廚娘嫁到 尾聲
作者︰瑪奇朵
    幾年後,在一處有著花園的小宅子里,孫紹鑫一個人在花園里東繞西繞,不時還抬頭看看那關閉的房門,只覺得腦門全都是汗,在看到一盆盆血水不斷從里頭送出來,更是覺得腳軟。

    從阮齡娥進了產房到現在,已邁入堂堂第二天,這一天一夜里,不只她在產房里痛得恨不得暈過去,就是孫紹鑫這見過血的人也為從她身上留下那一盆盆的血水心痛得恨不得踹開那道門,直接沖到她身邊去。

    產房里,阮齡娥咬著一條帕子,小臉痛得幾乎都沒有了血色,那帕子也因為她咬得太用力而染上自她嘴里滲出的點點血絲,一邊來幫忙的穩婆還有郭大嬸子都不斷的朝她喊話,要她堅持下去。

    「這產道也開得太慢了,孩子不好落啊!」

    極有經驗的穩婆有些擔憂的皺眉說著,「把人攙起來走走吧,走走說不定就好生了!」

    冰大嬸子也是明白這個道理的,只是看著阮齡娥就是懷了孕也沒豐腴多少的身子,又看到她那大得出奇的肚子,心底忍不住懷疑她都疼了這麼久了,還有辦法起身走走嗎?

    阮齡娥听到穩婆這麼說,別的都沒說,只說了兩句,「把那挺氣的人篸給我含著,我走!」

    孩子在肚里太久不好這一點她是知道的,她也急著想把孩子生下來,現在有任何辦法她都願意去試一試。

    屋子里除了穩婆和郭大嬸子,還有一個是阮齡娥後來買的一個小丫頭,那小丫頭見那一堆的血水本有些腳軟,這時候听到這話,就是再怕也強撐著上前去攙阮齡娥起身。

    身上的衣服早已經給汗打濕了好幾次,仍忍著不適,她咬牙讓郭大嬸子和那小丫頭給撐了起來,然後不斷繞著內室走。

    里頭突然沒了聲音,也沒見盆子送出來,孫紹鑫慌了,忍不住拍門喊著,「娘子、娘子!妳怎麼沒聲音了?妳痛就叫啊!」

    里面一片靜默,因為阮齡娥這時候尷尬得都抬不起頭了,更羞得不敢去看穩婆還有郭大嬸子那偷笑的表情,她只推了推丫頭。

    「去讓他閉嘴,說我沒事呢!」

    丫頭領命,小跑步到了門邊,輕輕開了門,探出頭來,「老爺,夫人讓您別喊了,她沒事呢!」

    說完,不等他有什麼反應,馬上又把門給關了。

    孫紹鑫听了丫頭的話卻一點都沒被安慰到,只覺得她一定是疼得說不出話,才讓一個丫頭來傳的。

    一這麼想,他馬上又拍起門板,「娘子、娘子!妳若疼得說不出話來就別忍著啊!我知道妳讓丫頭來傳話定是因為肚子痛得受不了,可妳得喊喊我才知道妳的狀況啊。」

    阮齡娥發誓,等她生完孩子之後,一定要先痛扁孫紹鑫一頓,因為他在外頭亂喊,里頭的穩婆還有郭大嬸子都從偷笑變為明目張膽的大笑了啊,這讓她怎麼辦啊!。

    這次她不敢再讓丫頭去傳話,誰知道他又會說出什麼來,于是她忍著痛,好不容易鼓足中氣後便大聲的喊著——

    「我若現在就大喊大叫的,等等怎麼生孩子啊!你隨便找個地方去吧,別來鬧我了!」

    那穩婆听這小夫妻一問一答的,差點笑彎了腰,「哎喲,我這老婆子替那麼多人接生過,就只遇過那種罵相公不在身邊的,還真沒看過趕著相公離開的!」

    「好好好,妳別生氣,我就在外面等,哪里也不去!」孫紹鑫仍在門外吼叫著,頓了頓,又補喊了一句,「娘子,要是真的疼得受不了,妳就叫吧,可別強忍著!」

    他可是知道她有多能忍的,但是忍那些做什麼?他寧可她像別人家的妻子一樣罵個痛快,他也好過一點。

    阮齡娥真的想罵人了,但是肚子突然一陣劇烈疼痛,讓她陡地軟了腳,差點就坐到地上。

    「啊……」她忍不住低聲呻吟著。

    本來在外頭有些放松的孫紹鑫一听見那細微的呻吟聲,忍不住又想拍門,但一想到拍門之後就更听不見里頭的聲音,也就強忍了下來,只是整個人改貼在門板上,恨不得那耳朵能夠穿過門板,能馬上听到里面的動靜。

    店小二和阮齡年一收了店就馬不停蹄的趕了回來,誰知一進院子就看到孫紹鑫用奇怪的姿勢趴在門板上,頓時傻眼得不知道該怎麼和他打聲招呼,問問看里頭的情況怎麼樣了。

    不說外頭三個人怎麼溝通,里頭的阮齡娥好不容易被三個人給撞上床時,只覺得肚子痛得與之前完全不同,那產婆摸了摸她的**,嚴肅著說︰「已經見頭了,快!準備好剪子還有熱水!」

    冰大嬸子忙著準備東西,那穩婆則是看著阮齡娥說著,「好了,接下來听我的指示去做!吸氣,用力吐氣,再來一次!」

    阮齡娥第一次覺得自己像只離水的青蛙,不停重重的吸氣吐氣,每一次都帶動肚子,只覺更加的疼痛,她的眼淚都快要和汗水一起流了出。來。

    穩婆忽然加大了音量,「好了!快!要出來了!用力——」

    「啊——」

    她一聲慘叫,讓郭大嬸子、丫頭和屋外的三個男人通通都嚇了一大跳,尤其是孫紹鑫,幾乎都要踹門而入了。

    店小二和阮齡年對視了一眼,不敢相信那個看起來嬌弱的阮齡娥竟能夠發出那樣大的慘叫聲,紛紛都咽了咽口水,同樣集中精神看著那關起來的門板。

    「哇——哇——」

    突然,一道響亮的哭聲響徹了這座小宅子,孫紹鑫等不及里頭的人出來報信,就想自己踹開了門進去。

    然而,就在他準備實行踹門這個動作時,郭大嬸子笑咪咪的抱了個紅包裹出來。

    「恭喜恭喜,是個大胖小子……」

    沒等她把話說完,就見孫紹鑫人已經沖了進去,讓郭大嬸子抱著孩子猛跺腳。

    屋里的穩婆見他闖入,急道︰「哎喲,快快出去!還不能進來!這產房……」

    孫紹鑫無賴的說道︰「我都已經進來了,就讓我待著吧!」

    他坐到床邊,看著一臉蒼白又冒著汗的阮齡娥正閉眼休息,心疼地撫著她的頰。

    那穩婆看攔也攔不住,就隨便他去了,徑自帶著那小丫頭收拾這滿屋子的血污髒亂。

    「妳還好吧?」他小心的看著她問。

    阮齡娥虛弱的睜開眼,連苦笑都笑不出來,「你這麼著急做什麼?」

    「我忍不住想進來看看妳。」他深情的說著,一邊用手溫柔的撩開她額上凌亂的發絲。

    「女人生孩子有什麼好看的?」

    「是妳就好看。」

    兩個人又說了幾句,就在阮齡娥慢慢閉上眼準備休息時,一陣劇痛傳來,她忍不住又睜大了眼,雙手捧著肚子,開始呻吟。

    孫紹鑫一見不對,馬上對著那穩婆大喊,「快!我娘子又肚子痛了!」

    那穩婆一听到聲音馬上又繞了回來,翻開被子,于往她**一摸,連忙站起身喊著,「小丫頭!快把熱水給端回來,還有剪子帕子也都拿回來!孫家夫人這肚子里還有一個!」

    「怎麼了、這是怎麼了?」

    孫紹鑫在一邊慌得直問同一句話。

    穩婆被吵得煩了,忍不住推了他一把,讓他差點撞到後頭正端熱水來的小丫頭。

    冰大嬸子把孩子包好放到一邊的床上,一听阮齡娥似乎有些不對,連忙又淨了手過來幫忙,正巧就看見他差點攔了那小丫頭的路又翻倒熱水。

    「唉,做什麼在這里擋路啊!趕緊走!」

    孫紹鑫怎麼可能三言兩語就這樣被趕走,他死死巴住床板,一手讓阮齡娥握著,一邊喊道︰「我不走!我就是不走!」

    冰大嬸子也懶得理這死皮賴臉的,沒好氣的哼著,「現在不走,一會兒就別怕得說不出話來!」

    穩婆看了下,發現里頭這個已經入了盆,很快就能出來了,連忙又對阮齡娥喊了聲,「好了,就是這樣!吸氣!用力!」

    又過了約莫一盞茶的時間,孫紹鑫就看到一個沾著血紅,正揮舞著四肢的娃娃被穩婆給抱了出來,頓時只覺得頭暈目眩、手抖腳軟,好不容易轉頭看著也正在看著他的阮齡娥,他蒼白著臉,勉強笑著,「娘子妳辛苦了……我、我們又有了一個……咦?是女兒還是兒子我去看……」

    話還沒說完,他整個人往後倒在地上,那頭撞到地的聲音清脆響亮,讓一邊幫忙的丫頭嚇了一大跳。

    冰大嬸子撇了撇嘴,鄙視的看了他一眼,又忍不住好笑,「也真是奇了!兩個孩子連是男是女都不知道,只顧著自己的娘子,還真是我第一次看見把娘子看得比孩子還要重要的。」

    穩婆笑著接話,「這才是親親愛愛的夫妻呢!我看這孫家少爺以前還被說是敗家子的,現在看來不管是不是敗家子,愛護娘子這件事是絕對沒錯的!」

    阮齡娥斷斷續續的听著她們說話,最後還是因為用力過度,忍不住昏睡了過去。

    等到她再次醒了過來,身上的髒污已被人給清理好,兩個孩子也包好了襁褓,皆一臉安然的睡在她身邊,她微微側身看著孩子,才發現孫紹鑫也趴在床沿處沉睡。

    此刻,夕陽輕輕灑落進房,揉碎了一地的金光,阮齡娥滿足的看著身邊的孩子和相公,想到剛剛生產時孫紹鑫那緊張的模樣,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滿足而幸福的微笑。

    這或許就是她想要的幸福,願使歲月靜好,現世安穩。

    【全書完】

    ※想知道哪些男人擁有好媳婦後前途從此光明,幸福美滿?請見——

    陽光晴子一門好媳婦之《掌櫃嫁到》

    巫靈一門好媳婦之《丫鬟嫁到》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廚娘嫁到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瑪奇朵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