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不同床 尾聲
作者︰艾佟
    媽,沒有一個孩子希望父母離婚,可是你和爸爸的婚姻還有繼續維持下去的意義嗎?我誠心求你,放手吧,不為任何人,單單為了你自己。

    人生不過短短幾十年,難道你希望剩下來的歲月都用來跟爸爸纏斗嗎?這並不值得,你可以做更有意義的事,或做一直想嘗試的事,也可以做令自己開心的事……你有太多的事情可以做,可以讓自己活得更精彩,何苦守著一個不珍惜你,只會傷害你的男人?

    不要再為別人而活,真正為自己努力一次,為自己而活,你會發現這個世界真的很寬廣。

    媽,我愛你,不管你在哪里,你都不會孤單,因為我絕對不會丟下你不管。

    對不起,這個時候我應該守在媽媽的身邊,可是現在我的心情很亂,需要出去透透氣,沒辦法好好的陪伴你。我不在的這段時間,請媽媽好好照顧自己吧。

    嚴朔一早急急忙忙來到市區的公寓,他要向心愛的女人表白,將他心里的話毫無保留的向她傾訴,沒想到他只看見岳母,然後從岳母手上接過一封信和一張離婚協議書。

    「離婚協議書是我無意間在茶幾下面發現的,上面有一點點灰塵,應該放了一些日子了。」喬母看起來精神好多了,酒醒之後,意識到自己害慘了女兒,感到後悔不已。經過幾天的沉澱,再看到女兒的信,突然之間,她豁然開朗了。

    他想起昨晚嚴楓說的話,喬之容從一開始就沒有期待他們的婚姻能維持一輩子,她才會事先準備好離婚協議書。他生氣的將離婚協議書揉成一團紙,這個可惡的女人,他有說過要離婚嗎?「她什麼時候離開的?」

    「昨天中午就不見她的人。」喬母難為情的一頓。「女婿,那天我喝醉酒說了一些渾話,你不要放在心上。我還不了解自己的女兒嗎?她最厭惡的就是她父親那種想靠別人得好處的心態,我相信當初她絕對沒有設計你。

    「其實她曾經說過,你不可能永遠屬于她,要我們別打你的主意。當時我並沒有放在心上,現在我終于懂了,原來當初她會嫁給你,只是想擺脫我們,竟等著她大學畢業有能才養活自己。」

    「我不會離婚。」他鄭重重申。

    「女婿一定要相信她……你不會離婚吧?」喬母終于將他的話听進去了。

    「從一開始,我就是真心的,我會一輩子牽著她的手,絕對不會放開。」

    「真的嗎?」

    「我想守護她一輩子。」

    「那真是太好了。」

    「岳母知道她會去什麼地方嗎?」

    「我不清楚,小容可以去的地方就是爺爺和外公家,可是我們很少帶她回去,你們結婚之後,更是不曾回去。」

    「那她會去哪里呢?」

    「嚴楓跟她最要好了,應該知道她會去什麼地方吧。」

    這一刻他突然想起陪她去畢業旅行的時候,他特別計劃的民宿之旅,在她看來,那好像是他臨時起意增加的行程,事實上,是他事先安排好的。

    那間民宿對他來說很特別,是一次度假對意外發現的世外桃源,後來只要因工作感到疲憊,或者面對重大投資案,需要沉思的時候,他就會跑到那里待上一兩天。他一直很想跟她分享這個地方,可是苦無機會,直到她說要去畢業旅行。

    記得他們住在民宿的那個晚上,兩個人一起坐在觀景台的木質地板上看星星——

    「這是我第一次覺得星星不是遙不可及。」她口中的星星不只是天上的星星,更是身邊這穎耀眼的星星。

    「當你願意抬頭觀看,星星就不是遙不可及,尤其在這種地方,只要夜里一抬起頭來,就可以看見滿天星斗對自己一閃一閃的微笑。」

    她看著他,如此的靠近,覺得很不真實。「這是在作夢嗎?」

    他伸手擔了她的臉頗一把,她嚇一跳的驚叫出聲,他對她揚起一笑。「很好,有反應,造就表示是真的,不是作夢。」

    「是啊,不是作夢,真好!」

    「累了,我就會跑來這里,在大自然的環曉下,完全放松自己,很快的,又會全身充滿活力。」

    她可以理解他的感覺,這里的確會讓人的心變得很寬闊,更能放松。「如果是我,我也會選擇來這種地方好好放松一下,大自然總是可以洗去滿身的疲憊。」

    「我們夫妻真的是‘心意相投’!」

    她嬌羞的紅了臉。

    「以後想來這里,我可以帶你來。」

    「真的嗎?」

    「我們可以勾手約定。」

    她笑著點點頭,兩人伸手打勾勾立下約定。

    「女婿!」

    回過神來,嚴朔看著喬母。「是。」

    「見到小容記得告訴她,媽媽再也不會為難自己了,以後一定會好好過日子。」

    「是,見到她,我一定會將岳母的話轉告她。」他會找到她,就在民宿,因為今天他們若是立場交換,此時他大概也會逃到那個世外桃源。

    喬之容果然來到了民宿,而且很巧合的,又住進畢業旅行那對住過的客房。

    坐在那一夜仰望滿天星斗的觀景台地板上,此刻雖然還是白巷,眼前的景色依然美麗,但她無心欣賞,思緒始終離不開嚴朔,想著這段日子她和嚴朔之間的點點滴滴,不知不覺就睡著了。夢中,她仿佛被嚴朔抱進懷里,那寬闊的胸膛總是帶給她溫暖的安全感,教她無比春戀,想一輩子和他如此甜蜜的依偎著。

    她幸福的勾唇一笑,很自然的更加努才鑽遷他的懷里……不對,這種感覺太真實了,不像在作夢……當然不是作夢,作夢會有畫面,而這完全是身體接收到的感覺。

    張開眼楮,目光所及依然是幽靜的山色,可是身後卻多了一個溫暖的靠背,全身頓對一僵,他怎麼會在這里?

    「對不起,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乍听到那樣的事,感覺很不舒服,還有一股莫名的怒氣涌上心頭。我氣的是你為什麼不讓我知道岳父威脅你?如果你主動向我坦白,我的反應就不會這麼糟糕了。」他知道她醒了,率先開口打破沉默。

    半晌,她柔柔的道來。「我對父親的威脅並不在意,沒有的事就沒有必要感到心虛害怕,可是,連自己的父親都認定女兒為了嫁入豪門沒下騙局,這很不光彩,更讓我覺得很受傷。」

    「你沒必要為此難過,岳虧有跟我說,她不會再此為難自己,嫁也該這麼做,而且你的事,不管是光彩或不光彩,我都想參與。」他圈著她的雙手不覺一緊。「你的喜怒哀樂也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不要將我檔在你的心門外。你有沒有想過當你面臨威脅、困難的時候,我競然是透過另」人得知消息,讓我很受傷。」

    「我沒有將你排拒在心門外,只是不習慣跟別人分享。」

    「我不是別人,我是你最親密的伴侶,可以與你同甘苦共患難的丈夫。」

    她坐直身子,轉身直視他。「對不起,我偶爾還會有一種自己在作夢的感覺,我們真的會攜手走一輩子嗎?會不會有一天你突然就向我提出離婚?」

    「這種事絕對不會發生,我從一開始就沒有離婚的打算。」

    「可是……」

    「當初跟你約定不要公開我們的關系,不是擔心別人知道,而是想讓你專心當個學生。我管得住你,卻不見得管得住自己,如果讓你懷孕了,四年的大學豈不是要讀上五年六年?」

    她嬌羞的紅了臉。「你不是為了避免引發家庭革命,才決定跟我結婚嗎?」

    「我是那種害怕引發家庭革命的人嗎?」

    想了想,她搖了搖頭。他絕對不是那種喜歡跟人家爭吵的人,可是,這並不表示他會畏懼面對困難,她相信就算天塌下來他也會站得又直又挺。

    「如果當時我表現出一副很想跟你結婚的樣子,你會不會嚇壞?」

    「這個嘛……你又沒有跟我結婚的理由,當然會受到不小的驚嚇。」

    他樓著她的肩,兩人並肩而坐。「你還記得七年前,我要出國留學前一天那個下雨的午後嗎?」

    她點點頭,那個像夢一樣的午後,她怎麼可能忘記呢?那天她又跟父親到嚴家拜訪,離開的時候,才剛剛出了嚴家大門,父親就叫她下車,說他有事要她自己走回去,也不管當對雷聲轟轟,就快要下雨了。

    走了三分鐘,果然下起滂沱大雨,匆忙之間她只能躲在亭子里避雨,沒想到幾分鐘之後,他出現了,就像總是在女主角遇到危險時現身解圍的英雄,那一刻,他在她的眼中不再只是一個白馬王子,而是一份真實的心動。

    坐上他的車子,外面再大的風雨也無法靠近她,這都是因為有他。

    「因為隔天就要出國了,那天就跟幾個朋友出去吃飯喝酒,沒想到在離家一百公尺的地方遇到了你。那時我很困惑,你明明跟你父親一起離開,為什麼會變成一個人躲在亭子里面進雨?當對的你看起來楚楚可憐,可是眉宇之間卻邃著一股堅毅,真是又矛盾又奇妙的女孩子。」

    他轉頭看著她,眼申訴說著綿綿倍意。「那天之後,每逢下雨天,我就會不自覺的想到你,猜想,你會不會又被父親在半途丟下來?」

    「就算發生那種事,我也會照顧自己心她早就習慣父親的作為了。

    「可是,你卻從此落在我的心上。」

    她驚訝的抬頭看著他。

    「你是不是覺得很瘋狂?有時候,我也會覺得自己太瘋狂了,為什麼只因一道影像、一段一個小時的車程,我的心從此有了尋尋覓覓的身影?」他溫柔的將她被山風吹亂的發絲撥到耳後。「這就是四年前我為什麼決定結婚的主因,不過是利用機會將心儀的女孩子留在身邊,免得她被別人搶走。」

    「原來是我被你算計了。」可是,她好開心,笑得無比燦爛。

    「我真是糊涂,你這個人只有被人家設計的分,哪有設計別人的本領?」

    「你是在暗示我很笨嗎?」

    「你的腦子確實不太靈光。」見她很委屈的噘起嘴巴,他忍俊不住的哈咯大笑。「這樣不是很好嗎?如果夫妻兩個人的腦子都太靈光了,我們的小孩子會變成天才兒童,將來要教育就很累人了。」

    這是什麼歪理……算了,不靈光又怎麼樣?這種事根本不值得斤斤計較,她轉而一問︰「你怎麼知道我在這個地方?」

    「因為我太聰明了。」他故作陰險對她一笑。「你啊,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逃不出他的手掌心又如何?她喜歡這種被他牢牢抓住的感覺。「不過老板娘怎麼會放你進來?」

    「我們是夫妻,老公有事耽擱了,晚老婆一天過來,這也不奇怪啊。」

    她一副不可思議的瞪大眼楮。「沒想到你也會說謊!」

    「這不能算是說謊,沒有你,我晚上睡不好,退早會來帶你回家。」

    瞧他委屈得不得了,她當然不能認輸的回敬他。「這幾天我也睡不好,尤其半夜突然好想吃烤地瓜的時候,特別難受,沒有老公幫我出去買烤地瓜,根本沒辦法睡覺。」

    「半夜想吃烤地瓜?」

    「對啊,懷孕的人好像特別喜歡挑在半夜嘴饞,想吃的東西若沒有吃到,根本沒辦法睡覺。」

    「懷孕的人……你懷孕了嗎?」撞孔因為驚喜放大,他情緒激動的握住娘的肩胯,可是下一刻,又慌張的松開手,生怕自己太用力,會傷及她腹中的寶寶。

    「我還沒有去醫院檢查,只是自己買驗孕棒回來確認過了。」

    「我要當爸爸了,真的要當爸爸了,我要有自己的孩子了……等一下,你是有身孕的人,怎麼可以一個人跑來這麼遠的地方。」一會兒開心,一會兒不安,他終于體會到升格當父親的心情。

    「你不要緊張,我又不是一路從台北走到這里,我先坐高鐵到台中,接著再請民宿的老板娘開車去車站接我來,一切都好好的。」

    他突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連忙將她抱起來,走下觀景台,放到床上。「你在外面吹風,著涼了怎麼辦?」

    「我很好,我一直都很注意自己的身體,飲食均衡、作息正常,不會那麼容易著涼的。」

    「懷孕的人更要謹慎一點。」他爬上床,伸手將她圈進懷里。「以後不管遇到什麼事,我們都不可以隱瞞對方,要分享對方的喜怒哀樂,一起經歷人生的點點滴滴,這才是攜手共度一生的夫妻。」

    「我知道自己有個壞習慣,遇到事情總是往心里擱,不過從現在開始,我會試著跟你一起分享、跟你一起面對、跟你一起討論,只要你不嫌我太菇噪。」她像個天真的孩子伸出手。「我們打勾勾。」

    與其打勾勾,他更喜歡另外一種立約的方式——他抬起她的下巴,深情纏綿的吻住她甜美的小嘴——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夫妻不同床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艾佟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