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將軍不光臨 將軍啊,小姑子不是這樣追的啦!
作者︰蔡小雀
    燕國公府密局,駐東疆特派處,登記第一號暗衛首領秘密檔案卷一有載……XX年XX月XX日,鎮東將軍府。

    清晨,天未亮,四周靜謐,無殺氣。

    瀚然樓上,有一高大挺拔身影憑欄佇立,負著手,皺著眉,儼然沉思軍國大事模樣。

    久久,大將軍低聲嘆了一口氣,透著股郁郁傷傷的悵然難解。

    「今日,可又該換找個什麼理由上門去呢?」但聞大將軍自言自語,甚是苦圓。

    (暗衛首領私下警醒眾手下︰凡見主上神色有異,所有人等均須噤聲慎行,切莫驚擾主上思考大事,達者,軍法懲治。)

    「咳,稟主子。」一旁被迫當狗頭軍師的濤尺總管輕咳了聲,眉眼間盡是尷尬陪笑之色,訕訕道︰「那個,依屬下之見,上回您嫌棄人家玉老板的燒豬手老爛太咸,這話似是說得太過了,據野店暗線傳來的消息,那玉老板至今仍是忿忿難平。所以您待會兒不管找什麼理由去,千萬記得嘴得甜一點,多夸夸人家。」

    「是嗎?」燕大將軍心一緊,隨即濃眉皺得更緊了,沉聲不悅地道︰「那你的意思是叫本將軍說謊了?」

    「咳咳!也不是說謊,就是說話婉轉一點,身段放軟一點。」濤天總管忙解說。

    「你是叫本將軍同那些娘娘腔的小倌學事不成?」男性尊嚴疑似被質疑了,燕大將軍听得一個大怒。

    「……」濤天總管額上落黑線,背心流冷汗,面色慘然得苦不堪言。

    嗚,不小心一腳踩空掉進愛河里的主子好難溝通啊,可是主憂臣辱,主辱臣死,要是沒能幫忙主子搞定野店那枚小姑子,他們鎮東將軍府里奇外外數百臣下,干脆集體抹脖子算了!

    「話說回來,那些食客人人都夸她做的飯菜好,若是我也隨大眾從大流地贊了一句好吃,只怕她立馬拿我當那些尋常人看待,就再不會覺得本將軍有什麼特別之處了。」燕大將軍發完飆後,一想起那張圓圓如甫出爐小更子的小臉蛋,不由面色

    一紅,低嘆一聲,又立刻陷入了煩惱里。

    「……」濤天總管可以很大逆不道的承認他……很想笑嗎?

    鳴,不行不行,主憂臣辱,主辱臣死……來,重復哈三遍。

    「濤天?」

    「是,屬下在。」

    「半個月後又是燕國公府糧車運至東疆的日子了吧?」

    「是的。」

    「放出消息,說我明日便要帶領大軍進山操練,沒個三五個月不回東疆鎮上。」

    「咦?」濤天總管一愣,隨即會意過來,猛地點頭稱是。「屬下立馬交代下去。」

    但見燕大將軍深邃黑陣里,一掃方才的躊躇、憂郁、忐忑和迷惘,滿滿閃動著智慧的光芒,嘴里念念有詞︰「自古情場如戰場,舉凡戰事現膠著之局,自該痛下猛藥、祭出奇兵,無所不用其極,方能克敵機先,大獲全勝……」

    「主子好威武,主子好英明,主子好厲害!」濤天總管聞言幾乎喜極而泣,個個不由大聲歡呼起來。

    我的老天爺呀,主子終于開竅啦!

    (已婚的暗衛首領再也忍不住,默默嘆息,含淚記下︰將軍啊,小姑子不是這樣追的啦!)

    老祖宗啊,鴛鴦不是這樣瞎點的!

    燕國公府,百花盛放樓。

    一位銀發蒼蒼卻穿著華麗,笑容滿面的老婦人,坐在鋪著厚厚錦墊的大榻上,正拿起了信紙遠遠地隔著瞧,看了一次又一次仿佛還不足,忍不住又命人道︰「豐魚兒,你丫頭眼力好,再念念給老祖宗听听。」

    隨侍在側的秀氣丫頭雖是長得其貌不揚,卻有著一頭黑鴉鴉油光水滑的好頭發,肌膚細致如雪,最最特別的是笑起來如和風吹過,總能教人心頭不由一陣清新暢然。

    「是,老祖宗。您別急別慌,奴婢會好好給您多隱隱的。」豐魚笑吟吟地接過信紙,聲音清脆地念道︰「敬稟老祖宗,大少爺近曰情竇初開,心儀東疆一小姑子,那小姑子老奴見過,脾氣極是爽倒明快有趣的,老祖宗必定會喜歡……」

    豐魚一邊念著,老祖宗笑得眉眼亂飛,連臉上的皺紋都笑成花兒!

    「好,好樣兒的。」老祖宗喜得合不攏嘴。

    「恭喜老祖宗,咱們國公府迎娶進這孫少奶奶的大喜事,想是指日可待了。」豐魚也高興地湊趣兒道。

    「呵呵呵,終于呀,可把我急得……眼下總算有點兒盼頭啦!」老祖宗頻頻撫掌樂笑,听完後還意猶未盡地追著問︰「還有呢還有呢?」

    「嚴嬤嬤信就寫到這兒,旁的還無下文。想是事情發展得很順利,您別擔心。」豐魚安慰道。

    「我怎能不擔心呢?」老祖宗唉聲嘆氣了起來,「我的青哥兒可是咱們國公府的獨苗苗,那性情身段能力都是一等一的,若非月老不開眼,他又成日練武不諳情滋味的,我會拖到現在還沒抱上寶貝曾孫兒嗎?」

    「會好的,現下不是有好事傳出了嗎?」

    「哎,我是怕青哥兒倔頭強腦的,萬一嚇跑或是得罪了人家小姑娘,到時候雞飛蛋打一場抓瞎,那我抱小孫孫的希望不是更渺茫了嗎?」老祖宗越說越心急,幾乎坐不住了。「不行不行,我得盯緊點兒……對了,除了嚴嬤嬤的飛鴿傳書外,暗衛那兒是怎麼說的?不是每半個月暗衛那兒便有信直送給公爺的嗎?」

    哎,說到她這個兒子,平時總愛繃著張剛正不阿的鐵臉裝深沉,偏偏是死充著脾氣,心腸可比誰都要軟,明明不放心唯一的愛子駐守東疆,面上還一副公事公辦,可這國公府里誰不知暗衛首領是他親自派到東疆去的?還千叮囑萬交代了切切得半個月一封平安信,若是青哥兒有個什麼頭疼耳熱的,他便是頭一個暴跳如雷,急慌慌吼著叫送太醫去的,連她這個老祖宗和青哥兒他娘都要給排到後頭去了。

    所以嚴嬤嬤捎來的密信里來不及提上的,暗衛那兒送回來的信里肯定都有,而且定然要詳細許多的。

    「咳,老祖宗,」豐魚有些尷尬,「公爺那兒都是些密局暗衛大人們看管著的,奴婢豈敢違令多問?」

    「那你去,同他們說是老祖宗要看的,把那些個東疆的密報……不,不只是密報,就是濤天每月回稟公府的折報也得統統繳上來。」

    「呃……」豐魚吞了口口水,臉上的訕色更深了。「奴婢不敢。」

    「有什麼不敢的?都說是老祖宗要的……」老祖宗正要皺眉,忽然又似想起什麼,恍然大悟。「噯,我說魚丫頭,你……莫不會是……害羞了吧?」

    「……」豐魚眨了眨眼。

    什麼?

    「我還真給忘了呢……嘖,該打、該打!」老祖宗笑得好不曖曖昧昧,頂了頂

    她的手肘。「就是就是,想你和濤天自小在國公府里青梅竹馬一同長大的,都是老祖宗的錯,到現在還沒想起該替你倆作主……」

    0#?……?……#?

    「奴奴奴婢和濤濤濤天總管……」豐魚差點驚掉了下巴,一口氣險險提不上來。「作……咳咳……主?」

    俊美無雙的濤天總管,陰森詭笑的濤天總管,罰得人哭爹喊娘的濤天總管,嚇

    得人屁滾尿流的濤天總管——誰同他是見鬼的青梅竹馬呀?!

    見豐魚「歡喜」得驚呆了,老祖宗越發樂不可支,相信自己可是慧眼獨具,隨隨便便瞥上那麼一眼就能成就樁好姻緣。

    「好丫頭,這事兒就包在老祖宗身上了,有老祖宗給你作主,保證濤天是手到擒來,哪怕本來不是你鍋里的也定能吃進你嘴里了。」老祖宗興奮難當,拍著胸脯保證。

    是這麼形容的嗎,老祖宗?

    「老祖宗……」豐魚有氣無力,弱弱地想解釋。

    「沒事兒,這門親老祖宗就幫你定了!等明年春暖花開,濤天回府覆命的時候,老祖宗便叫他給你個交代!」

    交代……豐魚不由打了個冷顫。

    嗚,只怕等濤天總管明年春天回來,誤以為是她哄著老祖宗把他「賣」了,到時候「欠人交代、要被剝皮」的,就是她這個沒事趴著也中鏢的倒楣鬼了!

    老祖宗啊,鴛鴦不是這樣瞎點的,那個弄不好是要出人命的呀,嗚嗚嗚!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歡迎將軍不光臨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蔡小雀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