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寵妙廚 第10章(2)
作者︰瑪奇朵
    鳳文熙聲音平板的提醒她,「越小姐,可別忘了,你曾經在文郡王府說過的話。」

    越棠雪心中一跳,有些膽顫心驚的看著他,故作不明白的微微壁眉。「王爺,我不明白……」

    鳳文熙可不是個會以德抱怨的人,即使知道今天這話傳出去,他會落下一個刻薄無情的評語,他也不在乎了,誰讓她犯他在先,今天又當著他的面,中傷他心愛女子。

    「不明白?那我說給你明白。」

    他嘴角微勾,一字一句說著那曾讓他夜不成眠,甚至拚死也要讓自己堅持下去的話語。「你不是曾經說過,你又不是瞎了眼,怎麼會看上一個不知道自己有幾兩重的癩蛤蟆,還說過文郡王都多大年紀了還沒成婚,不就是因為所有名門閨秀都知道我文郡王是什麼貨色,還說了,我這樣的人,還敢說有什麼淑女之思……」

    「夠了!」太後听到這里臉色已經鐵青,看著越棠雪的眼神也極度不善。

    鳳文熙止住話聲,看著一臉蒼白,額上滿是冷汗的越棠雪,嘲諷的笑了笑。

    「怎麼?越小姐,這些話可有一字增減?你知道的,從來沒有人敢在我面前說這種話,加上我又是個愛記仇的人,所以這一年多來……我是時時刻刻都沒忘記你,就因為你說過的這些話!」

    他一揮折扇,惡劣的笑了笑。「對了,或許我能變成現在這樣有一部分還要歸功于你,如果不是你,我還真不知道原來我已經不是個人而是只癩蛤蟆了!」

    太後氣得心中發疼,她狠狠的瞪著越棠雪,冷聲命令,「盧嬤嬤,叫人把她的行李收收送她回府,順便問問尚書夫人,這女兒是怎麼教的?!革哀家告訴她,假如她自己教不好女兒,不如送到銅杵奄,那里的師太會好好的教教她何謂婦德!」

    盧嬤嬤應了聲,連忙指揮一邊的小宮女們拉著面色如土的越棠雪往外走,不顧她的掙扎哀求。

    皇上對這番話同樣感到怒火滔天,但是太後已經先行做了處置,再者越棠雪出言羞辱皇室中人縱使有罪,但罪不及父母親人,他也不能再做更多的處分,所以他轉頭看著皇弟,忍不住低斥著,「怎麼受了委屈也不說,讓我們到現在才知道。」

    鳳文熙拉過陸芹香,像是一點也不在意的說︰「都過去了,又何必多說,更何況我本來也沒打算借你或母後之手報仇的,誰知道她卻自己送上門來找死。」

    陸芹香輕輕的捏了他一把,小聲的道︰「我看你是存心在這時候找她麻煩的,看人家多可憐,腿都軟了。」

    唉,那個越小姐最大的悲哀,恐怕就是沒看清這個皮相還不錯的王爺其實是個小心眼又愛記仇的男人!否則她絕對不會出來多說那些廢話吧。

    他面不改色的同樣捏了她的手一把,然後轉頭看著皇上和太後,真誠的說著,「皇兄、母後,我可以放棄爵位,只要和她在一起,她可以無貌無才,她可以天真傻氣,甚至她是大齡宮女,我也不在意,因為讓我動心的從來都不是那些,而是我最不堪的時候,只有她一點都不在意的站在我身邊替我打氣,這樣的女人才是我要的!」

    皇上看了看太後,把決定權都交給她,太後才剛壓下怒氣,又來了這樣一出,讓她有些疲累的招了招手。

    「芹香,過來。」

    她乖順的走了過去,低頭站在太後的面前。

    太後拉著她的手,柔聲問著,「芹香,他是我寵出來的混世魔王,個性頑劣又愛記仇,我知道你一定受了許多的委屈,但是他今天求我讓他娶你為妻,我只問你是不是願意,假如不願,我就送你回鄉,遠遠的離開他,假如你願意,你——」

    鳳文熙沒想到最後做決定的竟然是這個本來就有點心意不堅的傻妞,即使听剛剛她回答皇兄的話,她似乎已經決定要站在他這邊,但是一听母後這樣問,還是讓他的心忍不住提到半天高。

    陸芹香看見太後眼中的真摯,又看了看站在一邊的鳳文熙,她跪倒在地,重重的磕了三個響頭。

    那三下重重的聲響入耳,讓鳳文熙幾乎握緊了拳,就怕她下一秒會其說出要回鄉的話來。

    磕完了頭,她沒有站起來,水眸直直的看向太後。「太後,跟了他,我不委屈。我只怕自己什麼都沒有,會委屈了王爺,假如太後信我,我願意發誓,只要我活著一天,就會真心待王爺,就算王爺沒了富貴,就算王爺不再是王爺,我也心甘情願,無怨無悔!」

    這些話,她早存在心里,只是從沒有機會說出口,雖不是詞藻華麗的山盟海誓,卻有她最真的心。

    太後和皇上互看一眼,最後太後嘆息而笑。「好孩子,我明白了,你們兩個就回去等著聖上旨意吧!芹香,記得你今兒個說的話,還有……以後要是文熙這孩子讓你受了委屈,你隨時都可以來和我說。」

    她眼眶泛紅的用力點了點頭,硬咽的回答,「芹香明白,芹香會記得的!」

    一听她說完話,鳳文熙連忙把她拉了起來,心疼的看著她額上剛剛磕頭時產生的撞傷,著急的問著,「疼不疼?怎麼那麼傻,以為這宮殿的地上是鋪了棉的啊?還是把自己的腦袋當成石頭?!痛的話讓我吹吹……」

    「沒事沒事!桂這樣,讓人看笑話。」陸芹香拉下他的手,一臉嫣紅的嬌嗔著。

    真是丟死人了!怎麼能在皇上和太後面前做出這種事呢,多羞人啊!

    看著他們這模樣,太後和皇上忍不住搖頭失笑。

    皇上開口道︰「好了,你們就先回去吧,別在這表現親昵了。」

    她瞪了鳳文熙一眼,連忙行禮告退,隨即快步走了出去,鳳文熙則是跟著欠身,緊追在後跟到她的身邊。

    「哎呀,別鬧別鬧,現在還在宮里呢。」

    「宮里又怎麼了?我還是王爺呢!」

    「王爺就可以欺負民女了?!」她嬌羞的拍開他的手。

    他再接再厲的握住她的手,就是不放。「你很快就不是民女了,所以這不算欺負!」

    「你……你……」

    行走在通往朱牆外的道路上,兩人即使像往日一般吵吵鬧鬧,相握的手卻再也沒有放開,只因他知道能夠這樣牽手是多麼難得的一件事。

    南風徐余的吹著,讓兩人甜蜜吵嘴的只字片語飄揚開去,路過的人听見都忍不住駐足,看見兩人彼此相望的瞬間,像是看見兩心相契的恆久誓言。

    雖說皇上和太後答應了兩人的婚事,但是心中對于鳳文熙娶一個大齡宮女還是有點在意,所以接到指婚聖旨的當天,宮里就派人把陸芹香給接走了,說是大婚未婚夫妻不能住在一起,實則是安排一個新身分,讓陸芹香在宮里等候出嫁。

    鳳文熙一臉的不甘願,但是陸芹香卻一臉高興。

    上回進宮懷念的情緒只有一瞬,接下來就都是緊張了,結果一得到結果就出宮,她連去御膳房找師父們聊聊的機會都沒有,這次入宮,她要把自己最近琢磨出來的許多想法好好和師父們討論討論。

    興奮之下,她對寒著臉、全身散發著不悅氣息的文郡王是完全的視若無睹,捧著自己的小箱子還有簡單的東西就跟著宣旨太監進宮了。

    看那個傻妞一臉高興的跟著別人走,鳳文熙氣得咬牙,恨恨的低咒著,「這個臭丫頭,等到成親的時候,看我怎麼教訓她!」

    只不過不爽歸不爽,但是因為見不到人、無事可做的緣故,讓本來習慣當用手掌櫃的文郡王對籌備自己的婚禮有了高度的興致,大至擇定拜堂的日子和迎親的隊伍,小到新房里的一根蠟燭款式都要一一過問,並且以迫人的氣勢逼得不少人得日以繼夜的趕工,就是要趕在他指定的日子里把那個在皇宮里玩得樂不思蜀的傻妞給娶回來。

    好不容易成親的日子終于到了,鳳文熙一身金繡龍鳳團紋的紅袍,喜氣洋洋的牽著新娘拜堂後,門口突地傳來一陣喧嘩,讓他忍不住回頭看向門外。

    發現原本都被招呼好準備入席的賓客們全分成兩排站在外頭,而兩個大太監領著一長串的小太監,手里都端著盤子,低頭斂眉的走了進來。

    鳳文熙知道自己的大喜之日皇兄和母後是不可能找麻煩的,但這人龍是怎麼回事?。

    才剛想開口問,走在前頭的兩個大太監就停下腳步,高聲喊著,「恭賀王爺和王妃大喜,皇上特意恩準御膳房為王妃添妝賀喜,送上大宴六十六道菜館祝賀,請王爺和王妃接席。」

    一听到是皇上送的禮,本來就蠢蠢欲動的陸芹香忍不住掀了蓋頭,雙眼熠熠生輝的盯著眼前那一長串蓋著罩子的盤子。

    看到她的動作,鳳文熙臉黑了半邊,但又看到她那一臉興奮的模樣,最後也只能無奈的扯了扯她的手,讓她稍微克制一下,別在下一刻就沖出去,仔細打量品嘗那些菜色。

    接著兩個大太監頓時站了開來,讓一邊的下人把桌子給拼湊好,就開始一左一右沒有停頓的高聲唱名——

    「第一道,喜結良緣,林御廚以山珍四樣拼盤而成,恭賀。」

    「第二道,金玉滿堂,鐘御廚以金銀海魚魚片拼盤,恭賀。」

    「第三道,花開富貴,陳御廚以牡丹為題,以河鮮拼盤,祝賀。」

    一道又一道全都是難得一見的山珍海味,搭上那華麗的擺盤還有大氣又精致的花盤雕刻,更是讓所有賓客看得目不轉楮,後堂里的女眷不能親自出來看,也讓丫鬟們一趟趟的跑進跑出報告外頭的熱鬧景象。

    六十六道菜色說快不快,說慢也不慢,兩個大太監從從容容就報完了六十五道。

    「第六十六道,甜湯一碗,太後親手烹煮,願新人圓圓滿滿。」

    大太監的話一落,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氣。

    天啊!太後竟然親手煮了甜湯來當這對新人的賀禮,這是多大的榮耀啊!就算王爺是太後所出,也應該沒吃過幾次太後親手煮的東西吧!

    陸芹香本來以為前面那些精巧又大氣的菜色已經夠讓人驚訝不已,沒想到最後一碗甜湯還是太後親手烹煮的,更是讓她震驚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兩位新人對看一眼,都從彼此眼中看到震驚還有不可置信,然後兩人連忙快步向前,親手接過那碗甜湯,同時向皇宮的方向敬肅叩拜後,這才讓喜娘等人攪扶著固了新房,留下賓客們對那一桌的菜色口水淌個不停。

    回到新房,照例行了禮後,他不急著出去,而是先揮退那些婢女和喜娘,端起那一碗甜湯,坐在她身邊,兩人都有種掩不住的激動情緒,一時間竟都只看著那甜湯發楞,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最後,還是陸芹香先拿起湯匙,輕舀了一口,送至他唇邊。「你吃。」

    他大口一張就將那匙甜湯給吞了,然後搶過她手中的湯匙,也舀了一口,送到她唇邊。「你也吃。」

    陸芹香同樣一口吞下那匙甜湯,頓時那甜蜜的滋味似乎沁入心脾,蓮子紅葉桂圓的味道似乎也帶著它們各自美好的寓意游發在嘴里,也同時體會到傲煮這甜湯的人的心情。

    兩人就這樣你一口我一口的互相喂著,一碗不是太大碗的甜湯很快就喝得涓滴不剩,最後兩人捧著碗相視而笑。

    「我們會一輩子都圓圓滿滿的吧?」她看了看那甜湯,想到那湯里的祝福,忍不住看著他問道。

    「那是當然。」鳳文熙自信滿滿的說著,然後映了她一眼。「只要你別犯傻,我們會圓滿的過一輩子的。」

    陸芹香可沒半點被損的感覺,而是點了點頭,挺了挺胸賄,自豪的說著,「可不是,我這輩子做過最不犯傻的事情,就是把王爺拐成我的相公!」

    看著她自信的模樣,他忍不住笑了,擰了擰她的臉,帶著笑意說道︰「那倒是!難得你也聰明了一回,知道你這輩子做過最聰明的一件事就是這個,以後可要好好的听我的話,把我這個相公服侍得舒舒服服的才行。」

    她拍開他的手,嘟著小嘴道︰「我現在難道還不夠听話?」她覺得自己夠听話的了,只除了一些小事……

    他邪邪的笑著,又踫了踫她嘟起的櫻唇,在她耳邊輕聲說著,「等晚上洞房的時候讓我看看你有多听話,記得,別再喊著王爺欺負民女了!」

    說完,他大笑著快步走了出去,把她又羞又氣的跳腳聲全都丟在後頭,意氣風發的往前面筵席處走去。

    一縷燻風拂面而過,似乎整個王府都被喜氣包圍,鳳文熙嘴上勾起的笑容越來越大,心中滿滿的感動無法言喻。

    腦海里突然閃過一句話,讓他頓時停下腳步,回頭看了新房一眼,眼底滿是無止境的溫柔——

    得妻如此,夫復何求。

    【全書完】

    欲知其他備受器重的四大宮女如何找到新東家,又覓得良人,請見——

    *新月甜檸檬系列472宮女換東家之一《首席醫女》

    *新月甜檸檬系列484宮女換東家之二《紅顏策士》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御寵妙廚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瑪奇朵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