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您哪位? 後記(二)2012.記.德珍
作者︰席絹
    一直在考慮要不要寫這篇文,也,考慮著這樣的文適不適合放在這里。

    後來想想,如今言情界都這樣了,想寫趁現在吧!不管是想寫的小說,還是想說的話,還有什麼想發表的,就發表吧!

    所以,寫還是要寫的,畢竟,心中那股散不去的淡淡惆悵,引發了許多的感慨,總想傷春悲秋的抒發一下,雖然像是在無病申吟,也確實挺矯情的,不過人到中年,誰不挾著更年期的威名,趁機撒潑作怪一番呢?反正大家都該體諒的。

    在這個號稱世界末日的二O一二年,由于還沒過完,所以全地球人的生命會不會真的在這一年終結?就只能等到十二月最後一天、最後一刻來確認了,大家耐心等著吧!桂急,但現在,它是還沒來的。

    世界末日還沒來,德珍卻早預言先一步走了。

    德珍啊……

    有著比我年輕的生命。

    有著比我耀眼的性情。

    包有著比我熱情的事業心,如果給她足夠的健康與時間,她會畫盡全世界!

    她有一雙好眼楮,又大又充滿生氣,整個人看起來非常精神。

    她有一把好嗓音,又柔又嬌又甜,就算是談判過程中寸步不讓也能包裝得很甜蜜,不會教人覺得強勢很硬氣。

    學美術的她,除了善于繪畫、善于營造浪漫生活,也善于妝點自己,總把自己打理得很亮眼細致,她造型多變,有時走民族風,有時走文藝風,更多時候展現古典風,濃妝也好,淡妝也罷,她熱愛美術,把自己當成畫布去創作,好不忸怩,坦然展示。

    她性格上的大膽自信與充滿主見,由此便可見一斑。

    德珍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她努力,她自信,她大膽,她有太多計劃,她不只想當東方畫姬,便想要全世界都看到她的畫……如果老天願意給她更多的時間、給她健康的身體的話。

    但是,很遺憾,沒有,沒有更多的時間,也一直沒有健康的身體。

    一切,于是到此為止。

    一個熱愛工作的人,並不知道自己會在工作中永遠的與這個世界告別。

    那時,她可能只是修圖修得累了,趴在電腦前閉眼休息,腦中或許還在想著︰這次的畫冊要什麼時候發行?要不要搭漫博展、辦個簽書會?如果要辦簽書會的話,要用什麼造型出現呢?

    想著想著,累得睡了,電腦一直開著,想說眯一下就起來繼續工作了,開著無妨……好累,睡一下吧。

    就這樣睡了,再沒醒來。

    沒有人料想到她會這樣離開,連她自己也不知道。

    太過年輕就走完了一生,就算那一生十分精彩,但對她自己以及身邊的人來說,仍舊是件無法接受的事吧,對她而言,是遺憾,對親友而言,是傷痛。

    與德珍不算非常熟,構不上至親好友的行列,我與她——

    先是作家與畫家的合作關系。

    再是服務于同一家出版社的同事關系。

    後來因為一個畫肖像當封面的企畫,一起吃飯聊天幾次,也算結識了。

    再後來,吃到她親手設計的喜餅,真心為她找到個好歸宿而歡喜。

    最後一次相見,應該是在二OO八年夏天的簽書會上吧!

    婚後的她,大部分時間長居北京,透過老板傳話說歡迎我到北京去玩,到時帶我參觀故宮,保證有很多好玩好看的……

    言猶在耳,北京一直沒去成,那個熱情說要招待我去玩的人,已經不在了啊。

    生老病死,我們都在經歷,不管是自己的,還是別人的,只是當死亡的消息明確傳來,而死者的姓名與年紀,熟悉且出乎意料的年輕,才真正體會到了那種沉重,不是隨口說句世事無常就真能釋懷的。

    德珍啊……

    你離開的方式很利落,一如你向來干練的工作態度,沒有給我們反應的機會,沒來得及道別,就揮揮衣袖走了,所以這份遺憾,對我們而言,終是難以釋懷。

    雖然你離去已經好幾個月了,但我還是想正式的對你道別。

    在這里,在二O一二的這一年,記下你的離去,與我的告別。

    德珍,再見。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親愛的,您哪位?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席絹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