馭王爺 第8章(2)
作者︰瑪奇朵
    老天,他看就看,還亂放電!她會心跳加速啦!

    自從那天听她說完自個的來歷之後,玉相儒即使得到他的保證,卻還是沒辦法心安,晚上必然會醒來幾次,看著她沉睡的容顏,踫觸她溫潤的臉頰,確定她還在,才能放下心來。

    「唉,傻瓜……」這給從都快變成他的綽號了,她滿眼的無奈,「都說了又不是演科幻片,怎麼可能人會突然消失啊!要這麼神的話,我和初白他們何必四處找高人尋求回去的方法?」

    這個傻瓜每天晚上不睡覺,老是對他又摸又摟的,又不懂得克制力氣,就算她睡的再死也都要忍不住跳腳了。

    不過雖然是這樣抱怨這,她心底還是忍不住泛起一陣甜蜜,哎呀,她還真的很愛當「s」,越看他越為自己憔悴,她越有一種幸福的感覺。

    「我知道。」玉相儒頓了頓,只是我實在控制不了自己不去看你,我想要確定你隨時就在我可以踫到的地方,所謂天妒奇才,誰知道你會不會下一刻就離開我所能及的地方。「

    好吧好吧,他愛看就看吧,她會努力當作沒有他這個背後靈的。

    突然,馬車一個急停,她因為作用力的關系,一頭撞上車廂,痛得她頭昏腦脹的。

    「平綠,還好吧,撞到哪里了?」玉相儒真氣自己手腳不夠快,沒能搶在第一時間沖上去護著她。

    他連忙上前將她摟進懷中,焦急的看著她的傷勢。

    甩了甩頭,那種仍是有點暈眩感,她安撫他道︰「我沒事,你先看看外面怎麼樣了?」反正他在旁邊吵,她的頭暈也不會變的比較好。

    她好像听到有兵器交擊聲……是她還在耳鳴嗎?

    「真的沒事?」玉相儒不放心的問,眼楮在她身上上下梭巡。

    「真的啦!你先弄清楚外面的情況再說。」她皺眉說道。

    他于是掀簾查看,發現馬車遭人攻擊,他們才剛出城不過二三十里,便有人這麼不要命的攔路刺殺,到底是誰和他有這般的深仇大恨?

    「我下去看看,你待在馬車里不要出來。」他囑咐道。

    柳平綠眼泛柔意,「知道了,你自己小心一點。」

    玉相儒跳下來馬車,眼前的混亂情況讓他忍不住皺眉。

    天光城畢竟是他國的領土,雖然兩國之間還算友好,但怎麼說也不可能讓他這個他國皇子帶著一大隊衛兵招搖過市,所以他只帶了士兵十人,隨身保護的侍衛八人而已。

    現下那幾個士兵受傷的受傷,倒地的倒地,八名侍衛幸苦的迎戰將近二三十名黑衣人,情況不能說不凶險,他自幼習武只是為強身健體,根本無法與人過招,連自保都難。

    「王爺,你還是先跟主子一起待在馬車里吧!」恆星手拿長劍,卸去對方突然砍近的一刀。

    她的身手不差,但這群人功夫也不凡,人多勢眾,老實說,他們勝算也不大。

    「馬車里難道就安全嗎?」覺得暈眩好一點的柳平綠也下了馬車,手上拿著一個紅色瓷瓶。

    就在這個時候,前方不遠的官道上突然出現一群男子,手里朝著大大小小的木棍,看起來像是扁擔之類。

    「柳姑娘,真的是你!大郎果然沒看錯。」

    柳平綠一愣,看著這群人,原來是那些當初搶劫她的「不稱職土匪「們。

    「柳姑娘你先走吧,我們幫你擋一下。「大郎揮舞著扁擔,激動的開口說。

    「你們……怎麼會在這里?還有要幫我做什麼?」

    大郎眾人護著他們,趁隙解釋到︰「自從柳姑娘幫我們解決了水源問題後,我們總算有些收成了,今兒個剛將作物但到城里買了個好價,正要回去,誰知道我們剛走到這里,就看到你被這群歹人攻擊。」

    大郎的弟弟二郎也說︰‘柳姑娘您對我們的恩情我們不敢忘,所以我們願意為你擋一下這群歹人,就是死了也無所謂啊!「

    柳平綠心中涌現感動,但看到這群大男人手上拿的根本連兵器都算不上,那些黑衣人武功囊奧,他們只怕會白白送死。

    「我知道禰們想報恩,但是我不需要。」

    「柳姑娘……噢!」二郎被黑衣人踢了一腳,整個人往外飛去,至撞到一顆樹下才停下。

    她急急對他們說︰「听我說,我會擺平這些人,你們等會幫我把那些受傷的人送回城里找大夫就好了,這就是對我最好的報答。」

    十幾個大漢全都慎重的點了點頭。

    她接著轉頭看向玉相儒,「讓我來吧!我打算對他們使藥。」雖然有點對比起他們那八個侍衛,恐怕也無法幸免于難,但是等等她會給他們解藥的,他們就先忍耐一下吧!

    「你小心點。」

    等到「偽土匪」們及玉相儒稍退到安全的位置,由恆星保護她,她稍微觀察一下風向,然後拔開紅色瓷瓶蓋子,風吹,藥粉揮散——

    不到一盞茶的時間,打得激烈的兩邊人馬開始不支倒地。

    恆星驚喜到︰「主子,這個法子奏效了!」

    大浪等人也高興油配方的圍過來,「柳姑娘,你實在太厲害了!」

    玉相儒擔心的看著她,「那藥粉藥效這樣強,你沒沾到吧?」

    柳平綠對他安撫的笑笑,「你看我還站在這,像是快昏倒的人嗎?」

    她又從懷中拿出另個一個綠色瓷瓶,轉身交給大郎,「這是解藥,你看到那些穿著青衣的大人沒?等等送到大夫那,就用這些藥配水服下……」

    眾人都以為危機解除了,沒人注意有個黑衣人掩住了口鼻,提起長劍縱身一躍,正往她的後背刺來——

    「平綠!小心!」

    玉相儒離她不到半步,見狀厲聲大喊,自己也趕緊雙手反摟過她,以身護住她,那柄長劍瞬間劃過他的後背。

    「相儒——」柳平綠失聲尖叫。

    玉相儒感到一股刺骨的疼痛,瞬間全身力氣想被抽干,身子再也支撐不住,眼看就要緩緩倒下——

    她連忙抱住他軟到的身軀,跟他一起坐到地上去,眼目一冷,以從未有過的果斷下令道︰「恆星,給我殺了他!」

    「是,主子。」

    恆星方才護主不及,早已感動無比慚愧,得令後眼神一冷,沖上前去,幾個劍招之後就將那個其實也中了藥粉之毒的黑衣人解決了。

    柳平綠露出但有著急的神情,在心里提醒自己要冷靜,不要慌……該死,這時候把這男人當路人甲啊,這樣她的手就不會抖,她的眼前就不會白茫茫的一片看不清楚……

    用力用手背抹去眼底的白霧,她咬著牙,硬逼自己集中注意力,好好檢查他身上的傷口。

    天!她看的好心痛,他的傷口好深、好長,也不知道有沒有傷到要害……她得趕快處理才行。

    咬了咬唇,她幾乎快將唇瓣咬出傷口來。

    恆星回到她身邊,先是擔憂的看了玉相儒一眼,再接著請示道︰「主子,其他那些黑衣人該如何處置?」

    柳平綠皺起眉思索了下,吩咐到︰「留活口,讓大郎他們先把那些人綁起來,解藥減半,隨便你用什麼方法,給我問出主使者是誰。」

    「現在先幫我把王爺給扶回馬車里,我要處理他的傷口。」

    大郎這個莊稼漢馬上自告奮勇的過來移人,小心翼翼的扛起玉相儒,將他帶到馬車里。

    柳平綠跟在身後,雙手握拳,不住深呼吸穩住情緒,上了馬車,拿出醫箱,開始為他處理傷口。

    可以麻醉的藥粉剛剛都用完了……沒辦法了,只能要他先忍耐點了。

    「會很痛……你……想叫就叫出來吧,不要忍。」她湊到他耳邊說。

    她拿出針線,用一瓶高濃度的酒精先將針消毒,然後微顫著手,在他背後的肌膚,刺進第一針——

    昏過去的玉相儒,因為這動作驀地痛醒,睜大了眼,忍不住咬牙悶哼了聲。

    「痛嗎?忍著點,我很快很快就弄好了。」柳平綠說起話來也哽咽了。

    他強忍著痛,苦笑道︰’我沒事……一點傷而已,只要你沒事就好了……「即便到了這個時候,他還是舍不得她難過啊!」傻瓜,說什麼傻話啊你!你以為自己是鐵打的嗎?讓人用刀戳不壞啊!」她哽咽聲更重了,然而下手卻更加輕柔。

    「我武藝不好,除了能這樣保護著你之外,我想不到其他的方法來保護你……」

    痛楚讓他的意識開始混沌起來,「我喜歡你,想保護你……我寧願為你擋下千災百劫……你不要離開我,我也不會丟下你……」說到後來已是含糊不清的呢哺了。

    眼淚再也控住不住的奔流而出,自己上一次哭,時間久遠到讓她沒有印象,原來眼淚好咸、好苦……

    不行!現在還不是哭泣的時候,她得趕快完成手上的工作,縮短他受罪的時間,她的眼神充滿柔情與心疼,輕輕撫過他的臉頰,「睡吧,醒來之後你的傷就會處理好了,還有,我會讓那些膽敢傷了你的人全都付出代價!」

    耙傷了她的男人,她一定要讓那些人知道什麼叫做以牙還牙、血債血償!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馭王爺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瑪奇朵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