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你身邊 第十章
作者︰夏洛蔓
    紀雪容很晚才回家,喝到很醉。

    請同事吃完飯,到居酒屋喝點小酒,幾個年輕人興致一來,起哄到夜店跳舞。紀雪容平常是不愛到那麼吵雜的店,但是,今天,她只想晚點回家,逃避遇見陸子農的可能。

    她總是覺得他隱瞞很多心事,希望他說出來,但是,當他真想跟她說什麼的時候,她卻害怕得不敢面對了。

    暍了酒,膽子大了點,可以拋開面子問題,不想听的就耍賴、裝醉、裝死。

    她現在很茫,很想念陸子農,無論身邊有多少人陪伴,有多熱鬧,若是他不在她身邊,她就什麼事都提不起勁。

    她愛慘他了,但是,他的正派、君子,溫吞的性格卻也教她抓狂,要,一句話,不要也是一句話,趁著現在酒氣正濃,勇氣正旺,她想問清楚,他到底要不要她?

    如果他說不要,她就哭給他看,如果他敢說出什麼為了她好,她應該選擇更好的男人之類的屁話,她就色誘他,要他負責。

    這是紀雪容讓同事送回家時,途中腦子里裝的東西。

    呵、呵……紀雪容覺得自己好壞,明知道他只會荼毒自己,不肯說出一句傷她心的話,還故意用這種方式讓他拒絕不了。

    不然呢?繼續這樣曖昧不明,搞不懂他到底是不是有其他喜歡的女孩子,搞不懂他對她的好是基于友情還是升華成親情什麼的,她纏他,他就讓她纏,卻遲遲沒有更進一步的表示。

    她性子比他急,早晚會急出心髒病來。

    苞同事道別,踩著不穩的腳步,紀雪容走入公寓,坐上電梯,然後,筆直地沖到陸子農家,狂按門鈴。

    借酒裝瘋,就是這麼一回事。

    陸子農很快來開門,還沒換上睡衣,像是在等她。

    「哈!我回來了。」她沖著他嫣然一笑,揮揮手。他扶她坐到客廳沙發上,倒杯水給她。

    「我準備好了,你要談什麼?」她並攏雙腿,努力想坐正身子,卻還是歪斜一邊。

    「你喝醉了,還是……明天再說吧!」他坐到她身邊,讓她靠著。

    「沒關系,我還不想睡,說吧!」她一副英氣凜凜,打算正面廝殺。

    陸子農沉沉地吐了口氣,眼楮盯著茶幾上的那杯水,緩緩地說︰「找個能讓你快樂、幸福的男人吧……」

    一句話,他說完了。然而這簡短的一句話卻已經耗盡他所有的力氣了。

    「什麼意思?」她努著嘴,淚水在眼眶里打轉。原來,她還醉得不夠徹底。

    「跟我在一起,太沉悶,你還年輕,生活應該更多采多姿、更豐富一些……」

    「你要說的就是這些?」滾燙的淚水滑了下來。

    「嗯。」他沒有看她,怕泄漏眼底的痛苦。

    「所以,你根本不愛我?」她揪著他的衣袖。

    他想回答愛,但是,光是愛,怎麼夠?

    「所以,你不要我了……」她開始吸鼻子,抹去不斷落下的淚水。

    「我們還是朋友……」

    「我要你說,你是不是一點點都不愛我?就算我哭得死去活來,你還是不愛我?」她開始無理取鬧。

    「雪容……」

    「你說啊,只要你說不愛我,我就——」她霎然停住,沒有說完,留點後路給自己。

    「你還記得六年前,分手的那個夜晚,你跟我說過的話嗎?」這是他第一次提起這件事。

    她努力思索,那時,她怒急攻心,滿腦子想分手,想解除痛苦,不記得說了什麼。

    「你說,如果我不能給你幸福,不能讓你快樂,就不該追求你……」

    她壓癟著嘴,很明顯,她胡亂栽贓,跟他在一起,當然幸福,當然快樂,只是……那時有很多事不懂。

    他卻一直記著年少不懂事的她說過的話?

    「現在的我,還是沒把握……我不知道該怎麼做……」他沉痛地說,不甘心放手,但是更不願困住她。

    「你什麼都不用做,我愛你,只要跟你在一起就夠了……」她好難過,原來,當年一句無心的指控,傷了他這麼多年。

    一直讓他停滯不前的原因,就是那句話嗎?

    他輕輕地搖頭。「不夠……你會後悔的……」而他,承受不了再一次分離,承受不了她再一次消失。

    懦弱的他,選擇做朋友,至少,他還見得著她,保護得了她。

    「你試都沒試怎麼知道我會後悔?」她哭喊地搖晃他的手臂。「我後悔的是六年前跟你分手,後悔自己任性,你根本不懂,根本猜錯了。什麼去找更好的男人,你以為這樣做就是對我好,完全不好!」她眼淚連著鼻涕,醉酒又口齒不清,只管哭訴,不管他听得清不清楚。

    他很錯愕,原本的決定開始動搖……

    「你不愛我、不要我,就想把我塞給別人,不管我想不想,不管我快不快樂,反正塞給別人就跟你沒關系了,你……」她辭窮了。「你是始亂終棄!」

    「我……」他有苦難言,他就是希望她快樂……怎麼會不要她呢?

    「你怎樣?」她眼楮哭得又紅又腫,傷心、痛苦、不甘心,卻還是一副吃定他的蠻不講理。「你搬到我對面,不就是在追我?追到了就始亂終棄,你是負心漢。」

    她哭得頭好脹,根本已經不講道理,硬要說他始亂終棄。

    「可是……」好吧!她的指控他全接受了,但重點是——「跟我在一起,你真的覺得開心嗎?真的會幸福嗎?」

    「我又不是笨蛋,不開心我干麼賴著你,我像是自虐狂嗎?」她捧著頭,這麼用力說話,感覺整顆頭像要爆炸。

    「你先別生氣……是我弄錯了,是我胡思亂想,你身體不舒服,我們明天再說……好不好?」他擔心她的臉色蒼白。

    「不好——」既然說了,當然要一次說清楚。憋著,好難受。

    「好……那你說……」他無可奈何,苦笑著,她的蠻橫他是知道的,可是,就愛她,能怎麼辦?

    「你老實說,到底愛不愛我?敢說謊的話,我明天就生大病。」不要到一個答案她不死心。

    「愛……」她拿自己健康威脅他,他哪里敢再隱瞞。

    「從我們分手後一直都還愛我?」她听見了,開心了,想知道更多。

    「一直都愛。」

    「沒有交過別的女朋友?」

    「沒有。」他笑了,懷疑她到底幾分醉?她搖晃著暈眩的腦袋,笑得花枝亂顫,心情大好。

    「你要不要先回家睡覺?」他擔心地問。

    她眯起眼看他,微笑的臉慢慢垮下,瞧得他心驚膽跳,洗三溫暖似地滿頭大汗。

    「你不是男人!」莫名其妙地,她迸一句。

    「我?」好,他不是男人。

    千錯萬錯都是他的錯,只要她開心。

    真的是他想多了?還是她不想傷害他,硬說跟他在一起是快樂的?

    「你愛我卻不敢說、不敢吻我、不敢抱我,所以你不是男人!」吼完,她好累,腰一酥,就縮進他懷里了。「害人家等得那麼辛苦……」

    「對不起……」

    「就這樣?」她自他懷里仰起頭,紅唇翹得老高。

    「不然?」

    他真是不懂女人心,道歉了還不行?她真是受不了他,再等下去,她都要結蜘蛛網了——

    紀雪容雙手往他頸子一勾,將他拉低,挺直腰桿,紅唇便湊上去。她決定要霸王硬上弓了!

    ***bbs.***bbs.***bbs.***

    溫熱的身軀交纏著,指尖滑過的是如絲綢般的觸感,令人眷戀。

    陸子農側著身,游戲般地撫著紀雪容縴細的手,滑上滑下,揚起淺淺的笑。

    「咭……」紀雪容睡夢中癢得縮起身體,卻如有意識般靠向溫暖的胸膛。

    被子自她雪白的肩落下,被緣底下若隱若現的飽滿弧線,他必須閉上眼才能不再被誘惑。掌心移向她沉睡的臉龐,指腹輕輕劃過細細的肌膚,又惹來她一陣銀鈴笑聲。

    「嘻……好癢……」她手臂一攬,環住他的腰,就是不肯醒來。

    「雪容……」今天非假日,他得叫醒她,雖然,他很想就這樣霸佔她一整天。

    「唔。」她睡得舒服,賴著不想睜開眼。

    「雪容,起床嘍……」他捏捏她軟綿綿的瞼蛋。

    她抓來他的手,貼在自己胸脯上,繼續沉睡。

    他倒抽一口氣,雖然掌心中間還隔著一層被子,但沒有男人抵擋得了這瞬間的血脈賁張,這只小惡魔,即使在睡夢中,還是沒有停止折磨他。

    但是,他願意這樣受折磨,只要她不離開他。

    「再不起床,我要惡虎撲羊了喔!」他低身輕嚙她的唇,先禮後兵地警告她。

    她這才幽幽轉醒,輕嘆一口氣。

    「咬痛你了?」他連忙輕揉她的唇,擔心地看著她。

    「光說不練。」她一副哀怨表情,瞟他一眼。「蛤?」他瞠目結舌,不明白她的意思。

    「人家等很久了,幫你制造那麼多次機會……」她抱怨說。

    這下,他眼楮瞪得更大了,難道昨晚還不夠?

    她見他那表情,仿佛遇上色女,嚇呆了,忍不住噗哧一笑,迅速背過去,將棉被全裹在身上,再回頭偷瞄他一眼。

    「什麼啊……你已經穿上衣服了。」她惋惜道。

    「很抱歉,沒有養眼的鏡頭。」他不禁被她的頑皮給逗得哈哈大笑。

    「哼。」她不滿地輕哼一聲,又滾回他身邊。

    「頭痛不痛?」他揉著她的太陽穴。「昨晚喝那麼醉,又沒什麼睡。」

    「還好,只是有點脹脹的。」她摟著他的腰,臉貼著他的胸膛,滿足地吁了一口氣。「好幸福喔……」

    听見她因幸福而嘆息,他的胸口也被感動給撐得滿滿的,先前的退縮于猶豫全因她這句話而消失了。

    能擁著她,他才是最幸福的男人。

    「現在幾點了?」她問,嘟著嘴問。

    這次他學聰明了,先給她一個吻,才告訴她時間。「八點。」

    「那得準備上班了……」她嘴里說著,頭卻更往他懷里鑽,舍不得結束這個美好的早晨。

    他也不催她,一下一下地梳著柔軟的發絲。

    「對了,」她突然又抬起頭。「晚上回來,我有帳要跟你算。」

    「咦?」她這句讓他心頭一緊,不知道自己又做錯什麼,說錯什麼?「可以現在算嗎?」

    「不行。」她也學他,話不一次說清楚,害她昨晚喝那麼多酒,還做出「酒後亂性」這種丟死人的糗事。

    「好吧……」憂愁一下子爬上他的眉間。

    她看了又心疼,心軟地透露一些這筆帳的內容。「不是會吵架的事,以後,我們都不要吵架了。」

    「嗯。」他稍稍寬了心。

    「但是心里想什麼都要老實告訴我,不準一個人胡思亂想。」

    「好。」

    「也不準再說要我去找別人的混蛋話。」

    「對不起……」

    「知道錯就好。我回家換衣服了,晚上見。」她骨碌起身,用壯士斷腕的氣魄離開他溫暖的懷抱。

    紀雪容離開後,陸子農也跟著從床上坐起。

    拉開床邊的窗簾,外頭陽光普照,好個艷陽天。

    他對著天空傻笑,所有的煩惱,所有的掙扎,應該都過去了,落幕了。差點,他就親手將自己的愛情白白葬送。

    太愛她,讓他一時迷失了自己,失去平時的沉穩,滿腦子都是悲觀的思想,想著長痛不如翹痛,用別離逃避離別,卻沒勇氣開口問她︰「跟我在一起,你幸福嗎?」

    反觀,雪容比他果斷多,也堅強多了,是她的愛給了他信心,是她讓他相信,自己真能夠給她車福。

    因為,她是他的陽光啊!

    叮咚!叮咚!

    急促的門鈴聲響起,陸子農連忙奔去開門。

    「厚……你還在作白日夢,以為今天是假日啊!」紀雪容見他還沒換衣服,先是一陣嘮叨。「喏,早餐,隨便做的,吃完再去上班。」

    「嗯。」他接過烤得暖暖酥酥的吐司。

    「走嘍,BYe!」旋風似的,她又沖到電梯口,攔下即將關上的門,走進去,朝他揮揮手。

    他也笑著揮手。

    懊修正一件事,不只是陽光,她是時晴時雨時而狂風烏雲兼打雷,所有氣象狀態都讓她一人包了。

    所以,有了她,生活絕對會更忙碌更充實。

    他又開始傻笑。

    他的雪容,他的至愛……

    ***獨家制作***bbs.***

    情場得意,紀雪容仿佛加足馬力的跑車,「轟轟轟轟」充滿沖勁。

    整個公司的人因昨晚的狂歡,今天個個精神不濟,有氣無力,只見紀雪容抱著電話,一通接一通拜訪客戶,談話之間笑聲不斷,仿佛想宣告全世界,有了愛情,她不必喝雞精,就能精神好、心情好、氣色好。

    意外地,還接到一筆大訂單。

    一對新人即將結婚,正在傷腦筋婚宴結束後讓來賓帶回去的謝禮,要挑選什麼,剛和紀雪容通過電話的老板,立刻就向他們推薦「Eros」。

    新娘見那粉紅色晶晶亮亮的包裝盒也很喜愛,試吃了口感後更是滿意得不得了,一口氣便下了一千盒的訂單,老板笑得合不攏嘴,馬上又打電話給紀雪容。兩人因為這筆訂單,哈啦了快一小時,似乎覺得今天的業績夠了,可以提早打烊收工了。

    「婚宴謝禮啊……」紀雪容聊天聊得口干舌燥,到茶水間倒杯水喝,突然靈光一現,以前怎麼沒想到經營這個市場呢?!

    她匆匆召集幾位主要干部,商討這件事,決定開始打平面廣告,為新人市場特別設計一款別致謝禮。

    听到這筆訂單,听到新的企劃案,所有人眼楮都亮了,交頭接耳地討論起來,太帥了!

    紀雪容見大家卯足了勁,很有志氣地要讓今年的業績成長一倍,不禁感動得差點掉下眼淚。

    無論生活、無論工作,有人能分享喜悅、分擔重量,一起打拼,逐步實現夢想的感覺真的太美好了。

    下班時間一到,大家紛紛喊著要回去補眠,明天開始沖刺,很快,辦公室便剩下紀雪容一人。

    這時,她不再感覺寂寞,反而能夠細細地體會那不為什麼便自動涌現的滿足感。整理桌面時,陸子農打電話給她。

    「查勤啊?怕女朋友又跟人喝酒去了?」她打趣地問。

    自稱女朋友,一點也不害臊。

    「一天沒見到你,想你了。」難得的,陸子農竟也甜言蜜語起來。

    「呵,開竅了,知道灌女孩子迷湯了?」她喜孜孜的,卻還不忘挖苦他一番。

    他笑。「我在你們公司樓下。」

    「咦?我今天有開車啊!你等等,我馬上下去。」

    她很納悶,但是也沒多問,見了面就知道。

    當紀雪容步出辦公大樓,見到陸子農依舊倚在騎樓下的方柱旁,頂上的白色日光燈照著他的磊磊落落,一派溫文儒雅,她笑開了,像只麻雀,跳呀跳地撲進他懷里。

    以後,她再也不必猜疑他的心屬不屬于她。

    驀然回首,方知,那人一直站在那里,等著她回頭。

    「這麼好,來接我下班?」她仰高著臉,貪戀地望向他清澈的眸。

    「來看看這條路暗不暗,安不安全。」他微笑說。

    「哈……」她大笑。「不暗,但是來往的行人很可怕,刺龍刺鳳的。」

    「那我送你回家好了。」

    那年,她就是等著這一句話,迫不及待地投向他的懷抱。

    「別以為這樣我就不找你算帳。」她勾著他的手臂,走往地下停車場。

    「我想,至少可以少算點利息。」

    「這我要考慮考慮。」她抬高下巴,很難商量的。

    「今天在外面吃,請你吃大餐。」他說。

    「厚……一下子獻這麼多殷勤,把我慣壞了我可不管。」她像個博浪鼓,一會兒貼近他,一會兒又佯裝刁蠻,將頭甩到一邊。

    「就是想把你慣壞。」

    「有什麼企圖?」她眯起眼,打量他。「是不是想讓別的男人不敢來招惹這個野蠻女友,讓我只能一輩子留在你身邊。」

    「如果有用的話,我會加倍努力。」他應著她的每句拷問,邊答邊笑。

    「完蛋了,陸子農,你變壞了,你有心機,城府很深。」她最喜歡和他這樣有一句沒一句地閑扯淡,不管她出什麼招,他都好脾氣地照單全收,把她寵得無法無天。

    「听說壞男人身價比較高?」他偶爾也使點壞。

    「你已經有我了,想干麼?」她能開他玩笑,他卻不能挑戰她醋桶的極限。

    「沒有……」他立刻否認。

    「我告訴你喔!你已經對我下手了,不能始亂終棄。」

    「我記得好像是有人酒後亂性……」他像失憶般側著臉想。

    「不管,搞不好我現在肚子里已經有你的baby了,你忍心拋棄我們母子倆,讓我們流浪街頭?」她愈說愈夸張。

    「我會負責的。」他笑到不行,這女人鬼扯起來真的是讓人哭笑不得。

    「是對小孩負責還是對我負責?」

    「兩個都負責。」這是智力大考驗,稍有閃失就會沒完沒了。

    「那你想怎麼負責?」她找碴找上癮了。她喜歡鬧他,這是她的樂趣,訓練口才似的,玩雞蛋里挑骨頭的游戲。

    陸子農雖然也愛她那吱吱喳喳個不停的小嘴,喜歡有她在而變得熱鬧的氣氛。

    但是——

    「雪容……」陸子農在她的車前停下。

    「怎麼了?」她將鑰匙交給他,不明白他為何突然嚴肅起來。

    「我可以晚點再回答你這個問題嗎?」

    「為什麼?這問題有那麼難回答嗎?」

    「你不要一直逼問我……」

    「你說句我愛听的,我就不鬧你了!」

    「我愛你」這這個答案這麼好用,他怎麼就學不會舉一反三。

    「你確定……要我在這里說?」這場地,不適合吧!

    「不管,就要你現在說。」

    「好吧……本來,我是想等吃過飯再說的。」

    他笨拙地單腳朝地面跪下。

    等等……他想做什麼?她愣住了,嘴巴忘了合上。

    他從口袋里拿出求婚戒指,高高舉起。「我愛你,雪容。嫁給我。」

    她雙手搗住臉頰,半晌才發出不可思議的低吼。

    「陸子農——沒有人在停車場求婚的啦!你真是天底下最不浪漫的男人。」

    「款?」明明是她要他說的。

    她抱怨完沒忘記將戒指收下,又好笑又好氣地拉他起來,說︰「下次再補過。」

    心想著,這個笨男人,她一定得好好看住,要不然,哪天被「惡羊撲虎」吃干抹淨都不一定。

    「現在是?」他望著她將戒指套入無名指,不知道算不算是答應了?

    「看在你追我追得那麼辛苦的分上……」她抿著唇笑。「我就收下了。」

    他松一口氣。「那吃飯去?」

    「嗯……」看著閃閃發亮的戒指,忍著快內傷的笑意,補充一句。「記得喔,是你追我的。」

    「記得。」他老實回答。

    她得意地咧開嘴笑。然後,她也永遠都不會忘記,她是如何地迫不及待答應他的求婚,就像六年前。

    好男人,絕對不要輕易放過。這是她曾經失去之後,才體會出來的人生智慧。

    【全書完】

    書後小記︰*蔣拓跟倪巧伶的愛情故事,請期待【前女友2】《跟你撇不清》一書。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回到你身邊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夏洛蔓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