賒愛小女人 第8章(2)
作者︰千尋
    她是真的听不懂。

    姐姐回來後,他便把姐姐看得比什麼都重要—一他把所有時間都拿來陪姐姐、想也不想就說要當姐姐孩子的父親、他對她的自殺無所謂,一心只想待在姐姐身邊呀……不是嗎?

    「堇韻帶著受創的身心回到台灣,我不能不守護她、陪伴她,我知道你為此不開心,但我沒有別的辦法,無論如何,堇韻都是我的妹妹。」

    「因為這樣而讓你落單、踫見林道民,我很愧疚,所以我耍狠了。我用最惡毒的方式讓他再也翻不了身,違反了爸爸教我「得饒人處且饒人」的處世原則。但我就是要這麼做,誰教他千不該萬不該惹到你頭上。」

    「那天晚上你要我回去時,我有听出你聲音里的無奈與恐懼,但是我沒辦法離開。因為那時堇韻難產,正面臨生死關頭,而我待在手術房外,眼看一袋袋鮮血往手術室里送,心急如焚卻無計可施。」

    「我應該告訴你的,但我亂得失去方寸,直到你在電話那頭說……你要自殺。亮亮,你給我出了個大難題知道嗎?堇韻正在生死一瞬間,我怎麼能夠離開她?更何況,你不知道我有多痛恨自殺這種事!」

    「我的父親是個酒鬼,我的母親偏偏愛得離不開他,她寧願待在那個家里被打得全身是傷、寧願看著兒子被丈夫用香煙燙出疤痕,也不肯和她的愛情說再見。直到發現我父親外遇後,她崩潰了、自殺了,她終于自愛情中解脫,而我被送進育幼院?」

    「所以你痛恨愛晴、憎惡自殺……而我總是踩到你的痛處?」終于弄明白他們的問題,她是個很糟糕的女人。

    「對,我知道自己不正常,卻無法坦白自己不正常的關鍵。」

    亮亮搖搖頭。不是他不正常,是她沒想過去認識小小的鐘亦驊,嘗試了解他受過的傷。

    抱歉……她在心底對他說。

    「我在醫院守了一夜,慶幸堇韻終于度過危險,沒想到卻接到你離家出走的消息。你走了,大大方方地把股票、房產送給了我們,要過戶那些東西不是一兩天的事,你早就決定離開了,對不對?」

    「我到處找你,幾乎把台灣每寸地皮都翻遍,可你就像蒸發似的消失了。我找不到你,卻無法不提起精神,陪堇韻度過人生黑暗期,幸好堇韻比我們想像的要堅強,工作和孩子讓她重新振作起來。但你呢?你去了哪里?你能去哪里?你想去哪里?我重復問著自己這個問題,答案只有一個。」

    「哪一個?」

    「我身邊是你唯一想留、想去的地方。」

    一語中的!是的,沒錯,他身邊是她唯一想留、想去的地方……但,她不行。

    她垂眸露出淒涼的神色,擠不出完美笑靨。

    「亮亮,我想你,比我自以為的更想。我想你的一顰一笑、想你的任性及壞脾氣、想你的開心、想你每次耍賴時都會打開手臂說︰「二哥,抱抱。」和想你說︰「二哥,我好愛好愛你。」時的甜美笑臉。」

    「你的聲音總在我夢里出現,令我常半夜醒來,追著你的聲音往外跑,次數多了,我差點以為自己得了精神疾病。于是我明白,百般排斥愛情的我,早已在不知不覺間陷入愛情。」

    「所有人都以為我終會和堇韻結婚,但我沒辦法,沒辦法心里裝著一個女人,床上卻躺著另一個。亮亮,對不起,這麼慢才發現我愛你;對不起,讓你傷心到離開從小長大的家;對不起,沒有好好照顧你;對不起,讓你受了那麼多委屈。如果你身邊沒有別的男人,如果你覺得還有一點點的可能,請給我機會,讓我證明我愛你。」

    二哥說了……「我愛你」?她等了十幾年的字句,竟然在她離開六年之後才出現?曾經,她等這句話等得心力交瘁啊……

    她握著自己的手指頭,艱難地道︰「這句話,你應該早點對我說。」

    是啊,他怎麼不早點弄明白?早一點,就不會苦了她六年、痛了他自己六年。

    「爸爸去世那天問過我,如果不愛你,只要結婚就好,可不可以?」

    「你沒有同意,對吧?」

    「你是沐家的小公主,我娶了你意謂著什麼?意謂我將拿走無數的財富、景麗的大部分股票和董事長寶座。沐家于我有恩,我不可以做這種事。我疼你、愛你、照顧你,那因為你是我妹妹、我的親人、我生命中不可以分割的一部分,那不是金錢可以拿來衡量的。」

    「我以為你喜歡我,是因為無從選擇,如果你身邊有更好的男生出現,到時你便會清楚,我之于你,只是一個好哥哥。一直到後來我們逾越了兄妹的分際,我不知不覺間一天天迷戀上你,才開始自問︰可不可以放下驕傲自尊,不去介意外人的觀感和你在一起?那時我看著臂彎里熟睡的你,答案昭然若揭——只要我們幸福,別人要怎麼說隨他去。」

    「亮亮,不要用這種懷疑的眼光看我,你沒听錯。和你在一起的那段時間,我是幸福的,在你的燦爛笑靨里幸福、在你的調皮嬌俏里幸福、在你沖進雨水里用力跳舞時幸福。」

    「于是我告訴自己——好吧,如果這個不怕死的女孩,她的愛情能一路堅持二十五歲,確定對我的感覺不是錯誤迷戀,那麼,我就和她結婚。」

    「你曾經想過和我結婚?」這句話對亮亮而言太震驚。她從沒想過他們之間有一點點的可能性,她總是拖著、賴著、巴著,像罹患重癥的病人,只想著能睜開眼看見太陽,多一天便賺一天,她不想未來、不打算明天,只求安安穩穩地,能愛他一天是一天。

    可原來他……為她計劃過明天啊?知道這錯過的遺憾,她心髒緊縮著,心悸不已。

    「對,我想過。」

    「我還以為自己全盤皆輸了呢。」誰知道只要再多堅持幾下,他們之間就會出現轉機。

    「我知道,在愛情這塊區域,你嚴重缺乏自信。」他接過她的鍋鏟、打開了瓦斯,把菜炒熟。

    「你……」那是她信里的字句呀……

    「你的信,我倒背如流。」他淡淡解釋。

    她還能再更震驚嗎?受了重傷的心紛紛擾擾,讓她不知道該如何厘清,盼望的愛情回來了,她卻已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勇氣。

    晚餐上桌了,四菜一湯,有模有樣。

    慈慈捧著碗,興高采烈的問︰「爸爸,你怎麼從凱拉丁星回來的?是搭阿波羅太空梭?還是搭凱拉丁星的太空船?」

    亦驊愣了一下,不知道怎麼回答。

    亮亮也怔住了,沒怨過慈慈那麼快就接納這位從天而降的父親,沒有懷疑、沒有憤怒,理所當然地接受。是遺傳基因的關系?還是血脈相連的影響力?

    「爸爸,凱拉丁星的戰爭已經結束了嗎?你還要不要回去幫他們的國王?」女兒目光灼灼地看住他,非要他說出答案不可。

    亦驊的直覺沒有錯,慈慈是他的女兒,亮亮招認了。堇韻的直覺也沒錯,慈慈的確有一雙「二哥的眼楮」,讓亮亮在無數孤單的夜里得到安慰。

    他識相地知道不該追問避孕藥的效果,並且很愉快自己有一個漂亮得像洋娃娃的女兒。

    他在腦海里迅速分析,對于亮亮向女兒解釋自己缺席的創意感到欣喜,因為她有充足的理由恨他,卻沒選擇讓女兒怨恨父親。

    「我不必回去了,戰爭已經平息,周王也訓練好自己的部隊,可以保衛他國家的安全。」

    「太棒了,爸爸不必回去了。」

    「是啊,不必回去了。」他重復著慈慈的話,分神覷了眼身旁的女人。

    她沒出聲反對,所以她並不介意自己留下來嘍?溫柔笑容浮上他臉頰。

    「爸爸,告訴你一個秘密哦,我本來很害怕耶。」慈慈放下碗筷,走到父親身旁。

    他彎腰把女兒抱到自己膝上。「害怕什麼?」

    「害怕爸爸長得像大章魚、甲蟲,還是頭上有戴鐵面具的那一種。幸好爸爸很帥。我本來很擔心要是爸爸到幼稚園找我,老師和同學都會被爸爸嚇死。」

    亮亮告訴女兒,她爸爸是外星人嗎?難怪一個爸爸憑空出現,慈慈不會覺得奇怪,原來她常常預想著爸爸回來的場景。

    亦驊決定順著劇本演下去。「亮亮,你沒告訴慈慈我是地球人嗎?」他低頭對懷里的女兒解釋,「爸爸有特殊能力,才會被凱拉丁星的國王聘請去拯救他們的星球。」

    亮亮愣愣的搖頭。他這是在演哪一出啊?

    「媽媽忘了說。」慈慈嘟嘍著。

    「沒關系,以後你不用擔心了,爸爸和慈慈一樣是人類,不是外星人。」

    「嗯。」慈慈用力點頭。「爸爸,你可不可告訴我凱拉丁星的啦?」

    「當然可以。等吃飽飯,你想知道什麼,爸爸統統告訴你。」

    亦驊端過女兒的小碗,一口一口地喂她吃飯。這是他從來沒做過的事,但從現在起,他會一一彌補。

    這天,慈慈很晚才睡,因為爸爸的冒險故事太精彩,精彩到她舍不得入睡。不過她最後仍是安心睡著了,因為爸爸向她保證,明天醒來,爸爸就會在她的床邊,每天會繼續為她講故事。

    童話小屋外頭,穿著睡衣的亮亮坐在秋千上發傻,對于白天發生的事,她震驚到現在尚未消化完全。

    就這樣嗎?他進門、告訴慈慈「我是爸爸」然後大結局?

    六年是一段很長的光陰,長到足以改變很多東西,她已不再是十九歲的懵懂年齡,也清楚人生不是只有愛情。

    一路坎坷走來,她的確已經改變。

    一件薄毯披上她肩膀,亮亮回頭,發現自己身後是那位凱拉丁星的大英雄。

    「睡不著?」亦驊坐到她旁邊的秋千上。

    她低下頭,用腳尖撥弄地上的小石子,默然不語。

    「我明自我出現得太突然,你需要一點時間適應,如果——」

    「二哥,我已經不是那個滿腦子都是愛情的小女生了,我不確定……自己想不想要回頭?」她打斷他說。

    亦驊點頭同意。一如他也不再是那個表面溫和、實際上卻對愛情充滿仇視的男人,改變是所有人在六年光陰中都會發生的。

    對于眼前的狀況,他已經夠滿意了,至少亮亮還願意叫他一聲「二哥」,願意讓他留在她的童話小屋里,等明天天亮,繼續為女兒說精彩絕倫的冒險故事。

    「我懂,就順其自然吧。如果把我當二哥能讓你安心,那我就用二哥的身份住下,用二哥的身份陪伴你和慈慈,好不好?」

    這樣講起來有點諷刺,當年是他硬要以兄妹關系拉出界線,沒想到,現在想留在線後面的人,成了她。

    風水輪流轉,十年河東、十年河西,果真沒有人可以一輩子順利。

    亮亮與他對望著。她能說不嗎?

    在他對慈慈說自已是爸爸時,她沒阻止;在他承認自己是救星英雄時,她沒阻止;在他承諾明天醒來,慈慈就會看見父親在床邊時,她也沒阻止。是她自己一點一點默許了他的存在。

    她沒回答,只是輕輕地嘆息,過去的陰錯陽差,蹉跎光陰。

    「二哥,大哥和果果好嗎?」

    「公司里大哥有果果幫忙,擔子輕了許多,還有閑暇作詞作曲,唱片公司說,有意讓大哥的曲子角逐金曲獎。」

    「這樣很好。果然人還是需要做自己喜歡、擅長的事。」

    「這是你一心希望的,不是嗎?」

    「對,我很開心大哥可以繼續當他的音樂人,只可惜,我沒辦法參加他們的婚禮。」

    他擰了擰眉心道︰「他們沒有結婚。」

    「為什麼?那麼多年過去了,難不成……果果又見異思遷?」亮亮想到這里,一股氣便燒起來。果果答應過她,要好好愛大哥的。

    「話想清楚再說吧。果果從來就沒有見異思遷過,那次離開大哥是因為她生病了。」亦驊提醒道。

    「既然如此,為什麼他們到現在還不結婚?」

    「因為你。」

    「我?什麼意思?」

    「他們決定在沒有找到你、沒有親眼看見你幸福之前,就不結婚。」

    「什麼?哪有人這樣的?他們是他們、我是我,不能混為一談!如果一直找不到我呢?難不成他們兩個人就要繼續空耗下去?」她抗議的說。把自己的幸福賴到別人身上太不道德了,她才不想當壞人,不想害兩個有情人無法結合。

    「放心,反正我已經找到你了。」亦驊失笑。亮亮果然還是很在乎他們這群兄姐。

    下午他打電話回台灣。告訴他們找到了亮亮,大哥、果果、堇韻听了都高興得不得了,三個人搶著講電話,還限制他要在一個月內把亮亮帶回來。

    可一個月怎麼夠?目前他只能當亮亮的「二哥」,他得做好長期抗戰的打算。

    「不行,我要打電話給他們,果果很老了,不能一年一年拖下去。」

    這種說法真傷人,幸好果果沒听見。「我提過很多次了,但他們堅持婚禮時所有的親人都要到,有人不能參加,就暫緩舉行。」

    「如果我一直不回台灣呢?」

    「那就無限期延期。果果很固執的,當了幾年業務經理,現在的她早已不是當年那個可憐兮兮的小女人。她很強勢的,說到做到。」他苦惱地道。

    言下之意是,如果她真的在乎大哥和果果的幸福,那她就得早一點回家?

    回家啊……亮亮想起了那個大院子。她常和二哥坐在院子里看星星、談心事;她想起那張搖椅,一張無條件容納她任性的椅子,搖浮搖,將她的壞脾氣搖入了夢鄉里;她想起修剪平整的大草坪,柔軟不扎腳,每個下雨天,她都會沖進草坪跳舞,盡情宣泄心情。

    有人說,喝過尼羅河的水,總有一天會再回到埃及。爸爸卻說,躺過我們家的草坪,生命便會和這個家有深刻聯系——于是大哥躺了、二哥躺了、她和姐姐也躺了。那個下午,他們在草皮上翻滾嬉鬧,笑聲直傳天際。

    夢里想過千百回的家啊,等著她回去呢……

    看著她寫滿思念的臉,他明白她想家了,想那群疼她愛她的家人。或許他們的關系曾經烏雲蔽日,但如今已然雨過天青,她確實該回家了。

    他伸手拉住她的,她沒抽回,靜靜地享受他的溫柔。

    他像小時候教她認字那樣,手指在她的手心上輕劃。她沒低頭看,但一個字一個字清清楚楚感覺到——

    他在她的掌心上,寫滿「我愛你」。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賒愛小女人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千尋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