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地别想逃 第10章(2)
作者:香奈儿
    邹丹菱紧张得冷汗直冒。

    她好怕安安突然冲出来喊“妈”,好怕当电梯门打开,安安正背着来时的维尼背包站在那儿,苏亦耘只是迟钝不是笨,给他太多线索他肯定会怀疑起身旁的她。

    “爸、妈,我带丹菱回来了!”

    踏进苏家门,邹丹菱担心的事一路都没发生,她正松了口气,换上拖鞋跟他往客厅走,忽然听见苏亦耘扯嗓嚷嚷,脑袋瞬间又打结,他爸妈不是去喝喜酒了?

    “你喊什么?他们不是——”

    话还没问完,看见客厅里的阵仗,她顿时语结。

    他父母、大哥,甚至连安安都坐在那儿吃水果,邹丹菱看见儿子不安的眼光,一颗心像被人瞬间拎起,脑筋一片空白。

    “丹菱,怎么有空过来?”苏敬祺率先起身和她打招呼。

    “我——”

    “她来散步。”苏亦耘微顿,转头看向身旁女子,“顺便来接儿子回去。”

    邹丹菱浑身一颤,终于知道苏亦耘为什么会从自己背后冒出来,他不是去而复返,而是早在那儿守株待兔。

    什么没人在家,全是请君入瓮的把戏,他早知道自己是安安的生母,一切全是他逼她现身的计谋!

    “接儿子?什么意思?”苏母诧异站起。

    “难道——”

    “没错,就是你们心里正在想的那个意思。”苏亦耘一把将她推到家人面前。

    “丹菱就是安安的生母,她送安安过来只是想帮我这上“朋友”挡掉被父母逼婚的事,不是抛弃,更从来没打算把孩子拱手让给我们,所以一听说我打算帮安安找新妈妈,她便打算来偷偷接走孩子。”

    “你们两个不是朋友而已?怎么会——”苏敬祺从没想过居然是她。

    “丹菱,真的吗?你是安安的亲生母亲?”

    “是真的。”她咬牙认了,反正苏亦耘这么肯定在全家人面前说破,绝对已经掌握了什么她不知道的铁证,再否认也是白费。

    “好,我认了,这不就是你骗我过来的目的?”她转身凝望着身后男人,心里满满的不甘心。

    “然后呢?你把我逼出来想做什么?跟我抢安安的监护权?儿子是我怀胎十月生下,努力赚钱养大,你什么都没付出过,没有权利跟我争!”

    “我什么都没付出?”这点苏亦耘完全无法认同。“孩子我当然有分,没有那一夜我努力付出的精子会有他?”

    “苏亦耘,别忘了你儿子在场。”苏敬祺好心提醒口不择言的弟弟。

    “把他耳朵遮住!”他正在气头上,暂时管不了这么多了。

    “好,先不提这个,你扪心自问,你有给过我机会吗?我连自己有个儿子都不知道,从头到尾你根本没想过要让我知道安安的存在,就连现在你也打算悄悄带着安安离开,一辈子从我面前消失,不是吗?”

    这点她回不了嘴,因为全是事实。

    “怎么可以,安安可是我的宝贝孙子!”苏母一听可不得了,立刻将乖孙紧紧抱在怀中。

    “丹菱啊,我知道你一个女人养孩子不容易,这样好了,你说你要多少钱——”

    “妈!”

    苏亦耘赶紧打断她,这时候说这种话根本是来乱的嘛!

    “原来……你以为我是可以用钱收买的女人?苏亦耘,你真可恶!”

    以为那也是他的意思,邹丹菱一阵悲从中来,想带着儿子走,偏偏又挣脱不了他掌控,泪水立刻涌上眼眶。

    “放开我,我一毛钱也不要,我只要我儿子!”

    “妈咪!”看见妈咪哭了,安安好心疼,想要去安慰她,偏偏奶奶紧抱着他不放,怎么都逃不开,急得他也哭了。

    “呜——不要欺负我妈咪,我讨厌你们,我要跟妈咪回去……”

    “你们两个在孩子面前闹什么?”苏父看不下去了。

    “亦耘,我跟你妈先把孩子带开,不管你打算怎么做,今晚就把事情处理清楚!”

    “我打算跟她结婚。”苏亦耘立刻回答父亲,这才是他今晚将孩子的妈拉来“介绍”给家人的原因。

    “我不要!”邹丹菱想都不想就拒绝,想也知道他只是为了留下儿子。

    “你——”好,他忍住气,转头看向儿子。

    “安安,你想要跟妈妈住、跟爸爸住,还是跟爸爸、妈妈一起住?”

    原本正在哭闹中的安安听见爸爸突然丢来的问题,一时忘了哭也忘了闹,怯怯地看了父母一眼。

    “我想跟妈咪和爹地一起住。”他噙着泪,小小声地回答。

    “很好,你乖乖跟爷爷奶奶去睡,爹地保证明天醒来你妈咪还在这里,不会离开。”

    “真的?”

    安安看着妈妈,摆明要妈妈答应才算数。

    “你今天想带走他是不可能了,不说一声让儿子安心,难道想让他哭上一整夜都不睡?”

    邹丹菱瞪着他,气归气,却又不得不承认此刻苏家人多势众,她的确没办法光靠哭闹就让爱孙心切的苏家两老把孩子还来,舍不得让安安因为担心她而一夜哭闹,她也只能按他说的出声安抚儿子,让他乖乖跟着爷爷奶奶上楼睡。

    “放开我!”儿子一上楼,她立刻又拼命挣扎。

    “不放!”他打定主意今晚一定要跟她把事情说清楚。

    “你跟我进房里,我们好好谈谈。”

    “没什么好谈,你把安安还给我!”

    “不还,你想跟儿子在一起只有一条路,嫁给我。”

    “不嫁,你又不爱我!”

    “以前不爱,现在爱了!”

    “为了留下孩子你真是什么谎都能说!”

    “要吵进房里吵,明天放假,我们有一整夜的时间把话说清楚。”

    “我不要!你休想说服我!”

    她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很怕,很怕一旦单独相处,自己会忍不住口不择言,会忍不住心软答应他的要求。

    “苏大哥,你帮帮我。”邹丹菱忽然想到客厅里还有一个人应该能帮她。

    “拜托你帮我说服亦耘,奉子成婚只会成怨偶,这不是处理事情的办法!必须和孩子分开两地生活的痛你最明白,安安是我的一切希望,我不能失去他。”

    “唉。”苏敬祺长叹一声。

    “亦耘,丹菱说得没错,我明白结婚或许是你考虑许久才想出来的办法,既能为爸妈留下爱孙,又能让丹菱和孩子一起生活,看起来两全其美,可是没有爱情的婚姻不可能幸福,你不爱她——”

    “谁说我不爱她?”他从刚刚就一直说,都没有人听进去吗?“我爱她!是她眼里一直只有谭景闳,连一点机会都不给我,我能怎么办?”

    “谭景闳?他不是结婚了?”苏敬祺一脸怔愕,怎么这么复杂?

    “对,人家都结婚了,这个傻瓜还不死心!总之我们的事你不要管,你放心,我会好好跟她谈,不至于会把她吞了。”

    苏亦耘话说完,人也已经被他拉进房里,“砰”地直接关门上锁。

    进了卧房,苏亦耘就堵在门边,反正人逃不了,这才放开她。

    “好,现在就只有我们两个,你有什么想法说出来,不过,我先说。”他霸道地自顾自地说:“我说想结婚绝对不是因为我大哥说的什么两全其美的办法,是我自己想收回和你一辈子只做盖棉被纯聊天那种朋友的蠢话,在游乐园遇见你的时候我就想过,如果别的男人没有办法给你幸福,那就由我来,只要你点头说愿意就好,在安安出现之前我就已经有这样的想法,所以我要你嫁给我,绝对跟“奉子成婚”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妈说的话你更不必放在心上,我知道就算把整个苏家加上我一起送给你,你也不屑一顾,安安对你而言是无价宝,你对我也是,我是气你无论如何都不肯承认自己是安安的生母,还打算辞职抛下我,带儿子远走高飞,才会故意设计你现身,我承认自己多少是有点想借安安绑住你的私心,因为我爱儿子,更爱你,如果你母子就这样一起从我身边永远消失,我真的无法接受。”

    现在是在对从没想过和自己在一起的女人告白兼求婚,苏亦耘知道被拒绝的可能远大于被接受,即使早有心理准备仍旧难免紧张,说着便解开束缚在脖子上的领带,先透口气再说。

    “我知道,在你心里从头到尾就只有谭景闳一个男人,你对我没有朋友以外的感情,就算我这几个月努力对你放电,你还是无动于衷,在你眼里我可能远远比不上那个人——虽然本人一点都不认为比起谭景闳我有任何逊色。”他很呕,带着满满醋意补上一句。

    “不过要比起爱你,我绝对胜过他千百倍,在他心里没有你,在我心里满满的全是你!我不是要逼你立刻跟我结婚,便至少请你给我一个爱你的机会,让我证明跟我在一起你一定会很幸福。”

    他犹豫了一会儿,像是被人拿刀架在脖子上,艰难地再度开口。

    “如果试过和我交往,最后你还是真的完完全全无法爱我,我也保证会让安安待在你身边,不会让你看不到儿子,虽然很不甘愿,不过到时候我会老实退回朋友的界线,默默守护你们母子。”他光说就觉得心如刀割,马上又补上但书。

    “但是如果你哪天突然觉得可以接受我了,一定要立刻告诉我,好了,换你说。”

    都说可以换她说,她却只是安安静静捂着嘴,睁着双水汪汪的大眼看着他直掉泪,像自己真是会吞人的巨兽,把她吓得话都不敢说,光看就让他既心疼又自责。

    “好了,别哭了,我刚刚不是故意凶你,只是害怕失去你,一时失了理智,口气坏了点——”

    “我从来没有爱过谭景闳……”

    邹丹菱哭着,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自己此刻悲喜交加的复杂心情。

    原来这阵子自己感觉到的全是真的,他放电电得自己浑身酥麻,还老说些引人想入非非的话,不是吃饱撑着寻她开心,是真的在暗示她,他爱她,想和她从朋友变情人,甚至成夫妻。

    “你这个大笨蛋!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你爱我?你没事就乱放电,我怎么知道你是真是假?是你自己说一辈子都不可能爱我,是你自己说的!你这个大坏蛋,一点都不懂我是抱着怎样的心情要带着安安离开你,还那样凶我,呜——”

    邹丹菱气得不断抡拳槌他胸口,年轻时说不可能爱她说得那么直率又斩钉截铁,现在说句爱她却玩暗示又拖拖拉拉,让他们差点因为误解彼此真心而从此失去对方,让安安冤枉失去得到父爱的机会,她满肚子委屈和埋怨,不出出气会呕死自己!

    “你没爱过谭景闳是什么意思?你明明说过——”

    忽然间,苏亦耘明白了,因为恍然大悟而瞠目结舌,像根木棍傻杵。

    事情全坏在他自己说过的话,是他让邹丹菱打从相识之初就清楚认定他们彼此这辈子除了朋友关系,不会再有其他可能,如果她爱上他,他会为了她好和她断绝往来。

    “所以,你暗恋的人一直是我?”他又惊又喜,一切全明白了。

    所以她不敢说,怕说了连朋友都做不成,只好拿谭景闳当挡箭牌敷衍,他居然也傻傻相信,白喝了几大缸醋。

    “别打了,打死我你就没老公了。”苏亦耘抓住她双手,直接抓到自己身后,形成环抱他的暧昧姿势。

    看见他脸上挂满得意又幸福的笑容,邹丹菱好不服气,早知道自己该沉住气,多折磨他一阵再让他知道自己心里一直只有他的大秘密。

    “谁是你老婆?”

    “邹丹菱。”他皮皮地咧嘴笑。

    “我没答应要嫁给你。”她嘴硬。

    “不管你答不答应,我都娶定了,你这辈子和我唯一的关系就是“夫妻”,没有其他可能,这次我很确定,保证到死都不会再有改变。”

    “我才不——”

    猜想她今晚肯定想给他一路回答“不”到底,苏亦耘干脆不说话,直接封了她的唇,非常乐意改用行动证明自己和她不只是一夜夫妻的缘分,接下来数不尽的夜晚他都会是她唯一的枕边人。

    呵,这回他有百分之两百的把握肯定能顺利结婚,妻子、儿子一举到手,双喜临门喽!

    ——全书完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玫瑰言情网拒绝任何涉及政治、黄色、破坏和谐社会的内容。书友如发现相关内容,欢迎举报,我们将严肃处理。

作品爹地别想逃内容本身仅代表作者香奈儿本人的观点,与玫瑰言情网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玫瑰言情网举报。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玫瑰言情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玫瑰言情网做最专业的言情小说网,喜欢看言情小说的你,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