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賴女強人 第10章(2)
作者︰蜜果子
    這首歌的歌詞和她的心情如出一轍,再配上吉娜的渾厚獨特的嗓音,根本就是無敵催淚彈!

    十年了,十年前的那一晚,她在酒吧喝悶酒,郁郁寡歡,十年後的今夜,她依然在酒吧喝悶酒,傷心欲絕。

    她的肉體跟靈魂分成兩半,再也無法合而為一了。

    她真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做出偶像劇才會有的事,讓自己心愛的男人和別的女人結婚,而她選擇逃到國外,假裝什都事都不知道。

    酒館里的人陶醉在吉娜歌聲中,羅霈芯只能淒楚的笑,她到這里的二十幾天來,都住在民宿,完全不敢看新聞,也不敢看報紙,就怕得知任何有關Elegant和灝烽的消息。

    她怎麼突然不勇敢了?羅霈芯看著自己的左手,如果當初她沒有選擇逃避,今天灝烽就會為她戴上那枚戒指了。

    她好想嫁給他!為什麼她這麼沒用,只會當一只縮頭烏龜,眼睜睜把他拱手讓人,為什麼她不是有錢人家的女兒?這樣就可以幫忙他了……

    看她因為心情不好,喝酒也愈來愈沒有節制,湯姆趕緊送上溫水,順便拿了一盤馬鈴薯沙拉給她吃。

    她不能一直喝下去,東方美人今晚喝得已經夠多了。

    九點多,天終于漸漸黑了,客人也愈來愈多,首先登台的是杰克森,為大家唱歌說笑,台下小圓桌旁的客人們,被他逗得開懷大笑,這里的人好像沒什麼煩惱。

    無味的吃了幾口沙拉,羅霈芯又繼續喝酒,因為杰克森正好說了一個關于愛情的笑話,內容是在嘲笑一個愚蠢的女人,而她,也一樣愚蠢。

    杰克森表演完畢,主持人跳上台,請大家用最熱烈的掌聲歡迎情歌女王吉娜。

    吉娜和她的愛人組成兩人小樂團,她負責彈吉他,她的愛人則是鋼琴手,兩個人的默契超好,和聲相當優美,令全場觀眾如痴如醉。

    羅霈芯好生羨慕的看著他們,又想到跟灝烽一起工作的情景,兩個人應該也是這麼有默契吧。……

    她又再點了一杯GinTonic後,湯姆這時開始覺得為難了,但還是又幫她調了一杯。

    「酒不是這樣喝的。」突然一句標準的中文自她耳畔傳來。

    「你管我!」羅霈芯沒有多想,啜了一口酒,便懶洋洋的趴在吧台上。

    「失戀了?」對方輕柔地問著,趁機把她的酒杯移開,順便示意湯姆把酒換成水。

    「關你什麼事?」羅霈芯用力撐起身子,想把酒搶回來,結果發現怎麼里面裝的突然變成水了,

    「湯姆,再一杯……」她講的是不清楚的中文,老板有听沒有懂。

    「你這個女人……竟然在我不在的時候喝成這樣!」戴灝烽索性坐到她身邊的椅子上,點了一杯馬丁尼,「我認識的羅霈芯竟然只會逃避!」

    「嗯……」女主角已經喝茫了,壓根把對方的話當作吉娜歌聲的合音。

    「我被你甩了兩次,還能追到這里來,像我這種男人你如果敢再甩我第三次,我就把你軟禁起來,讓你哪里也去不了!」戴灝烽拉過她的左手,把璀璨的婚戒套上去,「我現在講什麼你也听不進去,先戴著吧!」

    「什麼東西啊!」羅霈芯煩躁的揮揮手,想把他給推開,到底是哪個沒禮貌的人,莫名其妙把戒指套在她手上!

    她已經不太清醒,只能透過迷蒙的眼楮,看見左手無名指上模模糊糊的菱形大鑽戒。哇!超大的戒指,跟那天在總經理辦公室里看到的好像……

    咦?她試圖眯起醉眼,盡可能再看清楚一點,好像真的是那一枚耶!

    她決定先灌幾口湯姆給她的水,然後用手揉揉眼,再撐著暈眩的腦袋,做了好幾個深呼吸,把左手伸向吧台的燈光下。

    靠!那枚戒指還在,不是幻覺。

    那麼,坐在她旁邊的那個男人……她偷偷的轉頭瞄一眼,只要看一秒鐘就好……只要……

    「你怎麼在這里?」原本吞進肚里的酒精都揮發了!

    「還認得我,看來還沒喝掛嘛!」戴灝烽勾起一抹邪笑,順手把她的沙拉拿來來吃。

    「你在這里干什麼?」她焦急的捏捏他的手臂,有溫度而且好真實!原來這不是夢?「這里是法國耶!」

    「有人躲到這里來,我當然也得追過來。」他直接把她拉近自己,「羅霈芯,你第二次跟我說分手了!」

    她眨了眨眼,到現在還不敢相信,他居然會出現在她眼前。「好像是……」她口齒不清的答道。

    「什麼叫好像是?你不能動不動就跟我分手,感情又不是兒戲!」他口吻微慍,「就像你當年親口對學長說的,分手就是分手,做每個決定都要想清楚,不能為了傷害人而隨口說說。」

    「我就是不想害你……我想得比誰都清楚!」她飛快地辯駁,還帶點不悅,「你以為我願意嗎?我傷害到的是我自己,我比誰都痛、比誰都難過好嗎!」

    「我已經被傷害到了。」他泠冷地回她一句。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會找來這里。」她頭好暈,沒辦法思考他是怎麼找到她的。

    「你必須跟施青青在一起,這樣才能救整個企業……」戴灝烽挑了挑眉,母親果然跟她說過這件事了,卻還硬拗是霈芯不夠愛他,才會選擇離開。

    「你認為我是那種非得靠別人幫忙,才能解決經濟困境的男人嗎?」戴灝烽用力扣住她的臉,不讓她回避他的視線,「羅霈芯,如果你真的這麼認為,未免也太小看我了!」

    她望著他,強烈的思念突然翻涌而上,她好想緊緊擁抱他。「你……」

    他氣不過還想繼續表示自己的不滿,哪曉得羅霈芯忽然撲到他身上。

    「我好想你……好想好想!」她緊緊的圈住他的頸子,「我在飛機上哭個不停,我根本不想離開你……」

    戴灝烽听到她在哭,當下心疼不己,他怎麼能夠容忍自己,讓心愛的女人哭成這樣,他立刻緊緊回擁她,不再怪她了。

    湯姆在吧台里把這一段看得一清二楚,就連在台上演唱的士口娜,也注意到這一幕了。

    「沒事了,我在這里。」他趕緊低聲安慰她,「我不會再離開你的。」

    「對不起、對不起……可是我們不能在一起,你有你的責任,跟我不一樣」

    「我是有責任沒錯,但我是個能力卓越的好男人。」他輕柔的撫著她的長發,「以後有什麼事請跟我商量,不要再一聲不響的離開我,好不好?」

    「我知道你一定不會諒解,所以要我當面告訴你,我反而說不出口。」她滿腹委屈,哽咽的說。撐著他的胸膛直起身子,羅霈芯的眼楮早已哭到紅腫,但淚水還是止不住。

    「你這樣我更累,還要飛到法國抓人。」他嘆了口氣,鄭重的對著她宣示,「羅霈芯,我今生今世只會娶你,別想再自作聰明,把我推給別的女人了。」

    她忍不住皺著眉,擔心道︰「可是……」

    「錢的問題我會處理,而且你也能幫我,憑你的聰明,你一定也能想到辦法的,對吧?」戴灝烽的語氣變得有點激動,他無法忍受逃避,又因為家世背景而妄自菲薄的羅霈芯。

    她也听出他的不悅,也知道自己不如以前勇敢與犀利。

    「我可能太愛你了。」她小小聲的說著,因此才會凡事都以他為第一考量。

    「我知道。」他捧著她的小臉蛋,兩個人額頭抵著額頭,「但是我也非常非常愛你,愛到不能承受你的擅自離去。」

    「對不起……」她一說完,好不容易快干的淚水,又再度滾了出來。

    「後悔了沒?」他發現自己佔上風,便開始逗弄她。

    唔……羅霈芯眉頭皺成一條線,不甘願的點了點頭。

    「沒听見。」戴灝烽故意把手擱在耳朵邊。

    「後悔了。」她一邊啜泣,一邊任性的喊著,「後悔死了!」

    吉娜的歌聲由遠而近傳來,台上的鋼琴手與她唱和,不知何時已經改變曲調,唱著「Nothing'sgonnachangemyloveforme」,這讓原本沉浸在自己天地里的小倆口驚醒過來,害羞的迎接眾人的掌聲與祝福。

    IfIhadtolivemylifewithoutyounearme

    Thedayswouldallempty

    Thenightswoulsseemsolong……

    一曲唱畢,最後由戴灝烽付帳,背著連路都無法好好走的羅霈芯,在星夜下漫步的離開酒館。

    「喂……」安穩趴在寬闊背上的她泛著微笑,「你有跟你媽說你要來這里嗎?」

    「沒有,如果被她知道,鐵定沒完沒了。」他重重嘆了一口氣,「青青也受不了了,她已經表明了非男友不嫁,所以我不管我媽怎麼想,我是娶定你了。」

    嘻……羅霈芯暗自竊笑,以為神不知鬼不覺,但是他卻準確感受到來自背上的震動。「你在偷笑什麼?」

    他故意提高音量,「你可是跟我分手了呢!羅霈芯。」

    「喂!」她戳了他後腦勻一記,「你干麼擺譜啊……我、我都說後悔啦!」

    「不行,分手就是分手,我不談復合這件事。」戴灝烽故意學她的口氣。

    羅霈芯一驚,手腳並用就是一陣亂踢亂打,大喊著她要下來自己走。

    「分就分!我不會求你的!」她用力捶打他的背,哭得很大聲。

    「別亂動!你很重耶!」他喬了一下姿勢,再次把她背好,「我說不復合,又不是不結婚!」

    「什麼跟……」她還來不及罵出口的話梗在喉間。

    「星月為證,嫁給我吧!」戴灝烽仰望滿天星斗,深情的問道︰「羅霈芯,請你當我的妻子好嗎?」

    羅霈芯沒說話,只是緊緊摟著他,然後在他背上點了點頭。

    「嗯。」良久,才傳來嬌羞的一聲回應。

    戴灝烽好想立刻把她放下來,好好看看整張臉現在一定超紅的佳人。

    真好!結婚的好處還真不少,最大的優點就是,羅霈芯這輩子休想再隨便留張紙條就說分手。

    哼!以後要是分手還得簽離婚協議書咧,還要有證人,哪這麼容易?

    「你確定要娶我,就不要後悔喔!」她忽然喃喃自語起來,「我又凶悍、又精明,不懂得給男人留面子……」

    「我說過你很可愛。」而且反正他的能力在她之上,根本沒什麼好擔心的。

    「我跟你媽可能會處不來……跟你爸也是。」他母親把她視為勾引兒子的爛老師。

    「這我不擔心。」戴灝烽聳了聳肩,反正有辦法磨合的,我想你應該也沒在怕的吧!」

    「哼!我才不怕咧!」她立刻冷哼一聲,「只要他們不要太過分,我也不會招惹他們!」

    「嗯……為了避免節外生枝,你覺得一回台灣我們就去登記,如何?」他知道爸媽那關不好過,還是決定先斬後奏。

    「為什麼我每次都得搞這種飛機?」當年要帶她去美國時也一樣,現在要結婚了,也要這樣,「只要和我有關的事,都得趕鴨子上架才能成功嗎?」哇!她果然是個聰明的女人,說得一點也沒錯。

    「沒辦法,世界上覺得你可愛的人可能不多。」這才是關鍵所在吧!

    「沒關系,只要有一個人覺得那就夠了。」她的笑容好甜好甜。

    戴灝烽也開心的笑了出來,幸好他找到她了,沒讓幸福溜走。

    如果羅霈芯是個說一不二的女人,那他就是一個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男人。不管她跑得多遠、消失多久,他都一定會找到她。

    「我住在市區東邊的飯店,你咧?」

    「前面的民宿。」

    「今晚要到你那兒,還是去我那兒?」兩個人不約而同的一楞,這個問題好熟悉。

    羅霈芯不好意思的笑開,歪頭在他臉頰印上一個香吻。

    「我不是警告過你,以後沒我陪同,不可以去酒吧嗎?」戴灝烽假裝不悅。

    「什麼跟什麼?」她噘起了嘴。

    「每次你去酒吧喝到爛醉,都是跟陌生男人一起離開……」他搖了搖頭,邊說邊順著她手指的方向,往她住的民宿前進,「搞什麼你家我家,每一次都帶人回家滾床鋪,搞yi-夜-情!」

    「什麼yi\夜情,都已經多夜情了啦!而且每次都是你耶!」羅霈芯開心的和他伴嘴,掩飾不住滿臉幸福。

    「你這麼有本事,就不要跟我回去滾床鋪啊!」

    「嘖!」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只賴女強人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蜜果子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