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蠍子的娃娃 第十章
作者︰黑潔明
    當羅芸一行人趕到山莊時,槍聲正好響起,幾乎是同時,白天羽開槍打掉那顆死亡子彈。

    兩顆子彈相撞進出刺目的火花,古月誠愣了一下,他的不是主炮彈嗎?但他還來不及細想,在見到羅芸身旁的女人迅速朝他奔來時,他當機立斷轉身就走,臉色卻是難看得可以。

    他左彎右拐熟練的穿過庭園翻牆出去,跳上停在圍牆外的車子,嘴里同時吐出一大串難听的咒罵。

    迸杰竟然叫他做劊子手,那個王八蛋!他遲早會跟他算這筆帳的!

    楚蒂追到園子里便沒再追下去,反正她已經知道殺手是誰了。在殺手圈里白色頭發黑墨鏡的只有一人,她曾和他交過手,只是不曉得白狼為何會在這件事里參上一角?

    不過她隨即翻了個白眼,傻瓜,殺手殺人還需要什麼理由?當然百分之百是為了錢啊,笨!

    楚蒂悻悻的走回大廳,卻登時傻了眼,怎麼她才離開一下,情勢就整個變了。

    只見葉鈴手上拿著槍指著古杰,古杰卻對那把正指著他的槍視而不見,他只是盯著羅芸,臉上有著難以言喻的復雜神情。

    而羅芸呢?楚蒂發誓她從來沒見過好友如此生氣,她進門的時候剛好看到精采鏡頭,羅芸結結實實地甩了古杰一巴掌!

    「啪」的一聲,實在是很大聲,想必也痛得要命,看得楚蒂都忍不住想摸摸自己的左臉,暗自慶幸她從沒真正惹火過羅芸。

    羅芸這一巴掌把所有人都嚇到了,大廳里安靜無聲,她轉頭看向葉鈴。「我建議你把槍和殺人的愚蠢念頭收起來,只要我還在這世上一天,就不會讓任何人傷了他。如果你只是要錢,開槍就更加愚蠢,那只會讓你得到長期的免費牢飯;如果是為了你父母,那更是沒有必要,你應該比所有人都清楚誰才是那個受害者!」

    葉鈴臉色有些蒼白,「是,我是知道。我從來沒想過要把父母的死算在古家頭上,甚至很感謝奶奶將我接到古家。但是我從十八歲就為古氏做牛做馬,在做事的是我,不是他!可是他卻想毀了我辛苦十年的成就!」

    她過怕了小時候吃不飽穿不暖的生活,所以她努力的討奶奶的歡心,只為了成為古杰的妻子。她將全部精力放在古氏上,得到實際上的權力,她耗費了所有的心血,不為別的,只為求個依靠,而金錢就是她的依靠,她在古氏的權力地位則代表金錢,可是古杰卻想解散古氏!

    「葉鈴,把槍放下。」老奶奶走到葉鈴面前,語氣沉痛的說︰「我把你接回古家,是為了彌補二十年前那場不幸。我以為讓你和古杰在一起是最好的,卻沒想到我還是錯了,竟然讓你如此的沒安全感,我讓你和古杰訂婚絕對沒有要你報恩的意思,因為這全都是我的錯,你們的父母全都是我害死的。你如果真要開槍的話就射我吧!」

    她話聲方落,槍聲驟響,老奶奶胸前立時一片殷紅。

    眾人震驚的著向葉鈴,卻見她滿臉恐慌的大叫︰「不是我!我沒有開槍!」

    羅芸及時上前接住老奶奶倒下的身子,看著白天羽說︰「人在二樓!」

    白天羽立刻向二樓奔去,卻听見第二聲槍響,他甫踏上二樓便看見開槍的人已舉槍自盡,那人赫然是管家老李!

    他向樓下的羅芸搖搖頭,「死了。」

    羅望臉色一寒,連忙低頭幫老奶奶止血,古杰卻是站在原地並沒有上前。

    「別……你別忙了。」老奶奶咳出血,聲音顫抖的說︰「我……知道……我不行了。是我……欠下……的債,活……該由我來……還。扶我……扶我起來。」

    羅芸聞言立刻照做,因為她的確沒救了。

    老奶奶愧疚的看著古杰,「小杰,我知道……你不會……原諒奶奶,但我還是要說,對不起……奶奶不是……故意的,你母親……也不是故意的,她很……愛你,可是她沒法忍受自己……竟然愛上……你父親,加上你父親出……意外死了,她……才會瘋掉,你……原諒她……」

    「別說了。」羅芸阻止她,不忍見她耗盡生命最後的力氣再開口。古杰仍是無動于衷,仿佛眼前血流滿地的不是他的親人。所有人都震懾于他的冷血,只有羅芸知道他心中的痛,知道他其實只是不知該如何做。眼前的老奶奶對他來說是既熟悉又陌生的,而陌生又佔了大多數,他不是無動于衷,只是感到陌生和一股不真實的感受。羅芸抬頭注視他看似冰冷的黑瞳,然後伸出左手。古杰猶豫了一下才上前握住,跟著蹲下身來。雖然他還是一臉的木然,但這行為較之前卻已是好上很多。「別……怪葉……鈴,不是……她的錯。」

    老奶奶祈求地看向羅芸,「小杰……就拜托你了。」

    「我知道。」她神色復雜輕聲地應道。

    「謝……謝謝……」老奶奶說完就咽下了最後一口氣。古杰緊握著羅芸的手,臉上依然看不出絲毫的情緒。楚蒂和白天羽協助古家人善後,眾人在老李身上找出一封遺書,上面明白寫著他如此做的原因。原來古杰的母親蘇月蓉與管家李進是青梅竹馬,卻因為老奶奶相中了蘇月蓉,想要她做自己的媳婦,因此從中作梗,導致了兩人分離。本來蘇月蓉被強逼進古家,心里已是不願,再加上古杰的父親古俊個性強悍,夫妻倆打一開始相處就勢同水火,而老奶奶又抱孫心切,竟使計將兒子灌醉下藥,古俊因而強暴了蘇月蓉鑄下大錯。事情本還有挽回的余地,怎知天意弄人,古俊為救年幼的古月誠,死在一場車禍中。過了幾個月,蘇月蓉在生下古杰後,人也瘋了。

    李進輾轉得知,便入古家為僕,此時的蘇月蓉卻早已精神失常認不出他。看著心愛的人就這樣被古家逼瘋,李進整個人差點崩潰,直到蘇月蓉死了,他便決定要殺了老奶奶替愛人報仇,卻苦無機會,直到今天。

    老李、老李,眾人都以為他已六、七十歲了,怎知他竟只有五十出頭,那頭花白的頭發、滿臉的皺紋原來全是被仇恨給壓出來的。

    情之一字,真是傷人哪!這時羅芸主動松開了古杰的手,古杰一僵卻沒伸手抓住,只是看著她。

    「知道我為什麼打你嗎?」她淡淡地笑問,笑容里卻帶了些悲哀。在她心底深處,她一直以為他終究會在乎的,原來她一直在騙自己,但女人呵!

    迸杰無言,心底卻涌出一陣恐慌和不安,她每次對他笑都讓他感到心慌。

    「因為你的命是我救的,你這條命是我的,記得嗎?沒我的允許,誰都不能取走你的命。」羅芸伸手輕觸他的臉,「你知不知道。我一直以為有一天你終會在乎的,事實卻證明我錯了;你連自己都不在乎。」說著她後退一步,左手握住及腰的長發。

    迸杰看著她的動作,心在瞬間緊縮,知道她想做什麼卻無法動彈。

    「這長發是為你留的,我也一直以為只要我還愛你,它會繼續留長,可是你並不在乎,對吧?」羅芸苦笑道。從腰際抽出匕首俐落的一揮,長發便被一刀斬斷,她松開手,發絲紛紛散落在地上,她眼里有著深深的傷痛,「我作了三年的夢,現在也該醒了。」

    羅芸深吸口氣收起匕首,淡淡地對他頷首,「古先生,抱歉打擾你了。」說完,轉身走了出去。

    不是這樣的!不準走!古杰瞪著她的背影想大叫,卻什麼也說不出口。

    他緊握住雙拳,阻止想拉住她的欲望,因為他沒有愛人的資格。

    他便這樣看著她從他的生命中離去,帶走他唯一的溫暖,留下一室熟悉的冰寒……

    ※※※

    迸杰望著那盆野姜花,濃濃的思念涌上心頭。

    當初他氣她的誤人,一氣之下將買回來的野姜花整束丟到垃圾桶里,沒想到羅芸會將它撿回來,還種了起來。如今這盆野姜花成了他唯一能思念她的東西,另一個則是喝了一半的咖啡,他舍不得將它喝完。

    望著生氣盎然的野姜花,他猶記得羅芸離開他的那天,回到木屋卻見到那株野姜花謝了,枝葉低垂著,好似隨時都會失去生命。當晚,他失神的抱著那盆野美花直奔花店,只要讓它活過來,別像羅芸一樣的離開他。那活潑的花店小妹被他嚇了一跳,不過還是教他照顧花草的方法,從那天起,仙人掌旁多了盆植物,他很用心的照顧它,不為別的,只因為它是羅芸種的。

    羅芸離開他已經一年了,如今這盆野姜花已有了小小的花苞,可是她人卻不知在何方。

    迸杰微扯嘴角的嘲笑自己,她剛走的那段日子,他一直忍著不去找她。任寒冷侵蝕身心,他沒再想過要尋死,因為她說他的命是她的,他忍耐了三個月,直到有一天在街上看見一名長發女子。他失控地將她錯認為羅芸,等看清之後,才記起她早已割斷她的長發。

    他這才發現他有多麼想她,多麼想再抱抱她、親親她,多麼想將她留在身邊一輩子不放。啃噬人心的思念早已蓋這自卑,站在大街上,望著那張陌生女人的面孔,他終于決定要去找她,告訴她他在乎,告訴她他愛她。

    于是他興匆匆的跑去辰天找老頭,得到的答案卻是-一羅芸失蹤了!

    他派人四處找她,甚至在各國大報頭版刊登尋人啟事,並買下電視、廣播時段打尋人廣告,惹來了一大堆想冒名騙錢的人渣,卻還是沒有她任何消息,他這才知道他傷得她有多深,她根本不想見他。

    這算不算是另一種現世報?他先是利用她,然後是不敢放開心胸去愛,他所做的每件事都在傷害她,等到他終于醒悟了,羅芸卻像在世上消失了,只留他一個人在這里後悔。

    「我會找到你的,娃娃。」古杰對著野姜發花發誓,眼里有著溫柔和堅定,這一次,他不會再讓她離開他!

    ※※※

    夕陽西下時分,一群男孩正在巷子里打籃球,公寓前用木頭做成的籃松早已破舊不堪,籃框上的籃框也只剩幾條尼龍繩,但孩子們仍是玩得很高興。

    羅芸抱著一堆衣物丟到洗衣機里,長發早已不再,她削得很短,從背後猛一看,還真像個男孩。這里是她長大的孤兒院,她離開古杰後回到這里,因為只有這里需要她。

    「羅姊,有人找你。」男孩們停止打籃球,朝屋里大聲叫喚。

    有人找她?羅芸擦干手看向門外,只見老頭臉上露出和藹的微笑。

    「我就知道你會來這里。」

    「有事嗎?」她走到門口,語氣淡然的詢問。

    「你知道他在找你嗎?」老頭看著男孩們打籃球,很羨慕他們的年輕。

    「知道。」羅芸在門板上,雙眼也盯著正在打球的男孩們。

    「還是不想見他?」

    「見了又能如何?他不需要我。」他也不在乎她,羅芸將苦澀藏在心底。其實說起來,在失憶前她本就準備事情結束後離開他,因為她早知道他和她是不可能的。

    「丫頭,我第一次見到你,也是在這里吧?」老頭突然轉了個話題,提起陳年往事。

    「是啊,我偷了你的錢包,被你追了三條街,我從沒見過這麼會跑的老頭子,那可是我第一次失手被抓到,你還把我揪回院里,害我被院長臭罵了一頓。」

    「可是你也拿籃球報了仇啊。」他第二次來這里,才剛踏進門就被籃球砸了個眼冒金星,不用說當然是羅芸的杰作。

    「對不起。」羅芸想到當年的情景忍不住笑了出來,她的個性一向是有仇必報,拿球砸他已經算是小意思了。只是她沒想到老頭那天竟然是來辦領養手續的,客她莫名其妙的成了他的養女。

    老頭嘆了口氣,「丫頭,我不是個好的養父,是吧?」

    「我也不是個乖巧的養女啊。」羅芸拍拍老頭的背算是安慰。「何況當年踏入這行也是我自己選擇的;再說如果沒有你,我可能早成了太妹,然後死在自己的沖動和愚蠢之下了。」

    「我不該讓你接古杰的案子的。」看她瘦得像根竹竿,想必這一年來,她的日子好過不到哪里去,他看來真是有點心疼。

    「楚蒂無法忍受他的,到最後還是會落到我身上。」羅芸輕笑道,心里明白得很。

    「大概吧。」老頭無奈的嘆口氣,「你真的不想再見他?」

    羅芸搖搖頭,「我累了,也玩不起愛情游戲,維持現在這樣就好了。」

    「我本來以為你和他很適合,既然你這樣說那就算了。有空記得回家里住幾天,省得你養母一天到晚念著。」老頭又叮嚀了幾句才轉身離開。

    羅芸繼續看著那群正在打球的孩子,直到天色漸暗才招呼他們進屋里吃飯。

    ※※※

    晚上七點,孩子們紛紛坐在桌前寫功課,羅芸則因為老頭的來訪,整個人顯得有些心不在焉。

    「羅姊,我們功課做完了,可不可以看電視?」一位就讀小學三年級的小女孩站在她身邊發問。

    羅芸一回神才發現旁邊一雙雙祈求的大眼,這才想起這群小鬼最近迷上了八點檔連續劇。「你們都寫完了嗎?」

    只見他們一個個點頭如搗蒜。

    「好吧,寫好的人把作業和聯絡簿拿過來給我檢查,就可以去看電視了。」

    不一會兒,她桌上就堆滿了作業簿,原來他們早已拿在手上就等她一句話而已。

    羅芸搖著頭笑了笑,見他們打開電視,她則開始每天的例行工作……檢查他們的作業。

    電視一打開便傳來某新聞主播甜美的嗓音,她抬頭看了牆上的鐘一眼,才七點五十分,難怪還在播報新聞。

    羅芸拿起咖啡喝了一口本欲收回視線,卻在下一秒像是被人點了穴道,動也不動的盯著電視畫面。

    在一堆麥克風中央站著的正是古杰,一名女記者搶先發問︰「古先生,訪問藍星集團這次舉辦世紀風華珠寶展,是否表示藍星打算進軍珠寶界?」

    「你說呢?」古杰露出一抹佣懶的微笑,看得那女記者一陣臉紅心跳。

    「古先生,听說這次珠寶展,藍星打算展出傳說中的‘死神的微笑’,是真的嗎?」另一名記者跟著發問。

    「是的,我們這次會展出‘死神的微笑’。」古杰眼底閃過一絲狡猾;羅芸聞言只覺得一陣心神不寧,有種大事不妙的感覺。

    「古先生,最近出了位名喚G的怪盜,已經有多家珠寶公司及上流人上遭竊,‘死神的微笑’價值連城,想必他不會放過。請問藍星次除了請保全公司來維持會場覆全外,有無其它防範措施?」

    迸杰一扯嘴角,從領子里拉出一條項鏈,只見一顆碩大的紅寶石掛在鏈子上,發出冷冷艷麗的光芒。「‘死神的微笑’在我身上,他要是想偷,就來吧!」

    羅芸聞言臉色一白,整個人陡地站了起來,手里的杯子「砰」的放到桌上,隨即沖下樓跟院長告假,第二天就離開了孤兒院。

    ※※※

    羅芸寒著一張俏臉,穿著T恤、牛仔褲走進藍星辦公大樓,那家伙把「死神的微笑」帶在身上,簡直就是叫人來搶劫他,還向新聞媒體公布,根本就是找死!

    沒想到她才走進一樓大廳就被人攔了下來。

    「小姐,對不起,請問你有什麼事嗎?」一名新來的警衛皺眉盯著她問。

    「我找你們總裁。」羅芸語氣不耐的回答。

    「我們總裁不是你這種女人可以見的。」一旁等電梯的女人見她窮酸的穿著,不屑的出言諷刺。

    「是嗎?」羅芸冷笑地亮出專用電梯的卡片給警衛看,那名警衛的神情立刻變得恭敬有禮。

    她在走進專用電梯前,回頭朝那女人譏諷道︰「我想你們總裁水準太低了,所以你的高素質入不了他的眼!」氣得那女人臉上一陣青一陣白。

    專用電梯是直達頂樓的,門一開羅芸就見到了秘書小姐,幸好人沒換,要不然再被攔下來,她鐵定會發飆。

    秘書小姐見到她有些驚訝,不過還是笑著朝她揮揮手。

    羅芸對她點一下頭便直闖古杰的辦公室。

    她本想一進門開口就罵,誰知門內卻不見人影,她直覺走向休息室,古杰果然躺在床上,陽光透過落地窗灑在他身上。

    羅芸走到床邊,見古杰睡得正熟,像孩子般的睡顏讓她不忍叫醒他,胸中聚積的怒氣全化成一聲輕嘆。她坐下來伸手撥弄他的黑發,發現他把頭發留長了,昨晚在電視上大概是綁了起來所以她才沒發現。

    「我該拿你怎麼辦才好呢?」羅芸眼里有著迷愒,低聲呢喃。本以為真的可以就這樣放下,沒想到她根本無法做到,她還是愛著他,一听到他又自尋死路,就忍不住回來了。

    她真的好想他,不過一年沒見,她卻覺得恍若隔世。

    羅芸俯身想拉起被子替他蓋上,誰知他竟然在此時翻了個身,就這樣將她摟個正著壓在身下。她嚇了一跳,側頭看他,卻見古杰雙眼仍閉著,鼻息規律的噴到她脖子上。

    她試著想將他的手從腰上移開,他眉頭立刻不悅地蹙起,反而將她摟得更緊,她怕將他弄醒便不敢再動,只見他舒展眉頭,嘴角出現一抹微笑,看起來像是心滿意足的樣子。羅芸愣了一下並沒再嘗試著想移開,只是任他抱著,沒多久,她也跟著睡著了。

    當古月誠進來找蹺班睡覺的老板時,所看到的就是這兩人大刺刺地躺在床上睡得正熟,他莞爾一笑,搖搖頭替他們帶上門,自己則苦命的替古杰開會去了。

    ※※※

    迸杰一睜開雙眼,便看見自己朝思暮想的嬌顏,他有點不敢置信,以為他還在作夢。他不敢動一下,生怕一動她就不見了,但是她看起來很真實,聞起來很真實,感覺起來也很真實,從她身上傳來的溫暖一直擴散到全身,他的胸膛甚至能感覺到她輕柔的呼吸。

    他呆愣的望著她足足有三分鐘才確定她是真的,他將鼻子湊近她柔嫩的臉頰摩蹭,那溫柔的觸感竟讓他有種想哭的感覺,空虛已久的終于被填滿了。

    迸杰的雙眼貪焚地梭巡著一年未見的容顏,在見到她短得不能再短的黑發時,心口又忍不住地抽緊。他伸手輕輕撫摸她的發尾,一年了,她似乎沒有留長的打算,是因為還恨他嗎?

    羅芸醒來的一剎那,古杰立刻就知道了,雖然她沒張開眼也沒動,但她全身肌肉霎時繃緊,眉宇間一下子布滿輕愁。他等著她張開雙眼,卻遲遲不見她有所動靜。

    「我有那麼可恨嗎?讓你連看都不願意看我。」他在她耳畔低啞的詢問,雙手不由得收緊,生怕一不小心就被她溜走。

    羅芸睫毛輕輕顫動,半天才睜開,但目光卻沒有看向他。她輕聲說道︰「我沒恨過你。」她只是生氣,氣他不知珍惜生命。不過現在她更想找個地洞鑽進去,因為她發現自己竟然在他身邊睡著,還睡得一點知覺都沒有。

    「是嗎?你不恨我卻打算一輩子不見我!」若不是他想出這個辦法,古杰相信她真的會躲他一輩子。一思及此,他就恨不得將她揉進身體里讓她哪里也去不了。

    听見他激動的聲音,羅芸有些愕然的望進他幾乎冒火的黑瞳,「我……你不需要我。」

    「那你為什麼回來?」

    「我……」為了他的安全,不,是因為想念他,因為她擔心他,因為她還愛他。羅芸不自在的避開他的目光。

    「為什麼?娃娃。」古杰額頭抵著她的額頭通她看著自己。

    羅芸語氣僵硬的回答,「為了‘死神的微笑’,你不該把它帶在身上,那是找死!」

    「我不在乎,記得嗎?我不在乎自己的死活。」他緊抓住她的手,「可是你在乎,對吧?娃娃。」

    羅芸猛地推開他,起身要走,古杰拉住她的手不肯放。

    「如果我說這是因為我在乎你,如果我說這只是為了讓你回來,如果我說這全都是因為我愛你,你能留下來嗎?」

    羅芸背對著他,身子一震臉色發白,她額聲道︰「古杰,別……別開這種玩笑。」

    「這不是玩笑。」他站起來從背後緊緊環住她,低聲在她耳邊祈求,「我愛你,所以……別走。」

    她全身僵硬的站著,不肯開口說話,也不肯回頭看他。

    迸杰眼中閃這一抹痛苦和不安,他沙啞的開口說︰「這一年來,每天回到木屋我便對著那盆野姜花發呆,因為沒有你我根本睡不著。我每天醒來都不想張開眼,因為你不在我身邊。我甚至不敢把你留下來的咖啡喝完,以為這樣你就會回來。我不知道什麼是愛,我從小到大沒愛過人,但是你把我教會了,所以你要負責到底,不可以丟下我就走!」說到後來,他的語氣已經接近投訴了,但羅芸依然沒有反應。

    他心一急,猛地扳過她的身子,卻發現一滴淚水滴到手臂上,然後是第二滴、第三滴,而懷中人則在微微的顫抖。如果說她的微笑讓他心慌,讓他現在知道羅芸的淚水更具威力,它讓他手足無措!

    「別哭。」古杰慌張的抹去她臉頰上的淚水,整顆心被她的眼淚揪得死緊。他終于知道為什麼會有人說女人的眼淚是世界上最厲害的武器了。

    他將她緊緊擁在懷里,聲音沙啞道︰「拜托,你別哭了。」

    所有冷酷的形象在此時完全蕩然無存,他只能抱著心愛的女人,在心底期盼她會落淚是因為她還愛他。

    「我……」羅芸努力克制淚水,深吸了口氣說道︰「我有條件。」

    「什麼?」

    「要我留下來,我有條件。」她小聲的重復。

    迸杰緊張的看著她,懷疑自己所听到的,她這樣說是否表示她還愛著他?

    「什麼條件?」

    「把那該死的紅寶石鎖到保險箱里去!還有,絕對不準再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她目光堅決的看著他,她實在不想這男人又招惹來一大堆殺手或是小偷,她已經退休了,這次保護他又沒錢拿,還干保鏢實在劃不來。

    「為什麼?」

    「因為我該死的不想當寡婦!」她可沒忘掉那紙結婚證書。

    「沒問題。」古杰將臉埋在她肩上,怕眼眶中的淚水被她看到。「你知道嗎?你是我這一生中收過最好的生日禮物。」

    「我不是生日禮物!」她嬌聲抗議,「我是你的保鏢!」

    「你是我的生日禮物,也是我的保鏢,一輩子的保鏢。」古杰聲音有些沙啞。

    「隨便你怎麼說……」羅芸陡地住了口,猛然發現今天是他的生日,她驚訝的抬起頭看他,只見他深情的望著自己。

    羅芸笑了,笑得很溫柔、很燦爛,因為她發現自己的確像他的生日禮物,套句老話──只差沒在身上綁個蝴蝶結而已。

    「古杰,我愛你。」她輕聲的說出口。

    藍藍的天,柔柔的雲,愛情的季節已經來臨……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藍蠍子的娃娃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黑潔明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