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婢 尾聲
作者︰湛露
    丁隆之案,轟動耀陽,誰都不敢相信這名身經百戰、立下赫赫戰功無數的兵部尚書,竟會犯下如此一連串駭人听聞的重罪。

    許德亮和宋世杰先後入獄,雖然丁隆已畏罪自刎于兵部之中,但這案子牽連甚廣,要審清楚並非一朝一夕。

    薛師通不久後就被放了出來,戶部將他本已被抄家的房產錢物盡數歸還,當他百感交集地站在自己的府門前長嘆之時,府內卻忽然響起一聲輕顫的呼喚——

    「爹,您回來了!」

    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見——愛女琬容正亭亭王立地站在門內。父女倆四目相對,唯有熱淚。

    原來,因為殷玉書已向皇帝澄清所有案情的來龍去脈,安慶帝便親自下旨,免去了薛琬容的一切罪責,她終于可以堂而皇之地重現人間。

    當薛師通知道女兒的平安回歸也與殷玉書有關時,感慨地說:「殷將軍不愧是股肱之臣,我薛師通欠他太多,今生怕是還不清了。」

    薛琬容垂首輕聲道:「爹那讓女兒幫您一塊還,好不好?」

    听出女兒話語背後的意思,他驚喜地問:「琬容,你與殷將軍……」

    她紅著臉點頭,將衣角揉出了一條折痕。

    薛師通到殷府上門致謝時,接待他的並非殷府當家鎮國將軍殷若城,而是殷玉書的母親,鎮國將軍夫人。

    殷老夫人此時已經痊愈,笑著向薛師通解釋丈夫失禮末現身原因,「當日因為奸人陷害,他對琬容有過誤解,如今雖然真相大白,但他那張老臉總是不好意思拉下來向琬容道歉,所以今日也就沒臉見你了。琬容那孩子我很喜歡,最難得的是與玉書又如此有緣,他們若能終成眷屬,堪稱佳話。」

    于是道完謝、賠完罪,殷薛兩家就這樣順利地把兩人親事定下來了。

    其後,殷玉婷還特意跑到薛家找到薛琬容,扭扭捏捏地和她道歉,「琬容,當日我罵你的事情,請你不要記在心上。日後你就是我嫂子了,我娘說要我們好好相處。」

    她微笑著捧出一件新衣來,「玉婷,這是我這幾日為你做的衣服,沒有為你量過身,我只大致拿自己的身材比了比,你試試看,看合適不合適?」

    殷玉婷看看那展開的衣服,雙眼大亮,「好漂亮的騎馬裝!」

    薛琬容笑道:「我見你總是喜歡做男兒一樣的事情,卻沒有幾件適合練功騎馬穿的衣服。這衣服是我特意為你做的,哪里不合身,你告訴我一聲,我還可以幫你改。」

    一把將衣服搶過來抱在懷中,殷玉婷喜不自勝地叫道:「琬容,我現在終于知道我哥為何對你情有獨鐘了?像你這樣蕙質蘭心的姑娘,他若是錯過了,必定要後悔終生。」

    她粉面含羞,但笑不語。

    那晚,殷玉書來見她,手中拿著一卷紙,似是剛剛寫好的東西。

    她知道他這幾日很忙,除了皇上屢次召見詢問案情外,也要為下月動身返回越城做準備,更要為他們的婚事操心,實在猜不出他在這麼忙碌的當口,還能寫些什麼給她看?

    她不解地望著他,「寫了什麼?」

    他揚唇淺笑,將紙卷展開,只見上面是他重新寫的一闕詞——

    一曲新歌月下逢,碧樓池館醉顫紅。芙蓉王藉寄情意,紫燕初花趁東風。牽羅袖,對遠峰,冰峭翠墨王玲瓏。願拋世間風雲事,俱入雙思弦管中。

    她嘻著笑,將那闕詞從頭看到尾,反復讀了幾遍之後,歪著頭笑道:「殷將軍是個胸懷天地、慨當以慷的人,這小兒女般的情懷若是被別人看去了,不怕笑話你嗎?」

    他輕攬住她的腹,低聲笑著,「大丈夫當能慨當以慷,也能兒女情長。我寫與未來妻子的詩,只為情深一片,誰來笑話?」

    不由自主的,他又想起她當日續寫的那幾句詞,「莫笑天宮多歧路,且看長歌踏千山,駕青鶯。自上九天攬月還。」

    那時的她與他,當然都想不到彼此還有坎坷的情關要闖,不過今時今日,他們終于可以安心地擁攬屬于自己的一彎明月了。

    有詩雲:「人生代代無窮已,江月年年只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見長江送流水。」

    而無論是身處邊關大漠,還是繁華京師,他都曾希望找到那個今生能與自己並肩對月、靜心相守之人,如今,他終于找到了。

    但願人長久,千里共蟬娟——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罪婢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湛露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