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堡主 尾聲
作者︰瑪奇朵
    六個月後,火堡在半夜時分突然人聲騷動了起來,許久沒听到堡主的怒吼聲也不斷地在堡里回響,因為,堡主夫人就要生產了。

    下人快速的找來產婆,忙著燒水的燒水,另一群人則準備干淨帕子不斷送入房內。

    「生出來了沒有?」

    炎武郎每看到從房中走出來的下人就拉著對方狂吼,卻老只是換來搖頭的答案。

    「初兒疼了那麼久到底是生出來了沒有?」

    就這樣,從深夜到早上,直到日頭都逼近了正午,而房里的呼痛聲越來越虛弱,但是好消息卻遲遲沒有傳出來。

    「我忍不住啦!我要進去看看!」炎武郎捺不住心中的焦急,身形一轉就想沖進房里去。

    「堡主!工主!不行──啊──」炎總管連忙拉住他,卻被他整個人給丟了出去,全身骨頭差點散了架。

    炎武郎一臉盛怒,回頭大吼,「誰敢攔我,我讓他去池溏里當人柱!」

    說完,原本想上前拉住他的人全都僵立在原地。

    他大腳踹開門,飛快地繞過外堂走進內室,只看見產婆坐在床邊不停地替湛初白擦汗,她一臉慘白,閉著眼不停地喊疼。

    「初兒娘子,娘子,你沒事吧!」他大手一推,將產婆給擠到床尾去,抓起她異常冰涼的小手,著急地問著。

    被疼痛折騰大半天的湛初白勉強地睜開眼,看著他又慌又亂的眼神,輕蹙著眉低呼,「我好痛……」

    「我娘子她疼啊!你沒听見是不是?!」一听見心愛的妻子喊疼,炎武郎立刻轉頭對產婆大吼,「還不快點幫她止疼!」

    哪個女人生孩子不疼的!產婆被吼,心中覺得好無辜。

    「你……」斗大的冷汗不斷滑落湛初白臉頰,突然一陣劇烈疼痛讓她忍不住抓緊了他的大手,整個人幾乎弓起身來,雪白的貝齒快咬破早已沒了血色的唇。

    產婆鼓勵著,「夫人!再加把勁啊!看到孩子的頭了!」

    湛初白暈眩,產婆的聲音配合著炎武郎的大吼,讓她下意識地出著力──

    她閉上眼,卻突然被撬開了嘴,口中不知道被人放入了什麼,一陣更大的疼痛襲來,讓她連鎖反應的深咬下去,嘗到了血味。

    可是她疼到無法松口,只能緊咬著,大力地喘著氣。

    「初兒!再加把勁就好了,加把勁!」炎武郎不斷在她耳邊低哄,大手讓她貝齒都咬出血痕了,他卻絲毫感覺不到痛。

    「快啊!快!夫人就快成了!」產婆也同樣催促著。

    湛初白很努力,但她真的好痛好痛……就在她以為自己快撐不下去的時候,那股劇烈的疼痛突然消失了,她放松了身子,松開咬住他的口。

    一陣嬰兒的啼哭聲嘹亮地響起,所有的人頓時都松了口氣。

    產婆快速地將孩子用布包起來,抱給一旁的丫鬟,接著替湛初白做完後續的處理,再將清洗過的孩兒抱給炎武郎。

    「恭禧炎堡主喜獲麟兒!」

    炎武郎看著手上那個揮舞著小手的娃兒,不敢相信那是自己的親骨肉。

    這麼的小……這麼的軟……這是他的孩子……

    「武郎,把孩子抱給我看看。」躺在床上的湛初白緩緩睜開眼,虛弱地出聲。

    他愣愣地點頭,然後小心翼翼地將孩子抱到她懷中。

    「哇!真丑!」湛初白看見那臉全皺成一團的嬰兒,忍不住開口取笑,「好像個小老頭。」

    一旁的下人還有產婆听了差點全部跌倒,有人會這直接說自己的孩子丑嗎?!

    她懷中的娃兒像是听懂了母親的批評,更加用力地揮舞著小手小腳來表示接議。

    她戳了戳他的臉頰,「看起來比一般的嬰兒大那麼多,難怪讓我疼得要命,以後要是敢對我不孝,看我不打扁你才怪!」

    此話一出,又讓旁邊好不容易才站起來的一群人又再跌了一次。

    炎武郎听到也笑了,他溫柔地撫著她蒼白的臉色還有懷中的娃兒,「不會的,我敢保證他對你這個娘絕對不敢不孝,要不然我絕對會揍扁這個臭小子。」

    「這可是你說的……」她打了個呵欠,「好累……」

    「累了就先睡吧!」他輕攏著她的發,溫柔地說。

    「嗯。」閉上了眼,湛初白任由疲累將自己帶入沉沉夢鄉。

    炎郎看著她沉睡的臉龐還有身旁那個精神百倍的小娃兒,他的眼眶忍不住泛紅,在她和兒子的額頭上輕輕印下一吻。

    此刻的他心中充滿了感激,那份感動讓他幾乎哽咽。

    靶激上天將她送到他身邊,感激她能夠愛上他,感激……她將幸福帶給他。

    —全書完—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炎堡主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瑪奇朵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