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夫繼妃 尾聲
作者︰陽光晴子
    兩年後--

    「呼呼……好冷啊,主子。」

    「小夏、小朵,看,我剛剛在馬車上就是看到他們在玩雪球。」

    這里是離京城不遠處的富金縣,時值冬季,到處是一片銀白世界,雪也積得厚厚的,但甫來到這座城市不到兩個時辰的鄔曦恩,卻不留在客棧,反而拉著小夏跟小朵來到不遠的矮坡上,看著幾個孩子在空地打起雪戰,玩得好不開心。

    兩個丫鬟一听,就知道主子又在想念兒子了,沒辦法,皇太後比較大,要見曾孫還用計,主子也沒轍。

    打雪戰的孩子看到她,不知道她是誰,只知道她長得好美,兩個丫鬟也很好看,但因為打得心不在焉,有人的雪球一個不小心,竟打到最美的姑娘身上--

    每個孩子都嚇壞了,因為她看來就是很貴氣,肯定是好人家的小姐,而他們只是附近尋常百姓的小孩,沒想到--

    「好啊,誰打我?」

    鄔曦恩嫣然一笑,俯身抓了把冰涼的雪,搓了搓,很快的,一個小小的雪球就揉好了,她笑了笑,就往剛剛打她的小男孩打去,打中了他手臂,但他還是不敢動,其他的孩子也是呆住了,沒人敢玩。

    「你們要不戰而降嗎?那可是懦夫的行為呢,要勇敢點,小夏、小朵。」

    她朝兩個情同姊妹的丫鬟眨了眨眼,兩人即笑開了嘴,不得不承認生了娃兒的主子反而愈來愈有玩心了呢!

    「好,小姐小心了。」

    「我丟,哈哈哈……打中小姐了,我再丟。」

    小夏跟小朵也不客氣了,因為主子說了,這一趟回京要把她們嫁出去,能陪著主子玩的時間已經不多,她們要把握啊!沒想到,主僕三人竟然就玩開了。

    幾個孩童你看我、我看你,再看看三個樂不可支的大人後,心癢手也癢,尤其是看到美若天仙的鄔曦恩,被打中了還笑嘻嘻的,再也忍不住的他們也加入戰場,大大小小的笑聲不斷,有老百姓從房舍探出來看,也是笑得合不攏嘴。

    而這不是策馬過來的朱塵劭預料會看到的。

    他翻身下了馬背,正巧看到妻子氣喘吁吁像個孩子躺在厚厚的雪地上,臉上的笑容好美、好美。

    「呼呼呼……干脆把我給埋了,我現在好熱啊。」她笑道。

    幾個娃兒捂著嘴偷笑,卻不敢說話,小朵跟小夏也是緊抿著嘴,想笑又不敢笑,小姐肯定會很糗的,因為王爺全都看到了!

    「怎麼沒聲音?」

    她喘著氣坐起身來,卻先看到站在腳邊一雙挺熟悉的黑皮毛靴,再緩緩往上一看,粉臉頓時羞紅--

    朱塵劭難得看到她如此困窘羞怯的樣子,不得不承認他很想笑,但他更想做一件事,就是將她擁入懷里,好好的愛她。

    她此刻看來好美,那羞紅得發燙的雙頰如雪地上的紅玫瑰,嬌艷迷人,令人忍不住想攫取。

    事實上,他也這麼做了,他吻了她,愈吻愈深入,直到她嬌吟出聲。

    而小夏跟小朵早已把孩子們全拉得遠遠的,要他們別看,不過,有好幾個可是捂著眼楮,手指頭卻撐得開的偷看呢。

    「好在兒子沒看到,不然,肯定跟你玩得凶。」他終于放開了她,笑道。

    一想到一歲多的兒子,鄔曦恩靠著他的胸膛,「母後扣住他好久,我好想他啊。」

    「布施完後,我就帶你去京城見他。」

    母後還是老狐狸啊,知道他們在延安過得太舒服,金礦的采挖又賺了一大筆難以計算的錢,正逢中部幾個城市天寒地凍的在鬧饑荒,就請他們這對有錢的夫妻一路布施行善,再轉回京城敘舊,見見久未見面的親朋好友。

    基于一路要布施,所以長得唇紅齒白、可愛逗人的小娃兒,就由專人護送到皇宮,與皇上大伯、皇祖奶奶及一大堆皇親國戚好好認識認識了。

    今兒個,這里已經是最後一站。

    他擁著妻子上了馬背,就往布施的場地去,小夏跟小朵只能用跑的,好在地點沒有太遠。

    但一到布施的客棧一角,才發現,已經來了好多乞丐。

    鄔曦恩站在備妥了許多熱粥、饅頭的桌子後方,看著小夏、小朵及幾名隨從依序拿食物給這些乞丐,突然,有一張熟面孔映入她的視線--

    她渾身骯髒又有臭味,身上的衣服也是破破爛爛的,走起路來更有嚴重的踱腳。

    鄔曦恩不敢相信的看著她。

    鄔詩媛一破一破的走過來,一看到雍容華貴的她,先是一怔,隨即羞愧的低下頭,但仍顫抖著一邊走上前一邊伸出手。

    「別、別給她粥,給她饅頭,她會燙著手的。」鄔曦恩硬咽的低聲吩咐小夏。

    小夏好奇的看了看主子,怎麼聲音突然變得怪怪的?她再好奇的看向眼前的女乞丐,隨即瞪大了眼,用手肘急急的頂頂小朵,再小小聲的咬耳朵,小朵也瞪大了眼,一臉難以置信。

    鄔詩媛熱淚盈眶,頭垂得低低的,一手各拿了一個饅頭,一破一破的離去,卻因為走得太急太慌,整個人失去平衡,撲倒在地,但看著滾落在前方的饅頭,她仍然匍匐爬向前。

    此時有人跑了過來,為她撿起了饅頭,在她抬頭時,竟看到鄔曦恩蹲下身來,不在乎她的髒臭,伸手將她扶站起來。

    鄔曦恩終究還是不忍心,她忍著淚水,從懷里揣了一包銀子交給她。

    鄔詩媛熱淚縱橫的哭道︰「不、不,你不知道……我有多壞,這是我、是我……的報應──」

    鄔曦恩也忍不住的哭了,「堂姊--」

    「不!請你別讓我更、更羞愧……我已經沒有臉面對你,你不知道,我曾經想怎麼對你。」鄔詩媛哭著推拒了她手上的銀子。

    鄔曦恩只能收回,咬著下唇看著她的腳,「你的腳怎麼會破了?」

    她苦笑,「我餓到受不了,去偷個包子被人逮到,就被狠狠的打殘了。」

    「我幫你看看,也許可以醫治。」

    「不,我看到你已無地自容……我有罪,我得用我的方式來贖罪……給我可以果腹的饅頭就好,我要以這殘疚之身來懺悔我所做的一切壞事,謝謝你。」

    她伸出顫抖的手拿走鄔曦恩剛揀起的饅頭,一拐一拐的離開。

    那樣一上一下的顛簸身影,她也曾經歷過,鄔曦恩喉頭泛酸,無法不淚流。

    驀地,一雙有力的臂膀從後方擁住她,「我听小夏說了,要替你留住她嗎?」

    溫暖的聲音、溫暖的懷抱、溫暖的氣息,她搖搖頭,「不用,她想要用自己的方式來贖罪。」

    「那你別哭,我會舍不得。」朱塵劭將她轉過身來,輕柔的拭去她的淚水。

    她淚眼閃動的看著他,舍不得移閉目光。

    「看什麼?」他笑了。

    「不只是看,還有想,慶幸有你這麼愛我,真的!謝謝你,我的夫君。」

    他輕點了她的額頭一記,「小傻瓜,你在說什麼,別忘了,你可是終結我苦難的天命真女,如果沒有你,現在的我不知道是什麼樣子。」

    她想了想,點點頭,「老天爺是善良的,也看得起我,才會給我這麼大的試煉來當你的天命真女。」

    他皺眉,「什麼意思?」

    「愛是盾牌,愛是一種力量,一種可以得到幸福的力量,而你,我的夫君,不吝惜付出,一個願意給別人幸福的人,應該也有得到幸福的資格,所以,老天爺才讓我來到你身邊。」原來,這就是讓她重生的意義。

    他深情凝睇,「看來你沒有辜負老天爺所托。」

    她嫣然一笑,她懂他的意思,他現在可是一個很幸福的人呢。

    此刻,雪花輕輕飄落,落在她的唇上,他低下頭,溫柔的攫取了她的唇--

    【全書完】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旺夫繼妃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陽光晴子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