痞子愛救美人 第九章
作者︰圓悅
    慕致遠去加拿大尋愛,將公司的事情全權交給慕霆遠處理。起先藍佩琪還挺擔心他無法勝任,可事實證明是她多慮了。

    半個月後,慕氏和鄧氏的合同也順利簽下來了,這又讓她松了一口氣。

    雖然她是慕霆遠的專任秘書,可是她總覺得自己才更像被伺候的那一個——早上的營養早餐、中午的愛心便當,幾乎每天都不重復,晚上還有燭光晚餐。

    慕霆遠有他獨特的魅力,很容易就和公司里的年輕人打成一片,而他聲勢浩大的追求,弄得公司所有人都知道副總在追求藍秘書。

    于是每次他們一起出現,大家都會高喊「副總加油」。

    每次藍佩琪都被惹得面紅耳赤的,而他卻笑嘻嘻的說不如把這句話當成公司的口號算了。氣得她三天沒跟他說話,就建交代公事都用遞紙條的方式。

    雖然她的沉默抗議有效,之後再也沒有人喊「副總加油」了,但他們的眼神卻在表達同樣的意思。

    慕霆遠總不吝用自己的語言、自己的目光、自己的行為,甚至是利用身邊的一些人向她傳遞一種訊息——我愛你,做我的女人很幸福的。

    而鄧韋成的表現則和慕霆遠的積極截然相反。鄭氏重新開工後,她就幾乎看不見鄭韋成的身影,即使出現了,也只是驚鴻一瞥。

    她有時甚至會覺得鄭韋成是在躲她!

    她不知道他們之間到底出了什麼問題,只知道那曾經令自己很珍惜的愛,已經慢慢的消磨殆盡了。

    如果把愛情比作砌一堵牆,慕霆遠每天都在往上添磚加瓦,屬于他的那片牆從無到有,越砌越高;而鄭韋成的那片牆,雖然有厚實的牆體,根基卻有了破洞,又日趨分崩離析。

    幾天前,宋映丹听說他們的事情後,一臉詫異的望著她說︰「藍姊,我真不知道你在堅持什麼,要換作我的話,早就把那個混蛋未婚夫給登報作廢了;如果世上真有這麼棒的男人,不用他來追我,我直接去追他好了。」

    「其實慕霆遠也有很多缺點的。」比如花心、好色!

    「可是從你的敘述中,他簡直就是完美的男人耶!甫∼∼為什麼我相了六十多次親,就是沒遇上這樣的絕品男人呢?」

    「絕品?」

    「是啊!這麼個既懂得情趣又愛你愛得要死的絕世好男人擺在眼前,我真不明白你還在猶豫什麼?我提醒你啊!可別做出為了一個臭男人而舍棄好男人的蠢事。」宋映丹哇啦哇啦的。

    「韋成他不是臭男人。」她低聲反駁。

    「但他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啊!而那個慕霆遠卻是個極品,沒道理不選他啊!」宋映丹理所當然的說。

    是啊!慕霆遠是那種會發光的男人,而她則是不起眼的小女人,她究竟有什麼過人的地方,值得他為自己花心思?

    藍佩琪不只一次這樣問過自己,可每一次都是無解。

    此時,她就站在他的辦公桌前,趁著慕霆遠還在低頭翻閱文件時,她又一次問自己。

    有時候他越對她好,她就越覺得恐懼。她總是想,如果有一天他發現她其實沒他想像中的那麼好,那她又該如何自處?

    望著慕霆遠英俊的側臉,藍佩琪的思緒一片紊亂。

    「藍秘書,這份就是你交上來的檔案嗎?」慕霆遠抬起頭,正好捕捉到她來不及挪開的目光。

    她在偷偷的看自己,還看得入了迷。這個發現讓他男性的虛榮心膨脹起來。

    「是啊!有什麼問題嗎?」這些日子,她已經習慣他胡亂的喊自己,忽然听他一本正經的叫藍秘書,還真有些不習慣。

    「你過來看看。」慕霆遠的桃花眼掩藏不住笑意。

    藍佩琪點點頭,站到他身邊。他身上有一種干爽的味道,讓人很安心、很舒服。

    「能不能請藍秘書幫我解釋一下,這是什麼意思呢?」慕霆遠指著其中的一頁問道,眼里透著深深的愉悅。

    難道是哪個數字弄錯了嗎?這可是要出大問題的啊!藍佩琪暗自心驚。要知道她進慕氏這幾年,從沒犯過這種錯誤。

    「我看看。」她湊過去一看,才發現原來那一頁所有的空隙都被幾個字填滿——

    慕霆遠、慕霆遠、霆遠、霆遠……

    這分明就是她的筆跡!

    「對不起,是我不小心寫上去的,我馬上重做……」她抽回檔案就要往外走。

    「琪琪,你也是愛我的對吧?」兩條手臂從身後環住她的腰,慕霆遠聲音在她耳邊輕道。

    「副總……」

    「喊我名字,或者喊『二少爺』也行。」每次當她喊他二少爺時,他都挺有感覺的,呵呵∼∼

    「二少爺,你放開我。」她顫聲道。

    「我不放,琪琪,你就不要再逃避了。」他的腦袋埋在她的頸邊蹭啊蹭的。

    「我不是在逃避,是在思考。」她漲紅了臉辯道。

    「好好好,思考、思考,你是在思考。」慕霆遠立刻從善如流,「牛頓看見隻果落地發現萬有引力,我也給點提示,讓你發現你是愛我的好嗎?」

    「什麼?」她一怔,隨即熾熱的吻落在她的唇上。

    他的舌強悍的竄入她嘴里,與她的小舌絞纏嬉戲。熾熱的鼻息噴在她的臉上,讓她本就滾燙的小臉更是熱得像火燒似的。

    「唔……」她感到腳軟,腦子更是一片混沌。

    「我真愛死你了……」感覺到她站不穩,慕霆遠毫不客氣的將她抱了個滿懷,還不忘告白。

    「啪啪啪啪……」驀的,掌聲驚動了沉浸在熱吻中的男女。

    「該死,你這家伙怎麼又出現了?」看見那張妖孽的臉,慕霆遠就覺得一陣頭痛。

    而藍佩琪則觸電似的推開他,一張臉紅得都像要滴血了。

    「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琪琪小姐吧!久仰大——唔……」

    「琪琪是你叫的嗎?」男人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慕霆遠掐住了脖子,抓到眼前咬牙切齒的道。

    「霆遠,快放手!」看見那人已被掐得翻白眼、吐舌頭了,藍佩琪趕忙沖過去要掰開他的手。

    「你被這家伙騙了,他最會演戲了。」這次他就是被這家伙給害慘的。慕霆遠悻悻然松開手。

    「演戲?!」他的話讓她腦中靈光一現。

    如果不去考慮男女的話,這張臉分明就是報紙上那個女人……

    「你看出來啦?」男人腰肢一扭,嘴唇噘起,擺出那張照片中親吻勝利者的POSE。

    「白痴才看不出來,有身高一米八的酒家女嗎?你這笨蛋居然還穿上高跟鞋,好像怕人家不知道你有多高似的。」慕霆遠沒好氣的啐道。

    原來如此。藍佩琪心中梗了好些天的刺,終于被拔掉了。

    「你以為我想扮女人啊!是誰在台風天鬧著要回台灣,結果害得自己差點掛掉,還弄壞了軍用飛機。我這是受你牽累,不得不將功贖罪!」

    「是你自己夸口說就算刮颶風也能送我回來的,誰知道你這麼遜,居然還迫降荒島,你以為在演魯賓遜二十一世紀版啊?!」

    兩人都不是省油的燈,你一言我一句,吵成一團。而許多曾經讓藍佩琪很疑惑的事情,也在他們的爭吵中一一得到解答。

    原來他還為她做了這麼多!她不能再這麼下去了,必須好好想想了。藍佩琪走出副總辦公室,輕輕的為他們關上門。

    看見她出去,兩個男人又「吵」了幾句,直到听見外面的門開了又關上,才不約而同的住了嘴。

    「你欠我一個人情,得還。」男人毫不客氣的道。

    「是你捅的樓子,自然要你來彌補了。」慕霆遠翻個白眼給他,拒絕被白白奴役。

    「你信不信我會去告訴她,以上那番話都是你逼迫我說的謊言。」

    「你……」很少有人能把慕霆遠惹到氣結,而眼前的男人無疑就是其中一個。

    「你知道我演戲一向很在行的。」

    「算我怕了你,不過這次可得先談好條件。」吃過一次虧,慕霆遠也學乖了。

    「OK,沒問題。」

    「……」

    ***bbs.***bbs.***bbs.***

    藍佩琪離開公司後隨意亂走,等到她停下腳步時,才發現自己竟走到了仁愛路。

    記得慕總提過的那家店就在這附近,不如就去坐坐吧!希望出來的時候已不再有困惑。

    走進「提拉米蘇」,里面的布置很溫馨,空氣中漂浮著提拉米蘇的香味,聞起來讓人覺得很幸福、很放松。

    點了一杯招牌咖啡和一個提拉米蘇,靠坐在軟軟的沙發里,藍佩琪試圖把自己的思緒理清楚。

    這時一段對話傳入她耳里——

    「鄭先生、鄭太太,請問兩位還是老位子嗎?」

    「嗯,還是老位子。」

    「莎莎,不如今天換坐窗邊的位子吧!今天的陽光不是很強,你肚子里的孩子也需要曬太陽……」

    這個聲音好像韋成!藍佩琪下意識站起身,正好看見鄭韋成和一個衣著華貴的美麗女人在侍者的帶領下往她這邊走來。

    「佩琪?」鄭韋成也看見了她,頓時臉色蒼白。

    「韋成,這就是你那個下了堂的未婚妻呀?」魏莎莎的聲音刺耳。

    「莎莎,你別說得這麼難听。」鄭韋成難堪的喝止。

    「韋成,這是怎麼回事?」藍佩琪注意到魏莎莎的肚子有些凸出。

    「……對不起,佩琪,我和莎莎半個月前在美國注冊結婚了。」

    「結、結婚了?」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啊!我現在是正牌的韋太太了,還懷著韋家的長孫。」魏莎莎在展示自己手上碩大的鑽戒同時,也沒忘記展示自己的肚子。

    「韋成,你從沒提起……」

    「對不起。」鄭韋成的頭低得不能再低了。

    「如果我今天沒有遇見你們,你打算要瞞我到什麼時候?」最初的驚愕過去,氣憤涌了上來。

    她在責任與愛情之間苦苦掙扎,這男人卻做出這樣無恥的事情。如果不是她今天踫巧發現了真相,恐怕會一直被蒙在鼓里。

    再看那個魏莎莎的肚子,恐怕已經有三個月了吧!原來韋成的反常是有原因的……

    「我……」鄭韋成無言以對。

    「不就是個未婚妻嘛!有什麼大不了的,這年頭就算結婚也可以離婚;再說,你一個小秘書算得了什麼,我可是菲爾德投資公司的繼承人……」

    「是這樣的嗎?」藍佩琪轉向鄞韋成,繃著小臉問道。

    「莎、莎莎有了我的孩子,我不能丟下她不管。」鄭韋成低聲解釋。

    「鄭韋成,你比我想像中更沒種,我看不起你。」藍佩琪鄙夷的看他一眼,決然的道︰「不過還得多謝你讓我明白了原來自己是多麼的愚蠢,居然還想舍明珠而取瓦礫。」

    鄭韋成簡直無地自容。

    「希望永遠不要再看見你了。」說完,藍佩琪抬頭挺胸走出了「提拉米蘇」。

    身後傳來一陣掌聲,是周遭的客人為她的勇敢而鼓掌。

    藍佩琪告訴自己不值得為這樣的男人流淚,可她的眼眶還是越來越濕熱。她抬頭看天空,不想讓眼淚流下來。

    「佩琪,你等等。」驀的,身後又傳來鄭韋成的聲音。「能不能請你不要收回那張訂單?」

    菲爾德公司實際掌權的並非是魏莎莎,雖然他成了魏家的一份子,但鄭氏申請風險投資的事情仍被拒絕了。而他又不願意丟下鄭家的祖業,所以慕氏那張訂單就更重要了。

    「我不是這麼卑鄙的人。」眼淚終于落下來了,不是因為情傷,而是因為她的人格受到了侮辱。

    「謝謝。」鄭韋成是藉著上洗手間的機會出來追她的,話一講完就急著轉身要走。

    「等等。」

    「呃……」他才剛回頭,臉上就被狠狠的揍了一拳。

    「這一拳是你欠我的。還有這個還給你,那只鑽表我會寄到你家。」藍佩琪從脖子上解下那只瓖碎鑽的花型墜子,遞給他,「這樣我們就兩不相欠了。」

    「琪……」鄭韋成還想說什麼,她就已經轉身離開了。

    結束多年的感情,說不傷心不感慨是不可能的,可傷心之中,她又覺得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如果那個人也在這里的話,會不會稱贊她剛才的那拳打得很帥呢?藍佩琪發現自己迫不及待的想要見到他了!

    ***獨家制作***bbs.***

    藍佩琪的手機里裝有竊听器和定位器,因此當慕霆遠發現紅點沒有移動時,還以為她仍留在公司的某處冷靜。等到他發現紅點沒有移動是因為她沒帶手機時,天已經黑了。

    打電話去她家沒人接,趕去她家也沒發現她有回家的跡象。于是他開車到處尋找,幾乎找遍了全台北仍沒發現她的蹤影。

    在她家樓下守株待兔直到深夜一點,慕霆遠才忽然想到,她很可能去了他那里。

    他駕車一路狂奔,深夜的街頭人少車稀,只花了平時一半的時間就到了他的住所。

    下了車,他看見她正坐在他門前的台階上,上半身趴在自己的腿上,背微微的弓著,肩胛骨瘦得都凸出了,還挽著一個古板的發髻。

    她的身邊端坐著一只大貓,兩只貓眼瞪得大大的,尾巴不停的在地上拍打著,彷佛在警告說「別靠近,否則我就要不客氣了」!

    她睡得正熟,連他靠近都沒能驚醒她!

    懊死,她到底有沒有危機意識啊?難道不知道這些年壞人越來越多嗎?他的怒火開始往上冒。

    大貓嚇得「喵嗚」一聲逃走了。

    「該死,你到底有沒有長腦子啊?知不知道睡在街邊有多危險……」慕霆遠抓起她的肩膀一陣猛搖,「下次不許再這樣一聲不吭的失蹤了!」

    「不是失蹤,只是去散步。」藍佩琪被他搖得頭昏腦脹,卻仍不忘出言更正。

    慕霆遠突然有種罵又罵不得、打又打不得的無措感。

    「我想見你。」下一刻,她的聲音輕若嘆息。

    「你說什麼?」幸福降臨得如此突然,以至于他有一種不敢相信的感覺。

    「我發現……我喜歡你。」她的小手放在他的胸膛上,大眼對上了他的,「你喜歡我嗎?」

    「當然喜歡。」他點頭如搗蒜。

    她紅著臉,在他的薄唇上輕輕一吻。

    他心中那根叫做理智的弦「蹦」的一聲斷了。他不假思索的扛起她進家門,穿過長長的玄關來到臥室。

    她被丟在大床上,滾了幾滾才穩住身子。頭髻徹底散開了,散在水藍色的床單上美極了。

    她的頭還有些昏昏的,他俯下身來用薄唇堵住了她的。他的舌竄進了她的嘴里,擒住了她的香舌,放肆的攪弄著,而他的手也沒閑著,在她細膩的背上游走。

    她喜歡與他接吻的感覺,情不自禁的回應他。

    他的大手所到之處,在她的身體里引起一股陌生的熱流,讓她既有些害怕也有些期待。

    細瓷般的肌膚讓他愛不釋手,撫摸已經無法滿足他了,大力扯開她單薄的衣衫,鈕扣一顆顆蹦飛,有一顆還蹦到了她臉上。

    他的粗魯讓她有些害怕。

    當他灼熱的目光凝視她的時候,她覺得自己就像要被融化了似的,暖洋洋的、懶洋洋的……

    「放心的把自己交給我,我會好好的愛你、守護你……」他做出承諾,眼神真摯而堅定。

    她的回應是緊緊地抱住他。

    慕霆遠再也忍不住了,將兩人身上的衣物褪去,與她合而為一。

    撕裂的疼痛讓她想尖叫,而他強壯的身軀也壓得她快透不過氣來,可因為愛他,這一切她甘之如貽!

    藍佩琪張開雙臂攀附著他,知道這次他們真的親密無間了。

    經歷了最初的痛楚,震撼、迷亂、快意、充實……前所未有的復雜感覺排山倒海似的沖擊著她,而她知道自己愛他。

    她一點也不後悔,相信他會是自己這一生最安全的依靠……

    【全書完】

    編注︰欲知慕致遠和陳欣怡的故事,請見天使魚266《總裁夫人要出牆》。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痞子愛救美人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圓悅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