下一回,她抱怨上一堂課的內容好艱深,她都听不懂,然後問他︰「看你好認真,你都听懂了嗎?」

    這一次,他確定是與他修同一堂課的人。

    一開始,他很困惑,不知道對方究竟要干麼,看到這張紙條的時候,他以為自己懂了。過去也有一些同學假裝對他熱絡,然後要求他幫他們作弊。

    作弊是不好的行為,他牢記父親教他的是非觀,所以拒絕了,那些人就沒再靠近他。

    他原本以為這個也是,可是後來的紙條也沒再提到課業的事,甚至沒讓他知道自己是誰。

    他開始對這個人感到好奇,每次看完紙條都會猜測,下個禮拜對方還會跟他說什麼?

    他想了又想,這種「感覺」,好像叫期待吧,爸爸說的。

    他其實不是很清楚「感覺」是什麼,以往身邊的人,也會因為他的反應太無趣,沒辦法跟他們有良好的互動,最後都對他不太耐煩。

    應付那些他不懂的「情緒」,比讀課本上的東西還累,他可以理解那些有形的數據,只要順著既有的公式和邏輯就能導出答案,但情緒那種東西並沒有公式,他永遠看不懂那些人臉上千變萬化的表情意味著什麼。

    因為太累了,拙于應付,干脆就不要去應付,他只要看得懂媽媽抱他的表情是溫柔,爸爸逗他、鬧他的表情叫寵愛,還有妹妹也會對他笑,小小年紀的時候就說要保護哥哥。

    但是這個人,他看不到對方的表情,也弄不懂對方的意圖,從沒說自己到底要干麼,只是與他分享生活中一些有趣的、或無關緊要的小事情。

    有時候,跟他說學校的木棉花開了,好漂亮。

    有時候,說她在校門外被狗追,跑了好遠,那時都快嚇死了,坦承她其實很怕那種大型的犬科動物。

    有時候是問他︰「前兩天在一家店看到你買糖果,你喜歡吃甜食嗎?」

    ……諸如此類的。

    他原本還不確定對方的性別,然後有一天,那些順手集起來的字條被爸爸看到,笑著問︰「是她在追你還是你在追她?」

    「……女生嗎?」

    「很明顯啊,從思維到筆跡,都不像是出自男生的筆觸。不會吧,兒子!你不知道對方是誰?」

    他搖頭。自己也是到現在才知道,原來對方是女生。

    然後爸爸多問了幾句,他跟爸爸一向沒有秘密,就把紙條來由原原本本說了。

    爸爸听完,驚嘆地說︰「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近水樓台先得月啊!手段比當年的我還高竿多了,我怎麼都沒想到要用這招!」

    ……這兩句好像不是這樣接的,而且爸爸追求媽媽的戀愛史他從小听到大,已經強調過五百八十七遍了。

    「她很有心。你喜歡她嗎?要是喜歡,就要給人家一點回應,不然對方會以為自己在唱獨角戲,會很失望難過的。」

    那時,他怔怔地看著那疊紙條,近一學期下來,不知不覺也一大疊了。

    他喜歡嗎?

    那時的自己還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有一回上課時,想起她說的,便仰頭看了看那幾株木棉花,研究她眼里的漂亮景致。

    還有一次,看到那只校外野狗又在追女學生,上前去制止,告訴它︰「女生膽子很小,不可以再亂嚇人。」

    至于糖果,那是要買給媽媽,不是他要吃的,他還沒想好要怎麼告訴她。

    那學期最後一次上課時,他早到了,一進教室,就看到有人接近靠窗他慣坐的那個位置,鬼鬼祟祟不曉得在干麼,放下東西後轉身要走,迎面撞上他困惑的眸,她驚嚇得退步,腰間撞上桌沿,然後像作賊被逮個正著那樣,慌慌張張地逃跑。

    是她嗎?

    他忍不住多看了那縴細的背影一眼。

    爸爸說得沒錯,是女孩子。

    這次,她給了他一盒巧克力,照慣例壓在下面的紙條寫著︰

    最後一次上課了,以後就不能每個禮拜都看到你,希望下學期還能再跟你修同樣的課。你呢?會想念我的紙條嗎?還是在心里想,這個人真是莫名其妙?

    上回看到你買了一大包五彩繽紛的糖果,想說你應該喜歡吃甜食,這個牌子的巧克力,每次朋友出國我都會托人帶回來,希望你也會喜歡。

    還有,可能你已經知道了,也可能還不曉得,總之就是……那個……呵,我喜歡你。

    她這次話有點多,不像之前那樣簡潔俐落,他怔怔然看著最後那四個字,心想,她是不是在緊張?

    那一整堂課,他完全不知道自己上了什麼,大部分的時間,他都在看她。她就坐在他左手邊那排往上數三個座位處,以前或許目光有交會過,也或許沒有,他不是很確定,但是那一堂課,他看得很清楚。

    大部分的時候他都在想,她寫那些字條時,是什麼樣的表情?

    一張、一張的回想,把每一張紙條,都套上她的形象。

    她耳朵紅紅的,坐姿就像他第一天上小學時那樣,有點別扭,怎麼坐都不對,雖然知道爸爸就在教室外頭看著他,還是會不停回頭確認,對全然陌生的環境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她的心情也跟他那時候一樣嗎?

    他還發現,她有一雙明亮的大眼楮,轉呀轉的,很靈活生動。

    她說他的眼楮漂亮,但是他覺得,她的比較漂亮。

    他還在思考下課後要跟她說什麼,鐘聲一打,她就一溜煙地跑掉了。

    他以為他們的緣分應該只到這里了,但是下一學期,紙條又出現了。

    嗨,又是我。

    我賄賂你們班的人,打听到你的選課單了。

    還有,我叫葉舒涵。

    角落畫了個V字型的俏皮手勢。

    其實……不必這樣,她來問的話,他也會告訴她。

    他指腹撫過最後那三個字,牢牢記在腦海。

    她還是沒有過來跟他說話,但是已經不會像最初放紙條被他撞見時那樣手足無措了,偶爾回過頭,淺淺地對他一笑,然後臉紅紅地轉開視線︰

    他覺得,這樣很好,一直沒想過要改變什麼,直到那一天——

    他忘了帶課本。

    出門時太倉促,因為快遲到了,他不想錯過與她共有的這堂課,還有——

    怕紙條被別人拿走。

    當他呆呆看著桌面、腦袋空白時,嘉嘉隨後就替他將課本送來了,還附帶媽媽剛做好的早餐。

    「要專心上課喔!」沈容嘉仰首親親他的頰,他回應地摸摸對方的頭。

    「那是你吧?」他一直都很專心,爸爸說她比較皮,還會跟老師頂嘴、上課看漫畫,他又不會。

    「唉唷,干麼這樣講啦——」女孩不依了,拉拉他手臂,賴進他懷中撒嬌。與妹妹聊完後,再進到教室,視線短暫與葉舒涵交會,但是她很快地移開。

    在那過後的幾天,他在圖書館遇見她。那時候,她找書找得很專心,他站在她後面好久,她都沒發現,然後轉身看到他時,嚇了一大跳,差點撞在一起,手中的書也掉了。

    他蹲下身幫她檢,等著她接過,然後,給他一記像以前那樣的甜甜笑容。

    但是,沒有。

    她表情僵住,然後退開一步,轉身頭也不回地跑了,連書都沒有拿。

    他呆呆地,站在原地。

    他不曉得她是怎麼了,校園中遇見,再也不對他笑。

    那個禮拜去上他們共同的那堂課時,有好一會兒,他只是盯著空空如也的桌面,什麼也無法思考。

    望向她所在的方向,她低頭很專心地看書,從頭到尾沒看他一眼。

    紙條,再也沒出現過。

    餅往,那些突然便疏遠他的人不算少,他有很多這樣的經驗,知道自己八成是被討厭了,這並不難理解,他其實更困惑的是,自己怎麼了?

    那很像小時候,有一次爸爸不見,他以為再也不會來的時候,心里很空,不知道要怎麼辦才好,然後媽媽抱著他掉淚。

    他不知道該怎麼哭,可是那種空空的感覺,他不想。

    好像、好像又要失去什麼重要的東西一樣。

    那種「感覺」,爸爸說,叫做在乎。

    因為喜歡,才會在乎。

    他喜歡爸爸,不願意失去,所以會慌;那,他也喜歡她、害怕失去,才會有同樣的心慌感覺嗎?

    要怎麼樣,才能讓她再對他笑?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錯了什麼,讓她再也不想理他。

    他想了好久,想起爸爸說的,喜歡,要給對方回應才可以。

    那,她再也不傳紙條了,他要怎麼回應?

    那個變態男人在干麼?

    葉舒涵在等公車處,遠遠就看到有個男人在糾纏沈容若,對方幾度推開,他還不要臉地硬纏上去,亂親亂抱。

    太、過、分、了!

    雖然長得人模人樣,但行為太無恥!這時也顧不得什麼失戀創傷,比起心里那點小桂扭,保護沈容若的貞操更重要!

    她氣急敗壞,想上前去「護草」——

    「寶貝、寶貝,別這麼無情嘛,理我一下啦!告訴我你的小心肝哪兒受傷,我替你——」

    「爸!」兩道聲音很無奈地喊出來,也同時讓殺氣騰騰的她止住腳步。

    ……爸?!

    「不要玩了啦,媽在等我們回去吃飯。」女孩趴在車窗邊,等得太無聊,都快翻白眼了。

    她很快認出,那張嬌美的小臉蛋,不就是近期猛往她心窩剌的那道傷嗎?

    他、還有她,都喊那個人「爸」,所以根據國小學到的基本倫理常識推論——她是不是搞了個大烏龍?

    自以為失戀了,在那里哀怨糾結,結果人家只是兄妹?!

    坦白說,她之前真的是有一點氣他,原先滿心以為,他會收她的紙條,在她對他笑時,定定地望住她,是一種朦朧的情感交流,他並不討厭她的示好。

    到頭來,全是她一個人在自作多情,那種難堪、可能還加上一部分的惱羞成怒,讓她表現得很沒風度,無法假裝若無其事去祝福他。

    然後到今天,她發現自己弄錯了。這樣是不是表示——她還是有機會的,對不對?

    必于他的傳聞,她听了很多,還專程上網去查什麼叫「情緒表達障礙」,花了好幾天的時間去K那些資料,朋友覺得她失心瘋,叫她不要自找麻煩,可是她不覺得。

    他不是沒有感覺,只是無法像平常人那麼有條理地厘清那些感覺、並且表達出來而已,所以他就算從來沒有回應她的笑,也不代表他無動于衷。

    他看著她的眼神,很專注。她相信他真的有把她這個人看進心坎里。

    如果,她能和他一起挖掘那些感覺,並且陪著他認識、體會,那麼,是不是也有相愛的可能?是不是,也可以幸福?

    失心瘋就失心瘋吧,她真的,很喜歡他,沒有道理的迷戀。

    你比較喜歡喜劇電影還是悲劇?

    紙條,又出現了。

    他一時反應不過來,呆呆地。

    然後,望向某個方位,那人適時回眸,給了他一記熟悉笑靨。

    心,莫名踏實了。

    雖然不清楚怎麼回事,但沒事了就好,還肯理他,就好。

    他拿起紅筆,在喜劇那個地方圈起來,請旁邊的人回傳。

    之後,她不定時會請人傳來紙條,通常都是問他的喜好、還有平時的習慣。

    有一次,他忍不住在下面的空白處回覆︰「為什麼問這些?」

    她回道︰「想更了解你啊!箍蛋,你看不出我在追求你嗎?」

    他看著紙條,臉頰沒來由地一陣熱,那是他從來沒有過的體驗,心跳得飛快,

    腦袋有些暈,快無法思考了——

    她還是會不定時問他一些問題,他會誠實作答,再然後,不知道怎麼演變的,他們都沒再叫人傳遞,而是親自把紙條送到對方手上。

    這一天,他看著桌上的字條,認真地思考過後,拿起紅筆再堅定不過地圈出他最想要的那個選項。

    待下課鐘響,她依例帶著笑容走向他,他伸手回握住那伸向他的柔軟指掌。

    一直到很久、很久以後,他才想起來,那張紙條一直沒有還給她。

    再更久、更久以後,那張字條無意間被發現,被當成家族笑談又笑了幾年。

    「好舊的梗喔,大嫂。原來我哥就是這樣被你拐上手的。」

    那張紙條,最後被裱框永留紀念,以茲羞辱……喔,不,是以茲贊揚,見證她追求真愛勇往直前之大無畏精神,及走過必留下痕跡的真理——

    COFFEE?TEA?

    以及角落被圈起來的超小字——ORME?

    【番外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愛情時差之同心圓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樓雨晴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