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追妻超高竿 第十章
作者︰陶晴
    「不準開門,窗戶也不要開,求求你!」柴虹央求著運將。

    運將大哥重情重義,拍拍胸脯說道︰「你放心好了,就算把偶車子砸爛,偶也不會把門打開的。」

    說時遲,那時快,孔泰熙已經來到右後車窗的地方。

    他不停拍打車窗,要柴虹開門,好讓他有一個解釋的機會。

    可是,為了那條項煉才來接近她,儼然是個事實,不管他再怎麼解釋,她怎麼听得下去呢?

    開門,我還有話還沒說完,你開個門,讓我說個清楚,好嗎?

    柴虹從他的唇語中,讀出大致上的意思,可是她現在沒心情听,也不想听。

    你快點回車上去,這樣很危險,你讓我靜一靜,可以嗎?

    柴虹同樣用唇語兼帶動作,來傳達她的意思。

    見柴虹死都不願開門,孔泰熙索性轉移目標,他來到運將車窗旁邊,拿出紙和筆,刷刷寫下幾行字,然後貼在車窗上給他看。

    車門打開,我就給你一百萬!

    天啊,一百萬!他就算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出車,也賺不到這個錢啊,他很心動,不過,剛答應過這位小姐,他不能不顧江湖道義。

    他對著孔泰熙搖搖頭,表示他不是個見錢眼開的人。

    孔泰熙馬上撕下另一張便條紙,刷刷刷寫了幾個字,然後又貼在車窗上。

    開門就給你三百萬。車內那個是我老婆,我們不過有點小誤會,站在同是男人的立場,是不是該讓我解釋清楚呢?

    三……三百萬!

    對一個計程車司機而言,三百萬可不是一筆小數目,再說,勸合不勸離,夫妻吵吵架斗斗嘴是難免的,他這麼做,豈不足活生生在拆散人家一對鴛鴦。

    「這位小姐,其實啊,夫妻吵架總是難免……」他的心開始動搖,反過來勸慰柴虹。

    真是個見利忘義的家伙,柴虹不指望他,自己開了車門,便走了出去。

    她知道孔泰熙以更快的速度追上來,可惜她的腳程沒他快,不到三分鐘,就被他給逮個正著。

    「停下來听我講句話很痛苦嗎?」

    「我沒談過戀愛,你不要再欺負我了,如果你那麼想要這條項煉,給你就是了,不要一直對我說好听的話,讓我重歸平靜的生活。」對于他的甜言蜜語,她沒有免疫能力,只能希望他放過她一馬,不要傷得她太深。

    柴虹把項煉交給孔泰熙,誰知道,他拿到手,連看都不看,大手一拋,天使的眼淚就從高架橋掉了下去。

    「那……那很貴?!」

    「再貴,也沒有你來得珍貴。」走到她面前,捏捏她臉頰,陽光落在她臉上。「如果真的只要你身上那條項煉,像你這麼好騙,任何時候,我都不難騙到手。我承認當初是有這個念頭,但日子一久,我喜歡你的程度,早就遠遠超過那條項煉了!」

    柴虹沒有听他說,還不停望著橋下。「你要不要先下去撿,我們的事可以慢慢再說。」听韓邁迪說,那條項煉價值不菲,他不會心疼嗎?

    「听好,沒有什麼比擁有你還來得重要,如果我得到全世界,卻失去你,對我來說,還是一無所有。」拉起她的手,望著她,他教訓她︰「虹,我對你是直芯還是假意,你會自己分辨,對吧?」

    她點頭。

    「既然會分辨,為何剛剛我話才說到一半,你就負氣跑開?你知道你這舉動很傷我的心,讓我覺得,我的真心受到質疑,你知道嗎?」

    她望著他的眼楮,點頭。「恩。」

    「虹,有句話叫愛屋及烏,你應該听過,今天我一旦接受了你,同樣地,我也會好好照顧小強,你們都是我的寶,一個都不許與我分開,若不是小強,我也不會認識你,你們都是我的親人,「親」這個字你會寫吧?就是一個人站在木頭上,看見最愛的人回家,萬一你這一跑,我找不到你,你不怕我會一直等下去,找下去嗎?」這些話句句敲人心扉,說得好像在看真情指數,听葉教授心靈開悟,讓她眼淚又不自覺地流了下來。

    她很想問,她有那麼重要嗎?可是她曉得問了這些話,肯定是蠢到不行,他真的很在乎她,這根本就不用問,是她自己少根筋,才會話听到一半,就歇斯底里鬧了笑話。

    「我從來沒有吻過一個傻得這麼可愛的女人,你讓我追成這樣,所以我要吻看看,傻女人吻起來的滋味究竟是怎樣?」

    「就這里?」哇哩勒,高架橋,你會不會太招搖。

    不等她回神,孔泰熙便一把將她抱在懷中,在日正當中,在車水馬龍里,毫不在意外界眼光,就這樣不顧一切地吻了起來。

    「唔……」柴虹既意外,又羞怯,她一邊享受著孔泰熙給予的滋潤,另一方面,還得眼觀四面,耳听八方,看看有沒有車子里的人,會看到她和孔泰熙的這一幕。

    事實證明,她的想法是正確的,反正大家塞車閑著也是閑著,加上兩人目標又這麼明顯,前前後後,左左右右,每個人莫不被這突來的畫面給嚇到,甚至有些人還打開車門,站在路中央,打算看得更仔細些。

    有些無聊的人還拿起照相手機,捕捉這難得一見的鏡頭,一時之間,高架橋上的人群,漸漸多了起來,多到好像在辦迎神廟會,讓柴虹在享受孔泰熙的雨露均沾之際,不得不趕緊向對方發出警訊。

    「恩……恩,四周……很多……觀眾,你……唔唔……不要停……恩,不是不是,是……停一下好不好?」她真舍不得他停下來,不過,她實在不能再忍受自己被當成猴子觀賞了。

    「讓他們看免費的俊男美女親吻,是他們的福氣,就讓他們多欣賞一下,不需要那麼吝嗇。」

    「可是這……」好熱,全身血液跑得跟電流一樣快,她真怕忘形的表情被拍到。

    能夠親吻到這張濕嫩嫩的小嘴,孔泰熙怎會輕易松嘴?要不是前頭交通事故已經排除,喇叭聲四起,孔泰熙才不願離開她甜美的小嘴。

    回到車上,柴虹始終沉默不語,一時之間還無法從天旋地轉的狀況中跳脫開來,她覺得好奇怪,明明她就沒有喝酒,怎麼會有醉醺醺的茫然感?好暈,真是暈到不行。

    「不生氣了?」孔泰熙充滿幸福地看著她,那張跟隻果一樣熟透的臉,真想好好再親她個幾下。

    「生……生氣?生什麼氣?」她已經被親得患了暫時性失憶癥。

    「那笑一個給我看。」

    「沒……沒事干嘛要笑?」

    「因為我喜歡看,只要看你傻傻地笑,我的心情就會變得很愉快,你不希望我心情快樂點?」

    「我一點也不傻,不要每次都說我傻,行不行?」

    「可以可以,那你美美地笑給我看,好嗎?」

    「嘻……」還沒回神,又要她笑,那種笑容絕對是比哭還難看。

    雖然孔泰熙覺得那張笑臉還是傻傻地,但他就是喜歡她這種未染塵間俗氣的小天使模樣。

    能夠重新得到她的心,失去一條鑽石項煉算得了什麼,不管它的價值多少,縱使是天文數字,也比不上擁有這無價的寶貝還要來得有價值。

    在他心中,失去天使的眼淚對他而言,一點都不會心疼,因為他擁有「天使般的女孩」,那才是他的無價之寶。

    教學觀摩上,每位小朋友及他們的家長,與老師問的互動相當熱絡,大家都很踴躍發言,唯獨一個小男生默默地坐在座位上,他不發一語,表情漠然,仿佛周遭的人、事、物,跟他一點關系也沒有。

    罷才他真是出盡了風頭,因為孔叔叔和柴阿姨跟人家吵架,引來所有師生圍觀,早就讓他出盡洋相,在同學面前完全抬不起頭來。

    早知如此,就不要他們來了,寧願一個人孤單單地把時間耗過去,也不要被人用奇異的眼光注視,當這種風雲人物,一點也不光采。

    「小強!」

    小強雙眼盯著課本,但卻是心不在焉,就連老師叫他,他也沒听見。

    台上老師以為他沒听見,再度喊了一聲︰「小強!」

    小強還是不知在想些什麼,一點反應也沒有,要不是後頭同學踢踢他的椅子,他還不知神游到什麼地方去。

    「有!」他愣了一下,發現所有人都在看他,才知道是老師點到他。

    他很快站了起來,不過他根本就不清楚老師的上課內容,滿腦子空空,甚至一些熟讀的課程,也完全給忘光光。

    「小強,你說說,苟不軟,性乃遷,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本來很容易記起來的,經過剛剛那件事所影響,現在完全都記不起來。

    「苟不教……苟不教是……」那種原本準備好,又臨時忘掉的感覺,讓他又氣又惱,都是他們兩個大人啦,什麼時候不好吵,偏偏在他最重要的關鍵日子,吵得全校都知道。

    他從來沒有這麼窘迫過,腦袋瓜空空,竟然連一個字都想不起來。

    「如果不及早接受良好教育,善良的本性,就會隨著環境影響而改變,老師,請問我這樣回答對不對?」

    聲音不是自來于小強,而是來自于後方一道渾厚的嗓音。

    小強回頭一看,是孔叔叔和柴阿姨,兩人手牽著手,看起來就像是一對恩愛的夫妻,仿佛剛剛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

    「你是小強的……」

    孔泰熙毫無遲疑,非常肯定說道︰「老師,你不覺得我兒子跟我長得很像嗎?我想,剛剛是我兒子太緊張了,那一題就由我來幫他回答,我相信你再給他一次機會,他一定會表現得很好的。」

    孔泰熙說完,柴虹也接下去說︰「是啊,老師,你就再給他一次機會吧!」

    老師當然同意他們的請求,于是再出一題。

    「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學,不知義,範小強,你能替老師解釋看看,這是什麼意思嗎?」

    這下,小強一點也不用思考,不到三秒,便听到他大聲回答︰「一塊玉石,如果不經過雕琢,就不能成為有用的器具,人也是一樣,不透過學習,就無法了解做人處事的道理。」他說得很有自信,聲音洪亮如鐘。

    老師點點頭,孔泰熙在第一時間率先鼓掌,其他的人也跟著鼓掌,熱絡的氣氛,終于把小強失去的信心,重新找了回來。

    他回頭看了孔泰熙和柴虹一眼,他們面帶笑容,鼓起掌來,還比別人用力且大聲。

    看到小強露出自信笑容,柴虹總算松了一口氣,她看到孔泰熙開朗地笑著,完全沒有因為失去那條鑽石項煉,而臭著一張臉。只是,在她心中,還是對這件事耿耿于懷,讓她的心,始終存著些許遺憾。

    ***bbs.***bbs.***bbs.***

    秋去冬來,柴虹陪在孔泰熙身邊,不知不覺也超過三個月,這三個月來,她受到泰熙的悉心照料,誠如他所說的,愛屋及烏,他把愛她的心,同樣用在小強身上,幾乎將他當成親生兒子一樣看待。

    看到他們和樂融融的樣子,柴虹覺得自己責任已了,將來姑婆問起,她也能交代得過去。

    唯一讓他覺得遺憾的,是那條天使的眼淚,由于一時沖動,害得孔泰熙一氣之下,將它往高架橋下丟去,就算拿她十輩子所賺的錢來換,也換不回造成的損失。

    前一陣子,方志恆與韓邁迪藉著在國際會議中心所開辦的展覽會,展出人魚的眼淚,吸引中外不少名流貴婦前去參觀,還競相出高價準備購買,造成前所未有的轟動,那幾天,孔泰熙不管去上班還是外出,都會被記者堵住,然後問些有的沒的。

    「孔先生,為什麼您面對這次在國際會議中心所展覽的珠寶,會表現得如此低調?您不是有一條比人魚的眼淚還要珍貴的天使的眼淚,為何不展示出來呢?」記者甲擋在孔泰熙的車門前問道。

    孔泰熙從容不迫,不疾不徐答道︰「方董事長他好不容易才得到這樣一條稀世珍寶,何必非得要去搶他的風采呢?做個順水人情,豈不是一件讓自己開心的事?再說,我在珠寶界已經稱霸這麼多年,不需要在這時候還搶著出風頭,你們說是嗎?」

    眾記者對他的風度與寬厚,都給予很高評價,不過還是有些比較貝戈戈約記者,還是覺得非挖出點什麼不可。

    「可是據目擊者說,有一次您在高架橋上,拿著一樣東西往橋下扔,听說,那東西就是天使的眼淚,是不是你把東西搞丟了,才無法拿出來展示?」賤嘴記者一臉討人厭的模樣。

    沒被這記者激怒,孔泰熙反倒笑了出來。「你覺得有可能嗎?我會隨便把一條全世界每個人都想得到的鑽石,就這樣丟出去?還有,如果我真丟出去,怎麼都沒人撿到?你問這問題會不會太蠢了點?」

    這名記者當場夠吐槽,滿臉全豆花。

    不過,另外有位更無心肝的記者,出面為他聲援。

    「可是據內幕消息說,是因為你跟一位姓柴的小姐吵架,一氣之下,才把鑽石丟到橋下去的,為了一位女孩子犧牲這麼貴重的鑽石,值得嗎?」

    孔泰熙目光鎖死他,依舊風度翩翮,笑著說道︰「我想你一輩子也無法達到我這身分地位,所以,你不會了解,有些人,有些東西,會比一些死板板,沒有生命的東西,還來得有價值。你看我現在這樣,是很懊惱傷心的樣子嗎?」

    同樣地,他也被羞辱得偷偷躲開,其他記者看他一派優雅,根本就不把方志恆的展覽會放在眼里,就曉得對他而一言,完全是不痛不癢,再怎麼問,都听不到什麼爆炸性的答案。

    「還有其他問題嗎?」孔泰熙打算讓大家一次問個爽。

    這次記者們統統學乖了,沒人發問,只好眼睜睜看他坐車離開。

    這些畫面,統統都看在柴虹眼里,她听了孔泰熙這麼說,內心還是忐忑得要命,他嘴里雖這麼說,那是要給記者寫新聞用的,其實心里一定很不悅,鑽石很貴的,有誰會不愛呢?

    等到展覽會的風潮過後,一天傍晚,他對柴虹說道︰「明天晚上,能不能請你所有的好姊妹前來小聚一番,你也好久沒跟她們踫面,我想順道在明天當眾宣布一件事情。」

    「宣布事情?」看他臉色鐵青,會不會是囤積很久的壓力,想要一次給他爆發出來?會不會這一陣子被記者問得有些受不了,想在她姊妹面前,好好數落她,然後將她和小強,一起轟出大門。

    「沒錯,要宣布一件很重要的事,必須要你的好姊妹也在場才行。」

    他說得斬釘截鐵,她嚇得腿軟心碎,唉。該來的總還足要來,失去那麼重要的鑽石項煉,當下嘴里雖說不在意不在意,其實,日子久了,一旦想起,還是會糾結于心的。

    誰叫她老是做些糊里糊涂的傻事,怪不得要被人家罵傻罵笨,她怨不得別人。

    第二天晚上,她的好姊妹,包括焦焰、末蒔以及大肚婆雲煙,在老公陸赫陪同下,一起到孔泰熙家作客。

    宴會場所設在泳池畔,當晚星羅棋布,明月高照,是個秋夜氣爽的好天氣,不過,所有人的心,除了孔泰熙之外,大家都不好受。

    因為柴虹在電話里已經說得很清楚,他們知道,今晚是孔泰熙準備把她一腳踢出門的日子,他要在眾人見證下,當場解釋她被趕出門的原因,免得將來他被誤會,到時,他才不願多費口舌,去解釋這些道理。

    嗚嗚……她怪不得別人啦,這是她咎由自取,會被趕出去,那怎麼能怪得了別人呢?

    當晚宴開始時,每個人的心情都沉甸甸,大伙你看我我看你,幾乎都沒有什麼食欲,就連小強也嘟著一張嘴,知道自己好日子也沒有多久,直到孔泰熙從主屋走出,出現在眾人面前。

    「各位,你們是怎麼了,是食物不合大家的胃口嗎?」他不懂,為何如此豐盛的晚宴,他們會這麼死氣沉沉,好像在吃喪宴一樣?

    每個人看他西裝筆挺,盛裝打扮,十分不能理解。都已經要把人趕走了,還穿得這麼人模人樣做什麼?

    「孔先生,你都要把我家姊妹趕走了,我們哪里還有心情吃東西?」焦焰冷哼一聲,要擺場面也別擺得這麼過分,適可而止這句話他究竟懂不懂?

    「就是嘛,把人趕走還要她的姊妹們一起來作陪,你是不是人啊?你到底良心何在?」末蒔還瞪他一眼,這種男人,心胸狹窄,不要也罷。

    就連很久沒出面的雲煙,更是挺個肚子也要念個兩句︰「真是沒看過這麼沒肚量的男人,我就說嘛,除了我老公外,有哪個有錢公子有這種寬宏大量的?」

    陸赫走到孔泰熙身邊,咬耳說道︰「得饒人處且饒人,當眾給一個女孩子難堪,不太好吧?」

    孔泰熙被搞糊涂了,他看著眼前一雙雙對他不甚滿意的眼,說道︰「我什麼時候說要趕柴虹走了?」

    柴虹瞠大眼,不解說道︰「那……你要我好姊妹全部都來,還說要宣布一件重要的事,不就是……要把我和小強一起趕走嗎?」她把小強拉進懷中。「嗚嗚……沒關系,我們要自立自強,就算再怎麼苦,柴阿姨也會把你拉撥長大的。」

    「你在說什麼跟什麼啊,我從頭到尾都沒有說要趕你走,你到底在胡思亂想些什麼?」

    「那……你要我找好姊妹來,要當眾宣布什麼事呢?」柴虹問道。

    孔泰熙來到柴虹面前,環視眾人一眼,並且很快從口袋暗袋中,拿出一個紅絨戒盒,說道︰「我想當著你好姊妹的面,向你求婚。」

    接著,便把戒盒打開,里頭是一枚閃著比天上星光還要璀璨的鑽戒。

    「這好像是……」柴虹目瞪口呆,此鑽戒的模樣,仿佛在哪見過。

    「這就是天使的眼淚,我把它從項煉做成戒指,為的就是在今晚,給你個驚喜。」

    「天……天使的眼淚,這……這不是已經被你給……」

    「沒錯,是被我丟到高架橋去,不過好死不死掉在秦伯開了天窗的車子里,那天,秦伯正好去參加他佷女婚禮,回程途中,發現有一枚硬物從天窗掉下,因為他曾看過天使的眼淚,知道是極為貴重的物品,拿回來給我看時,我也嚇了一跳,沒想到,事情會巧合成這樣子。」

    「這……這機率也太過渺小,從高架橋丟下去,會正好丟到車子的天窗里?」柴虹不可置信,這巧得也太過離譜。

    「該是我的就是我的,沒有人能搶得走它。」

    「那……你為什麼不拿出去展覽,一直保留到現在?」

    「我才不想給別人看,這枚鑽戒,只有你能擁有它,所以,我才會忍到現在,忍到方志恆的展覽會結束,一切風波都平息下來,才打算把它給拿出來。」說完,他當場在眾人面前跪了下去。「在你好姊妹面前,你願意答應我的求婚嗎?」

    「用……用這個求……求婚?」柴虹結巴得說不出話。

    焦焰更是不可置信,一個箭步向前,張著大眼說道︰「拿……拿九億多美金的鑽戒……求……求婚?」那真是比全世界任何一個富翁還要來得大手筆。

    「我的媽呀,比撒冥紙還要夸張,這家伙瘋了不成,柴虹這女人值得嗎?」宋蒔覺得太不可思議了。

    「柴虹,快呀,快說好啊,你還呆愣在那做什麼?」雲煙在一旁敲邊鼓,要她趕緊作決定,這機會一失就不會再來了。

    「虹,這就是我要宣布的事,我要把天使的眼淚,獨留給你一人,你願意嫁給我嗎?」

    柴虹還是傻愣愣地不知該怎麼辦才好,只見焦焰按著她的頭,不停點道︰「說好,她說好,她說答應你的求婚了。」說完,還主動將鑽戒從孔泰熙手中接了過來。「哇,真是美呆了!」

    孔泰熙替她將鑽戒戴上,那將近三十克拉,完全手工打造,全世界就這麼一顆,如今,就這麼樣真實地出現在柴虹手中,這是多少女人夢寐以求,窮極一生想得到的夢幻之物。

    人說傻人有傻福,往往不去強求的人,都會在無意當中,得到別人汲汲營營,花費心血努力求取的東西。

    就像柴虹,她這一生什麼也不求,什麼也不搶,偏偏老天爺就如此厚待她,賜給她一個好老公,還給了她全世界獨一無二的夢幻精品。

    這個女人,真是集天下好運于一生,像現在,在好友與愛人的包圍中,她倍受寵愛,開心地吃著燭光晚餐。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總裁追妻超高竿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陶晴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