釣夫計 尾聲
作者︰陽光晴子
    與世隔絕的刺客之島為一座山中島,四周雲霧繚繞,島上的城堡由巨石建造而成,極為壯觀,能進到島上的人也絕非泛泛之輩。

    因此,歐辰威一進到堡內就被當成貴客,被請進古樸雅致的廳堂內,下人還為他端上一杯熱茶。

    不久,就見一名豐神俊朗的年輕男子走了進來,很有禮貌的自我介紹。

    「我是藍月組織的少主龍隕奇,近年來跟異色組織秘密結盟,從事不少活動,所以也算這里的半個主人,非常歡迎歐爺的到訪。」

    「原來跟雨薰打賭的人就是你?」

    歐辰威看著俊美無暇的龍隕奇,心里卻不知對他是該怨還該謝。

    「雨薰在這里吧?我要帶她走。」最後他選擇直接言歸正傳。

    「行,畢竟這個地方不是每個人都找得到、進得來,而你能進來,就代表你也有能力將人給帶離開,不過……」龍隕奇勾起嘴角一笑道。「就像你去找活閻王一樣,你以友情迫他對秦樂動之以情,說出刺客之島的所在地,想要從這兒帶走人,你也拿東西來換吧?」

    聞言,歐辰威一點都不意外,他早察覺自己被跟蹤,但對方沒有任何動作,而他只想快點找到夏雨薰,于是就任由那些黑衣人一路跟監,直到來到這座湖水環繞的山中島,他們才消失不見。

    「你們憑什麼把人當物品一樣送來送去?我早查到秦樂所中的青蛆毒根本就是異色組織的大主子自己所下的,然後在喂了毒後又裝好人的醫治她。」歐辰威一臉不屑,「善良的她為了報恩才把自己像祭品般的送到閻冥面前,慶幸的是結果是雙贏,而你們卻得寸進尺,再以此去勒索閻冥。」

    「這麼說太難听,大主子雖然給了秦樂身體上的痛,但也還給她雙倍的幸福作補償。」

    「是嗎?」他冷笑,「趁著秦樂大腹便便待產之時,找上閻冥合作給藥,讓雨薰得以用殘廢之身引我上鉤,而閻冥若是想拒絕,你們就會說大主子早有交代,要將他算計秦樂的來龍去脈都抖出來。」

    「呵呵呵,沒想到閻冥的話這麼多?也難怪,你是他唯一的朋友嘛。」龍隕奇還笑得很開心。

    歐辰威受不了的瞪著他,「他是擔心妻兒的健康才不得不給藥,背叛我也是不得已,才會破例解釋那麼多。」

    龍隕奇點點頭,「但你不能不承認,大主子雖然不擇手段,可他沒有害死任何人,反而給了他們幸福,包括你在內。」

    這句話,他的確無言駁斥。

    「其實要交換的條件很簡單,只需你跟我們秘密結盟。我跟大主子都知道你的人已滲透進入皇宮,而且相當高竿的隱藏得很好,讓我們至今都還不知道那名探子是男是女。」

    對這個安排,歐辰威可是很得意,「她當然不會讓你們找到,不過你們究竟想做什麼?為何要這麼大費周章的找上我?不會只是要京親王或杜王爺打消坐上龍位的事而已這麼筒單吧?」

    「當然,我們的消息跟你的一樣靈通,明眼人面前就不必裝傻了。」

    「你指的是那場攸關銀川王朝存亡的戰爭?」歐辰威的表情變為嚴肅。

    龍隕奇點點頭,說。「那場戰爭可以因我們三方秘盟而消失,你應該不會拒絕才是。」

    他頗為難的沉吟,「可是我曾經答應過某人,絕不讓自己卷入宮廷權利的斗爭中。」

    龍隕奇也提醒他,「事關你的身世,我們可以理解,但如果我們無法連手制止戰爭,銀川王朝要滅國也是可預見的。」

    他們竟然連他那從未被證實的身分都知道了?對此,歐辰威不能說不震驚。

    其實早在上一任皇帝時,銀川王朝就不時有宮廷斗爭。

    當時他家也是皇族之一,卻在其他家族的惡斗下被犧牲了,整個家族只有他被及時帶出皇宮,但他答應過為了救他而死的季總管,此生絕不再踏進皇宮一步也不會卷入宮斗中,因此盡管小小年紀就在外面流浪,他也從沒回頭,一直到與魏家兄妹一同被富商收養,才開始他的新人生……

    見他陷入沉思,龍隕奇突然站起來,「看來你是不願意,那你可以走了,反正你已給了夏雨薰一張休書和銀票,今後兩不相欠。」

    「等等,誰說我不願意?」歐辰威不得不低頭。這一生他最很被人支配,無奈兩者相比之下,夏雨薰重要太多,他不能失去她!

    龍隕奇笑了,立刻派人帶他去見她。

    來到島上的一個幽靜山谷,就在滿山的蒼翠下有個一矮木星,星旁的花兒開得極為燦爛,在黃昏的霞光下更顯艷麗動人。

    「請歐爺自行進去吧。」帶路人行個禮後立即離開。

    歐辰威上前敲門,木門一開,門後站著的人赫然就是夏雨薰。

    終于找到她了!他不由得笑咧了嘴。

    她看到他也是又驚又喜,一顆心更是怦怦狂跳。他看來清瘦不少但依然俊美,笑容一樣邪魅,看她的眼神仍然深情,只是--

    「你怎麼會跑來刺客之島?你有沒有受傷?」她會這麼問,是突然想到這座島一點也不好進來,功夫要好、輕功要佳,接著要通過大主子所設下的六道機關才能進到島上。

    歐辰威耳里已經听不到她的關切,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分別近月余的思念狂潮在瞬間席卷了他,他突然上前緊緊的、用力的抱住了她。

    夏雨薰先是一愣,但隨即也用力的回抱他,不過他真的抱太緊了,緊到她都快要不能呼吸,幸好他一下就放開了她。

    他熱烈的黑眸打量著她同樣清瘦但一樣動人的美麗臉龐,「我沒事也沒受傷,倒是你,瘦了好多……」

    「因為我好想你。」溫熱的水霧彌漫了眼眶,她哽咽低語。

    他的眼神浮上溫柔,「我也想你。」

    「那為什麼這麼久、這麼久才來找我……」令她幾乎都快要絕望了。

    「對不起,因為先前我四處都找不到你,其實當晚我就後悔了。」他伸手輕輕拭去她落下的淚水。

    她眨眨淚眼,「後悔?」

    「是,我失去理智、我莫名其妙、我不知感激,我早後悔了,所以返回房間去找你,但你已經不見了。」他苦澀道。

    「我是被龍隕奇那家伙點了昏穴帶回來的。」說來她就很哀怨。

    又是他!歐辰威知道自己絕對會將那人視為永遠的拒絕往來戶了。

    「我不知道,因此花了很多時間跟精力也找不到你。我好害怕從此失去你,怕我無法告訴你,我有多抱歉,我不要休了你,我要你回到我身邊。」他深情款款的訴說。

    夏雨薰忍不住主動抱住他,「你不會失去我的,我過去、現在跟以後都會永遠陪在你身邊。」她頓了一下,抬頭看他,「不過,你是怎麼知道我在這里的?」

    他苦笑,「我猜的,因為能找的地方我都找遍了,所以我去威脅閻冥,要他去問他的妻子,還恐嚇他若是問不到答案,這輩子我也沒有他這個朋友了。」

    她噗哧一聲笑了出來,「還真是好方法。」

    「我跟他算是難兄難弟了,都被你的大主子勒索,不得不幫他的忙。」

    這話里的弦外之音,夏雨薰是明白的,畢竟她回來島上也有一個月了,問過大主子很多事,也知道他為什麼會選上歐辰威。「那是因為我跟秦樂都太優秀了,你們才會愛上我們呀。」

    歐辰威凝睇著她俏皮的笑容。心弦一動,俯身吻住了這久違的粉唇,溫柔霸氣又充滿著眷戀。

    夏雨薰臉紅心跳,沒多久便被吻到虛軟無力,只能靠在他懷里喘氣。

    兩人深情相對,靜靜相擁。

    「跟我回去吧,奕諭那家伙要請我們喝喜酒了。」歐辰威在天堂山看到他時,那家伙滿臉幸福,根本沒有心思想別的事。

    「我也猜到他應該是好事近了,一定會跟我們一樣過得很幸福。」

    「他已經比我幸福了,至少他的感情路可不像我們那麼轟轟烈烈,心髒不好的人早已陣亡了。」他有感而發。

    夏雨薰突然笑了出來又搖搖頭,神情盡是贊嘆。

    「怎麼了?」

    她凝睇著他,「我在想大主子好厲害,其實那日他派人送解藥給我的時間,與你被魏子健囚禁的時間差不多,我回來後就問他為何不干脆直接救了你、逮捕魏子健,而是要由我來動手?」

    「大主子怎麼說?」他也很好奇。

    「他說再好听、再精彩的故事,也沒有親身經歷來得驚心動魄及更有體悟,而我回到這里後,每天都在回想我們之間發生的事,尤其是想到那一刻不知你是生是死時,那種害怕永遠失去你的感覺我真的不想再經歷一次了,所以在秘室里,看到你還活著時……」

    「那種失而復得的喜悅,是用任何言語都難以形容的,是不是?」這點他在今天也實實在在的感受到了。

    她眼楮熠熠發亮,用力點點頭。

    歐辰威不得不佩服異色組織的大主子。這人究竟是厲害還是可怕?竟能將人心透視得如此清楚,讓人明明被他設計利用了,還不得不回頭感謝他。

    「我想會會他,早听聞他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通卜卦且文韜武略皆精。」

    夏雨薰一臉可惜的透露,「他不在島上,但我知道他正在忙著安排接下來的任務。」

    他搖頭,「我開始同情那個被挑中的人選了。」

    「可是我還挺期待的,因為這次出任務的是龍隕奇。」她有一種等著看好戲的感覺。

    「是嗎?」他也笑了,不過這下子,他更同情龍隕奇出任務要找的對象了,那個男人看來笑咪咪的,但絕對是個狠角色。

    他抬起頭來,看著原本還布滿彩霞的天際,如今已是夜幕低垂。

    他拉著她的手,將房門關上。

    雖然他什麼都還沒說,可從他那灼熱的眼神,她就知道接下來他要做什麼。

    「我以為……」

    「天黑了,我們在這里住一晚再走。」

    分開太久,相思太濃,回程太遠,兩人就在刺客之島上先「敘舊」吧--

    【全書完】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釣夫計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陽光晴子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