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不安于室 第九章
作者︰夏衣
    婉約听到姑母離開時的輕聲咒罵,預料到春風樓可能有不小的麻煩……

    餅了許久,室外的喧鬧聲只增不減,爭吵不休,偶爾還有摔東西的聲響,令人驚慌不安。

    婉約煩亂的想著,自己是不是又來錯了地方?

    冷不防的,門被打開。

    「誰?」婉約嚇了一跳。

    一位美貌少年闖進房里,見到她也吃了一驚。

    「別、別聲張。」對方示意婉約安靜。

    緊接著,只見美貌少年飛快的躲到床底下,藏起身。

    婉約怔了怔,不久一陣陣倉促的腳步聲從屋外傳來──

    「公子,紫紗不在這,你們不要到處搜索,影響別人休息,請回吧!」姑母的聲音飽含焦慮。

    婉約听了,有所警覺的走到房門口,腳步聲離她的房間越來越近了。

    這時,有人應道︰「也許我們會找到他!」

    「拜托各位公子了,再鬧下去我們還怎麼做生意?」

    「既然想做生意,我們身為客人來光顧,妳應該感激歡迎才對!話說回來,妳也真有本事,原本紫紗要在牢里關半年的,妳居然不到半個月就把他弄出來了,怎麼,在官府有人脈嗎?」

    「各位公子,你們對紫紗的懲治也足夠了,他本就是賣藝不賣身的,他會動手傷你們也是不得已……」

    「那就讓他再動手和我們打一場干!」

    隨著一聲傲慢的叫囂,婉約的寢室房門被人野蠻的踢開了!

    「出去!」婉約冷靜的站在房中央,不悅的看著幾位人模人樣的年輕公子。

    首當其沖的人見到婉約,面露驚訝,回頭問道︰「你們這里也有女人陪客嗎?」

    婉約的姑母趕緊從後面沖出來,擋在婉約身前,怒視那群不速之客,「少胡說八道!請你們離開這間房!春風樓今夜不開張!」

    那幾人交換目光,放聲嘲笑。

    「事情可不是妳這個老鴇決定得了的,快將紫紗交出來,好好向我們賠罪,要不然春風樓不只今夜,以後的每一夜都別想做生意了!」

    ***bbs.***bbs.***bbs.***

    華燈初上。

    唐謹思帶著一隊人馬再次來到青樓林立的花街。他溫和的容顏平靜無波,讓人分辨不出他是否恢復了理智?

    當大隊人馬在春風樓大門前停下,唐謹思命令僕人們抬上裝滿黃金的箱子,隨他一起進入青磚黃瓦築成的男娼館。

    他不會再做出任何傷害到婉約重視之人的事,唐謹思目色深沉,泄漏出他尚未恢復理性的事實。雖已決定不拆春風樓,但他腦中充斥著更加狂亂的念頭。

    他將與婉約糾纏到底,把她的每一個落腳處都買下來,收入囊中,讓她無法脫離他的掌控!

    盡管他清楚不該如此沖動,不該陪她一起任性,但他滿腦子都是她的怒容,焚燒了他的理智,在見到她的笑容之前,他無法平靜!

    「你們不要踫她!」

    一道驚呼聲從二樓角落傳了出來,是婉約的姑母。

    唐謹思聞聲,抬頭一看,竟見婉約被人推到二樓的圍欄。

    一群年輕男子正包圍著她,像在逼迫她做什麼,而她的姑母想幫她卻始終接近不了她。

    唐謹思驚愕的仰望上方,那群陌生男子不懷好意的靠近婉約,對她動手動腳的,令唐謹思萬分不快。

    「住手,你們別踫她!」他急忙踏著階梯上樓。

    在他到達二樓的瞬間,一道熟悉的身影倏地從他視線里閃過。

    唐謹思震愕,轉眼看去──

    只見婉約嬌弱的身軀從二樓的圍欄處掉下,摔落到一樓鋪滿石磚的地上。

    霎時,骨頭與磚頭的踫撞聲使人毛骨悚然。

    「婉約?」唐謹思愣在原地,無法相信他看到的事。

    耳邊響起了姑母的尖叫,和那群年輕男子的嬉笑。他握了握僵硬的拳,躍下樓,走到婉約身邊。

    她雙眼緊閉著,無論他怎麼呼喚都沒睜開。

    他想抱起她離開,但目光在瞥見她額頭不斷流出的鮮血時,他的身體像凍結了一般,難以動彈。

    「婉約……」一股尖銳的劇痛在他體內滋生。唐謹思呆住了,這種痛楚太陌生,卻強烈得讓他無法承受。

    無由的,他回想起婉約曾責備過他的話語。如果他在乎她,怎麼會舍得讓她目睹他受傷?

    忽然間,他能夠明白她的感受了。

    「快去找人來醫治這個女人吧!」

    那群年輕男子邁步而來,走到婉約和唐謹思附近,漠不關心的丟下幾張銀票,毫無悔意的撂了句話。

    「如果摔死就可惜了,我們還沒玩過脾氣這麼硬的女人。」

    唐謹思霍然抬頭,巡視面前的每一個人,柔聲問︰「為什麼推她下樓?」

    「無意的啊!誰教她出手打人,我們當然得反擊,總不能讓我們白白挨她打吧?」

    唐謹思微微一笑,慢慢起身。「她是我妻子。」

    下一瞬,他袖中寒光閃現,尖利的匕首呈現在他掌心。

    ***獨家制作***bbs.***

    在無盡的痛楚中,婉約逐漸清醒,手掌泛著熱汗,不知被什麼東西包裹著。

    她順勢一看,意外的發現,自己的手正被人握住。

    「……謹思?」婉約定楮端詳。唐謹思坐在床邊握著她的手,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樣。

    「妳醒了?」听到她的呼喚,他驚醒般張開眸子,盯著她認真審視一番才起身,「我去叫大夫。」

    「慢著!」婉約的視線仍停留在他的臉上,她忍住傷痛,詫異的問︰「你的臉怎麼了?」

    唐謹思不自在的撫了撫臉上明顯的傷口,敷衍道︰「踫到幾個麻煩。」說著,他走出門去喚人來照顧婉約。

    婉約困惑的蹙眉。她記得……她被幾個年輕男子輕薄,她出手反抗,而後被推下樓。

    婉約調勻氣息,那些人走了嗎?

    她想檢查自己的身體,卻感覺有一只手動不了,不曉得自己受了什麼傷,婉約有些沮喪……心里又偷偷的慶幸著唐謹思在身旁。

    他幾時趕來的?她望著門口,好想再多看他幾眼。如今才知道這世上有更多比他還可惡的男人,而她除了唐謹思,沒辦法忍受別的男子!

    那些人的觸踫、接近,都令她厭惡……婉約挫敗的皺緊眉,很確定自己不可能再去喜歡唐謹思以外的男人。

    「婉約,妳醒了!真是太好了。」姑母急急忙忙跑進房,站到她身旁,小心翼翼的觀察她。

    「我還在這?我相公怎麼也在呢?」婉約迷迷糊糊的問,想起身又被姑母緊張的按回床上。

    「妳別起來,妳肩膀落地,脫臼了,不要亂動。」

    「難怪我覺得手臂疼。」

    「先等大夫來為妳檢查。妳已經昏睡兩天了。」

    「那些人離開了嗎?」婉約心有余悸的問。

    「那些該死的家伙統統被抓進牢里了,別怕,妳安心的在這待著,所有的事,妳丈夫都處理好了!」

    「謹思?他怎麼了?他似乎受了傷?」這次應該不是假的吧?

    「妳相公把那些欺負妳的人打傷了,他們都是京城里的世家子弟,一向囂張跋扈,不過遇到妳相公就沒轍了。」

    婉約驚疑不定。「是我相公救了我?」

    「他也幫了我。」姑母將她昏迷後的事情告訴她。「他擺平那群人以後,叫官府來把他們抓進牢里去,讓他們的家族也保不了他們。」

    「那些人不會再來找妳的麻煩了?」

    「是的,婉約,這真得感謝妳家相公。」

    「他之前不是威脅妳要來拆了春風樓?」婉約搖頭苦笑。

    「說說氣話吧?妳不知道他有多麼擔心妳,見妳受傷,我看他整個人都快瘋了,那些家伙也被他傷得很淒慘呢!」

    婉約垂頭,咬著嘴巴,不知該說什麼,目光一轉,又看向門口,唐謹思的身影不在附近。

    他還關心著她?還對她放不下嗎?就算她當著他的面走進青樓,與他斷絕,他也不計較?婉約十分迷惘,唐謹思真有那麼在乎她?

    她可以再給唐謹思一次機會嗎?

    「唐夫人……」一道畏怯的聲音從門口傳來。

    婉約望去,一位美貌少年慢慢走來,她認出對方,「你是那個……躲在床底下的孩子。」

    少年點頭,正是因為他到處躲避,最後跑到婉約的房里藏身,拖累婉約代替他面對那群蓄意鬧事的年輕男子。

    「對不起,都是因為我,連累了妳。」少年愧疚的道歉。

    「……算了,那些人實在惡劣至極,如果你被他們找到,恐怕會讓他們折磨的。」婉約面向少年,微微一笑。

    這時,大夫在唐謹思的帶領下走進門,唐謹思視線一掃,便見到她寧靜而寬容的笑靨。

    他身軀輕震,這樣的笑容,他有多久沒見到了?

    他盯著她許久才回過神,眼底浮現出深刻的覺悟。也許他還對娉婷感到心動,也許婉約的脾氣還會引發新的爭執,但這些他都不在乎了。

    這一生,他從沒像此刻這樣在乎過一個人。婉約的笑容把他的魂魄都奪走了,他只知道,他會用將來的所有時間去守護她的笑臉。

    她,是他願意傾盡一切去珍惜的人。

    「謹思,你的傷不要緊嗎?」婉約發問。

    「我沒事。」唐謹思搖頭,輕撫她的眉頭。「倒是妳,傷得很重。」

    婉約用心留意他的神色,清楚的發現他對她的牽掛與在意。

    當大夫檢查過後,確認婉約暫時無恙,唐謹思終于露出安心的表情。

    他真的在乎她,這種神態做不了假。

    婉約不由得再次幻想著,她是否能繼續期待……期待他終有一天會全心全意的愛她。

    她可以嗎?

    ***bbs.***bbs.***bbs.***

    婉約清醒的當天中午,唐謹思便帶她回到唐家大宅。

    這次的離家出走又宣告失敗,婉約被唐謹思抱進家門時,無奈的苦笑,看來她並不擅長離家出走。

    「笑什麼?」一直抱著婉約的唐謹思發覺她的神色有點古怪。

    「上一次回家是你受傷,這次換成我,娘不知道會怎麼想?」一路回到寢室都沒見到婆婆,她心里有點忐忑。

    「上次是假的……我多希望這次也是假的。」走到房里,唐謹思遣開下人,將婉約放到床上。

    她有點不適應他的關愛與重視,被他當成珍寶似的呵護著,她有些難為情。

    唐謹思沒注意到她蒼白的臉頰染上淡淡的紅暈,兀自為她脫去鞋子。

    「你又請假了,不忙公務?」承受著他灼熱的視線,婉約不自在的問。

    「直到妳康復之前,我都休假。」唐謹思抬起手,溫柔的拭去她額角的汗滴,指尖戀戀不舍的來到她額頭貼著紗布的傷口邊,「妳額角摔破了一道口子,痛嗎?」

    婉約搖搖頭,「手……更疼。」

    「因為妳的手不僅摔脫臼,還割傷了,流了許多血。」

    她听到他低沉的語調隱含深厚的恨意,不由得心慌,「謹思?」

    他忽然抱住她,雙手輕輕環繞住她的腰,頭倚著她沒受傷的肩膀,氣息不穩的說︰「婉約,我真的很抱歉,如果我知道看見心愛的人受傷會那麼痛苦,當初我一定不會欺騙妳。」

    她啞然,一陣鼻酸,想回抱他,然而手卻不能動。她費了好大的力氣找回聲音,開口問︰「你明白了?」

    「我明白,都明白了。」他垂頭凝視她。「對不起,能不能原諒我那一次?我保證今後不會再對妳做那種事。」

    婉約迷茫的別開目光。

    「我不知道。」她已經不太敢相信他了。

    「婉約……」唐謹思幽幽的嘆,因她坦露出的脆弱茫然而心酸。

    假如有機會重來,他希望從成親那一天起,重新開始;專心一致的愛護她,讓彼此毫無芥蒂,想起對方就覺得快樂。而不是像現在這樣,不知如何繼續,想到對方只覺得心酸。

    他真的後悔當初沒對她真誠一些。

    「我真的可以再待在你身邊?」

    耳邊柔軟迷惑的詢問震驚了唐謹思,他盯著發問的婉約,不假思索的點頭。

    她似有負擔,眼神飄忽,沉寂中,他听見她的心跳聲逐漸加速。

    「你……」婉約欲言又止,勇氣不足。

    「說出來,婉約。」

    四目相對的兩人,看著彼此眼中的自己,彷佛也看到對方的真心。

    婉約抑制著羞恥的感覺,鼓起勇氣問︰「你能夠……只喜歡我一個嗎?」

    「當然。」

    「真的?」她的眼眶慢慢濕潤,充滿水氣。

    「當然,當然!」

    她分不出他的話可不可信,但她被打動了,想為他冒險。

    「我曾經好想……變成娉婷。」婉約忍不住哭了,以往不敢說的話,不由自己的都向他吐露。

    她曾經害怕示弱,然而現在,她想讓他知道她有多麼喜愛他,喜愛到寧可變得像妹妹一樣。

    「如果我變成娉婷那樣,你是否會更喜歡我?」

    「不,妳不用像她。」他溫柔的吻掉她的眼淚,不停的道歉,焦急的神態失去以往的穩重冷靜。「對不起,婉約。」

    手忙腳亂的安撫妻子,唐謹思前所未有的慌亂,心疼的感覺直到她不再哭泣才一點點的消減。

    「為什麼道歉?」婉約抽抽噎噎。

    「因為我是妳的丈夫……」

    「為什麼道歉?」她重復的問。

    「我應該讓妳笑的,卻……總是讓妳哭。」他自責的輕吻她的眼角,嘗到咸澀的味道。

    婉約抬起下巴,望著他的臉,不是溫文儒雅,也不是陰險狡詐,此時的他像沐浴在陽光下,整個人散發著柔暖人心的光芒,那是以往她不曾見過的神采……

    「我保證不會再讓妳哭泣了。」他輕聲承諾,柔情似水。

    四周圍都熾熱了起來,兩人的理智昏茫了。

    「你好像變得……更好看了?」婉約受到迷惑一般,閉上眼。

    唐謹思受到邀請一樣,吻上她的唇。「我臉上有挨過打的傷痕。」

    「可是……你整個人……看起來……和以前不太一樣。」婉約的嘴被他堵住,出口的話凌亂破碎。

    「希望妳不討厭。」

    婉約沉醉的迎合他,怎麼會討厭?她想告訴他,她喜歡他現在的樣子,柔情滿溢,每一個表情都帶著誘人的暖意,彷佛……他正深愛著她。

    「你們總算回來了!」突如其來的喊聲從門口傳入。

    唐謹思被迫放婉約自由。

    婉約隨他望向門口,見唐老夫人立在門邊,婉約難為情的出聲,「娘,我……回家了。」

    「今天不離家了吧?」唐老夫人審視他們手指交纏,相互依偎的姿態。

    婉約臉紅的低下頭。

    唐謹思正經道︰「婉約受傷了,哪也不去。」

    「什麼?」唐老夫人驚慌的上前,打量婉約的情況,接著瞪向兒子,「謹思,是不是你下的毒手?」

    「娘,妳當我是什麼人!」唐謹思大叫。

    婉約忍住笑意,臉貼著丈夫的胸口,在他前襟摩挲擦去未干的淚水,故意不為丈夫澄清。

    「婉約,妳也說說話。」唐謹思輕拍她。

    婉約打了個呵欠,「嗯,睡覺。」

    「婉約!」

    她賴在他懷里不動。他的懷抱還是那麼溫暖,她不想離開。

    或許她可以再相信他一次。破碎了的心,似乎正一點一滴的重新拼湊起來。

    「相公。」她突然出聲。

    「怎麼了?」唐謹思和母親都安靜下來。

    「我決定……暫時不休掉你了。」

    唐謹思與母親面面相覷,半晌,無聲一笑。

    ***獨家制作***bbs.***

    冬風吹過,落葉無數。

    娉婷帶著禮品前往唐家,進門後,與正要出門的唐謹思相遇,匆匆交談了幾句,娉婷就發現姊夫變了。看她的眼神變得平淡,對她的態度像個長輩,然而,他的神采比以前更加柔暖。

    娉婷不由得猜想,是不是姊姊做了什麼事改變了姊夫?

    「娉婷,妳一個人嗎?」坐在軟榻上看書的婉約見妹妹來訪,不安的望著門口。

    娉婷會意,笑道︰「爹娘沒來,還在生妳的氣,听說妳去找姑母,他們差點跑去姑母的酒樓大鬧。」

    「過幾天我再回娘家向爹娘賠禮吧!」婉約苦嘆。「和姑母無關的,妳若回去,千萬勸著他們別找姑母的麻煩。」

    「他們知道妳受傷了,也很擔心,不過,就怕一見面忍不住責罵妳,所以才沒來探望妳。姊姊,姊夫會安撫好爹娘的,妳就安心養傷吧!」

    「謹思……」與妹妹說起丈夫,婉約仍有些別扭。

    娉婷明白她的感受,開朗道︰「姊,有人家向我提親了,雖然家世不算太好,可是……據說人品不錯,模樣也漂亮,我打算讓爹娘安排我和對方見上一面。」

    婉約有些猶疑,娉婷準備出嫁了,放棄她的丈夫了?

    「姊夫早就和我商量過了,我與他……當初的婚事不算數了。他告訴妳了嗎?」

    婉約搖頭。「你們……幾時商量的?」

    娉婷說了一個日子,婉約迷惑的臉色忽然變得深沉。

    「那時候他就決定取消婚事了?」

    「對。」娉婷想了想,禁不住出賣唐謹思,告訴婉約,「姊夫有特別叮嚀我,別太早把消息說給妳知道。」

    「……」婉約皮笑肉不笑。

    娉婷心里發毛,思慮片刻說︰「姊,我看姊夫似乎不像表面上那樣溫文儒雅,完美無缺。」

    婉約無聲贊同。唐謹思其實是個口蜜腹劍、陰險狡詐的小人。

    可是,這個不溫文不完美的丈夫,對她的關愛與珍視日益加深。婉約抗拒不了為他沉淪的心。

    「只能認命了,誰教當初嫁的人是我呢!」婉約笑著回答妹妹,目光越過身邊的窗口,落到院子里一口結冰的小池塘上。「娉婷,妳看那池水,夏天熱如溫泉,冬天就結冰不動了,但是,終究是水。」

    娉婷困惑的眨眨眼。

    婉約把手上的書闔起來,「不管妳姊夫如何變化,都是我的丈夫,我會適應的,也不會把他讓給任何人。」

    因為她能確定,她的丈夫心里,有她。這份認知給予她力量。

    婉約微微一笑,像是在贊許娉婷退出得早。

    「姊,妳也變了。」變得比以前堅強,娉婷有些羨慕又有些感慨。

    「將來我們還會改變,為了自己重視的人,有些以前不容更改的念頭也可以輕易放棄。妹妹,我真希望妳也遇到一個能為了妳而改變的人。」

    娉婷張開雙手,撒嬌似的抱住婉約,感受到姊姊的關懷之情。

    姊妹二人的心結終于解開了。

    「姊姊,我也希望妳和姊夫能心心相印,終生相守。」

    「會的……我不會讓他去害其他良家婦女的。」

    「啊?」什麼呀?

    「呵呵!沒什麼,我知道就好。」那個男人的好、那個男人的壞,她一個人知道就夠了,死也不和別的女人分享。

    「小姐,小姐!」此時,寶兒大為驚奇的跑了進來。

    「怎麼慌慌張張的?」婉約柔聲問。

    「姑爺向我道歉了!」寶兒一口氣說完才發覺房里有人,不由得端正言行,規規矩矩的向娉婷行禮,「二小姐,您來了。」

    「道什麼歉啊?」娉婷好奇的問寶兒。

    寶兒靦的看著婉約。

    婉約挑了挑眉,眼中閃過一絲詫異,隨即笑出聲,好像得到什麼寶貝一樣開心。

    「究竟是怎麼回事?姊夫為什麼要向寶兒道歉?」娉婷不甘受冷落,揪著婉約的衣袖追問。

    婉約與寶兒相視一笑,道︰「讓寶兒告訴妳吧!」

    語畢,她閉上水盈盈的雙眼,腦中浮現唐謹思的容顏,霎時,她的身子像是融化了一般,軟綿綿。

    她的丈夫學會了重視她所重視的人,替她著想,為她妥協……她高興得有些鼻酸,又想哭了,然而這次不是傷心,而是歡喜。

    她的心已不再荒蕪,感受到從未有過的滿足。

    這一刻,婉約終于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麼,她想要的只是一個把她放在心上的伴,然後,攜手一生,不離不棄。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丈夫不安于室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夏衣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