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女友 尾聲
作者︰罌粟
    非常、非常多年以後,在地中海的一間度假小屋。

    今年剛滿五十五歲的戴楚曄,此時正悠閑地坐在門前躺椅上,身旁一個古典小圓桌上面擺著吃到一半的三明治和奶茶,放眼望去,遍地的青草與樹林讓人心曠神怡。

    當初听信貞希的建議果然沒錯,這一大塊農莊雖然偏僻,但只要稍經規劃,何嘗不是養老休閑的好場所?

    雖然現在還不到退休養老的年紀,但偶爾和妻子來這里度度假也不錯。

    只見管家急急忙忙地跑來,操著西班牙口音的英語對他說︰「老爺,方才小姐從北京致電,說有相當要緊的事……」

    來不及听管家說完,戴楚曄便收起手邊報紙,方才閑適的表情在瞬間緊張了起來。「是什麼要緊的事?璽霜怎麼了?」

    「她……她希望您能看一下電視。」

    電視?

    轉開手機,鐺的一聲觸控式面版便咻一下變成超大螢幕——這是他最自豪的兒子設計的,說是專為老年人設計的觸控式面版,以後字想放多大就多大,他迅速連接上網,翻開今日頭條。

    年屆八十高齡的台灣首富江慶瑞,已于上周六晚間七點三十八分病逝于台大醫院……

    紛擾許久的慶光所有權,在昨日經法院裁定,判定將承認以江慶瑞去年年底所修改的遺囑為……慶光百分之六十五的股權將轉移至近二十年來,以新人之姿竄起,並成為連鎖食品業龍頭的戴楚曄手中……

    什麼?又要給他?江慶瑞干麼出爾反爾?

    千金難買早知道!早知道當初他跟貞希也不用那麼拼。

    反正他現在在度假,要他去領錢?可以,度完假再說。

    「你看到新聞沒?」

    結婚多年的妻子,端出剛削好的哈密瓜,坐到丈夫身邊。

    「剛剛璽霜要我看電視,才知道的。」

    「這麼大筆錢,你女兒一定樂翻了。」

    結婚多年,邵貞希為他生下一男一女。

    嚴格來說,璽霜雖然是女兒,卻比較像年輕時的楚曄,現在,正是她打拼的年紀,成天沖沖沖,學業工作一把罩,大家都說她有乃父之風。

    而小兒子璽哲,跟她比較像,不太愛跟人計較,能混口飯吃就好了,悠悠哉哉的念書,卻是個資優生,十五歲便破格進麻省理工,據說最近跟電腦公司合作發明了全新的觸控式螢幕,每個月的營收比他姐姐一年的收入還多。

    當年他們夫妻倆決定共同創業,第一步就是環島吃美食,吃遍全台灣最著名的鹵味,然後再頂讓接下巷口的阿桑鹵味攤,找來不少營養學家,花了一些心力研究菜色與調味,原本誓言打壓楚曄的江慶瑞,沒料到兩人居然在經營一間小小的鹵味攤,當下便懶得跟他們計較。

    沒想到短短不到五年的時間,阿桑鹵味已經成為全台灣響當當的知名鹵味店,接著十年內,已經在台灣開了十幾間分店,阿桑鹵味成為許多老外來台灣必點的美食,那濃濃的醬汁加上濃而不稠的香味,每咬一口,還有一股淡淡的茶香在鼻息間擴散……

    從食品業跨到國際企業,誰也沒料到她邵貞希會愛吃鹵味到發展出一片天。

    「叫璽霜別得意得太早,那筆錢我不一定會留給她。」

    不要妄想祖上留下的財產,那一點都不實際。

    回歸正題,邵貞希對丈夫繼承這筆巨額遺產,一點也沒有高興的感覺。

    「太夸張了!江慶瑞干麼這樣?」

    「也許他本來就打算那麼做了,畢竟,他花一輩子打下來的江山,要他交給不信任的人,換作是我也不肯。」

    「哼,臭美!你是說,從頭到尾,他最信任的人就是你嘍?」

    戴上墨鏡,戴楚曄嘴邊掛著一抹笑,沒回答妻子的問題。

    趴在丈夫胸前,邵貞希問︰「你有沒有想過,如果當初我們耍點心機,也許會有不一樣的局面?」

    「什麼心機?」

    「嗯……這是我昨晚想到的,你听听看,不喜歡……就當作我沒說過,不可以生氣喔!」

    戴楚曄失笑,但還是點點頭,答應她。

    「比方說,那時你簽下那份同意書,我跟江慶瑞在一起,並且不再跟你見面,但最後我們合力將他害死,等他死了之後我們雙宿雙飛?這樣一來,你不但可以提早當史上最年輕的第一富豪,我們還是可以雙宿雙飛啊!」

    自以為天才的邵貞希,自得意滿的說出自己的計劃。

    最毒婦人心?

    「像不像連續劇?」她喜孜孜地說。

    「你以為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情我沒想過?」

    呃?

    「依你的個性,花二十幾年才想得出來,還一副遮遮掩掩怕我生氣的樣子,要是二十幾年前要你做這種謀財害命的事,你做得出來?面對江慶瑞那只老狐狸,你一定會在新婚之夜那晚,就因為受不了良心譴責,哭著把我們所有的計謀告訴他,然後換成我被你們倆反將一軍!」

    「天啊,」邵貞希驚嘆,「你想的比我多耶!」

    「不然我活得到現在嗎?」他哼一聲,塞一瓣哈密瓜到嘴里。

    「啊,對了,我幾乎快忘了一件事!」她暗自罵自己的記性。「我居然過了三十年才想起來,真是老糊涂了。」

    三十年前的事還記得起來,這根本就是記憶力驚人好不好。

    「還記得焦爾萱嗎?我最後一次見到她時,她要我轉達你一句話……」

    「什麼話?」

    「她說,她很愛你,如果不是你太窮的話。」

    夫妻倆面對面,大眼瞪小眼,放大的觸控式螢幕里,新聞報導還在幫戴楚曄計算他有多少總資產額,照這樣算來,躋身世界五十大富豪排名,似乎是沒問題……

    「璽霜說她寄了新研發的口味給我們嘗一嘗,去廚房熱一熱來吃吧!好久沒吃了。」

    他關掉螢幕,起身扶起妻子,兩人牽著手一同走進屋內。

    「听璽霜說,是榴蓮口味耶!」

    「榴蓮?」戴楚曄呆愣了半天,不敢相信女兒的腦筋。「她在想什麼?榴蓮口味的鹵味?」

    「很特別吧!」拉著丈夫的手,邵貞希繼續說︰「尤其是米血,哇!那口感搭上榴蓮真是天衣無縫,我特別要璽霜空運滿滿一盒鹵米血給我們耶……咦?等等,你要上哪去啊?」

    他忙找借口,「呃,我剛剛想起,得去接璽哲過來,他說他今年想跟我一起去湖邊釣魚的……」

    她想到說︰「璽哲也不喜歡米血,他甚至看到米血就……咦?等等,你別愈走愈快啊!」

    不喜歡吃米血的豈只他的兒子,剛開始做生意的時候不得已,他再怎麼忍也會把米血吞進去,但是現在……榴蓮加米血?光用想的,他就覺得可怕。

    他下次要警告愛錢如命的女兒,不準再突發奇想的發明怪食物,尤其得把米血隔得遠遠的!不然……

    不然,就威脅她不把阿桑鹵味留給她吧。

    相信愛錢如命的女兒一定會乖乖听話的。

    因為她像以前的他啊!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永遠女友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罌粟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