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傻瓜嬌妻 第十章
作者︰金萱
    早上醒來,身邊的老婆已不見蹤影,嚇得寇達在一瞬間便從床鋪上跳了起來,急忙往房門外沖去。

    「老婆?老婆,你在哪里?」他慌亂的揚聲叫道。

    「我在這里啊。」南茜從廚房里走出來,手里拿著果醬和抹刀。因為懷孕的她完全踫不得油煙,所以早餐只能退而求其次的用這些現成的吐司、果醬來做最簡單的三明治。

    看見她,寇達輕輕地松了一口氣,卻忍不住皺起眉頭。

    「你什麼時候起床的?肚子餓了可以叫我呀,不用自己下床找吃的。」他說。

    「肚子餓?」愣了一下,南茜還來不及反應,手中的果醬和抹刀已被他接了過去。

    「想吃草莓吐司是不是?果醬要加多少,我做給你吃。」他牽著她的手走向餐桌。

    「我是想做早餐給你吃,不是我自己要吃的。」

    「做給我吃?」寇達一怔,懷疑的看著她。

    「對,做給你吃。」

    「為什麼?」他不餓呀。

    「老婆做早餐給老公吃,不是天經地義的事嗎?怎麼還問為什麼?」她不禁好笑。

    「可是之前你從沒這樣做過。」

    「是嗎?我怎麼記得我一開始就是這樣做,是記錯了嗎?」南茜挑著眉頭。

    寇達一愣,突然想起。剛結婚的第一個月,她的確是天天為他準備早餐,自己怎會忘了呢?

    「對不起,我錯了,老婆。」他迅速的說道。「不過我肚子不餓呀,你怎麼會突然想做早餐給我吃?」他不解。

    「不是突然,而是我昨天之前就已經決定,以後準備三餐的工作還是由我來負責,誰知道卻發生昨天早上的事,現在我不能聞油煙味,只能做簡單的早餐,分攤這麼一點事了。」她嘆。

    「你想分攤什麼?別亂來,別忘了你現在懷有身孕。」寇達很緊張的環住她。

    「我知道。」

    「老婆,答應我,現在除了休息、睡覺和吃東西之外,什麼事都別做。」目不轉楮的看著她,他一本正經的要求。

    「你當我是豬呀?」南茜忍不住笑了起來。

    「不,我當你是孕婦,老婆,快點答應我。」

    「你要我答應什麼?」

    「除了休息、睡覺和吃東西之外,什麼事都別做。」

    「這我辦不到。」

    「老婆——」

    「老公,」她打斷他。「你不是說醫生說一切良好,暫時看不出任何異常嗎?既然如此,為什麼我不能過一般孕婦的生活?一般人在懷孕的時候不是照常工作、照常生活,然後依然能生出健康的寶寶嗎?」她與他講道理。

    他皺緊眉頭。「你明知道你的身體和別人不一樣。」

    「那也用不著矯枉過正呀。」她說,「自己的身體自己明白,我絕對不會做出任何傷害孩子的事,你放心。我比誰都還要愛他,希望他能健康的成長,然後健康的出生,健康的長大。」她低下頭,輕撫著自己平坦卻已然孕育著生命的腹部,臉上自然而然的散發著美麗的母性光輝。

    寇達明知道她說的有道理,但還是擔心。

    「那你至少答應我把現在的工作辭了好嗎?」他猶豫的要求。之前幫她辭去晚上打工的事讓她很不開心,覺得不受尊重,這回他再這樣說,會不會又惹得她不快呢?

    「好。」她出乎他意料之外的點頭,「事實上,我也打算今天到公司辭職,雖然這樣臨時辭去工作有點對不起公司,但是我想他們應該能夠諒解才是。」

    「我陪你去。」寇達喜出望外,沒想到她竟然早有與他相同的想法。

    「你確定嗎?」她以不確定的神情看了他一眼。

    「為什麼這樣說?」

    南茜神秘的眨眨眼,「你知道你在我們公司很有名嗎?」

    「我以為我已經很久沒上八卦雜志或新聞了。」他挑了挑眉頭。

    「我指的是你過去這段時間,三不五時的送花、送禮物給我的舉動,讓你聲名遠播。」

    「只要是好的名聲,不是壞的就行了。」他咧嘴一笑。

    「你確定?」

    「我確定。」

    「希望你到時別後悔。」

    ***獨家制作***bbs.***

    他後悔了!

    寇達沒想到會是這種情形,一堆女人把他當成瀕臨絕種的動物般,近距離的包圍住他,還三不五時丟出一些莫名其妙的問題要他回答,而他最親愛的老婆卻把他一個人丟在這兒,自個兒和那個被她稱作心嵐阿姨的老板娘關在辦公室里愉快的聊天。

    他後悔來了——不,該說後悔把老婆寵壞了,才會讓她忘了將心比心的做人基本道理。

    她難道不知道這樣做就像他帶她去參加宴會,卻把她一個人獨自丟在一旁的感覺一樣嗎?

    不,不一樣。宴會里至少還有堆積如山的食物可以吃,而他卻得站在這里當食物讓這群女人用目光將他吞噬。

    老婆,你怎麼能這麼狠心呢?

    無怪俗話會說,最毒婦人心啊。

    哀怨的看了老婆所在的辦公室一眼,而身旁這些女人還在追著他問些莫名其妙又令人啼笑皆非的問題。

    「你確定南茜沒有偷偷喂你吃過符水,沒有在你枕頭下或皮包里放符咒,也沒對你下降頭?」

    「沒有。」他努力保持風度。

    「你確定嗎?」

    「我確定。」

    「那你可不可以告訴我們,她到底用了什麼方式讓你對她這樣呵護備至、寵愛至極,禮物、鮮花天天送啊?」

    寇達完全無言以對。

    「多少說一點嘛,別這麼小氣。」

    「對啊,如果不好意思說的話,只要用點頭或搖頭來回答我們就行。」一頓,突然改以壓低的嗓音問︰「南茜在那方面是不是特別的厲害?」

    「哪方面啊?」有個白目人出聲。

    「就是那方面嘛。」

    「哪方面?」白目人繼續耍小缸。

    「就是床上功夫啦!」有人看不過去,沖口說道。

    「喔∼」白目人這時才恍然大悟。

    「怎樣,是不是?」全員目光又再度回到寇達身上。

    他額頭上滑下三條黑線,既尷尬又無奈的不知所措,也無話可說。

    現在的女人是不是都不懂得害羞這兩個字怎麼寫啊?還是他親愛的老婆可愛,輕輕一逗就會臉紅到不行,超可愛也超迷人的。

    親愛的老婆,可愛的老婆,迷人的老婆,你什麼時候才要出來救救可憐的為夫啊?

    像是听見他心里的哀求與呼救,辦公室的門突然打開,就見他可愛的老婆從里頭走了出來。

    「老婆。」像是見到了救星,他迫不及待的立刻迎上前去,同時擺脫那群可怕的女人。

    看他一臉可憐、委屈、迫不及待想逃走的哀怨神情,南茜差點沒笑出來。她已經警告過了,是他自己不當一回事的,不能怪她。

    「你聊完啦?」他親密的牽起她的手。

    「嗯。」

    「可以走了嗎?」他有點急。

    「我的同事都很熱情吧?」似笑非笑的看著老公,她揶揄的低聲問道。

    寇達白她一眼,懲罰性的重握了她的手一下。待會兒再找你算帳!他用眼神對她說。

    「哎呦,你們夫妻倆可不可以別這麼恩愛呀,才分開一下下而已,就這樣在眾目睽睽之下眉目傳情,真想讓我們羨慕、嫉妒死呀?」同事小美受不了的大聲說。

    「是,那我們走好了。」南茜薄臉微紅的看向她,作勢往出口走去,怎知令她愕然的是,竟然沒有任何一個同事開口留她,讓她終于忍不住停下腳步,回頭嬌聲抗議,「喂,你們會不會太無情了,我要走了耶!」

    「再見。」小美漫不經心的丟了一句。

    這是什麼反應?南茜愕然的看著平時都對她不錯的同事態度冷淡,然後再轉頭看向身旁的老公,懷疑的以眼神問他——你剛才對他們做了什麼?

    寇達立時以一臉「我是清白的,人絕對不是我殺的」表情回視。

    那他們的態度怎麼全變了?

    不知道,真的不關我的事。

    你沒騙我?

    我可以對天發誓。

    「厚,受不了了,他們倆又在眉目傳情了啦!」美禎率先受不了的出聲。

    「走了也好,走了也好,免得每天不是捧著花就是捧著禮物在我面前晃,幸福得好礙眼。」

    「應該說好嫉妒才對!」

    「沒錯,你還是快走吧,免得哪天我們再也受不了刺激,對你做出什麼失控的不理性舉動。」小美瀟灑的擺擺手,「不過我們不介意你有空就回來看看我們啦,還有,別忘了要帶點飲料什麼的喔。」

    「沒錯,這點很重要。」美禎認真的附和。

    南茜再也忍不住的笑出聲。這群同事真的是一群好人,為了沖散離情,竟然用這種方法與她道別。

    「我會的。」她眼眶微紅,聲音微啞的微笑。

    「好了,那就快走吧,別再站在那里礙眼了。」小美揮手趕人。

    南茜微笑點頭,揮手再見,然後轉身離開。

    「你那群同事除了話多點、厚臉皮點、無厘頭點、腦袋不知道在想什麼外,人還不錯。」進電梯後,寇達說。

    原本還有點感傷的南茜一听,再也忍不住的笑出聲。

    「什麼叫腦袋不知道在想什麼?」

    「你知不知道你在辦公室里的時候,她們跟我說了什麼?」

    「什麼?」

    「她們問我確定沒有喝過符水,被你下過降頭或符咒嗎?」

    南茜一呆,哈哈大笑起來。這實在是太好笑了,哈哈……

    「除此之外,她們還問了我另外一件事,就是你的床上功夫是不是很厲害。」他突然在她耳邊低聲說。

    笑聲瞬間戛然而止,南茜雙目圓瞠的瞪著他,整張臉立即漲紅起來。

    「老婆,你好可愛。」寇達情不自禁的將她擁進懷里,然後低頭吻住她。

    電梯門打開,門外的兩男一女愕然的看著電梯內忘情接吻的男女,然後對看了一眼。現在怎麼辦?

    「對不起,打擾了。」唯一的女人驀然開口,打斷了電梯內的親密氣氛,然後毫不自責、抬頭挺胸的走進電梯里。

    南茜害羞的躲在老公懷里,連頭都不敢抬。

    天啊,好丟臉,好丟臉,好丟臉……

    但相對于她的羞窘,寇達卻噙著一抹幸福微笑,愉快的享受老婆的小鳥依人與害羞,絲毫不受無關緊要的旁人影響。

    他就是這樣——

    不,應該說幸福,大概就是這個樣子吧。

    ***獨家制作***bbs.***

    「你要去哪里?」看二老婆拎著行李,一副要離家出走的模樣,寇浩鑫問。

    「去兒子那里。」

    「哪個兒子?」

    「達兒。」

    「那家伙!你去那里做什麼?」寇浩鑫一臉氣憤難平。

    「兒媳婦懷孕了,需要人照顧。」

    「那女人懷孕了?」他驚愕的問,隨即怒氣上揚。「寇達他到底在搞什麼鬼,怎麼會這麼不小心,竟然讓那個女人懷孕了?!他知不知道現在這樣要那女人離開,至少也要付出原價碼三倍以上的錢才有可能了,甚至于還要更多,他到底知不知道啊?」

    坐在一旁喝著下午茶的大老婆驀然開口,「我看不知道的人應該是你吧。」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他有些不悅的轉頭看向大老婆,沉聲問。

    「寇達是什麼個性,你這做父親的難道不知道嗎?向來什麼事都自己作主,不喜歡麻煩別人的他,都破天荒打電話回來向媽媽求救了,可見他有多關心、多在意他這個媳婦,又怎麼會想要她離開呢?」

    「那個女人根本就配不上他!」

    「什麼叫做配?你所謂的配除了門當戶對、家財萬貫可以助你擴展事業之外,還有什麼?」大老婆面無表情的嘲諷,很替兒子們——不管是親生的還是非親生的——感到不幸與悲哀,竟然有這麼一個自私又無情的父親。

    「我現在所擁有的一切,將來還不是都要留給他們?」寇浩鑫怒聲駁斥,一點也不覺得自己哪里有錯。

    寇葉美惠懶得再開口,反正說了也是白說,這個男人根本就听不進去。

    「明珍,你要怎麼去?是寇達會來載你,還是要叫司機載你去?」她問了「妹妹」一句。

    「我想請司機送我去。」一頓,廖明珍問︰「大姊,你待會兒是不是要用車?如果是的話,我可以叫計程車沒關系。」

    「我沒有要用。我是想,如果你要叫司機送你去的話,我也想跟你一起,因為我實在很好奇,能夠讓寇達這不受控制的脫韁野馬乖乖被馴服的奇女子,到底長得什麼模樣?」寇葉美惠微笑。

    「那就一起去吧,大姊。」廖明珍高興的說。

    「好。」寇葉美惠欣然點頭,同時放下手上的茶杯,起身走向她。

    兩人換上外出鞋後,相處融洽的邊聊邊離開,完全遺忘了屋里還有另外一個人的存在。

    現在是怎樣,大家聯合起來排擠他嗎?

    寇浩鑫憤怒的忖度著。

    兒子不理他就算了,現在連兩個老婆也連成一氣,對他愛理不理,他到底做錯了什麼?認真拚事業有錯嗎?他所成就的事業最後還不是都要留給兒子的,他們不知感謝就算了,竟然連結發三、四十年的妻子都這樣,這些人到底是怎樣?

    他生的兒子個個出類拔萃、人中龍鳳,當然都得是最好的女人才配得上,他這個做父親的用心良苦,他們到底知不知道?

    自己的親生兒子,難道他會害他們嗎?虎毒不食子,這句話他也听過好嗎?他們是想氣死他是不是?

    媳婦懷孕了。

    現在的媳婦怎麼這麼容易懷孕?

    前陣子才听說寇富的那個女人懷孕,怎麼現在連寇達這邊這個也懷孕了,簡直就是莫名其妙嘛!

    媳婦懷孕了,這表示再過幾個月他就要升格當爺爺了,是不是?再過兩年,就會有兩個娃娃牙牙學語的繞著他打轉叫爺爺了,是不是?

    他就快要有孫子、孫女,要當爺爺了?

    爺爺……爺爺……

    好吧,如果那兩個女人生出來的小孩夠可愛的話,那他就不再計較她們的出身低、條件差、配不上他兒子的事,不過先決條件是小孩一定要可愛才行。

    爺爺……

    不知道這兩胎會是男的還是女的,希望是女的,還是女娃娃比較可愛啊……

    【全書完】

    *欲知寇家老人寇富如何和安歆共譜戀曲,請看花園系列869豪門婚姻——交易結婚之《我的無邪嬌妻》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我的傻瓜嬌妻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金萱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