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的風流債 尾聲
作者︰馥梅
    三年後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護國走遠大將軍保疆拓土,功在社稷朝廷,今封為護國公,並賜婚沁馨公主,擇日完婚,欽此。」

    仁和四十七年,年已十九的沁馨公主終于婚配,送親隊伍與嫁奩綿延數十里,據說前頭隊伍已抵護國公府,後面的隊伍尚未出宮門,其盛況可說是空前盛大。

    新房內,鳳盼月一身公主朝服,頭戴鳳冠,身穿霞帔,一襲鳳凰于飛紅巾蓋頭,端坐在新床上,等待那已三年未見的郎君——她的太傅、她的大將軍、她的護國公、她的駙馬爺。

    外頭的喧鬧讓新房顯得異常的寂靜,良久,突然一聲腹鳴響起,在這種時刻,顯得如此突兀,如此……好笑。

    「噗!」靜立于一旁公主的陪嫁宮女映荷和映萍,忍不住同時噗哧一笑。

    「公主肚子餓了?」映荷笑問。

    「從早上到現在本公主滴水未進,早就餓得渾身發軟了。」坐在新床上的鳳盼月嘀咕地抱怨,一手稍稍先掀開了紅蓋頭。「桌上那些點心不能吃嗎?」

    「公主,那些是吉祥物,等會兒得和駙馬一起用。」映荷笑說。「別擔心,奴婢這兒有一些小點心,公主先墊墊胃。」

    她提來一個食盒,用小碟子放了幾塊可口精致的小點心送到公主面前。

    「太好了,好映荷,你想得真周到。」她贊賞地說。

    「不是奴婢想得周到,是駙馬爺想得周到,這食盒是駙馬爺交給奴婢的。」映荷笑說。

    「是喔!」鳳盼月咕噥。

    「待在戰場三年,也不知道變成什麼模樣,回京城之後就不會想偷偷來看我,三年說長不長,說短可也不短,誰知道他是不是已經變了心,礙于皇命、礙于信譽,才不得不娶我這個大齡公主!」

    「公主……」

    「我說得可沒錯,要不然他回京後到完婚,足足有半年的時間,他為什麼連來看我一眼也沒有!」

    「公主……」

    「算了算了,我不說行了吧!」她沮喪地說。

    下一瞬間,眼前突然一片豁然開朗,一張似熟悉又似陌生的雋朗容顏噙著淺淺柔柔的笑意出現在她眼前。

    她愣了愣,眨眨眼,回過神時,發現屋里竟只剩下他們兩人。

    他其實變得不多,皮膚黝黑了一點、結實了一點,眉宇間多了一股浩然之氣,比以前更加俊逸挺拔。

    「我的公主,覺得臣變了嗎?」盛宇珩痦咽地問,熱切的目光貪婪地吞噬著她更加嬌美的容顏。太久了,他相思如狂啊!

    「變了,也沒變。」鳳盼月目光無法移動,好想好想他,足足三年半的時間啊!

    替她拿掉沉重的鳳冠,動手為她解下霞帔朝服,他急切地俯身掠奪她誘人的紅唇,此時此刻,他什麼都顧不了,只想馬上與她做更多更多的接觸,實實在在地擁有她,再也不要因任何因素而分離。

    「等等……交杯酒還……」

    她微微掙扎,卻抵不過他的孟浪。

    「不急,等一下再喝。」他倉卒地說,動手剝掉自己的新郎紅袍,將她推上床。

    「你這個急色鬼!」鳳盼月往後倒在床上,紅著臉啐道。

    「不喜歡?」盛宇珩輕笑,人也跟著覆了上去,扯下紗帳,隔出了這一方旖旎天地。

    「你果然變了。」

    她在他的撩撥下無法遏止的呻吟。「別!」

    「月兒,我的月兒,你好美。」他嘆息,膜拜著她滑膩如脂的嬌軀,每一寸都不放過。

    「宇珩,求你,」身體的空虛讓她低泣地懇求著。「痛!」

    淚珠從眼角滑落,被他濕熱的唇吮去。

    紅唇再次被封印,輾轉吸吮,親密撩撥。

    她難耐地低吟,縴細的腰身不由自主地動了動。

    「可以了嗎?」

    他痦咽地問,沒等到她的回答,精壯的身子已經迫不及待地動了起來。

    「慢點。」

    「慢不下來。」他低喘。「下次再慢慢來!」

    「別,我受不了。」

    「可以的,你絕對可以,你是我的公主,我最強大的後盾,接受我、包容我,我的月兒!」他幾乎失控地在她身上馳騁,帶領著她翻過一次又一次的高峰,晃昏了她的神智,在一次又一次的高潮中昏死,又在一次又一次的激情中蘇醒。

    「不行了。」

    「知道我有多想你嗎?月兒,每天每天,我都得念著你,念著月兒百遍千遍,我所做的一切,都只為了能早一刻回來見你。」

    低吼一聲,他顫抖地釋放熱源,癱軟在她身上。

    激戰方歇,他翻身倒在一旁,攬過她滑膩的身軀趴在他身上。

    「三年半,好長的三年半,」他輕聲嘆息。「尤其是這被皇上故意隔離的半年,對我來說簡直是度日如年,月兒,我想你想得要發狂了。」

    「我也是。」原來他並不是不願來見她,而是無法見她。鳳盼月將臉埋在他的胸膛,突地觸踫到一塊不平的膚觸,疑惑地抬眼,赫然見到他胸膛上的疤痕。

    她震驚地輕撫,手指輕顫,就像怕踫痛他一樣,明知道這已經是舊傷,是一個疤痕,一個足以致命的傷疤!

    「沒事,我撐過來了。」他抓住她的手,輕聲安撫。

    「為什麼不通知我?」

    「那除了讓你擔心之外,沒有任何用處,何必呢?」他低嘆。

    「可是……」

    他猛地翻身,又將她壓在身下。

    「我的公主,與其討論那些已過去的事,咱們不如來做點現在的事,春宵一刻值千金吶!」

    他露出一抹邪惡的笑容,故意動了動腰身,原本就滑膩赤luo的軀體便毫無阻礙的暢通到底。

    「啊!」

    帳內春暖,一場激戰再次展開。

    而桌上的交杯酒,直到好久好久之後,才終于被喝掉。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公主的風流債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馥梅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