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天鵝的背叛 第10章(2)
作者︰寄秋
    「為什麼你會知道這些事,誰告訴你的?」李玉真一驚,面容開始變得猙獰。

    「是安叔,他把你做過的事全說給我听了。」

    安盛生是李玉真的情人之一,同時也是她在美國住所的管家,由于看不過去李玉真離間白景天一家的行為,最終在白景天夫婦驟逝後,禁不住良心的譴責告訴了白縈曼真相。

    「那個該死的老家伙!」李玉真氣怒下已,安盛生他竟敢背叛她!

    「安叔從前不說是怕我傷心,他不希望我知道視如母親的真姨在背地里做的壞事。」

    「哼!視如母親?你現在跑來質問我的這副嘴臉,像是做女兒的嗎?之前你還惡狠狠地威脅過我呢。」

    「那是你不守信用,傷害了玥兒,我才會氣到失去理智,」那時她真的很恨真姨所做的這一切,是真姨讓她的心住進了魔鬼,幸好如今它已被問天的愛驅趕出去。

    李玉真冷笑地一揮手。「少說這種冠冕堂皇的話,你早就看我不順眼了,肯定巴不得我早點死,省得我管東管西,讓你像綁手綁腳的木偶失去自由。」

    「我沒這麼想過……」談判最忌心浮氣躁,湛問天按了下她的手,以眼神示意她別激動,白縈曼這才深吸了一氣,平復心情再次問道︰「真姨,我要真相,請你解釋我爸和二媽發生意外的那一天,你為什麼也在船上?」

    「胡說八道,誰瞧見了?當時我明明在法國度假。」李玉真心虛地辯白,眼神飄忽不定。

    「真姨,你還想繼續裝傻嗎?只要去查出入境紀錄,你的謊言便不攻自破。」假的真不了,證據會說話。

    李玉真一听,惱羞成怒地揚高音量。「就算當時我在船上又怎樣?難道我不能搭船出海賞鯨嗎?你住海邊呀,管得真寬!」

    「你說的話與事實不符,難免令人懷疑。請你說清楚,他們死的時候你在哪里?」白縈曼握緊丈夫的手,從他掌心汲取撐下去的力量。

    「你……」李玉真思索著,想找其他借口圓謊。

    為逼她自吐實情,白縈曼故意使計。「爸那麼愛二媽,他們能生死相隨也算美事一件。同葬一穴,待來世再廝守終牛,我也替他們高興。」

    「什麼來世再廝守?胡說!你這李玉娟生的賤種少胡說八道,姐夫是我的,他應該跟我在一起,這世上沒有人比我更愛他。」提到痛處,李玉真果真一下就被激得現出原形。只有她才是白景天的完美伴侶,只有她才能和他白頭偕老。

    她目光逐漸渙散,又氣又笑地好似陷入瘋狂,自言自語吐出真柑。

    「可是……他為什麼不愛我?李玉娟算什麼,寧嫚嫚又是什麼東西,她們全都配不上他,他瞎了眼才看不到我的一片痴心。」

    「所以你就殺了他們?」白縈曼順著她的話一接,想引出自己要的答案。

    「沒錯,我把他們一個一個都殺了,誰對不起我,我就殺誰。」強烈的嫉妒讓人發狂,李玉真病態的愛已令她失去理智。

    「什麼……」雖已有心理準備,但得知事實真相仍令白縈曼驚訝得幾乎站不住腳,感覺眼前一片黑霧。

    湛問天連忙攙扶住她,將她攬向自己胸前。

    「你媽也很笨,她在生完你之後身體一直不好,我便把毒藥一點一點地摻在補品里,她高高興興喝完一盅又一盅,果然不到三個月就上西天。」她使用慢性毒藥,一天放一點,並沒有被發覺。

    「那爸和二媽呢?」白縈曼泫然欲泣,悲憤難當。原來母親的死也是真姨下的毒手,而且一瞞就是二十余年,她還認賊做母。

    已陷入瘋狂的李玉真陰險地笑著,「你媽死後,姐夫理所當然應該娶我進門的,可是在我滿懷欣喜等他開口時,他卻突然宣布要娶寧嫚嫚那賤人為妻,而且似乎懷疑起你母親的死因,不僅防著我,還把我往國外送……」

    所以她才沒機會再下手,直到那一天……

    「我只是想要寧嫚嫚死而已,才在她的果汁里下了安眠藥,趁她昏睡時將人丟下海。誰知姐夫看到她落海後竟毫不猶豫地跟著往下跳……」李玉真從沒想要白景天死,可他奮不顧身的舉動讓她也當場驚得忘了呼救。

    白景天為了救愛妻而跳下海,最終和妻子雙雙溺斃。他雖不是死于李玉真手中,但她仍是間接凶手。

    「真姨,你連續殺了兩個人,難道不怕報應嗎?你讓我和玥兒都失去了母親。」李玉真的惡行令白縈曼冉也難以容忍,落下了氣苦的淚水。

    李玉真眼帶譏誚地說道:「那又怎樣?難不成你要報警捉你視如母親的我?」她看準外甥女面冷心慈,料她不會使自己身陷囹圄。

    「她不會,我會。」湛問天至此總算出聲,一切水落石出,他絕不允許意欲傷害妻子的人逍遙法外。

    「你!」李玉真血色頓失,驚惶不已。方才他的沉默和自己激昂的情緒令她忘了這號危險人物。

    「殺人是重罪,法律會制裁你,你下輩子注定要在牢里度過了。」湛問天冷冽又不齒地看著她,這女人心狠手辣,所作所為終將自食惡果。

    李玉真恐懼地瞠大眼,「不——」她不要坐牢。

    湛問天朝外頭打了個手勢,幾名警員立即魚貫走入,隨即將像瘋子般尖聲大叫的李玉真帶走。

    不忍日睹親姨悲慘下場的白縈曼將臉埋向丈夫的懷中低聲哭泣,她好恨好氣,卻又怕自己終會忍不住原諒殺害至親的真姨。

    她明白,真姨也是個可憐人,因愛不到而心生怨恨,才逐漸走向毀滅的道路。

    如果不是遇見湛問天,擁有了他的愛,她的心魔只怕也不會這麼輕易消失。和她一比,真姨只是個執著的苦命人,因為真姨始終沒踫到真心愛著她、願意將她拉出地獄的那個人。

    「以後不論是你或是你妹妹,她都再也不能傷害你們分毫了。」就算不判死刑,湛問天也會確定這女人到死都走不出監獄大門。

    「問天,我累了。」白縈曼靠在丈夫身上道。經過這一連串的風雨,真姨如今也自食惡果,見識到一個女人為愛自毀人生,她身心感到異常疲憊。

    「累了就回家休息吧,我會一直陪著你。」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嗯,我們回家。」她的家,是有他在的地方。

    湛問天溫柔地橫抱起白縈曼,讓她安心地在自己的臂彎里闔上眼楮。他瞧著妻子美麗的容顏,不自覺露出幸福的微笑。

    ***

    「姐姐,姐姐,有天鵝哪!好漂亮,我們快過去著看……」

    清水公園的自然景觀區里,有幾只咸水的白天鵝優游于人工池塘中,其中一對交頸覓食的黑天鵝最為顯眼,幾乎形影不離地緊緊跟隨著對方,公鵝仰頭一叫,母鵝即低頭呼應,兩鵝互整羽毛地啄來蹭去,形成令人欣羨的畫面。

    「小玥,你給我走慢點,也不瞧瞧你現在是什麼狀況,還敢用跑的?」

    仍然不改淘氣脾性的白縈玥向自家老公吐舌扮扮鬼臉,稍嫌圓潤的臉龐露出頑皮笑容,但在看見姐姐白縈曼警告的眼神後,她立刻听話地放慢腳步。

    老公說話她听不進耳,姐姐一句話她就奉如聖旨,這讓緊張得心髒快由嘴巴跳出來的希爾很不是滋味,吃醋地想要隔開她們姐妹倆。

    為了讓白縈曼不再擔心,也為了讓她早日走出真姨帶給她的痛苦,所以湛問天便替妻子尋回了妹妹白縈玥,並告知她當初趕她離開的用意與事情的始末,誰知白縈玥根本就沒有誤會姐姐,她一直知道姐姐是愛她的,白縈曼聞言感動不已,兩姐妹的感情變得更好了。

    「你也給我小心自己一點,兩只眼別老盯著你妹妹不放、她那麼大的人了,不會把自己搞丟的。」氣勢非凡的男人低聲責備道,同樣有些吃味地沉下臉。

    「她快生了嘛,我擔心她跌倒撞到肚子,玥兒一向很迷糊。」讓她很不放心。

    湛問天大掌輕柔地覆在妻子微隆的小腹上。「她是大肚,你是小肚,大肚踫小肚想找死呀?反正你給我安分點,她老公還沒死,自然會護著她。」

    那個「還沒死」的希爾•艾恩德冷冷回過頭瞪了他一眼,隨即又小心地扶著天真愛玩的妻子,免得她太頑皮,讓孩子提早出世。

    白縈玥懷孕八個多月了,而白縈曼才不到三個月,姐妹兩個都是前後危險期的孕婦,一個肚皮漲得像水桶一樣,一個吃什麼都吐得七葷八素,明明該豐腴的身體卻反而消瘦。

    身為她們老公的兩個男人本來都是商場上人見人懼的大魔頭,可一到妻子面前卻成了居家好男人,愛妻、疼妻、寵妻,無時無刻地將對方當皇後般細心呵護。

    尤其得知她們懷孕以後,那簡直是風雲變色,兩個男人立刻變得戒慎恐懼,神經質又得意地護著她們,唯恐自己照顧不周。

    「你喔,一張嘴巴不饒人,都是一家人嘛!」她丈夫真是愛計較的小氣鬼。

    「姐姐,你快過來看,天鵝在喝水耶!你看它們好可愛……」

    嗟!大驚小怪,天鵝喝水有什麼好看,這丫頭根本是沒長大的小鬼頭,他當初怎麼會看走眼,還以為她會是自己的理想妻子。湛問天有點小心眼地腹誹。

    「我先過去瞧一瞧,你和希爾聊聊。」白縈曼笑著拍拍丈夫的手安撫,緩慢地走到池塘邊找妹妹。

    有什麼好聊的,聊石油探勘還是海運發展規模?兩個同樣霸氣的男人互視一眼,很有默契的同時撇開頭,專注的視線又回到妻子身上。

    「姐,你幸福嗎?」白縈玥關心地問道。她一直好擔心姐姐嫁錯人,過得不快樂。

    「嗯,我很幸福。那你呢?他是你的真愛嗎?」白縈曼也回問著。妹妹長大了,天真單純的臉上已散發出一點為人母的堅強成熟。

    白縈玥開心地點頭。「我愛他,他也愛我,真愛無敵。」

    聞言,白縈曼會心一笑。「是呀,你還記得真愛無敵,我們小時候常掛在嘴邊的話。」

    「我當然不會忘了,這是我們姐妹倆的通關密語——白天鵝飛向真愛,黑天鵝找到幸福,我始終牢記在心。」白縈玥相信姐姐永遠是那個愛她的姐姐,不會因時間、距離的分隔而減少她們的姐妹之情。

    「玥兒……」白縈曼眼眶紅了,感謝妹妹始終相信著自己。

    懷了孕以後,她變得多愁善感,笑容變多了,淚腺也特別發達,動不動就掉眼淚。

    「老婆,你們在說什麼?」不甘遭到冷落的湛問天走過來,從後方伸手環抱住妻子。

    「秘密。」白縈曼眨著眼,故意不說。

    他不滿地發出抗議,「我是你老公,你怎麼可以不告訴我?」

    「因為這是我們姐妹倆的小魔法,帶來幸福與真愛的咒語。」

    「咒語?」湛問天揚眉不解,卻深深為妻子的嬌美笑顏而著迷,忍不住低頭落下一吻。

    而一旁的白縈玥也在希爾的懷中輕笑,靠在他耳邊說起悄悄話來了。

    白天鵝飛向真愛,黑天鵝找到幸福,最後白天鵝與黑天鵝兩位公主破解了壞巫婆的詛咒,最終都突破困境,各自找到屬于自己的幸福真愛。

    尾聲

    邪惡巫師對于黑天鵝的欺騙感到憤怒無比,巫師便對黑天鵝落下詛咒——黑天鵝白天以人身示眾,夕陽落下後會變為黑天鵝,除非公主能得到國王的愛並得到對方給予的定情物,否則將永生如此。

    巫師對自己這次的詛咒很有信心,白天的黑天鵝要忙于扮演白天鵝,晚上的黑天鵝不僅無法見人,還得受到他的監控,更何況他這次限定的人選是國王,可不是會在別的國家到處游歷的王子。

    巫師相信這樣的報復會讓黑天鵝痛苦不堪,然而,事實不是如此。

    因為童年的經驗,黑天鵝比誰都堅強,甚至能在夜晚以真性情活著,讓她更為快樂,漸漸的,監控黑天鵝的巫師愛上黑天鵝,而時間也讓黑天鵝看穿巫師眼中跟自己相似的寂寞她明白,兩個人都是因為太孤單才會選擇傷害別人。

    一日,鄰國的新任國王提出跟公主聯姻,學會愛情的巫師也學會放手,即便痛苦,但他知道,只有讓黑天鵝離開才能解開他自己落下的詛咒,這是第一次,他想要成全別人的幸福。

    柄土來迎親的那天,巫師送上定情物跟真摯的告白與祝福,黑天鵝卻選擇跳下迎親的馬車,因為她終于明白,自己想要的是有人愛她,從來都不是則人欣羨的目光,她不需要嫁給國王來破除詛咒。

    最後,公主的父王年邁退位,公主的巫師夫婿當上國王,而公主破除了黑天鵝的詛咒。

    —全書完—

    *想知道其他童話故事的另類幸福發展,別錯過——

    花園系列1570千尋的黑色童話partⅡ之《雪後的騎士》

    花園系列1571綠光的黑色童話partⅡ之《野獸公子的賭約》

    *想知道白天鵝妹妹白縈玥是如何破除魔咒,找到自己的幸福,請看——

    花園系列1555寄秋的黑色童話partI之《白天鵝的眼淚》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黑天鵝的背叛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寄秋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