責任制夫妻 第7章(1)
作者︰風光
    這幾天,商若薇不再和萬森麒一起上下班了。

    每天他回到家,她早就緊閉房門熄了燈,擺明了就是「老娘要睡覺,閑人勿擾」。看到這種陣仗,他也不敢貿然敲門,怕更激怒她,到時兩人的和好之路就更遙遙無期。

    他于是換個方式堵她,想趁著早晨大家頭腦清楚時好好談一談,但他早起,她就更早起,總是有辦法和他不踫到面,到最後萬森麒只好使出大絕招——他不睡,總行了吧?

    一早起來,商若薇便看到一只大熊貓坐在客廳里,萬森麒一見她出房門,立刻由沙發上站起來,露出一個笑容。但整晚沒睡加上工作過度,太過疲憊,突然站起的動作令他腦中一陣暈眩,又跌坐回沙發上。

    商若薇忍不住,向前了一步,但還是來不及扶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倒下。見他甩了用頭,還是只顧沖著她傻笑,她不由得皺起眉。

    「你怎麼會……這個樣子?」

    萬森麒身上還穿著昨天上班時的衣服,臉色蒼白憔悴。

    「我昨晚沒睡。」他尷尬地用手指理了理頭發,想讓自己看起來不那麼狼狽。

    「你昨晚很晚回來?」商若薇這幾天其實也沒睡好,依稀記得在凌晨兩、三點要朦朧睡去之際,听到他的開門聲。

    「因為公司加班才會那麼晚。我不睡,是因為這樣才能看見你。」生在沙發上的他覺得自己腦袋清醒了點後,才起身走到她身旁。「對于那天的事,我很抱歉,我想我至少欠你一句對不起。」

    「你的所做所為,不是一句對不起就可以抹平的。」商若薇有些陰郁的說。

    「我知道。已經犯下的錯,我不能讓時光倒回,但我至少可以彌補。」他抓著她的手臂,「再給我一次機會,好嗎?接下來的情人節、聖誕節,任何節日我都陪著你,不要因為一次錯誤就否定了我……」

    「我並沒有否定你,我只是質疑。」商若薇自嘲地扯了扯唇,掙脫了他的手。

    「你能記得那些日子嗎?你的問題在于無心,而不是食言。」

    她不再多說,希望他自己能明白,她在乎的不是他一句道歉,而是他是否真心悔改。她不想被他哄了一次又一次,然後失望一次又一次。

    「我不知道要如何證明我真的有心。」他用手爬了爬自己的頭發,好不容易整齊點的發絲,又亂了起來,如同他紛亂無比的思緒。「你要我怎麼做呢?你的心結在我忘了我們之間的約定,那我會想辦法讓自己記住……若你忌憚的是程莉莉……我……她並沒有做錯事,在公事上我沒辦法把她換掉,那我叫陳子文去和她聯系好了,我可以盡量疏遠她,除非必要不和她接觸……」

    他說得語無倫次,卻擊中商若薇心中某處柔軟的地方。

    遠離程莉莉,代表著歐風建案的溝通變得不那麼直接,萬森麒很容易會錯估形勢,但他卻想都沒想的承諾她,只為了安她的心。

    他真的辦得到嗎?而她是否又能因自己心里的不舒服影響到他的公事?

    她深深地望著他,並沒有馬上給他「原諒」這個答案。「你刻意遠離程莉莉,只是誤了自己的公事。記得我曾說過的嗎?我在意的只是你為人夫的分寸,你該好好想一想的是這個。」

    或許,她也該好好想一想。

    語畢,她頭也不回的踏出家門,留下找不到任何理由留她、懊惱萬分的萬森麒。

    商若薇說的對,他確實無法刻意遠離程莉莉,因為她已經和歐風建案的成敗綁在一起。

    但這是她的錯嗎?她只是盡忠職守,錯的是他這個自以為是的男人。

    一同前往歐風建案基地視察的程莉莉,不時暗中觀察著坐在身邊的萬森麒的神情。只見他有時皺眉、有時嘆氣,可就是不露出一個笑容,任憑她使出混身解數想逗他笑,他也總是扯了扯唇,卻無笑意。

    她知道他這陣子心情不好,更知道這是因為和商若薇吵架了,現在其實是她拉虛而入的好機會,然而一樣是這麼靠近他、一樣是有說有笑,她卻覺得與他之間多出了一層看不見的牆,隔開了兩人。

    程莉莉不知道萬森麒一直反復思索著所謂「為人夫的分寸」,也開始身體力行,但程莉莉仍能清楚的感受到他在消極的抵擋她的進攻。

    可是他只要不說破,她就還有機會,畢竟她努力了很久才等到今天。

    知道這時候提到家里的事只會讓他更心煩,程莉莉很識相地只談公事,將他的心思引向別處。

    她可不希望自己心儀的男人在身邊時,心里卻想著另一個女人,即使是他的老婆也不行。

    「今天我們再一次去找姓賴的釘子戶,不見得找的到。」她突然開口,一提就是最棘手的事項。

    她這個話題成功地打斷萬森麒的思緒,將他的心思帶回公事。

    發現吸引到了他的注意力,她續道:「對于姓賴的這戶人家,我和業務人員上門撲空好幾次,其他的反對抗議住戶都能找得到人和他們談條件,唯獨賴家人,不是家里有人生病就是出遠門,連小狗離家出走去找狗了這種理由都編得出來,總之就是想讓我們找不到人,好拖時間!」

    萬森麒揉了揉額際,「確實,時間拖越長,我們的談判空間就越小,對我們越不利。」

    「所以,如果他再動刀動棍,要記得錄影存證,到時候是很有力的證據。」她提醒著他。

    「我想應該沒這個機會。他們最近十分冷靜,我們提出的條件,他們完全不接受,也不在任何文件上簽名,總是能用迂回的方式回避我們,讓我們一點辦法也沒有。」

    這個釘子戶從一開始亂無章法的為反對而反對,到現在步步為營,一次次的破解他們的招數,再搬出新的方式讓他們頭痛。萬森麒頭痛之余,也不得不佩服對方真的是找到高人相助了。「他們的律師真不是省油的燈。」

    「我也十分好奇他們究竟是找誰幫忙。」即使自負如程莉莉,對那背後的對手也不由得佩服。她以為這賴家人小門小戶,應該很好搞定,想不到她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卻一點進展也沒有。

    「姓賴的背後除了高人指點,或許還有另一股勢力。」否則他們會這麼有種,小蝦米對大鯨魚?萬森麒冷笑,飛揚建設或許又動了什麼手腳。「如果這次再沒有辦法談成,我也沒辦法再體諒他們了,或許我該去找都市更新處的長官聊聊天,談談是否有辦法來解決這件事。」

    有公權力介入,事情就會簡單許多,程莉莉雖不太願意走到這一步,卻也不得不點點頭,但相對這樣她能發揮的空間就小了很多,也不能在萬森麒面前表現了。

    車子開到了歐風建案的基地,萬森麒遠遠的就看到了咖啡店。在這家咖啡店里,他見識了商若薇自信的美,也是在這里,他真正的與她陷入愛河,彌補和她錯過兩年的夫妻之愛。

    然而現在事情又被他搞砸了,他不禁感嘆不已。當這間咖啡店被豪遠建設的挖土機拆除的那天,他應該會想念它吧。

    車子慢慢駛過咖啡店門口,他赫然看到一張眼熟的面孔,不由得大喝一聲,「停車!」

    鮑務車司機嚇了一跳,急忙踩下煞車,他身邊的程莉莉也覺得莫名其妙,納悶地望著他。

    萬森麒的臉色冷得像冰,拉開門就下車。程莉莉也連忙追下車,想不到他二頭鑽進了咖啡店里,直走到最里面的座位前。

    程莉莉走到他身邊,看到眼前的畫面,也忍不住訝異地睜大眼,當下明白萬森麒臉色驟變的原因是什麼了。

    他們今天拜訪的對象——釘子戶的賴先生,正生在咖啡店里,愁眉苦臉地跟某人訴苦。

    而坐在他對面、神情凝重地听著賴先生說話,還不時做著筆記的人,卻是萬森麒料想不到的人——商若薇。

    暫時請走了賴先生,也請走了程莉莉,夫妻兩人面對面坐著,像要談判。

    咖啡依舊香醇,氣氛依舊悠閑,只是誰也感受不到。

    「居然是你?!」萬森麒看到賴先生和高若薇坐在一起,什麼都了解了。

    姓賴的果然請到了高人不是嗎?商若薇是個名律師,所使出的手段讓他綁手綁腳,難以反擊,他究竟該欽佩她還是該氣惱她?

    「我突然覺得自己像個傻子,被你耍得團團轉。」他冷笑著自嘲,看著她的目光卻是痛苦中帶著哀傷。

    他一直想見她一面和她好好談談,可沒想到卻是在這種情況之下,這是多麼諷刺?

    他突地由公事包里拿出行事歷,攤在她面前,表情失望地道︰「我真的有心要彌補我的錯,我知道自己的問題在哪里,也很努力的想彌補,但顯然你並沒有給我這個機會。」甚至在公事上和他作對。

    商若薇也很震驚會在這里遇見他,但更令她震驚的是行事歷上的內容——

    文字秀氣的是陳子文的字,寫的都是萬森麒的公事行程;而龍飛鳳舞的是萬森麒的字,他把每一個重要節日,全標明了老婆兩個字。

    原來,他說什麼情人節、聖誕節,每一個節日都要陪她,是認真的。她知道,只要記在行事歷上的事情,他就一定不會忘。

    「我沒有耍你,我不知道對手是你。」她突然覺得喉頭發酸,說話成了一件很艱難的事。「甚至我覺得,我也是其中一個被耍的人……」

    不過萬森麒听不進她說的,在這麼令人絕望、令人難受的情況下,他居然還想知道她會怎麼出招,怎麼將他逼入絕境。

    也許讓自己痛到了極點,就不會更痛了。

    伸出一只手止住她的話,他只是冷冷地問道︰「我問你,你覺得我下一步會怎麼做?」

    商若薇能感受到他的痛苦,但她何嘗不是?他在逼她攤牌,但她卻不得不接招,無論是站在專業的立場,還是站在私人的立場。

    因為她覺得在這件事情上自己沒有錯,她並不若他所想的心機那麼重。在私事上,他令她傷心難過也試圖作出補償,但這和公事不能湛為一談!

    她用盡所有的意志與他對視,停頓了好幾秒,才幽幽地回道︰「我猜,你會從政府機關著手。這一塊地附近是都市更新的預定地,如果能說服都更處的長官,將預定地的範圍劃大一些,屆時賴先生一家想不搬也不行。」

    她果然聰明!但這種聰明卻讓萬森麒更加心寒。「那麼你會怎麼處理?」

    「……行政訴訟,我會建議賴先生提出行政訴訟。時間拖越久,對我的當事人越有利。」她淡淡地敘述,像在說別人的事情。

    萬森麒幾乎要冷笑出聲了,他帶著嘲諷地道︰「你真的很厲害,我一開始是不是該聘請你?」

    「你不要這麼說話,我並不知道賴先生口中的不良建商,原來是你們豪遠建設!」他的尖銳譏諂令她也有些承受不住了,在這種情況下見到他,她是有些理虧,但這並不代表她要接受他的諷刺。

    「你怎麼可能不知道?你已經不是第一次來這里,也知道我正為了釘子戶的事情而苦惱,為什麼你還要為虎作悵?」她死不認錯的態度讓萬森麒更加的生氣,更令他生氣的是,他到現在仍不敢相信她會做出這種……類似背叛的事!

    他向她訴說工作上的不順和她分享心情,想不到背後一直捕他刀子的,就是她!這叫他如何忍受?

    商若薇只覺得自己很無辜,這件事情的詳細狀況她也被蒙在鼓里,但他似乎咬定了錯就在她一個人身上。「為虎作悵?這是我的工作!誰來向我求助、提出來的證據是合法的,我有什麼道理不幫?」

    「那你說,上次在這里遇見你,和你在這里見面的人是誰?」因為已經將她定了罪,上次甜蜜的邂逅,他也開始覺得可疑了。

    這倒是戳到了商若薇的死穴,她吸了口氣,才欲言又止地道︰「他們……是飛揚建設的人。」

    「很好,你很好,你瞞著我和我的對手見面,站在他們的陣營。我擔心你的安危,天天接送你上下班,也拚命想彌補自己的錯,讓我們的婚姻回到正軌,你卻是這麼對我的?!」他深深的感覺自己被背叛了,拳頭緊緊的握著,不敢相信自己最愛的女人卻是傷自己最深的人。

    「你听我說,這整個情況確實很容易讓人誤會,但這一切都只是巧合……不,應該說,或許我也是被設計的人。

    「飛揚建設來找我,我沒有明白告訴你,是我的錯。但我並沒有答應他們的委托,也是因為我知道他們是豪遠建設的對手,所以我才沒有說。」他臉上的痛楚太明顯了,她不由得為自己辯解。「至于這位賴先生,他是我在義務咨詢時上門的,他提出的內容有憑有據,指稱他被不良建商壓榨威脅,證據會說話,我只是盡我的努力幫他!」

    「好,你盡力幫他,那我呢?我的感受算什麼?你一定要讓我們夫妻走到敵對的立場嗎?」先是為了程莉莉跟他鬧,現在又是站在敵對陣營和他作對,他不知道自己還能接受多少來自她的打擊,他真的快心力交瘁了。

    「我說過,我根本不知道賴先生的房屋是你們要收購的,而且他也還沒有正式委托我,我這次只是想親自來看看他說的房屋究竟在哪里,想不到居然會是這里……」她覺得他的指控都是對她的傷害。他應該知道她不會刻意做那樣的事,事情演變至此,同樣出乎她意料,她的痛苦不下于他啊!

    「如果如你所說,我只問你,你會接受那個賴姓屋主的委托嗎?你會幫他嗎?」什麼都不想再說了,他只想知道,她還能有多傷人。

    「不會。」她答得很干脆,只是答案不是他要的。「我已經知道了對手是你,我就不會涉入,因為有利益回避的問題。」

    「然後呢?由你們律師事務所另一個律師接手?在這個案子上,是不是只要你不插手,我就該謝天謝地了?你根本不會替我爭取什麼?」他光想就一陣、心痛。她顧慮的只是她的職業道德,至于他們的感情,完全不在她的考慮範圍內。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責任制夫妻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風光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