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糊老婆別想跑 第十章
作者︰陶晴
    傍晚,藍赫與荷塘漫步在庭園小徑。

    白天,當藍赫宣告他願意接掌藍海集團總裁一職後,秦可娟和布東爾一句話也不說,當場走人。

    而對藍赫做出這樣重大決定,最震撼的,莫過于荷塘了。

    一整天,她都看到藍赫一直用手機在跟他父母親確認這件事,而他願意接掌藍海營造企業,並且表現要全力以赴去經營的信念,也讓藍龍彪與白美欣開心不已。

    雖然他沒抖出大媽和布東爾私下在搞什麼鬼,但至少他能及時遏阻,避免布東爾滲入,讓自家的產業落人外人手中。

    「看到你大媽和那個中東人臉綠成那樣,我就好替你爸媽感到高興,因為他們的兒子終于要接掌事業,也能真的把你留在台灣,不再讓你回到英國去了。」荷塘邊走邊開心說道。

    她是真的在替他爸媽感到高興,還是在替自己感到開心?但就他對她的了解,她個性純真善良,有什麼說什麼,所以,她應該是以為他是為了整個藍家,殊不知……

    「小功貝,你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你以為我會留下來,是因為不舍把自家產業拱手讓人嗎?」

    荷塘眨著大眼看著他。

    「不是這樣嗎?不是因為你大媽和那個大壞蛋,—心要奪走你家的產業,你才會這麼做的嗎?」

    藍赫停下腳步,雙手搭在她的肩上,然後一手指向她的鼻尖說道︰「小功貝,那是因為你呀!」

    「我?」花荷塘一頭霧水。

    「是啊,在那當下,我突然想起你媽說的話,真心覺得,如果我愛你,也有心要讓你過幸福安定的生活,就不該再四處漂泊,才決心這麼做。」

    花荷塘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原來她在他心中的地位,比他們家族的企業還要重要。

    她以往總是以為他說那些話,只是想氣氣她、逗逗她,可沒想到竟全是他心里最真誠的話。

    「可是……如果不是因為我,你真的一點都不在乎你們家的企業被外人奪走?」

    她不相信對于他們家的產業要落入外人手中,他會無動于衷。

    他輕笑出聲。

    「說不在意是騙人的,如果沒有你出現,或許……我會要求我父親請董事會,從一級主管里遴選出接棒人選,來管理我們家的產業。

    當然嘍,我還是會負責監督,只是沒像現在這麼積極罷了。」

    「可是現在……就算你接掌了你們家的事業,那個布東爾還是在,一旁虎視眈眈,你不怕……」

    藍赫臉上一點恐懼神情也沒有,反倒笑了出來。

    「我藍赫可是英國最棒的情報員,有什麼可讓我害怕的?我怕的是……」說到這,不免皺起眉。

    「你那枝鋼筆要是始終找不到,我怕他們會糾纏不清,我們的麻煩就沒有休止的一天。」

    說到這,她真的很不好意思,她就是這種迷糊脫線的個性,才會讓麻煩事一件接著一件,怎麼都處理不完。

    「對……對不起,都是我不……」

    她低垂著臉,真想剖開自己迷糊加三級的頭腦,再重新排列組合一遍,看能不能不要這麼健忘。

    不過,藍赫並沒有指責她,迷糊就是她可愛的象征,如果她沒有這個特點,也顯現不出迷人之處。

    捧起她的臉,給予她一個笑容。「我有指責你嗎?如果沒有,你為什麼要這樣自責呢?」

    「可是鋼筆明明就是在我手中弄丟的,如果我能想得起來的話,今天就沒那麼多紛紛擾擾了!」

    這句話他另有解讀。

    「如果鋼筆那麼快就找到,我們之間也不會有那麼多波折,我又怎能發掘你吸引我的地方呢?」

    天啊,這男人把她說得好像一點缺點都沒有,看著他,不知怎地,越看越覺得他比柳澤還帥,柳澤算什麼,看得到又摸不到,就算摸得到,也親不到他呀!

    一邊想著,嘴巴一不小心噘了起來,這動作看在藍赫眼中,以為她是想玩親親,二話不說,就先吻了再說。

    他那毫無預警的動作,讓荷塘來不及回應,只感覺到他溫熱的舌在口中攪動,他吻得好認真,就像要把她體內的靈魂,整個從口中吸出,這樣狂烈的激吻,讓她全身發燙,陶醉其中,久久無法自拔。

    「別……別這樣,這……這是我家……」吻了大半天,她才從夢幻中跳回現實。

    「女婿親女兒,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有什麼好害羞的?」他還是緊摟著她,一點也不在乎會被荷塘的雙親發現。

    「可是外頭這麼亮,我還是會不好意思……」

    「如果怕亮,我們到你房間,然後把燈光全調暗,這樣不就什麼也不用怕了?」藍赫看向屋內,想親熱的暗示表露無遺。

    「這……這不好吧?我……我爸媽都在,這樣不行啦!」

    「既然你媽都鼓勵我跟你睡同一個房間,那還有什麼好不行的呢?」牽起她的手,正要往屋內走時,花太太正好從屋里走出來。

    「荷塘……」

    听到母親的聲音,她趕緊將手從藍赫手里抽離。

    「媽,什麼事?」

    「你們在那親來親去,我都看見了,干嘛不好意思?我和你爸不是常這樣親親,還被你們這幾個姊妹看到,也不覺得怎麼樣啊!」

    她居然在一旁看自己的女兒跟人家打啵,等到啵完才出來,天啊,全世界大概找不到第二個像她這樣的母親了。

    「媽,我們……沒有在親親,你看錯了啦!」就是死不承認。「媽,你……你有什麼事,快點說好不好?」趕緊將話題岔開。

    「喔,對了,那個什麼……田雅妮說你手機沒開,所以打家里電話給你。」

    「雅妮?」這女人又要干嘛?

    花荷塘快步踏進客廳,拿起話筒。

    「你可別又跟我說你和你家那位高先生又在吵架了!」

    「才不是呢,我們現在可恩愛得很,昨晚,我們還一起去KTY唱歌。

    你曉得嗎?我們家阿娜答一口氣唱了十幾首情歌給我听,我們倆還在里頭點交杯酒,每次只要我們想玩親親,服務生就突然跑進來,好刺激喔……」話沒說完,馬上被荷塘打斷。

    「田雅妮小姐,麻煩你說重點。」

    她尷尬輕笑出聲,道︰「對對對,我一時太High都忘了,上次我們一起去唱歌的那一家KTV,就是我們昨晚去的那家耶!」

    「那又怎樣?」

    「那個櫃台領班就是我大學同學,還特別幫我們打九折,你還記得嗎?」

    「是啊,那又怎樣?」

    「那天你記得是誰買單?」

    「廢話,那天是我找你們去的,當然是我買的單。喂,田雅妮小姐,有什麼事你一口氣說完可以嗎?我都快要被你給急死了。」厚,這女人說話就一定得這樣「落落長」嗎?

    「對,是你簽的信用卡帳單對不對?你還記得那天他們剛好沒有原子筆,你就把你身上那枝鋼筆拿出來簽,結果簽一簽你好像喝太茫,就把鋼筆放在那沒拿?

    他們擺了好幾天,又沒有我的電話,是我昨天去,她才記起,然後去保管失物的置物箱拿來給我,要我拿給你。」田雅妮不再羅嗦,一口氣把話給說完。

    花荷塘一度以為是自己听錯,于是,她很認真地再問一次︰

    「你……你再說一遍,你說我什麼東西遺忘在那沒拿?」

    「鋼筆啊!」

    「鋼……鋼筆?」

    天啊,這真是她這輩子听到最讓她喜悅的消息。

    「那現在那枝鋼筆在哪里?」

    「在我這,你要現在來拿嗎?」

    「好,好,我現在馬上就過去。」

    「能……能不能約在我家附近那個媽祖廟的門口,我……老媽和我老爸現在正在冷戰,家里氣氛有點糟,我……」

    「好啦,我知道,那麼我們半個小時後,在你家附近的媽祖廟門口見。」

    「嗯。」

    幣上電話,她把事情經過全說給藍赫听,她拿起包包正要出門,藍赫連忙跟在後頭,表示要跟她一塊去。

    「不用了啦,我去拿一下很快就回來,你在家里等就行了。」

    「不行,現在的每一分每一秒對我而言,都是很重要的,如果稍有閃失,到時我怎麼對得起你,還有你父母?」

    在事件還沒完全落幕前,一丁點疏忽都是不行有的。

    瞧他一雙怎麼也放心不下的眼神,荷塘的心,仿佛受到冬季陽光的溫暖,直達心房,她點頭說道︰

    「好吧,那我們就趕快去,再不找到那枝鋼筆,我真的是快要瘋掉了!」

    兩人趕緊上車,一路朝田雅妮家附近的媽祖廟疾駛而去。

    當藍赫的車子迅速離開花家後,另一輛車也悄悄尾隨在後。

    ***獨家制作***bbs.***

    田雅妮家附近的媽祖廟,是間香火鼎盛,人氣極旺的廟宇,而在它外頭的廟口夜市,更是人潮不絕,川流不息的觀光勝地,相約在此,很容易就能感受到那股熱鬧氣氛。

    田雅妮手中把玩著荷塘所遺失的鋼筆,她發現這枝鋼筆造型還挺炫的,一看就曉得一定是那種會嚇死人的價格。

    可是,像這樣豪氣粗獷的鋼筆,不像是女孩子會用的,真不知道荷塘怎麼會買這樣的鋼筆,她審美觀是不是出了問題?

    不過,人家高興就好,她管那麼多做什麼。

    就在她低頭看表,再抬起頭時,她發現荷塘和她男友正從不遠處的蚵仔面線攤位走來,她舉起拿鋼筆的手,朝前揮道︰「喂,我在這里,看到沒?」

    那枝顯眼的鋼筆,在媽祖廟前廣場的燈光照映下,更顯耀眼。

    就在兩人朝她的方向走過來之際,一名中東男子突然閃到她面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方式,就要從她手中搶下鋼筆。

    「喂,你……你在干嘛,你放開我,听見沒有?」田雅妮被布東爾給嚇壞了,她不停掙扎,鋼筆還在她手中,死都不願意放開。

    「把鋼筆給我,叫你把鋼筆給我听見沒?!」布東爾一臉猙獰。

    他好不容易等到藍赫他們有所行動,並提前一步看到鋼筆行蹤,怎能不先下手為強呢?

    「你……你想得美,你長得那麼丑,我會給你才有鬼!」田雅妮也不是好惹的。

    布東爾原本以為他塊頭大,只要用力一搶,鋼筆馬上就會落入他的手中,豈料這女人如此頑強,那枝鋼筆就像黏在她手中,怎麼拔都無法拔開。

    這時,四周已經有不少人察覺,而藍赫看到前頭狀況不對,也火速跑上前來一探究竟。

    「叫你把鋼筆給我,你耳聾了嗎?」布東爾發現人潮已經聚集過來,再不把東西拿到手,到時便很難脫身。

    「沒錯,我就是耳聾了,你……你……」

    田雅妮知道他就是要她手中這枝鋼筆,姑且不論這枝鋼筆有怎樣不凡的身價,她死就是不願給他,並且在藍赫跑上時,將鋼筆朝他丟過去。

    「喂,接著,不要讓這死中東豬給拿到。」

    只見鋼筆很听話地朝藍赫的方向飛去。

    他帥氣地伸手一接,鋼筆完全無損地落在他手里。

    而從後頭趕上來的荷塘看見物歸原主,開心地說道︰「就是這枝沒錯。」

    只是,她開心不到十秒,臉馬上又垮了下來,因為田雅妮這一舉動惹惱布東爾,只見布東爾掏出槍,對空開了一槍,當場造成廟口夜市一陣騷動,原本要上前來替田雅妮解圍的熱心人士,全都縮到一旁,怕受到波及。

    「所有的人統統給我閃一邊去,誰要敢進一步,我就一槍打死這女人。」

    現在最為棘手的,不是身邊這些平凡老百姓,而是在他正前方的藍赫。這家伙不是普通人物,要能奪回鋼筆,又要漂亮脫身,就得先擺平他不可。

    藍赫無視于布東爾手中那把槍,以平穩的腳步走向前去。

    「藍赫,我說的話,你听見沒?你要敢再踏前—步,我就讓這女人死在你面前!」

    槍口對準田雅妮的太陽穴,這讓荷塘嚇得雙眼突出,忙朝著藍赫大喊︰

    「小心,你……別害到雅妮啊!」

    「听見沒,你敢再往前一步,就別怪我手中這把槍不長眼。」布東爾也非省油燈,他一手緊緊勒住田雅妮脖子,另一只手拿著槍,一刻也不放松。

    藍赫當然不敢輕舉妄動,他在離布東爾大約五步時,問道︰「說吧,你想怎樣?」

    「哼!你明知故問。把你手中那枝鋼筆乖乖交出來!」

    藍赫緊握著鋼筆,遲遲沒有動作,因為,這是徹底瓦解亞洲恐怖分子的重要依據,也可能是他情報生涯的最後一役,他當然得交出漂亮成績單,不能功虧一簣,敗在布東爾手上。

    而他也知道,他絕對要小心謹慎,不能讓田雅妮受到一丁點傷害,如果讓她有個三長兩短,他這輩子恐怕都無法對荷塘交代。

    「好,我把鋼筆給你,你把人給放開。」他舉起鋼筆,目光炯炯地看著布東爾,心里已有盤算,只是這步險棋他得走得小心才行。

    「你以為我會那麼笨嗎?你可是英國情報局里頭最聰明的情報員,我才不相信你會乖乖把鋼筆給我。」布東爾不敢高興得太早,眼前這家伙不是一般普通百姓,絕不能等閑視之。

    「好,那你要我怎樣,你才肯放人?」

    布東爾說道︰「你把鋼筆丟過來,我就把人放開。」

    「就這麼簡單?」

    「少羅嗦,叫你做就對了!」

    「好,我做,你看好,我現在就把鋼筆丟去給你。」

    藍赫將筆丟過去。

    筆一落到布東爾腳邊,他馬上低頭下去撿,當他把鋼筆握在手里時,赫然發現,這枝筆根本就不是他要的那枝鋼筆,而是—枝普通的原子筆。

    「你……」

    頭一抬,只見一只大腳飛來,當場將他手中那把槍踢開,並且在他還沒回神之際,又踢了他第二腳。

    清晰的腳印落在布東爾的臉上,令他感到一陣頭昏腦脹,足足恍神快一分鐘,才從地上爬起。

    「媽的,你竟敢騙我!」

    一起身,他不敢再囂張,因為原本頂在雅妮太陽穴上的那把槍,如今卻抵在他的太陽穴。

    「布東爾,你這個情報局要抓的頭號要犯,總算落在我的手中,這也算是我退休前最好的一個禮物。」他不疾不徐地道。

    「奇怪,你手上拿的明明就是鋼筆,為什麼會突然間變成……」他發誓他的視線從沒離開過藍赫那只手,除非他是魔術師,要不然,他不相信鋼筆丟過來會變成原子筆。

    「要當一個稱職的情報員,同時也要成為一個優秀的魔術師,要不然,怎麼騙得到像你這種老狐狸呢?」

    藍赫要布東爾站好,然後向一旁的店家要了一條繩子,將他的雙手緊緊捆綁在身後。

    「你讓我立了大功,也讓我在我未婚妻前,好好表現一番。」

    荷塘走到他面前,用一種崇拜的眼神看著藍赫。

    「你真的好棒喔,看你剛剛那種處變不驚的樣子,可不是普通人做得到的。」

    「這是當然的,你這朵航花,當然要配與眾不同的男人。」他得意洋洋地說完,又對著布東爾說道︰「你下半輩子就好好在牢里頭反省,而我家的事業,你可以不用再操心了!」

    布東爾氣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在廟口游客一陣歡呼聲中,藍赫終于將布東爾抓了起來,也讓他更能安心無虞地將荷塘娶回家當老婆了!

    ***獨家制作***bbs.***

    「什麼,航……航花要結婚了?」

    消息一傳開來,整個機艙里的男同事統統傻眼。

    「是啊,听說是藍海營造集團新上任的總裁。」空姐甲有些吃味地說道。

    「不只這樣,听說還是英國赫赫有名的情報員。」空姐乙兩眼像是蹦出兩顆心,閃個不停。

    「天啊,那以後我們不就看不到咱們這朵美麗又可愛的航花了!」空少甲難掩失望神情,不停搖頭嘆道。

    「是啊,那以後我們還有心情上班嗎?」空少乙一臉驚慌地說道。

    空姐丙探頭說道︰「人家就要當總裁夫人了,還跟我們那麼辛苦飛來飛去做什麼,唉,就是有人有這種命,有什麼辦法?」

    「那……她今天還會來上班嗎?」空少甲心情沮喪問道。

    「你消息也太不靈通了吧?沒听說人家要先到英國度假,度完假後就要回來結婚了嗎?」空姐丙白他一眼。

    「要到英國度假?那……那會搭我們的飛機去嗎?」空少乙問道。

    空姐乙回道︰「瞧,從空橋那走過來的,不就是我們今天的女主角嗎?」

    大伙一同朝空橋另一端看去。

    今天的花荷塘並不是跟他們一樣,是來上班的,而是要跟親愛的夫婿藍赫到英國好好度個兩星期的假,同時,藍赫也要向情報局請辭,打算留在台灣,好好振興家族企業。

    荷塘手挽著藍赫,由于他們是頭等艙的貴賓,所以,當他們走在空橋時,並沒有其他旅客在他們旁邊。

    「歡迎搭乘我們今天的班機。」空姐甲笑容可掬,還向兩人深深一鞠躬。

    其余的同事也是以祝福的心態,向兩人問安。

    不過,荷塘並沒有因為嫁到好人家而心高氣傲,反而對著同事說道︰「少三八了,我又不是外人,何必跟我那麼客氣?」

    「是啊,你們這樣,我們反而不習慣呢!」藍赫也很謙虛說道。

    「不行,公歸公,私歸私,既然你們今天身為頭等艙的貴賓,我們就要好好地服務你們,有什麼要求,千萬別客氣,OK?」空姐丙笑笑地帶著他們進到里頭。

    這可是荷塘頭一遭成為頭等艙的貴客,所以即使她要同事們不要特別來服務他們,可熱情的同事還是一直來問他們需要什麼,在盛情難卻下,他們就點了一瓶香檳。

    「好啦好啦,別再進來了,讓我們有獨處的時光,好嗎?」荷塘央求道。

    這群同事真是太熱情了,熱情到不給他們一點隱私。

    「好,那……有事就按服務鈐喔!」空姐甲說完,才依依不舍地離去。

    藍赫看了,笑笑道︰「你跟同事們相處得還不錯嘛!」

    「是啊,人緣好,沒有辦法嘛!」她不忘自夸一下。

    「現在他們已經走了,那我們……」

    荷塘為兩人倒上香檳,還不忘看看後頭是不是有人來攪局,直到確定他們都不在了,這才說道︰

    「來,干杯,希望我們這趟旅程能豐富愉快。」

    「沒錯,祝我們旅程豐富愉快。」

    喝完,藍赫就順勢往荷塘的紅唇上貼去。

    就在兩人沉浸在浪漫氣氛時,忽然感覺到閃光燈一亮。

    原來是她那群同事偷偷用數位相機拍他們。

    「喂,你們這樣會不會太過……」

    話沒說完,就被藍赫搶白︰「他們愛拍就讓他們拍吧,別掃了我們的興。」

    他照樣吻著她,而在他熱烈的激吻下,荷塘也顧不了那麼多了。

    算了,想拍就拍吧,反正連她老媽都親眼看過他們接吻了,她還有什麼好怕的?

    再說,跟這麼帥的老公接吻,可是種榮耀呢!

    【全書完】

    編注︰欲知花櫻雪與裴祖紹之精采情事,請翻閱棉花糖521《大亨追妻通緝令系列》四之一「潑辣老婆別想逃」。

    請繼續鎖定《大亨追妻通緝令系列》喔!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迷糊老婆別想跑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陶晴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