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iting 甜點屋 第十章
作者︰金瑰子
    喔咿喔咿喔咿……

    這聲音听起來既刺耳又讓人不安,從宴會上跑走後就躲在房間不肯見人的魯佑忍不住探出棉被,看到窗外閃著驚人的紅光。

    發生什麼事?

    她很快的下床跑到窗口往下看,只見一輛救護車停在下面,有個人躺在擔架上正被人送往救護車。

    太暗了,她看不清那人的面孔,可直覺告訴她,可能是楊鎮!

    她想也沒想就沖出房間,簡奶奶剛好來到門外正要敲門,一看到她開門,立刻說︰「小佑佑,你爸他……」

    她話都還沒說完,魯佑就火速沖下樓。

    不可能!那混蛋,她都還沒有原諒他,他怎麼可以……

    「等一下。」她推開人群沖進救護車里面。

    怎麼會?擔架上的人的的確確是楊鎮沒錯,他緊鎖著眉心,皺著一張老臉,表情看起來很痛苦的樣子。

    「姐,爸他……」陪在楊鎮身旁的魯佐低下頭,很難過的樣子。

    「怎麼回事?」魯佑問。

    罷剛不是還好好的,怎麼才一會兒工夫就出事?

    「不知道,楊總裁是突然倒下去。」簡尚寒也跟著上了救護車,還把門關上。「現在我們必須趕快送他去醫院。」才說著,車子就開動。

    「是我害的嗎?」魯佑一臉自責。

    簡尚寒沉默不語,魯佐的頭垂得更低,肩膀一聳一聳的好像快哭出來。

    「不……不關你的事。」楊鎮捂著心口,艱難的開口。

    魯估握著他的手,擔心的問︰「你現在覺得怎麼樣?」

    他長吁一口氣,「我……我大概是不行了,」

    「別說這種話。」魯佑擰眉斥責。

    「這輩子……」楊鎮喘著氣,似乎很痛苦的樣子。「我最對不起的人……就是……你媽……再來就是……你們、你們姐弟……」

    「別再說了。」魯佑想制止,可是他卻緊握著她的手,堅持開口。「如果、如果老天……老天能再多……多給我一點時間,我就能……能補償你們……

    「那就閉上你的嘴,你便能多活久一點。」魯佑粗聲責罵,淚卻不自禁流下來。

    「佑佑……」楊鎮呼吸似乎愈來愈急促,「我能……能這樣叫你嗎?」

    魯佑淚眼婆娑的點頭,縱使心里有再多的怨恨與不滿,在生死的面前,一切都顯得微不足道。

    「佑佑……你願意……原諒我嗎?」楊鎮有氣無力的問。

    「只要……」她點點頭哽咽的說︰「只要你活下去,我就原諒你。」

    他露出些許欣慰的笑,「不知道我還能不能……看到你嫁人的樣子?」

    「只要你活下去……」她吸吸鼻子,裝出惡聲說︰「你听懂沒有?只要你活下去,什麼都可以。」

    「包括你跟尚寒的婚事?」他又問。

    「對!」

    「在下個月舉行?」

    「對!」

    「我可以當主婚人嗎?」

    「可以!」她不停的點頭。現在只要他能夠活下去,什麼都好談。

    「尚寒,」楊鎮伸手拉起簡尚寒的手,將之與魯佑的牽在一起,「以後佑佑就拜托你了。」

    「您放心,我會好好照……」簡尚寒話說一半,車子突然發生劇烈顛簸,一陣搖晃之後就停下來。

    「怎麼回事?」魯佑轉頭看向外面。

    救護車的門忽然被打開,一張可愛的小臉露出來。

    「曉曉?」她怎麼會在這兒?

    白曉曉摸著頭不好意思的笑說︰「抱歉,車子突然發生爆胎,」

    「爆胎?」魯佑臉色大變,「那怎麼辦?」

    「沒關系啦!反正事情都已經搞定。」白曉曉才剛說完,就發現另外三人拼命在對她擠眉弄眼外加比手劃腳,好似在暗示她閉嘴。「怎麼?你們不是已經搞定了?」

    「搞定什麼?」魯佑這才發覺有異,狐疑的轉頭瞪著那三人。

    首先是楊鎮,他面色紅潤、神采奕奕,跟剛剛簡直判若兩人;再來是魯佐,他別開頭拼命想掩飾嘴角的笑意︰最後是簡尚寒,他老神在在,還一直對著她笑。

    這些家伙……莫非剛剛的一切全都是在做戲?

    「你們居然聯合起來騙我!」她太笨了,竟然沒想到,如果情況真的那麼緊急,開車直接送醫院還比較快,根本不需要叫救護車!

    「沒辦法,誰叫你的脾氣這麼拗。」魯佐絲毫沒有慚愧的樣子。

    「你——」魯佑怒目相瞪,氣得說不出話。

    「佑佑,」簡尚寒唇畔的笑意停不下來,「我們什麼時候去挑選婚紗?」

    她忿忿的甩開他的手說︰「除非我死。」

    「小佑佑,你又來了。」白曉曉抓抓頭,一臉的無奈。「為什麼你就不能對自己坦白一點?」

    「你還敢說?」魯佑咬牙切齒的質問︰「這一切都是你的主意,對不對?你覺得開這種玩笑很好笑嗎?」

    「小佑佑……」

    「夠了!」魯佑氣得想跳下救護車,卻被簡尚寒捉住手臂,她喝道︰「放手!」

    「不,除非你冷靜听我說。」他一改平常的輕松幽默,正經的看著她。「我們這樣騙你,的確有所不對,可是你試著想想看,如果今天楊總裁真的性命垂危,你會不會希望這一切只是玩笑,不是真的?」

    「我……」她剛想開口,就被他用手指抵住唇。

    「千萬別說出任何可能讓自己後悔終生的話。」簡尚寒說得很嚴肅。「再怎麼說,他都是你的親生父親,這是不爭的事實。」

    魯佑美麗的大眼先是瞪著他看,再瞟楊鎮一眼,漸漸的她冷靜下來。

    「好。」她推開他的手,冷冷的說︰「我可以選擇原諒,但是對象只能一個人。是你?還是他?你自己說。」

    「一定要這樣嗎?」簡尚寒很為難。

    「沒錯。」魯佑很頑固的說︰「有你就沒有他,有他就沒有你。」

    「姐,你瘋了!」魯佐大叫。她何必要拿自己的幸福賭氣?

    「你閉嘴!」魯佑看都不看他一眼,很堅持的盯著簡尚寒看。

    她想知道,他對自己的愛到底有多深?之前兄弟相爭,他選擇用猜拳的方式,讓她很不高興。如果他真愛她,就該不顧一切也要留下她。

    「我選擇……」簡尚寒頓了下,好久好久才指著楊鎮說︰「他!」

    「你確定?」魯佑好失望。他果然沒有想象中的愛她。

    「再確定不過。」他的眼中沒有絲毫的猶疑。

    「好。」她硬逼自己狠下心腸說︰「從今以後我再也不要看見你。」

    簡尚寒只是輕笑著,沒有回答。

    就這樣結束了嗎?魯佑忽然感覺心好痛……好痛。

    ***獨家制作***bbs.***

    「讓我們歡迎新上任的總經理,魯佑。」

    掌聲在台不以最熱烈的方式響起,恭喜祝賀聲更是不絕子耳。

    這一幕,就跟她曾經作過的夢一樣,只差夢中的她是男裝打扮,現在則是標準的女強人模樣。

    她的夢想終于實現,可是為什麼她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強撐著笑臉回到夢想已久的總經理辦公室,當門掩上的那一刻,她忽然覺得好累,不知道自己在干什麼。

    表面上,她好像可以呼風喚雨,要什麼有什麼,就連姓氏不想改變,楊鎮也隨她,甚至還說將來要把總裁的位置傳給她。

    可是實際上,她一點都不快樂,心里面好像空了一個大洞,不管用什麼東西都填不滿。

    盡管她很清楚這世上只有一樣東西可以填滿,卻拒絕承認。

    她選擇埋首在工作里,想將他徹底遺忘。

    但是很顯然的,有人並不希望她這麼做。

    首先,是她的桌上無預警的出現Waiting甜點屋標志的紙盒。

    她看到時大為光火,立刻按下內線,叫林秘書進來。

    「這東西哪來的?」

    「不知道。」

    「你怎麼會不知道?」

    「對不起,我馬上將它拿走。」林秘書剛要動手,卻被她制止。

    「算了!」魯佑揮揮手要她離開,然後自己一直盯著紙盒看。

    不知過了多久,一種莫名的吸引力慫恿她將紙盒打開,把水果蛋糕拿出來嘗一口。

    哇,真好吃!他的手藝還真不是……

    她忽然僵住,察覺自己的行為,頓時覺得很可恥。

    才這麼一塊蛋糕,她就心軟了嗎?

    她忿忿的將蛋糕連同紙盒一起丟到垃圾桶去,強迫自己回到工作上。

    然而,這還只是開端而已。

    中午,有人外送全套的健康餐給她,上面還附了一張紙條︰

    堡作歸工作,該吃飯的時候還是要吃!

    是他,雖然沒有署名,但字跡的確是簡尚寒的沒錯。

    他以為用這種方式,她就會回心轉意嗎?

    魯佑氣得將東西往垃圾桶一丟,起身到外頭去吃飯。

    等她下午回到辦公室時,桌上多了一束鮮花,上頭的小卡片只寫了短短的三個宇——我想你。

    哼!現在才說這種話,已經太晚了。

    想是這麼想,她卻跟林秘書要來一個花瓶,將花插著擺在自己的桌上。

    接下來的時間,即使工作再忙碌,她的嘴角還是不自覺的往上揚。

    到了傍晚下班時分,馬路上涌出歸心似箭的人潮,原本喧騰的大樓逐漸安靜下來。

    魯佑擱下手中的筆,有意無意的瞟了電話一眼,又看了看寂然無聲的門板,心中隱隱在期待些什麼,可是失望卻跟著什麼事都沒發生而逐漸擴大。

    那混蛋,不會以為送個花就可以得到原諒吧?

    終于,她受不了毫無意義的等待,決定起身回家。

    當她打開辦公室的門,一道意想不到的人影正靠坐在林秘書的桌上。

    「你怎麼會在這兒?」

    「你以為我愛來啊?」楊蘭洛白她一眼,神情依舊是不友善。

    「你想做什麼?」魯佑戒備的問。

    楊蘭洛瞪著她,好久好久才心不甘情下願的吐出三個字,「對不起。」

    魯佑眨眨眼,很意外這三個字竟然會從她口中說出。

    這個天之嬌嬌女,向來只有人家向她道歉的份,她可是從來都不認錯。

    「別誤會,我還是很討厭你,你媽媽搶走我爸爸,這件事我還沒原諒你。」楊蘭洛說得義憤填膺。

    「所以呢?」魯佑還是不懂她的來意。

    「所以這輩子我都會很討厭你。」楊蘭洛鄭重聲明,隨後垂眼低語,「只不過我不應該說謊陷害你……」

    「你的意思是,你已經知道錯了?」真稀奇,是什麼人說服她?

    楊蘭洛嗔惱的瞪她一眼,非常下甘願的說︰「對啦!不過你也別得意,因為你是個大笨蛋。」

    魯佑擰眉,不悅的問;「你到底是來道歉的,還是來罵人的?」

    「我是為自己道歉,替別人罵你。」她振振有詞。

    「替誰?」魯佑問,得到的是一個鬼臉。

    「我才不要告訴你。」說完,楊蘭洛轉身欲走,卻被她捉住。「放手啦!」

    「把話說清楚,否則不準走。」

    「你要我說什麼?」

    「為什麼罵我是笨蛋?」

    「因為你真的很笨啊!」

    「我哪里笨?」

    「放著一個真心愛你的人不要,把他拱手讓給別人,你還不笨嗎?」

    魯佑啞口,沉著一張臉不語。

    楊蘭洛看了冷笑數聲,又補充道︰「你大概不知道,你那個叫白什麼的朋友,每天帶一堆女人到JOE的店里,說好听一點是介紹客人,其實她打的是什麼主意,你我心知肚明。」

    的確,她說的一點都沒錯。

    魯佑心里突然涌起一陣恐慌,下一秒她就沖了出去。

    ***獨家制作***bbs.***

    魯佑做夢也沒想到,當她來到Waiting甜點屋時,簡尚寒第一眼看到她的反應,居然是轉身入內。

    他就這麼討厭看到她嗎?既然如此,為什麼白天又要送那些東西過來給她?

    魯佑不甘心,追著他進去。「站住。」

    簡尚寒停下腳步,但還是背對著她。

    「為什麼不敢看我?」她質問。

    「你不是不想看到我?」他平靜的回答。

    「我……我……」她支支吾吾的好一會兒,最後才老實的招認,「我只是在說氣話嘛!誰叫你跟你哥用猜拳決定我的未來,你到底把我當成什麼?」說完,淚也跟著落下。

    簡尚寒緩緩轉過身,以食指揩去她的眼淚,輕嘆一口氣說;「你是我這輩子最想珍惜呵護的人。」

    「既然如此,你為什麼又……」她的話因為他的食指抵住唇而停住。

    「從小到大,我猜拳從沒有輸過。」所以他才會答應大哥的提議。

    「一次都沒有?」她不相信,哪有人這麼厲害。

    「一次都沒有!」他淺笑著。猜拳其實是有秘訣,所以他才能穩操勝算。

    「可萬一……」她還是很擔心。

    「沒有萬一。」他輕輕摩挲她的粉頰,笑著說︰「就算真的有萬一,我也會想辦法把你搶回來。」

    「騙人!」她撥開他的手,氣憤的說︰「如果你真的愛我,為什麼在我要你做出選擇時,你會選擇要我原諒我爸?」

    「因為他年事已高,沒有多少時間可以等,我不希望看到你將來後悔。」他溫柔的說著。

    「那你呢?你不希望跟我在一起嗎?」就只會替別人想。

    「我當然想跟你在一起。」他苦笑著,「不過那時候你態度那麼強硬,就算我說什麼,只怕你也听不進去,所以我只好等,也許時間一久你的態度就會軟化,到時就是我的機會。」

    「你打算等多久?」如果今天她沒有跑來找他,他打算就這麼一直等下去?

    「不知道。」他搖搖頭,誠實說出自己的心情。「反正我會把店名取做Waiting,就已經有心理準備要等你。」

    魯佑听完,淚水再度潸然落下。

    「你怎麼又哭了?」簡尚寒真看下習慣,她向來都是那麼堅強獨立。

    她搖搖頭,撲進他的懷中。「楊蘭洛說的對,我是個大笨蛋!」

    「Alice去找過你?她說了什麼?她明明答應我會跟你道歉,怎麼又……」虧他還花了那麼多時間開導她,結果竟然又是這樣。

    「不,她罵得對。」她抬起淚眼汪汪的小臉,扯出一抹甜笑。「我的確是個笨蛋。」

    「是笨蛋就不可能當上總經理。」他替她抹抹哭花的小臉。

    她緊握著他的手說︰「我們結婚吧!」

    「什麼?」他被嚇了一跳。她這算是求婚嗎?

    「你不願意?」想主動緊抓幸福的魯佑難掩一絲不安。

    「不是這樣,只是……」

    「只是什麼?」

    「我們結婚的時候,能不能不要通知曉曉?」簡尚寒一臉怕怕。天知道白曉曉那女人,在緊要關頭又會出什麼狀況。

    魯佑噗哧笑出聲來,很能體會他的感受。

    就在這時,店外頭傳來白曉曉的聲音。「哈,帥老板,我又幫你介紹客人過來了。」

    簡尚寒想也沒想,拉著魯佑就往後門移動。

    「快走。」

    「可是你的店怎麼辦?」

    「都已經等到人了,還管店做什麼?」他緊牽她的手,再也不放開。

    「說的也是。」

    橘紅夕照下,只見兩人相互依偎的身影被拖得好長、好長……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Waiting 甜點屋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金瑰子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