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正常相親 尾聲
作者︰井上青
    「……這個意大利的燜燒鍋,買到賺到,幸福也跟著到。太太小姐要煮湯,不用再像以前守在瓦斯爐邊,和鍋子大眼瞪小眼,和瓦斯爐拼火氣,管他是雞骨、鴨骨、鵝骨、排骨、豬骨、牛骨,通通只需一個動作,給它丟下去就對了;紅蘿卜、白蘿卜、山藥,你要、我不要,不管要不要,通通只需一個動作,丟丟丟……不是追追追,是丟丟丟喔,給它丟下去就對了……」

    春暉道館和隔壁的汪家,一早電視聲大響,守在自家電視機前的春李綢和汪爺爺看購物頻道看得笑哈哈,邊看還邊隔空討論--

    「小兔兒他爸來賣鍋子就對了,一天到晚和三姑六婆聊天有什麼長進?在電視機里看起來是稱頭多了。」汪爺爺在自家高聲評論道。

    「就是。不過這還真多虧了我們家的孫女婿,是他運用人脈,介紹小兔兒他爸到電視台當購物專家,現在小兔兒他爸紅得不得了,只要是他賣的商品,不到三天全都銷售一空。」春李綢頗驕傲的說,「少仁他看人的眼光真準,就是眼光好,才會挑到我們家多璦。」

    「說到你們家多璦……她嫁到溫家半年了,到底有沒有好好當人家的媳婦,一天到晚跑回娘家,都不怕人家說閑話。」

    「汪爺爺,你又在說我壞話了。」兩老隔牆交談間,春多璦的聲音突然插了進來。

    「看吧,我才說,她又回來了。」

    「汪爺爺,我是少仁,好久不見,你好嗎?」入境隨俗,溫少仁常來春家,也早習慣和神龍見首不見尾的汪爺爺隔牆問候。

    「唷,今兒個連少仁都來了,等會一定要過來陪我泡壺茶。」

    「好,汪爺爺,等一下我會過去拜訪你。」

    汪爺爺專心看著電視不再發言,春家人總算可以好好聊天。

    「奶奶,你又在看購物頻道?爸說,你這個月已經買了好多鍋子。」春多璦說著,自己也坐到電視機前。「沒想到小兔兒他爸這麼會賣東西。」

    「就是說,不過他是遇到少仁這個伯樂,才有機會發揮所長。」春李綢不忘當面夸贊孫女婿一番。「說我們家少仁是春光里之光一點都不為過,連隔壁的老汪都能被你勸去育幼院……」她壓低聲音說。

    「奶奶,你把我夸得……真貼切。」

    「那是一定要的。」她哈哈大笑。

    「奶奶,你都只夸少仁沒夸我,好像他才是你的親孫女。」春多璦噘嘴,故作吃醋狀。

    「連這種醋也吃?」春李綢笑睨她,耳邊听到電視機傳來「只有今日特價」,馬上焦急的喊,「買買買,我要買,多璦快點幫我打電話。」

    「奶奶……厚……廚房已經堆了一堆新鍋子,你還要買?」

    「這個功能不同,你剛才沒听到小兔兒他爸介紹,很好用的。」

    溫少仁微笑著說︰「奶奶,你想買就買,我來幫你打電話訂購。」

    「就說嘛,還是我們家孫女婿最好。」

    「少仁啊,順便也幫我訂一個……」隔壁的汪爺爺又出聲了。

    「老汪,你又不煮飯,買鍋子干麼?」

    「誰說我不煮?我難道不用吃飯?何況你沒听小兔兒他爸說「通通只需一個動作,丟丟丟」?這麼好用的鍋子不買,還要買什麼呢?」

    春多璦和溫少仁相視一笑。不知是小兔兒他爸說得太過天花亂墜,還是老人家太好哄,真以為東西一丟什麼都不用管了。

    「好了,少仁,我們該進廚房煮午餐嘍。」她搖頭失笑,進了廚房。

    「好。」溫少仁回頭,和依舊守在電視機前的春李綢說︰「奶奶,我和多璦去煮午餐,多璦的廚藝進步很多,今天中午會有好吃的午餐可以吃。」

    「我會很期待的。」她欣慰的笑著,「那我買的那些鍋子,應該可以派上用場干?盡管拿去用。」

    「奶奶你該不會是想讓多璦多煮些菜,才買那麼多鍋子吧?」溫少仁打趣道。

    「哈,被你發現了。」春李綢樂呵呵的笑著。

    「天啊!就算奶奶成了小兔兒他爸的忠實粉絲,也用不著每個他介紹的鍋子都買呀。」一進廚房,差點被堆高的鍋子砸到的春多璦,扶著大小不一、堆棧得不穩的紙箱驚呼著。

    尾隨進來的溫少仁見狀,忙不迭上前推整紙箱,幫愛妻脫困。

    「太夸張了!」她受不了的搖頭。

    「這代表小兔兒他爸的專長,選對地方發揮了。」溫少仁爽朗一笑。

    「不只發揮,還發揚光大咧。」春多璦啼笑皆非,眼一抬,指著最高的那個紙箱道︰「少仁,幫我拿最上面那個炒菜鍋下來,我看過他介紹,說什麼綠色青菜一丟、蓋子一蓋,連炒都不用炒它就會自己熟,不會焦也不會黃,我才不信。」

    「既然不信,為什麼要用?」黑眸帶笑,看來他的愛妻也中毒了。

    「就是不信才要拿來試驗一下。」她眨眨眼,「今天中午來炒菠菜。」

    他笑,依她的指令將炒菜鍋拿下。

    「小兔兒他爸這半年來很努力工作,不知道柯秘書是否願意再度接納他?」春多璦打開鍋蓋看鍋里的模樣時,有感而發。

    在求婚當天被熱吻一百下後,少仁才將所有事情告訴她。

    原來當初小兔兒的媽,也就是柯秘書,被小兔兒他爸天天嫌棄,要工作養家又得受無能丈夫的氣,忍了好幾年終于受不了離家出走。

    當初她其實想帶走孩子,可小兔兒他爸和奶奶都不肯,她只能作罷。但離家獨自在外工作的她,仍放不下心將自己每個月的一半薪水全寄給小兔兒他爸,後來得知他依舊沒振作去找工作,為了逼他振作才不再寄錢給他。

    沒想到一沒錢,小兔兒他爸就跑到她租屋處和她要錢,不堪其擾的柯秘書便搬離租屋處,還換了工作,直到去整形診所上班後,想到以前小兔兒他爸總嫌她丑,加上想徹底斷絕和前夫的關系,她于是決定改名和整形。

    可即使不想和前夫有來往,但和孩子間的親情斷也斷不了,知道小兔兒交了損友差點誤入歧途,她更是自責,親情的呼喚因此讓她忍不住一而再、再而三的去學校,和跑來道館偷看兒子、偷拍兒子照片。

    後來是因為少仁察覺她常不見人影,問了她好幾次,她才托出實情,並央求他暫時別說出真相,她害怕小兔兒知情後會不諒解她。

    那天,自己在辦公室看到的那則「我去看兒子,很快回」的簡訊,就是柯秘書趁午休時間去學校看小兔兒時傳的,因為太簡短,才讓人一時誤會。

    而她來學空手道、帶餐點也都是為了陪伴關心小兔兒。說要送禮給她,則是要謝謝幫忙小兔兒返校念書的那件事。

    「努力工作的可不只小兔兒他爸,劉叔也很努力。」溫少仁幫忙將新鍋子拿到水龍頭下清洗,「當初我還真以為劉叔是看中柯秘書的工作能力想高薪挖角,要挖她到美國公司當特助,後來才知道,原來早在柯秘書還未整形前,他就已追求過柯秘書,只是那時她剛離婚不久,一時也不想再步入婚姻才未答應。」

    「劉叔真的是好人。」春多璦苦悶一笑。

    半年前,況妙華女士大概也知道劉叔和她分手想二度追求柯秘書,因此才會沖到診所打人。但劉叔念舊情,不但幫她擺平所有事,也不追究她偷劉家值錢珠寶變賣,甚至還給她一筆錢。

    有了錢,不意外地,她又消失不見了。

    但況女士的短暫出現,仍讓春家起了不小騷動,奶奶得知這女人又回來還鬧出這麼大的丑事,氣得差點住院,更擔心她知道生母是什麼樣的人後,心情會不好。

    不過,最後反而是她開導奶奶,說自己已把她當陌生人,不認、不理、不怪,心情很輕松。

    至于她爸,那就更絕了,不知什麼時候偷交了女朋友,所以況女士的出現沒在他心上掀起一點波瀾。

    她唯一感慨的是,同樣都是離家的媽媽,柯秘書一直想辦法在彌補小兔兒,而況女士……唉,不提也罷。

    「而且沒想到,劉叔竟會為了愛情放棄江山,為追求柯秘書不惜將事業重心移回台灣……」劉叔付出很多,看來小兔兒他爸要更努力了,她想。

    「這可能是部分原因,一部分可能也是因為心妮。志強堅持留在台灣,心妮也不回美國,劉叔一個人在美國生活挺孤單的。」

    他從方才拎來的袋子中拿出一條紅蘿卜,「多璦,你挑的紅蘿卜真漂亮。」

    「那當然。」她拿過紅蘿卜,放上流理台。

    說到這個劉心妮,還真是過分,原來當初就是她打電話給雜志社記者,要他們做個「阻疤過程」的專題,還叫他們來偷拍她春多璦,也剛好那段時間柯秘書正值思兒期,常來偷拍小兔兒,才會被她誤以為是在偷拍她,誤會自己被少仁和柯秘書一同利用。

    想想劉心妮這個女人還真壞心,不過看在大師兄和少仁還有劉叔的份上,她春光里第一女英雄大人有大量,就原諒她嘍。

    「何志強,你看啦,黑毛又把我的名牌高跟鞋給咬爛了,你到底有沒有好好教它?」道館那頭又傳來劉心妮拔尖的咆哮。

    春多璦暗自竊笑。沒人治得了劉心妮,但她的愛犬黑毛可以。

    見她偷笑,溫少仁拿起一小段迷迭香輕敲一下她的頭,瞥一眼他就知道她在想些什麼。

    她朝他皺了一下鼻子抗議,冷不防受一記親吻回擊,摸著被他吻的鼻頭,她羞笑嗔道︰「討厭。」

    「真的很討厭?可是你笑了?」

    她羞窘的捂臉槌他。

    「好了,辦正事嘍,你可別忘了今天是我們的娘家午餐日。」

    「我有想做,是你一直玩。」打開購物袋將其他的菜拿出來,春多璦內心充滿感謝。

    她的婆婆真好,不但允許她隨時都可以回娘家,還規定少仁每個月都要抽一天陪她回娘家煮午餐,說是要感謝奶奶和爸爸賜給溫家一個好媳婦。

    她太幸福了,不但嫁給一個好老公,還遇到一對好公婆。

    「今天中午你打算煮什麼?」他幫她一起把菜全拿出來。

    她認真的屈指數著,「昨天媽教我做迷迭香烤鱸魚,所以有一道這個,加上炒菠菜、枸杞蒸蛋、雞肉青木瓜湯,今天我就做這些。」

    「好,我這個二廚隨時待命。」他從袋子最底端拿出一包糙米,「今天要煮糙米?」

    看見他手上的那包糙米,她驚叫一聲,「啊?你怎麼還沒煮飯?」

    他無辜的道︰「因為大廚沒有下指令。」

    「糟糕!快點、快點,我原本打算煮活性糙米的……」她不知所措了。

    「那就煮吧。」他說話的同時,已經拆開糙米包裝袋。

    「可是煮活性糙米,至少要三個半鐘頭……」她還在慌。

    他瞥一下手表,「如果現在馬上煮,十二點半應該就可以煮好。」話落,量杯已在他手中,詢問她該煮幾杯米後,他不疾不徐地處理好一切。

    見他從容地洗好米,她露出崇拜目光,對照他的氣定神閑,她這只熱鍋上的螞蟻是顯得毛躁了些。

    見他按下電子鍋的「活性糙米」選擇鍵,她轉身想去處理流理台上的菜,卻被他一手勾回。

    春多璦驚呼一聲,「你干麼?不、不趕快做的話,會沒午餐吃的。」被鎖在他懷中,迎上他熱切的目光,她羞答答的低下頭。

    「方才你不是說,煮活性糙米要三個半鐘頭,距離午餐時間還很久,時間很充裕。」他深情的凝視她。

    她輕咬著唇,一臉難為情,「可是,萬一奶奶突然進來,再說大師兄和心妮也在,還有我爸,應該也快回來了……」

    「我想,他們應該不反對我們在廚房相擁共舞吧?」

    「蛤?噢,原、原來你是想要跳舞啊……」是她想偏了。

    「不然你想的是什麼?」他故意逗她。

    「沒、沒有,就、就是跳舞。」她干笑。

    溫少仁瞅著她直笑,低首在她耳畔輕語,「好吧,就如你所願,我會一邊抱著你跳舞,一邊親吻你一百下。」

    說著,他馬上緊抱她,可在熱唇吻上她之際,他又突然喊停。

    「等等,我差點忘了。」食指一伸,他輕松按下電子鍋的炊飯鍵。

    當小星星的音樂聲一響起,他的嘴已然貼上她紅唇,熱吻一百下,如火如荼進行中……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非正常相親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井上青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