杠上麻辣俏紅娘 第十章
作者︰黑潔明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左右左右左右左右……

    秒針在跑著,電視上可愛的造形小鐘的鐘擺在搖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樓下還未聞車響。

    現在是——半夜兩點。

    羅蘭盤腿坐在沙發上,抓著遙控器不停的轉換電視頻道。

    電視是無聲的,因為被她給按成了靜音,為的……

    樓下突傳汽車引擎聲,她抓著遙控器,迅速跳下沙發跑到陽台上,攀著牆邊偷偷摸摸的朝下看,卻在瞬間大失所望。

    可惡,是喜美,不是他開的車!

    滿心不悅的喃喃咒了一聲,她不爽的走回沙發上坐好,更加用力的按著遙控器上的按鈕,出氣似的連接了十幾下才停了下來。

    懊死!她到底在做什麼呀?

    生氣的抱著從房里拿出來的抱枕,她咬唇皺眉著,那件事發生到現在,已經過了整整一星期了。

    這一星期之中,她是怎麼看他怎麼覺得尷尬,只要他一出現,她的情緒就嚴重被影響著,反倒是他,還是一臉木然,事實上,他根本就不怎麼理她!

    的確,她是說過要他把那件事當沒發生過,但他干嘛那麼听她的話?以前她說什麼,也不見他真的依言照做啊!

    可惡!

    羅蘭忿忿的捶打了下抱枕,一想到他這一星期來完全把她當隱形人一樣看待,她就覺得萬分不爽!

    可惡!可惡!

    羅蘭連捶兩下枕頭,這些天,他早上是還和她在工作室工作沒錯,他的手雖然拆了石膏,但醫生吩咐還是不能長期打字,因此他們還是維持之前的工作方式,但是他一到傍晚五六點,有時甚至沒吃她辛辛苦苦煮出來的晚餐,只要一接到電話,他就會立刻出去,直到三更半夜才回來。

    可惡!可惡!可惡!

    包讓她不爽的,是他不只把她當隱形人看,連斗嘴都不和她斗了,不管她怎麼和他挑釁,他沒反應就是沒反應,每次都任憑她一個人在那邊念,一點意思都沒有,害她總覺得自己像白痴一樣!而且他怎麼可以不吃她煮的飯,還跑出去和別的女人約會呢?

    一想到昨天她故意和他搶著接電話,沒想到對方真的是個女的,她就覺得一股火氣在胸中熊熊的燒。

    那個女人還叫他龍哥,龍哥呢!哼,惡心,不要臉!

    啊——好生氣啊!

    羅蘭一口咬住恭枕,越想越氣,雖然知這自己沒那個權利生氣,可是她就是覺得好火大!

    當、當、當——

    造形小鐘響了三下,三點了。

    可惡!她受夠了!她為什麼要在這里把自己搞得像望君歸來的怨婦!

    羅蘭忿忿的從沙發上跳了起來,大步往房里走去。

    決定了,反正他的手已經快好了,一天少打個幾頁又不會死掉,她要回家!

    她要回家、她要回家、她要回家——

    她要回家去當她的大小姐,每天給他睡到日上三竿,天天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上街去,還要夜夜去PUB狂歡釣男人!

    龍哥?呸,誰希罕!王八蛋、臭雞蛋,一斤兩塊半、三天沒吃飯——

    啊——去死吧!臭男人!

    快速的將幾件衣服全丟進包包里,她向後一甩一背,妒火騰騰的就往大門走,離去前,突又想起小鬼的處境,怕他一個人在這里會有危險,她忙又上樓去將他叫醒。

    「什麼事啊?」好夢正酣的趙子麟三更半夜被叫醒,睡眼惺忪的揉揉眼,茫茫然的問。

    「小鬼,我要回家了,你要不要一起去?」

    「叔叔呢?」

    「誰知道!」她沒好氣的呼了一聲。

    唉,看來叔叔今天又慢了,趙子麟皺著小眉頭,試著想打消她的念頭。「現在半夜三點耶,不能等明天嗎?」

    「半夜三點空氣才好啊!」羅蘭雙手叉腰,說︰「三點正好可以順便去喝永和豆漿。」

    永和豆漿?趙子麟一听,默默在心里嘆氣,虧她想得出來。

    他看看舒服的暖床,再看看一臉不爽的羅蘭,他是不知道她為什麼在三更半夜時突然說要離開啦,但他知道叔叔是很喜歡她的,要是他回來沒看到羅蘭,那倒霉的一定就是自己了。

    雖然羅蘭平常嘴巴很毒,但實際上是對他很好啦,而且她也是唯一一個不會因為想要和叔叔在一起,而來特意討好他的女人。

    何況他已經開始習慣她了,要是這個女人跑了,以後他看叔叔要再找一個能和他相抗衡還能忍受他那臭脾氣的女人。大概就要等下輩子了。

    只能點頭答應了,不然還能怎樣?

    誰教他在世上就只剩這個臭脾氣的叔叔了,如果連他都不幫叔叔顧好老婆,還有誰會幫呢?

    唉……好哀怨啊……

    安靜無聲。

    一進門,屋里就靜得如同以往一般。

    沙發上,如同平常一樣橫尸著羅蘭專屬的一只抱枕,擺明了方才她還在客廳的事實。趙子龍嘴角微微揚起,裝作無事地走進廚房倒了杯水喝,耳朵卻豎得長長的,想試著听出羅蘭在房里的動靜。

    他知道她每天晚上都在等他,他也知道她每次在他回來時,都會沖回房里,假裝沒這回事。

    可他在第一天夜里在沙發上撿起她那不小心忘記帶走,余溫猶存的抱枕時,就已經看穿了她的在意。

    她總是不承認而且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可第二天早上,她總會氣得牙癢癢的,那張俏臉還會黑得好像他欠了她好幾百萬一樣。

    趙子龍挑眉輕笑,當沒發生過嘛,她自己說的呀,她想當沒發生過,可以,他就當沒發生過!

    反正他這幾天剛好要幫辰天對付宮田集團,將那一再找他麻煩的幕後主使者和寫那病毒的電腦黑客給挖出來,正好可以趁這幾天讓她好好想一想。

    他倒要看看這個女人要到何時才肯答清承認她自己的心。

    老神在在端著水杯來到客廳坐下,趙子龍伸手輕撫過她那只抱枕,卻發現有些不對。這上面是還殘留著她玫瑰般的香味沒錯,但卻是早已冷去多時,不像是幾分鐘前才被人抱過的模樣。

    他心一跳,以為她出了事,匆忙沖進她房間,一看之下卻楞住了。

    她不在床上,甚至不在房里,本以為她被人綁走,卻在再次掃視房間內時,發現平常她桌上那些林林總總、瓶瓶罐罐的化妝品全不見了,而她的衣櫃也是開的,里面空空如也,不再有她的小可愛,也沒了那幾件短到不能再短的裙子。

    他就算用膝蓋想也知道這不是綁架,畢竟有哪個綁匪會好心的幫肉票順便帶衣服和化妝品。

    他上樓去找趙子麟,沒見到人,只在佷子的桌上看到了一張紙條,上面寫著︰

    叔叔,羅蘭生你的氣回家去了,我和她在一起,你不用擔心,她以為我明天要上學,所以叫你明天放學後到學校接我,可是我明天其實是放假的,所以會留在她家里,這樣你就有理由來找她了。

    PS︰我覺得羅蘭人不錯,如果你想娶她的話,我不會反對的。

    子麟

    紙條背面是羅家的地址,趙子龍抓著紙條坐在床上松了口氣,半晌,他才搖頭笑了起來,為自己的窮緊張,和子麟的多管閑事。

    也好,正好宮田集團的事也處理得差不多了,反正早晚都是要去羅家,干脆明天去接她時,順便提親,將事情一次解決掉,省得夜長夢多,要是真讓她跑了那就得不償失了。

    黃昏時分,空氣中的熱度總算稍稍降了下來。

    羅家天台上,被羅媽媽指使上來曬衣的羅蘭,正悶悶不樂的將衣服一件件套上衣架、掛到竹竿上。

    遠處,養鴿人家正揮舞著旗幟,群鴿跟隨著旗幟的引領,在天上繞著圓圈,像是訓練有素的空中軍隊一樣。

    扯直一件T恤,她蹙眉對自己生著悶氣,今天回到家後,她是給他用力的在床上躺到了中午沒錯,可她一點兒也不覺得心情變好了些,因為她人雖然躺在床上,卻根本睡不著,想來想去心里全是他。

    真嘔!

    她咬著下唇,忿忿的將老爸的褲子用力的甩了兩甩,然後上架掛好。

    真是沒用!

    她再抓起一件衣服,用力的再甩了兩甩、扯了兩下,眼眶卻不覺委屈的微微發紅。

    臭男人,有什麼了不起!

    誰希罕他呀,全世界有五十億人口,男人又佔了二十五億!他不過是二十五億分之一,她隨便找,都可以找到比他好上千倍萬倍的!

    可你偏偏就是愛他呀!

    這句話突地控進腦海,羅蘭一僵、眼眶一紅,更氣自己的不中用。

    望著夕陽漸漸西沉,想起他那天早上的冷臉,她紅著眼悶悶低語喃哺埋怨︰「笨男人,叫你當沒這回事,你也不用真的照做啊……笨……」

    好不容易曬好了衣服下得樓來,羅蘭將衣籃拿進洗衣間收好,空氣中飄揚著飯菜香,前頭飯廳傳來陣陣談笑聲,看來今天回來吃飯的人倒是不少。

    雖然不是很有食欲,但要是她人在家晚餐卻沒到,那之後鐵又要被家里的長輩們念到耳朵長繭了。

    暗暗吐了口悶氣,她無奈的朝坐滿了人的飯廳走去,沒想到一進門卻瞧見那在她腦海里晃了一整天的人。

    她呆住,為他突然的出現,也為他那神色自若和家里長輩對答的態度。

    他看到她了,停下了和二姨婆的談話。

    餐桌上的長輩們也因為他的舉動察覺到羅蘭的出現,大姑婆忙道︰「阿蘭哪,你這孩子怎麼這麼不懂事,有對象了就要說啊,害得咱們成天擔心你嫁不出去,早知道你有了心儀的對象,咱們也用不著老在多此一舉的替你做媒呀。」

    「是呀、是呀,瞧瞧趙先生一表人才的,又不是什麼三頭六臂的妖怪,做啥藏著不讓咱們見哪?對了,大姊,趙先生還是咱們最愛看的那出戲的編劇呢。」二姑婆在一旁幫腔,以為羅蘭是因為趙子龍長得不帥才不帶他回來給大伙看,怪羅蘭不早早說自己有了對象。

    大姨婆听了也道︰「對啊,阿蘭,有了對象是該和家里的人說說,這回若不是趙先生自個兒找上門來,你還真打算繼續讓咱們這些老骨頭操煩你的終身大事不成?」

    看到他出現在家里,她心口五味雜陳,先是欣喜後是埋怨,加上听著姑婆姨婆們的責備,羅蘭臉色越來越難看,她不曉得她們為什麼會誤會,卻知道這時候解釋澄清只會讓自己死得更慘,所以她只是板起臉,她杵在門口有些怨怒的看著那一臉木然的家伙。

    「你在這里干什麼?」

    趙子龍還沒來得及回答,答案就已經自動端著一盤青菜出現,嘴里還吆喝著︰「借過、借過,菜來了,借過一下喲。」

    趙子麟不知大難臨頭,還很樂的隔開擋路的羅蘭端菜上桌,直到他看見叔叔直看著自己身後的人,他才緊急回頭,一見羅蘭,他嚇得縮頭就要落跑,可羅蘭早已經逮著他的衣領,將他轉了過來,美目冒火的問︰「小鬼,你不是去上課了嗎?」

    「上課?」趙子麟睜大了眼,眨了眨烏黑明亮的大眼,無辜的道︰「可今天是周休二日的星期六,學校放假呀,所以我才叫叔叔來這里接我的嘛。」

    「你放假?昨晚上怎麼沒和我說,還有,今早上不是我老媽送你去學校的嗎?你唬弄我啊!」她瞪著他,火氣十足。

    「什麼學校?我不過是帶著子麟一塊兒上街買菜而已,誰說帶他去上學了?」羅蘭的媽從廚房里端出了一道筍干排骨湯,氣定神閑的端湯上桌,順手從女兒手中救下趙子麟。

    趙子麟一見救星來到,躲得可快了,立刻門到婆婆身後。

    羅蘭開言,氣悶在心里,想說什麼又說不出口,想罵什麼也罵不出來,想辯解嘛,又怕招惹家族長輩們的口水圍攻,害得她只能瞪著對桌的趙子龍生悶氣。

    「好了、好了,吃飯了,有什麼事吃完了再說。」羅蘭的奶奶羅風英扶著年歲過百的媽,也就是羅家大家長進門,要大家都坐下吃飯。

    聞言,家里的這群女人紛紛坐下,不一會見羅家向來沉默的那群男人們,也陸陸續續或拿著棋盤、或搬著椅子、或拎著高梁進門。

    沒一會兒,飯廳里的人就暴增了近一倍,人聲更是嘈雜了。

    家里的人多,二十幾個人全在飯廳里,自然而然分成了兩桌,一桌坐了較年長的長輩,一桌則坐著從三十幾到四五十歲的羅家人,當然,羅蘭和趙子龍及趙子麟也已是坐在後一桌。

    偏生是大伙兒對趙子龍這新進人員好奇,吃飯歸吃飯.卻是每個人都要找機會藉機攀談詢問這敢娶阿蘭不怕死的小子。

    于是乎,就見一下子是大姑婆轉身夾菜給趙子龍,一下于是二姨媽替他舀湯添飯;一會兒是三姑姑好奇的直盯著他瞧,一會兒是二姑姑對著他傻笑。

    「來來來,多吃些,別和咱們客氣。」

    「是啊是啊,像你這麼勇敢的人可不多見,以後咱們阿蘭就要拜托你了。」

    「對呀,我說賢佷婿呀,咱們阿蘭脾氣不好,你可得多擔待些。」

    這一聲聲、一句句,可听得羅蘭心里越發的不是滋味,胸口中的那口郁氣也隨著自家長輩對自個兒的貶抑、對他的奉承,層層疊疊的在胸中堆積,她俏臉上的神色也就更加陰沉了。

    難得和這麼多人共處一室,趙子龍有點被這些人的殷切熱情嚇到,只听這邊一下子是賢佷婿、一下子是小老弟,左邊一會見端來湯,右邊一會兒捧來酒,四面八方呢,處處都有竹筷夾來雞鴨魚肉菜,很快的他手上桌上的碗盤就被堆了個小山高,他實在很懷疑自己吃得下。

    莫名地,覺得自己有點像神桌上被供奉著的菩薩。

    隨著吃食而來的,是一句接一句的問題,對這些長輩的熱情及問題,他以不變應萬變,有問必答。

    于是,隨著眾人的問題,就听到他沉穩的答話。

    「是,我是編劇。」

    「對,我大學畢業。今年三十歲。」

    「沒錯,我對電腦還算熟。」

    「之前做過保鏢。」

    「武術?有,我和柯宗保師父學過一點太極拳。」

    「家人?沒有,家里只剩我和子麟而已。」

    「前妻?沒有,我沒結過婚,子麟是我過世兄嫂的兒子。」

    「年收入?我想我嫌得還能讓家里的人衣食溫飽。」

    他說話時有意無意的看了羅蘭一眼,卻見她頭也不抬,默默快速地吃著飯,連看也不看他一下。

    「房子?」,在市郊,三年前買的。是的,我貸款付清了。車子也一樣。」

    回話回到這里,他突然想笑,羅蘭說得沒錯,她家的人像是要將他祖宗八代都挖個清楚一樣,除了他看著手中堆得滿滿的飯碗——他並不需要和人搶飯吃。思及此,他不覺莞爾,嘴角微微揚了揚。

    「我說賢佷婿啊,我真是越看你越替咱們阿蘭高興哪,真不知她上輩子修了什麼福,才能撿到你這麼好的夫婿——」

    長輩們之前的那些話就已經讓羅蘭額角的青筋隱隱冒起,這悶氣已是在胸**礁擼 由隙刑宰恿橢 襖醇依 哪羌父瞿腥送耆 煌 撓Χ裕 睦鋦峭灘幌履強諂

    之前的男人,全都在面對家里的長輩逼問身家時,不是結結巴巴,就是會在回答時遲疑個好幾秒,只有他,就是這麼的泰然自若、神色自然,回話時坦蕩蕩的毫不隱瞞,這真是……真是教人生氣!

    特別是當她好不容易抬頭夾菜卻撞見他直瞧著自己看時,他那臉上的表情就更讓她想抓狂了。

    那微揚的嘴角、那帶著笑意又有些無奈的眼神,好似就在嘲笑她一般!

    他是什麼意思?為什麼不說?為什麼不解釋清楚?當她是個笑話很好玩嗎?

    羅蘭僵著臉,心里越發不爽,剛巧家里的這群女人們又開始說些要他好好照顧她、擔待她的話,甚至還有人開始談起婚期來,她聞言終于忍不住了——

    只見她「啪」地一聲,將碗筷重重往桌子一放。

    「你們夠了沒有?」

    這一聲一句有如平地一聲雷,將羅家飯廳里的喧囂聲全給轟了個一干二淨,屋里頓時安靜了下來。

    所有人驚訝的瞧著羅蘭,卻見她滿臉通紅、忿忿不平,又羞又氣的直瞪著坐在她對面的趙子龍紅著眼眶道︰「我和他一點關系也沒有,你們用不著在這邊剃頭擔子一頭熱,人家根本就沒有那個意思!」

    說完她便氣沖沖的轉身離去,也不管飯才吃到一半,徒留一群長輩們在廳里摸不著頭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誰知,大伙兒還沒回過神來,就見今晚上的男主角也跟著離席。

    「抱歉。我去看看。」趙子龍和眾人微微頷首,便追了出去。

    「羅蘭。」

    她氣憤的朝前走著,頭也不回。

    趙子龍先是以相同的速度跟在她身後,見她不停,便邁開大步追上她。

    「羅蘭。」他再喚一次,伸手抓住她的臂膀。

    「放、開、我!」她一字一次地用力扯著自己的手臂,想掙脫他的鐵爪。

    「別鬧了。」他蹙著眉,見她扯得用力,怕傷到她,只好松手。

    誰知他手一松,羅蘭轉身又走。

    這女人真是難搞。趙子龍內心暗嘆一聲,只好又跟上。

    「你在生什麼氣?」

    「生氣?我哪有生氣!我為什麼要生氣!我高興得很,你沒看到嗎?你哪只眼楮看到我在生氣?」她睜眼說瞎話地露出白牙,咬牙切齒地笑念著這幾句,一雙晶亮美目中卻冒著熊熊怒火,牛仔短褲下的修長美腿仍然不停地奮力向前走。

    她這模樣不叫生氣叫什麼?

    趙子龍扯著嘴角暗暗苦笑,只好再跟上。

    她一直走,絲毫沒停下的打算,他也就只好默默跟在她身旁。

    羅蘭見狀,氣悶的加快速度,可惜她雖然腳長,他的可也不短,還是輕松寫意的跟在她身旁。

    她走快,他跟著快;她放慢,他照樣跟著慢。

    夕陽漸漸下沉,染紅滿天雲彩,兩人就這樣快快慢慢、慢慢快快的走在餃上。

    她一火,突地停下,他當然也跟著停了下來。

    「你什麼意思你?不要跟著我!」她不滿的沖著他大叫。

    趙子龍瞧著她怒火騰騰的俏臉,面無表情的冒出一句︰「你為什麼生氣?沒有那個意思的是你,是你自己說那是意外,當沒發生過,不是嗎?」

    「就跟你說我沒有生氣!就算有,也不干你的事!」

    她氣急敗壞的推了他一把.氣他的冷靜木然,也氣他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樣。她嘴里為著、手里推著,想也沒想的,憋在心里的那些話就無法遏止的全從嘴里冒了出來︰「而且你什麼時候那麼听我的話了?我叫你當沒發生過,你就真的當沒發生過!那我叫你去撞壁,你怎麼不去撞一撞?」

    那麼,她果然還是在意他的了。

    趙子龍心里松了一口氣,對她,其實早先他並沒有十全的把握,現在心下那塊大石頭,總算是安分了點,不再晃蕩了。

    心一松,相對的他臉上表情就更加緩和,看著氣鼓鼓的羅蘭,他嘴角甚至揚起一抹淺笑,慢條斯理的道︰「你那天為什麼不明說?」

    「你這個笨蛋!你沒有腦袋啊!你不會想嗎?那天早上那種情況,你要我怎麼說?恬不知恥的說我很喜歡你嗎?還是叫你負責快點娶我?又不是在演八點檔連續劇!」

    羅蘭越說越生氣,一看到他那越來越得意的臉,她更是火,說完重重的踩了他一腳,氣沖沖的轉身再走,邊走還邊撂下話這︰「我告訴你,本小姐要是想嫁,隨便一抓都是一大把,你不要以為自己有多了不起!」

    趙子龍縮腳不及被她踩個正著,忍痛再度跟上,聞言眉一聳,大手一伸又抓住她的肩頭,將她轉了過來,冷聲這︰「你這句話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你不懂嗎?」她昂首眯眼的拿手指戳著他的肩頭,紅著眼眶生氣的道︰「意思就是,我和你上過床不代表我就一定要嫁給你!你什麼話都沒說過,憑什麼就這樣若無其事的來到我家,憑什麼在我家人面前裝著一副東床快婿的德行,憑什麼那樣子有問有答讓我家里的人誤會你就是來提親的!我甚至沒听你說過對我的任何觀感,我根本不知這你對我到底是怎麼想的!哪有人是像你這個樣子的,連一句該說的話都沒說過,就這麼厚顏無恥、理所當然的跑到我家里來,然後還一副……一副……」她越講越生氣委屈,一雙黑眸美目不知何時早盛了滿滿的淚,她話才說一半就流了下來,不由得咬著下唇倔強的撇開臉。

    看她氣得淚眼欲滴的委屈模樣,他有些心疼不舍的伸手將她的臉扳了回來,以拇指拭去她的淚,道︰「你要我說什麼?」

    「說什麼還要我說嗎?」她氣得想一棍子敲昏他,可一接觸到他那溫柔的眼神,她的氣就消了一半,話到半途成了埋怨的咕噥。

    「我沒有經驗,怎麼知道要說什麼?」他伸手攬著她的腰,將她帶進懷里輕聲說著。

    「就說……」羅蘭驀地紅了臉,後面的話小聲得教人听不見。

    「什麼?」他假裝沒听見的再問,眼里卻藏著狡獪。

    「說……」她又小聲的囁嚅了一遍。

    「什麼?大聲點,我沒听清楚。」他還是一副沒听見的模樣。

    「說我喜歡你,我愛你,請你嫁給我啊!這都不會你是——」羅蘭紅著臉氣得大喊,說到一半才看到他眼里噙著的笑意。

    「好啊,我可以嫁給你,雖然我本來是想請你嫁給我的,不過你要是執意要我入贅,我也不會介意。」

    「討厭,你玩我!」她又羞又窘的想扁他,誰知兩只手早給他有預謀的先行抓住了。

    「誰說我玩你?」他的唇貼在她的唇上,輕笑出聲,細細摩挲著、輕輕舔吻著,好一會兒才稍稍拉開了點距離,這︰「要是真玩你,就不會來提親了,傻瓜。」

    「你真的是來提親的?」羅蘭抬起粉臉,有些驚訝的看他。

    「不然你以為我來干嘛?」他挑眉,卻在剎那間瞄見街角一輛黑色轎車車窗邊的刺眼反光。

    是槍管。

    全身的神經在瞬間扯緊,他從來沒這麼恐懼過。

    槍聲響起時,他撲倒了羅蘭,那輛車卻停也不停的朝他們倆直沖而來,他在千鈞一發之際將她推開。

    「阿龍!」看到那車朝他撞去,羅蘭嚇得大叫。

    另一聲槍響在同時破空,擊中了黑色轎車的車胎,車子一個打滑,剛好讓趙子龍來得及閃開。

    黑車平行轉了兩圈轟然撞到牆上,里面那兩個黑衣人卻像是不受影響的立刻從車上跳了下來,舉槍便朝他們兩人射擊。

    趙子龍和羅蘭閃身躲到牆邊,卻听見對方大叫︰「趙子龍,給我出來,不然我就宰了這小子!」

    兩人雙雙一愣,同時探頭出去看,只見那兩個壞蛋竟然不知在何時挾持了趙子麟。

    「小鬼?!」羅蘭一驚,就要出去,卻被趙子龍抓了回來。

    「你干什麼?」她怒瞪他。

    「出去只會中了他們的計。」他面無表情的說。

    知道其實他比她還要擔心,羅蘭聞言冷靜了下來,「那獐頭鼠目的家伙是誰?」

    「宮田集團的小開,宮田勝。」他從衣里掏出手機,知道開槍的同伴在附近,他快速的按了幾個號碼。

    「你和他有仇?」

    「三年前他讓人放電腦病毒被我破壞掉,最近卷土重來,怕我擋到他們的路,所以才會來找我麻煩,我這幾天和辰天保安台作將他們這些年來藉病毒偷商業機密的事情拱上台面,官田集團因此股價暴跌,大概是要破產了,他心有不甘才會找上門來。」他簡單解釋情況,電話在這時通了,「喂,小潔,你在哪?」

    「哈,龍哥,幸好你還記得我的電話。」手機里傳來一名女子爽朗的笑聲,「我在你們右前方一百公尺的轉角。」

    小潔?听他叫人叫得那麼順口,羅蘭心里怪怪的不舒服,听聞手機里傳來的對話,瞬間想起前天在他家接到的那通電話。

    她是誰?

    羅蘭扯扯他的衣袖,皺著眉頭無聲開口問他。

    瞧她那吃醋的俏臉,趙子龍發現自己在這時候竟然還笑得出來,他揚揚嘴角,突如其來的沖動讓他伸手攬住她的脖子將她拉近親了她小嘴一口,一邊語音平穩的繼續對著手機里的唐小潔問︰「子麟為什麼會在他們手上,他不是在羅家嗎?秦呢?怎沒在他身邊?」

    他突然的吻讓羅蘭俏臉通紅,因為靠得近,所以手機里的聲音听得更清楚。

    「秦和我在外頭見你們倆先後出來,沒多久就見到子麟也跟著跑了出來,他大概是擔心你們兩個,我們還沒來得及靠近,他就被車上的人搶走了。我和秦從兩邊抄截,他現在在我對面,和你們同一邊,大概差個幾十公尺——」

    「趙子龍,你給我出來!」對方突如其來又是一陣咆哮。

    「現在怎麼辦?」羅蘭心里一緊,看著不遠處情況危急的小鬼頭,等急的問。

    趙子龍沉吟著,唐小潔卻突然從手機里冒出一句︰「引開對方注意力,我從這里應該可以射中他。」

    引開注意力?怎麼引?

    趙子龍和羅蘭對看一眼,羅蘭突然這︰「我來。」

    「不行。」他冷著臉反對。

    「不是我來難道你來嗎?」她離開他懷抱,抬頭挺胸的叉腰嬌聲這︰「放心,我這種美女,除了你這只怪胎之外,是男人都會多看兩眼的。」

    就是怕人多看她兩眼!

    羅蘭身上那短到不能再短的牛仔短褲,只讓她雪白修長的美腿看來更誘人,而她上半身套著的那件看起來像給小孩子穿的短T恤,也只更加突顯了她渾圓的雙峰。

    瞧著身材凹凸有致的羅蘭,趙子龍心里犯著嘀咕,卻又知道她說得沒錯。

    看出他的不悅,羅蘭嬌媚的笑了笑,親了親他冰冷的臉頰,安撫這︰「別擔心,不會有事的。乖喔,我去去就回來。」

    說完她便抬起雙手做投降狀,轉身朝那兩只獐頭和鼠目走了過去,笑吟吟的這︰「別開槍、別開槍啊。兩位大哥你們好呀,說實在的,我是不知道你們和後面那個家伙有什麼深仇大恨啦——」

    「站住!你是什麼人?」宮田勝怒目瞪視從牆邊轉出來的羅蘭,手上的沖鋒槍仍指著身前的趙子麟。

    「哎呀,討厭,人家呢,和那家伙一點關系都沒有啦。」羅蘭還是朝前走去,鶯聲燕語的嬌聲說著。

    「放屁!你和他沒關系,剛剛兩個人還抱在一起!」

    那在一旁的手下吐了口口水,雖是不信任眼前這妖嬌美麗的俏女郎,兩只賊眼還是忍不住直看著她那胸是胸、**是**的身材。

    羅蘭撒嬌似的跺跺腳,嬌嗔道︰「哎呀,每天來找人家的男人這麼多,誰分得清楚他們那些男人到底是哪根蔥哪根蒜呀!他們又不像你們兩位大哥那麼英明神武、雄赳赳、氣昂昂的……」羅蘭來到官田集團的小開跟前,眨著會勾人的水漾雙眸,嘟著瀲灩的紅唇,一臉無辜的這︰「這位大哥,你說是不是呀?所以說,你們要殺要打,也得讓我先避到安全一點的地方去嘛。」

    被挾持住的趙子麟一臉愕然的看著散發萬千風情的羅蘭,打死他都不相信,眼前這位活像黑道大哥情婦媚態萬千的女人,會是那個天天對他又吼又叫,威脅要給他吃竹筍炒肉絲的惡婆娘。

    羅蘭在這時有意無意的瞥了他一眼,趙子麟是瞧著了羅蘭臉上的嬌笑沒錯,可他更沒錯過她眼里那要給他好看的威脅,一瞬間,他只覺得背省發涼,視線越到她身後。果真見到滿臉鐵青的叔叔正籍著街上車子掩身過來。

    死了,他這下絕對死定了,嗚……早知道他剛剛就乖乖留在羅家就好了,現下好了吧,就算他有幸大難不死沒被身後這兩個綁匯給誤宰掉,一會兒也絕對會先被叔叔吊起來抽一頓皮鞭後,再被羅蘭拿去下油鍋。

    一想到這里,趙子麟不覺為自己可憐的命運啜泣起來。

    靶覺到手中的小鬼在嗚咽,宮田集團的小開不爽的更加勒緊了他的脖子,大聲喝這︰「不準哭!」

    誰知這不罵還好,一為趙子麟就哭得更大聲了,哇哇大哭道︰「嗚哇……我以後不敢了啦。」

    趙子麟這邊才放聲大哭,前面的羅蘭「哎呀」一聲,像是前胸負扭過重,重心不穩的朝挾持他的宮田勝倒來。

    爆田勝一個措手不及,忙伸手去扶她,原本指著趙子麟的槍口頓時偏了開去。

    「我的腳,哎喲,好疼哪,疼死我啦。」羅蘭順勢往宮田勝身上靠去,一下子美人入懷,官田勝只覺得暖玉溫香撲鼻而來,握在手中的嬌軀軟若無骨,瞬間有些失神。

    羅蘭嬌聲呼痛,一手乘機隔開了他緊勒住趙子麟的手,便將趙子麟給推了開去。

    一旁壞蛋見狀也想乘機吃豆腐,沒注意到跌在地上的趙子麟,反而還伸手欲幫老大扶美人。

    誰知槍聲突然又響,下一剎那,他就被不遠處唐小潔開槍神準的打中他握槍的手,一吃痛,他登時松開了槍。

    他痛得哇哇大叫,宮田勝听到同伴痛叫,才要舉槍,卻發現槍的扳機早被羅蘭那玉手給卡住。

    「你——放手!」他怒道,想推開她。

    無視于他的怒氣,羅蘭對著他笑得可燦爛了,膝蓋一踢,就端到了他的命根子。

    爆田勝痛叫出聲,怒極之下一個巴掌就揮了出去。

    「啪——」

    一只手還在和他爭著那把槍,羅蘭因為靠得太近而閃避不及,結結實實的挨了那一巴掌。

    她撫著臉楞了一下,下一秒,就見她火大的松開了那把槍,暴跳如雷的將他給巴了回去。「他媽的,你敢打我!」

    一個上鉤拳緊接在後,「老娘長那麼大,沒被人打過巴掌!你竟然敢打我!」

    兩記左右鉤拳跟著而來,「你這個社會敗類!好人不做要當壞蛋!」

    再來一記後旋踢,「我替你媽媽教訓你!」

    苞著一記過肩摔,「我替你爸爸教訓你!」

    爆田勝摔倒在地,一臉驚恐的想爬起來,卻被羅蘭俐落一腳又給端回地上,她火冒三丈的一腳端完又是一腳,罵道︰「你沒上過小學嗎?沒念過書啊?不知道什麼是紳土風度嗎?他媽的;你這個小日本鬼子,來台灣賺我們的錢,還敢做傷天害理的事,二次大戰你們還沒學到教訓嗎?老虎不發威,你他媽的把我當病貓啊!敢打我!我踹給你死!烏龜王八蛋!踹死你、踹死你、踹死你……」

    跋上來原本打算英雄救美的秦天宮,只能來得及收拾一旁受傷的小嘍,當他制伏這邊,本想說回頭再幫忙趙子龍救羅蘭,未料卻看傻了眼。

    因為趙子龍是上前救人沒錯,救的卻不是羅蘭,而是她腳下的那個倒霉鬼。

    只見趙子龍費力的從後攔腰抱住大發雌威的羅蘭,想將她強行拖離那已經被端得奄奄一息的宮田勝,可羅蘭兩只長腳還是死命的想踹那王八蛋,看得秦天宮捧腹大笑。

    「哇靠,這女人真夠火爆的!」拿著長槍從牆角走過來的唐小潔,咋舌的看著傷勢慘重的宮田勝,忍不住問秦天宮道︰「喂,龍哥真的要娶這女人當老婆啊?」

    「對啊,哈哈哈哈……」秦天宮笑得眼淚都流出來了。

    唐小潔噗哧笑了一聲,道︰「喂,龍哥制得了她嗎?」

    前面那一對終于安靜下來,秦天宮伸手指了指他們,要唐小潔看。

    「你說呢?」他笑著回問。

    唐小潔順著他指的方向看過去,只見身材高挑的羅蘭正偎在龍哥的懷中,兩個人正吻得不可開交呢。

    她輕笑出聲,倒也樂得在這邊當觀眾,附近的民眾見這里的槍戰結束,才敢探頭探腦的出來瞧瞧,一見大街上一對男女正在擁吻,不一會兒就用了一堆看戲的人,沒多久口哨和鼓掌聲便紛紛出籠。

    听聞人聲,羅蘭和趙子龍才雙雙回過神來,羅蘭見人多還是落落大方的挽著他的手不遮不掩,反倒是一向面無表情的趙子龍,蒼白的臉上微微泛紅。

    然後,終于,幾個大人注意到了從剛剛就躺在地上的趙子麟,只瞧他一副快斷氣的看著他們道︰「拜托你們誰行行好,幫我叫一下救護車好嗎?」

    唐小潔和羅蘭驚呼一聲,這才發現小鬼不知何時被流彈擊中手臂,早已滿手是血。

    一下子打電話叫救護車的叫救護車,清場的清場、止血的止血,一陣混亂之後,差點被人遺忘的小鬼才讓人送進了醫院。

    昏迷前躺在病床上的趙子麟默默在心里流淚,想著。

    唉,他實在是……好歹命呀……

    手術房外。

    「嗚……都是我害的,如果我不要一時沖動去扁那王八,他的槍就不會走火射到小鬼了。」羅蘭坐在椅子上.哭得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

    「噓,乖,不是你的錯。」趙子龍將她擁在懷中輕聲安慰著。

    「小鬼……會不會死掉?」她抬起淚眼,鼻頭紅紅。

    「不會的,有秦在,他不會有事的。」他拿著唐小潔方才遞來的面紙擦去她臉上的淚,好聲安慰著。

    「嗚……你騙我……」她一把推開他的手,硬是將眼淚鼻涕擦在他的襯衫上,嗚咽著道︰「如果真是這樣,那為什麼他們進去那麼久還沒出來?嗚!都是我不好,要是他死掉了的話怎麼辦?那我一定會做一輩子惡夢的……嗚……你可不可以叫他不要死,如果他沒死要我做什麼都可以啦,我會改個性、我會戒髒話、我還會戒煙……阿龍,你要小鬼不要死好不好……」

    趙子龍越听臉上黑線越多,忍不住道︰「他不會死的,秦說子麟只是手臂被子彈打中,只要將子彈取出來,縫合後很快就會沒事了。何況,你戒髒話、戒煙都是本來就應該做的,是為你自己好,不要把這種東西拿來當條件——」

    「你討厭啦——」羅蘭將滿是淚痕的小臉埋在他懷中還不忘拿拳頭捶他,哭著埋怨道︰「你可不可以一天不要和我辯啊!你安慰我一下,讓我心安一點會死嗎?」

    「我有說錯嗎?你們女人的身體是要生孩子的,本來就不該抽煙。何況我這不是在安慰你嗎?不然你以為我在干嘛?」趙子龍右下眼皮抽跳著,抿緊了薄唇忍氣回問。

    「你這哪叫安慰啊?!」羅蘭氣呼呼的離開他的懷抱.睫毛上還沾著淚水,不爽的戳著他的肩頭道︰「你這木頭,和我說些好听的話又不會少你一塊肉,人家是真的很擔心小鬼呀!我們女人的身體是要生孩子沒錯,但沒你們男人合作,你以為孩子就會自己跑出來嗎?至少我已經說我要戒煙了,你不會鼓勵一下,還教訓我,而且你上次說屋子里不準抽煙,自己還不是常跑到二十樓的陽台偷偷抽兩根。你這種男人,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我要和你分手啦、分手!」

    說完,她兩三下抹掉臉上的淚,忿忿起身紅著眼眶轉身就走。

    沒想到事情急轉直下,她脾氣說來就來,听到她說分手,趙子龍瞬間僵住,還沒來得及反應,卻見她頭也不回地走沒幾步又在轉角處停了下來。

    三秒後,她突然在原地蹲了下來,兩手蒙著臉哇哇大哭起來。

    說實話,他松了口氣,方才那一剎那還真怕她就這樣跑掉。

    他起身走過去,將她給拉起來,羅蘭頭低低的直掉淚,他伸手抬起她的下巴,默默地再度拿面紙擦擦她的眼淚鼻涕,動作溫柔仔細,羅蘭心一緊,淚又涌上眼眶,她一把抱住他,將臉埋在他肩頭啜泣,邊哭邊埋怨︰「可惡,我隨便說說而已,你就不會叫住我嗎?笨蛋笨蛋笨蛋……你這差勁的蠢木頭、爛木頭……世紀無敵可惡的臭男人……」

    趙子龍環抱著她,仰頭看著醫院的天花板,開始覺得自己一定腦筋有問題,所以才會愛上這個超級難搞的女人。

    可是!雖然她是這麼的品行不良……

    他低下頭親親她的發、親親她的額、親親她的眉、親親她的眼、親親她的小骨尖,吻去她臉上的淚,然後是她那叨念不休的瀲灩小嘴。

    雖然她是這麼的品行不良,雖然她是這麼的愛和他吵嘴,雖然她是這麼的倔強和別扭,他還是……只有和她在一起的時候,才能體會幸福的感覺。

    「我愛你。」他說,嘴角牽著一抹淡淡的微笑,眼里卻有著認真。

    兩手還環在他頸上,羅蘭羞紅了臉,旁邊突又傳來口哨聲。

    兩人一轉頭,只見秦天宮笑咪咪的,不知何時早推著躺在病床上的趙子麟出了手術房,就站在他們的旁邊。

    趙子麟手上的傷已經讓人包了個結實,他勉強坐起身,看著眼前還抱在一起的兩個大人,眨了眨烏黑大眼,問︰「現在這個情況,是不是表示我以後會多一個嬸嬸?」

    趙子龍環著羅蘭的腰,看著地輕問︰「你覺得呢?」

    「問我干嘛?」她紅著臉嗔他一眼。

    「不問你問誰?」他一臉理所當然,將她扯得更近,「怎樣?OK不OK?」

    「我……」羅蘭羞得滿臉通紅,撇過臉道︰「不知道啦……」

    「不知道,那就是OK嘍!」秦天宮在旁幫腔,嘿笑哈啦道︰「好啦,明天就是好日子,那干脆明天就將手續辦一辦,請大家喝喜酒啦。」

    「明天?不行,哪有那麼快的,至少也得等一個月,不然我會被家里的長輩念到死的——」

    羅蘭匆忙叫道,話到此才突然驚覺不對,可秦天宮早己逮住了機會,用手肘戳了戳趙子龍賊笑道︰「喂,人家都答應下個月啦,還不趕快親她兩下,感謝感謝。」

    「什麼,我才——」

    她才張嘴,趙子龍早已低首重新堵住了她念念不休的櫻唇,周圍瞬間又響起口哨鼓掌聲,床上的趙子麟四下一瞧,只見不知何時旁邊早又圍了一群看戲的醫生、護土、病人和家屬嘍!

    他苦笑兩聲。

    唉,看來他要開始習慣才是,因為以後這種場面大概會常常發生……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杠上麻辣俏紅娘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黑潔明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