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心好朋友 第10章(2)
作者︰蔡小雀
    孔醫師是個好人。

    但是一頓晚餐吃下來,陳蘭齊頻頻望著窗外,不然就是忍不住低頭偷偷瞄手機,怎麼就是沒法專心。

    「你在等什麼人嗎?」孔唯微笑問道。

    她臉色一紅,有些尷尬地道︰「沒、沒什麼。對了,這個甜的杏仁豆腐真好吃,飯後水果也很不錯。」

    「你喜歡就好。」孔唯看著她,突然伸出手來。

    她愣了一下,不明所以地望著他。「這是……」

    「握手。」

    「喔。」她心下有些忐忑的和他一握。

    「很高興認識你。」孔唯笑了,慢吞吞地道︰「不過我想,你心底真正想要共進浪漫晚餐的那個人,不是我吧?」

    「其實……就……」她說得結結巴巴。

    「管娃的惡勢力令人很難拒絕吧?」孔唯朝她眨眨眼楮。「其實,今晚我也是被逼的,我了解,真的。」

    听他這麼說,陳蘭齊的愧疚總算稍稍平復了一些些,不過還是不好意思地撓撓頭。「我知道阿娃是為了我好。」

    「我明白。」孔唯笑著點點頭。「本來按照管娃排定的行程,我們等一下應該去看場電影的,可是我看現在……嗯,我們還是各自解散回家吧。」

    「好。」她至此才真正松了一口氣,心里滿是感激。「那今晚就我請你吧!」

    「不行,我媽不是這樣教我的。」孔唯連搞笑都還是慢條斯理的。「而且要是讓管娃知道,明天我自己就得去進行顏面重整了,她肯定會打爆我的臉。」

    「噗!」她明知不應該,還是忍不住笑了出來。

    雖然這頓「相親晚餐」在兩個人都對彼此沒意思的情況下草草結束,但陳蘭齊心情還是頗輕快,因為她知道又多了個挺有趣的朋友。

    避娃的朋友都很有個性、很好玩,包括「好幸福花店」那個美艷花蝴蝶的女老板。

    為了不想那麼早回家被管娃「發現事實」,陳蘭齊沿著精明一街漫無目的的逛著,看到有個性特色的小店鋪就進去看看,又去喝了一杯珍珠奶茶,還駐足看了一會兒街頭藝術家的表演,最後突然想起什麼,抬頭仰望被霓虹燈和高樓大廈擋住了大半的夜空。

    不知道項康可還習慣台中的生活?他也曾覺得寂寞嗎?

    他說是因為她,才請調到台中分院來的,可是他到台中都快兩個月了,難道還沒恢復清醒嗎?

    唉,她心里矛盾的要命。

    多希望他對自己的告白,每一字、每一句都是真的,但又覺得要是真的相信了,她不就又要變成過去二十年來,那個一廂情願往單戀死胡同里鑽的笨蛋小鈴鐺了嗎?

    想到今天下午在美術館的那個火熱的吻……她下意識以指尖輕觸唇瓣,心髒又開始怦怦狂跳起來。

    「陳蘭齊。」

    她猛然抬頭,臉上瞬間像做賊心虛般漲的通紅。「你、你……你在這里做什麼?」

    項康左手拎了眼熟的外帶披薩盒,那是他們倆最喜歡吃的那間披薩店,店址位于台北市的天母——天母?

    「嗨。」看起來顯然在老洋房外等候了很久的項康,一見到她的剎那,英俊臉龐整個亮了起來,快樂地揚揚手上的披薩,「夏威夷口味的。雖然有點冷了,不過我們可以找間便宜商店借微波爐弄熱,應該還是很好吃。」

    陳蘭齊眼眶一熱,鼻頭發酸,胸口緊緊糾結著滿滿的震撼和感動。

    他特地開車回台北,就是為了買她最愛的這個夏威夷披薩?

    老天……

    不,不行,不能心軟。

    要是現在心軟了,等哪天她發現那天一廂情願網單戀死胡同里鑽的笨蛋小鈴鐺沒那麼好,到時候她又該怎麼辦?

    思及此,陳蘭齊後退了兩步,拼命壓抑下想飛奔進他懷里的沖動。

    「你飆車喔?」她試圖擠出輕松的口吻,但隱約帶著鼻音的語氣卻怎麼也不成功。「堂堂心髒外科名醫做出這種不良的交通示範,不太好吧?」

    這不是他渴望听到的,她對他說的第一句話!

    項康充滿期盼的表情閃過一絲落意,但還是努力維持燦爛的笑容。「我有注意要踩煞車。你餓了嗎?我看到附近有一家便利商店,不然你在這里等我,我去借微波爐……」

    「項康。」她極力保持聲線平穩,輕聲道︰「不用了。你真的不需要強迫自己接受,並且回應我二十年來單方面的痴心,我知道你會永遠關心我,我們永遠都是好朋友,那就夠了。」

    「不!不夠,永遠不夠!」

    項康所有偽裝鎮定的歡快瞬間崩潰瓦解,臉上勝券在握的自信,在這一刻全被脆弱的痛楚取代了,他的手在顫抖,甚至拿不住那一盒披薩,啪的一聲,整盒摔落在地。

    「項康……」她心下一震,沒來由的驚慌了起來。

    他臉上的神情看起來……好痛……

    「如果做了好朋友,就代表不能更進一步走入你的世界,成為那個有資格照顧你、寵你、愛你一輩子的男人,那麼……」他的聲音顫抖,深邃黑眸緊緊地盯著她。「我永遠不做你的好朋友,永遠不要!」

    陳蘭齊屏住呼吸,不敢置信的瞪著他,心底滿滿的舍不得又害怕——既舍不得他痛苦的樣子,又害怕他真的以後連朋友都不跟她做了。

    可是內心深處,不知怎的,卻有種美麗又脆弱得像泡泡的「希望」,漸漸地浮現上來。

    所以他的意思是,他想一輩子照顧她、寵她、愛她?

    陳蘭齊一顆心跳得又快又急又大聲,胸口繃得好緊,腦門發暈,渾身發熱。

    「這些天來,我翻遍了兩性心理學、愛情心理學、女性心理學的書籍,還是不知道該怎麼樣才能向你證明——我真的愛你,我是真心的,你陳蘭齊就是我項康這輩子唯一想共度一生的女人。」

    她連動也不敢動,生怕這一切都是妄想、幻听……

    「我今晚打電話問哪里買得到滑翔翼,哪家店有辦法可以在滑翔翼上繡上「我項康愛陳蘭齊一生一世」這是一個字,我也準備好了從亞致飯店四十六樓一躍而下……」

    陳蘭齊听得心驚膽戰,目瞪口呆。

    他他他……干嘛試圖做這麼危險的蠢事啊?

    「可是亞致飯店的公關部說什麼都不答應讓我上去進行這個活動。」項康的語氣里充滿了沮喪。「我只好打消這個念頭。」

    打消得好,感謝老天。

    陳蘭齊面色古怪地看著他,總覺得眼前這一切越來越超現實、完全超出她可以理解的範圍了。

    項康為了她,要背著上面繡著「我項康愛陳蘭齊一生一世」的滑翔翼,從四十六樓高的亞致大飯店頂樓跳下來?

    那怪成語說「痴心妄想」,原來人真的只要太「痴心」,就很容易生「妄想」呢!

    「我這才發現,自己一向引以為傲的高智商,在這種時候根本一點用也沒有。」項康凝視她的眸光充滿了深刻的祈求,嘴角那一抹微笑卻又是那麼的無助。「原來人在遇見自己真正的愛情時,竟然會變得這麼忐忑不安、患得患失,又不知所措,滿心想把全世界的幸福捧到她面前,卻又笨得不知道該怎麼做。」

    他說的最後那句話,重重地撞進了陳蘭齊心里。

    「你……你懂,原來你真的懂……」在這一瞬間,她喜悅得哽咽起來,換了好幾口氣之後,才得以順暢的說出來,「那種愛一個人愛到好想擁有,又好怕失去,想給他一切,卻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那種心慌的感覺……老天,你真的愛我!」

    「要命,我當然愛你,我一直在告訴你「我愛你」,早在我自己尚未發覺前,我就已經愛你很久很久了,只是我以前太蠢,而你現在又太固執、一直不願意相信我——」項康氣急敗壞地大喊,突然怔愣住了。「等等,你相信?你、你剛剛說,你相信我愛你,你真、真的相信我了?」

    「說越在意的話越會跳針,這也是愛情的笨蛋癥候群之一。」陳蘭齊快樂到兩眼淚汪汪,再也忍不住笑了出來,用袖子揉揉淚霧迷蒙的眼楮。

    她要一直看著他,視線清晰地看著他,緊緊地看著他,永遠記住這神奇美妙、美夢成真的一刻。

    「所以……所以……」項康凝望著她紅通通的小臉,覺得她從來沒有這麼美過,情不自禁地朝她伸出手,溫柔地呼喚︰「陳蘭齊,我最心愛的老同學,好朋友,心上人,小鈴鐺,影子公主——請問你願意嫁給我嗎?」

    陳蘭齊好不容易清晰的眼前又因熱淚而模糊了起來,只是這次在也沒有任何顧忌疑惑和不安,她毫不猶豫地投入他溫暖的懷里。

    「我願意!」

    早在二十年前,當她第一眼看到那個面容清秀卻倔強如彼得潘的小男孩時,她的心,就已化為小鈴鐺那雙亮晶晶的透明翅膀,情不自禁地飛到他身旁。

    命中注定。

    彼得潘和心愛的小鈴鐺終于手牽著手,眼底只有彼此,笑容燦爛地在永遠屬于他們的夢幻島上,從此以後,過著最最幸福快樂的日子……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痴心好朋友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蔡小雀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