爺的二手王妃 第10章(2)
作者︰夏衣
    秋天過去,冬天悄悄的來臨。

    誠王府的繼承人,在秋季最後一天出世,如應治所願,是個精神奕奕的男孩。

    他高興得整天有事沒事就逗著無知的嬰兒戲弄、玩耍,樂此不疲,總是惹得董飛霞出手制止才干休。

    孩子取名弘景,消息報上京城後,收到了不少娘家的禮品與宮里的賞賜。

    從來不曾下雪的南方,即使在最冷的季節里,也不會讓北方來的應治與董飛霞覺得冰凍。

    夫妻倆在照顧孩子的日子里,慢慢適應了領土上的生活。

    應治一邊管理封地,一邊與妻兒共享生活樂趣,整天忙得不亦樂乎,沒時間去惹是生非。

    冬去春來,在應治的整頓之下,他的封地充滿生機,欣欣向榮。

    于是領土上的人都覺得,這個王爺並不像傳說中的那麼可怕,看來傳說像謠言一樣,不可信任。

    轉眼間,小世子滿一歲了,應治為他舉辦抓周儀式。

    夫妻倆將各自喜歡的東西放在地毯上,等著小弘景去尋寶。

    「你放那麼大張琴他拿得動嗎?」應治不滿董飛霞的物品佔據了太多的位置。

    「你不也放了許多莫名其妙的東西?」董飛霞檢查應治的物品,結果不看還好,一看氣得她火冒三丈。「怎會有那本書?!」

    「什麼書?」應治順著她的視線一看,居然是「春夜夢中人」的作品。「糟!我拿錯了;兒子,不要動啊!」

    應治剛要搶回來,就見小弘景抓著書本不放,一張小臉蛋上盈滿了歡喜笑,口水滴滴掉落在書皮上。

    「我暈了!」董飛霞大感頭疼,頓覺暗無天日。

    「這沒什麼,我們看就好,自己寫就不必了。」應治抱起小弘景,認真勸說,「來,再去拿別的東西,听話,交給父王喔!」

    小弘景把書抱得緊緊的,用噴出口水作為對父親的回答。

    應治老羞成怒,「叫你交給我怎麼不听話,不要學你娘!」

    「耶?」董飛霞氣得直瞪眼。

    「哇啊──嗚嗚嗚!」書被搶走了的小弘景不爽了,嘴巴大張,嚎啕大哭。

    「你跟孩子計較什麼啊!」董飛霞上前狠狠揪住應治的耳朵,把書搶到手,塞到小弘景懷里哄道︰「不哭了、不哭了,拿去擦眼淚,不然擦**也行,反正那不是什麼好東西。」

    「不行啊!那是絕版珍藏呢!」應治哀號,可惜敵不過母子連手,眼看珍藏品落入兒子的魔掌,慘遭蹂躪,他心痛卻無法挽救。

    「少唆,那種東西以後都不許看!」

    「你知道是什麼東西?」應治觀察著的反應︰「每次讓你看,你不是都不看嗎?」

    董飛霞抱走孩子,轉頭不看他。

    「你還是看了嗎?」應治緊跟上她的腳步。「一個人偷偷看的嗎?覺得怎麼樣?我認為書中描寫的一些動作值得嘗試,我們要不要研究研究?」

    「閉嘴!」董飛霞滿臉通紅,發覺小弘景逋安分的在她的懷里扭動,立即將兒子交還應治。「抱好!」

    應治照做,正要再糾纏妻子恩愛,不意見她露出壞壞的笑,他愣了一下,忽然感覺身子一熱,低下頭──

    只見小弘景一邊撕他珍藏的書,一邊格格笑,一邊在他身上,尿尿!

    應治的臉,當下綠了;而董飛霞則是笑不可遏。

    「你是故意的……來人啊!」應治將不听話的兒子塞給奴婢處置,然後衣裳也不急著換,氣勢洶洶的持朝董飛霞逼近。

    董飛霞驚覺情勢危險,腳步一邁,快速跑開;應治追了上去,如同捕獵似的,動作迅猛。

    兩人在王府內追趕的身影,吸引了下人們一陣觀望,年紀小的少年、少女們不由得都羨慕起來──

    「王爺和王妃真是恩愛呀!」

    「有時候也會爭吵呢!不過愈吵,他們似乎愈好,真奇怪!」

    「做事、做事,什麼奇怪!」喜貴作為王府的總管,現身管教圍觀的下人,驅散人群後,他自己倒是觀賞著前方夫妻兩人打情罵俏的樣子,看得津津有味。

    應治抓到董飛霞,把掙扎不已的妻子抱得緊緊的,毫不在意有多少人瞧見他露骨的行為。

    「爺,別貼上來,你的衣裳不干淨!」董飛霞一邊抗拒,一邊要求他回房再繼續。

    他抱起她,漫步走向寢室,不忘聲討,「還不是你害的,知道弘景要尿也不說一聲,故意叫我抱……」

    進了寢室後,將人放到床上,二話不說壓倒,把一身童子尿全都傳染給罪魁禍首。

    「我為你清洗身子當作賠禮,可以嗎?」董飛霞一臉純潔的問。

    應治則不能純潔了。「既然髒了,就弄得更髒一些!」他快手快腳脫去自己的衣裳,強健的體格顯得肌理分明。

    董飛霞仰望著他的肌膚,眼神漸漸迷亂,任他剝光了自己,凝視他的容顏一瞬也不瞬,把他的每一個表情都收藏到腦海深處。

    成親兩年了,他們的感情日益加深,連他們自己都不能理解為什麼會如此沉迷于對方?

    董飛霞在母親的來信中听說劉順堯又納了妾,和蒙古公主有了爭吵,事情鬧得全京城都知曉。

    而她與應治就算天天爭吵,兩顆心卻是緊密相依。

    他沒想過要替王府再多添加一個女主人,她也盡力對他好,試著蠶食鯨吞他的整顆心。

    「你笑什麼這麼開心?」應治輕撫著董飛霞的光潔肌膚,目光駐留在她迷人的笑靨,心神為此恍惚。

    以前總是嫌她的相貌不夠傾國傾城,如今卻覺得她一天比一天更漂亮了。

    「有時候看著你,我就覺得很開心。」董飛霞伸手環抱住應治的肩頸。

    「爺的功效還真多。」應治也笑了。

    兩人柔軟的唇舌親昵纏繞,她粉嫩的肌膚染上香艷的紅暈,讓他的視線所及,淨是驚心動魄的美。

    應治發出滿足的嘆息,使出渾身力氣掀起激烈情潮,吞沒身下的人兒與他一起沉浸在愛河中,載浮載沉、不得掙脫。

    激情過後,兩人清洗了身子,和事先董飛霞承諾過的剛好相反,她閉著眼享受,動手的事都是應治在做。

    丫鬟為他們整理好床鋪後,把哭鬧不休的小弘景抱了進來。

    「交給奶娘照顧就是了,抱來做什麼?」沐浴過後,應治看見兒子倘在床上翻滾,不禁有點意見。

    雖然疼愛兒子,但夜晚是夫妻倆的私密時刻,兒子在,礙手礙腳的不方便;應治為他已經不方便了好幾個月,好不容易等到小弘景出了娘胎,他可不想再不方便了。

    再說他雖改掉了霸佔床鋪、踢人下床的毛病,但多一個孩子就可能多一分風險,應治可不敢冒險。

    「小世子哭著要王妃……」丫鬟無奈稟告,並非她自作主張,實在是抵抗不住小弘景。

    「怎麼會?這個笨孩子還不會說話,像他娘啊!」應治質問。

    他的話音一落,正在翻滾的小弘景居然停住不動,張大眼楮看向他們,嘴巴抖了抖,發出叫喊,「娘……娘……」

    「你才笨,他說話了!」董飛霞欣喜若狂,遣退丫鬟,跑上床抱起兒子又親又贊,「弘景好乖,多叫幾聲。」

    應治不甘寂寞湊了過去,「也叫叫父王。」

    小弘景瞥他一眼,隨即又看向董飛霞,不給應治面子,笑嘻嘻的只喊,「娘……娘……」

    應治受到打擊了。

    董飛霞同情的對他說︰「兩個字可能有點難。」

    「那叫爹,爹也好!」應治恢復了精神,抱過小弘景施加逼迫。

    小弘景不耐煩的張牙舞爪,用短腿攻擊煩人的父親。

    董飛霞在一旁靜靜的看著父子倆的互動,不自覺的露出甜美笑容,這世上再沒什麼比此時此刻更令她快樂。

    最初,以為嫁給應治將是一場不幸的開端,然而他帶給她的卻是無與倫比的快樂。

    董飛霞沉醉的閉上眼,和孩子、丈夫倘在同一張床上,感受著心中滿滿的歡愉,她由衷的感激應治。

    在那一天,他讓她離開了充滿悲傷,猶如囚牢的地方,然後有一天,他娶了她,從此苦難與歡笑相伴,陪她一起成長,擺脫所有的悲傷。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爺的二手王妃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夏衣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