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宠妙厨 第10章(2)
作者:玛奇朵
    凤文熙声音平板的提醒她,“越小姐,可别忘了,你曾经在文郡王府说过的话。”

    越棠雪心中一跳,有些胆颤心惊的看着他,故作不明白的微微壁眉。“王爷,我不明白……”

    凤文熙可不是个会以德抱怨的人,即使知道今天这话传出去,他会落下一个刻薄无情的评语,他也不在乎了,谁让她犯他在先,今天又当着他的面,中伤他心爱女子。

    “不明白?那我说给你明白。”

    他嘴角微勾,一字一句说着那曾让他夜不成眠,甚至拚死也要让自己坚持下去的话语。“你不是曾经说过,你又不是瞎了眼,怎么会看上一个不知道自己有几两重的癞蛤蟆,还说过文郡王都多大年纪了还没成婚,不就是因为所有名门闺秀都知道我文郡王是什么货色,还说了,我这样的人,还敢说有什么淑女之思……”

    “够了!”太后听到这里脸色已经铁青,看着越棠雪的眼神也极度不善。

    凤文熙止住话声,看着一脸苍白,额上满是冷汗的越棠雪,嘲讽的笑了笑。

    “怎么?越小姐,这些话可有一字增减?你知道的,从来没有人敢在我面前说这种话,加上我又是个爱记仇的人,所以这一年多来……我是时时刻刻都没忘记你,就因为你说过的这些话!”

    他一挥折扇,恶劣的笑了笑。“对了,或许我能变成现在这样有一部分还要归功于你,如果不是你,我还真不知道原来我已经不是个人而是只癞蛤蟆了!”

    太后气得心中发疼,她狠狠的瞪着越棠雪,冷声命令,“卢嬷嬷,叫人把她的行李收收送她回府,顺便问问尚书夫人,这女儿是怎么教的?!帮哀家告诉她,假如她自己教不好女儿,不如送到铜杵奄,那里的师太会好好的教教她何谓妇德!”

    卢嬷嬷应了声,连忙指挥一边的小爆女们拉着面色如土的越棠雪往外走,不顾她的挣扎哀求。

    皇上对这番话同样感到怒火滔天,但是太后已经先行做了处置,再者越棠雪出言羞辱皇室中人纵使有罪,但罪不及父母亲人,他也不能再做更多的处分,所以他转头看着皇弟,忍不住低斥着,“怎么受了委屈也不说,让我们到现在才知道。”

    凤文熙拉过陆芹香,像是一点也不在意的说:“都过去了,又何必多说,更何况我本来也没打算借你或母后之手报仇的,谁知道她却自己送上门来找死。”

    陆芹香轻轻的捏了他一把,小声的道:“我看你是存心在这时候找她麻烦的,看人家多可怜,腿都软了。”

    唉,那个越小姐最大的悲哀,恐怕就是没看清这个皮相还不错的王爷其实是个小心眼又爱记仇的男人!否则她绝对不会出来多说那些废话吧。

    他面不改色的同样捏了她的手一把,然后转头看着皇上和太后,真诚的说着,“皇兄、母后,我可以放弃爵位,只要和她在一起,她可以无貌无才,她可以天真傻气,甚至她是大龄宫女,我也不在意,因为让我动心的从来都不是那些,而是我最不堪的时候,只有她一点都不在意的站在我身边替我打气,这样的女人才是我要的!”

    皇上看了看太后,把决定权都交给她,太后才刚压下怒气,又来了这样一出,让她有些疲累的招了招手。

    “芹香,过来。”

    她乖顺的走了过去,低头站在太后的面前。

    太后拉着她的手,柔声问着,“芹香,他是我宠出来的混世魔王,个性顽劣又爱记仇,我知道你一定受了许多的委屈,但是他今天求我让他娶你为妻,我只问你是不是愿意,假如不愿,我就送你回乡,远远的离开他,假如你愿意,你——”

    凤文熙没想到最后做决定的竟然是这个本来就有点心意不坚的傻妞,即使听刚刚她回答皇兄的话,她似乎已经决定要站在他这边,但是一听母后这样问,还是让他的心忍不住提到半天高。

    陆芹香看见太后眼中的真挚,又看了看站在一边的凤文熙,她跪倒在地,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那三下重重的声响入耳,让凤文熙几乎握紧了拳,就怕她下一秒会其说出要回乡的话来。

    磕完了头,她没有站起来,水眸直直的看向太后。“太后,跟了他,我不委屈。我只怕自己什么都没有,会委屈了王爷,假如太后信我,我愿意发誓,只要我活着一天,就会真心待王爷,就算王爷没了富贵,就算王爷不再是王爷,我也心甘情愿,无怨无悔!”

    这些话,她早存在心里,只是从没有机会说出口,虽不是词藻华丽的山盟海誓,却有她最真的心。

    太后和皇上互看一眼,最后太后叹息而笑。“好孩子,我明白了,你们两个就回去等着圣上旨意吧!芹香,记得你今儿个说的话,还有……以后要是文熙这孩子让你受了委屈,你随时都可以来和我说。”

    她眼眶泛红的用力点了点头,硬咽的回答,“芹香明白,芹香会记得的!”

    一听她说完话,凤文熙连忙把她拉了起来,心疼的看着她额上刚刚磕头时产生的撞伤,着急的问着,“疼不疼?怎么那么傻,以为这宫殿的地上是铺了棉的啊?还是把自己的脑袋当成石头?!痛的话让我吹吹……”

    “没事没事!别这样,让人看笑话。”陆芹香拉下他的手,一脸嫣红的娇嗔着。

    真是丢死人了!怎么能在皇上和太后面前做出这种事呢,多羞人啊!

    看着他们这模样,太后和皇上忍不住摇头失笑。

    皇上开口道:“好了,你们就先回去吧,别在这表现亲昵了。”

    她瞪了凤文熙一眼,连忙行礼告退,随即快步走了出去,凤文熙则是跟着欠身,紧追在后跟到她的身边。

    “哎呀,别闹别闹,现在还在宫里呢。”

    “宫里又怎么了?我还是王爷呢!”

    “王爷就可以欺负民女了?!”她娇羞的拍开他的手。

    他再接再厉的握住她的手,就是不放。“你很快就不是民女了,所以这不算欺负!”

    “你……你……”

    行走在通往朱墙外的道路上,两人即使像往日一般吵吵闹闹,相握的手却再也没有放开,只因他知道能够这样牵手是多么难得的一件事。

    南风徐余的吹着,让两人甜蜜吵嘴的只字片语飘扬开去,路过的人听见都忍不住驻足,看见两人彼此相望的瞬间,像是看见两心相契的恒久誓言。

    虽说皇上和太后答应了两人的婚事,但是心中对于凤文熙娶一个大龄宫女还是有点在意,所以接到指婚圣旨的当天,宫里就派人把陆芹香给接走了,说是大婚未婚夫妻不能住在一起,实则是安排一个新身分,让陆芹香在宫里等候出嫁。

    凤文熙一脸的不甘愿,但是陆芹香却一脸高兴。

    上回进宫怀念的情绪只有一瞬,接下来就都是紧张了,结果一得到结果就出宫,她连去御膳房找师父们聊聊的机会都没有,这次入宫,她要把自己最近琢磨出来的许多想法好好和师父们讨论讨论。

    兴奋之下,她对寒着脸、全身散发着不悦气息的文郡王是完全的视若无睹,捧着自己的小箱子还有简单的东西就跟着宣旨太监进宫了。

    看那个傻妞一脸高兴的跟着别人走,凤文熙气得咬牙,恨恨的低咒着,“这个臭丫头,等到成亲的时候,看我怎么教训她!”

    只不过不爽归不爽,但是因为见不到人、无事可做的缘故,让本来习惯当用手掌柜的文郡王对筹备自己的婚礼有了高度的兴致,大至择定拜堂的日子和迎亲的队伍,小到新房里的一根蜡烛款式都要一一过问,并且以迫人的气势逼得不少人得日以继夜的赶工,就是要赶在他指定的日子里把那个在皇宫里玩得乐不思蜀的傻妞给娶回来。

    好不容易成亲的日子终于到了,凤文熙一身金绣龙凤团纹的红袍,喜气洋洋的牵着新娘拜堂后,门口突地传来一阵喧哗,让他忍不住回头看向门外。

    发现原本都被招呼好准备入席的宾客们全分成两排站在外头,而两个大太监领着一长串的小太监,手里都端着盘子,低头敛眉的走了进来。

    凤文熙知道自己的大喜之日皇兄和母后是不可能找麻烦的,但这人龙是怎么回事?。

    才刚想开口问,走在前头的两个大太监就停下脚步,高声喊着,“恭贺王爷和王妃大喜,皇上特意恩准御膳房为王妃添妆贺喜,送上大宴六十六道菜馆祝贺,请王爷和王妃接席。”

    一听到是皇上送的礼,本来就蠢蠢欲动的陆芹香忍不住掀了盖头,双眼熠熠生辉的盯着眼前那一长串盖着罩子的盘子。

    看到她的动作,凤文熙脸黑了半边,但又看到她那一脸兴奋的模样,最后也只能无奈的扯了扯她的手,让她稍微克制一下,别在下一刻就冲出去,仔细打量品尝那些菜色。

    接着两个大太监顿时站了开来,让一边的下人把桌子给拼凑好,就开始一左一右没有停顿的高声唱名——

    “第一道,喜结良缘,林御厨以山珍四样拼盘而成,恭贺。”

    “第二道,金玉满堂,钟御厨以金银海鱼鱼片拼盘,恭贺。”

    “第三道,花开富贵,陈御厨以牡丹为题,以河鲜拼盘,祝贺。”

    一道又一道全都是难得一见的山珍海味,搭上那华丽的摆盘还有大气又精致的花盘雕刻,更是让所有宾客看得目不转睛,后堂里的女眷不能亲自出来看,也让丫鬟们一趟趟的跑进跑出报告外头的热闹景象。

    六十六道菜色说快不快,说慢也不慢,两个大太监从从容容就报完了六十五道。

    “第六十六道,甜汤一碗,太后亲手烹煮,愿新人圆圆满满。”

    大太监的话一落,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气。

    天啊!太后竟然亲手煮了甜汤来当这对新人的贺礼,这是多大的荣耀啊!就算王爷是太后所出,也应该没吃过几次太后亲手煮的东西吧!

    陆芹香本来以为前面那些精巧又大气的菜色已经够让人惊讶不已,没想到最后一碗甜汤还是太后亲手烹煮的,更是让她震惊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两位新人对看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到震惊还有不可置信,然后两人连忙快步向前,亲手接过那碗甜汤,同时向皇宫的方向敬肃叩拜后,这才让喜娘等人搅扶着固了新房,留下宾客们对那一桌的菜色口水淌个不停。

    回到新房,照例行了礼后,他不急着出去,而是先挥退那些婢女和喜娘,端起那一碗甜汤,坐在她身边,两人都有种掩不住的激动情绪,一时间竟都只看着那甜汤发楞,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最后,还是陆芹香先拿起汤匙,轻舀了一口,送至他唇边。“你吃。”

    他大口一张就将那匙甜汤给吞了,然后抢过她手中的汤匙,也舀了一口,送到她唇边。“你也吃。”

    陆芹香同样一口吞下那匙甜汤,顿时那甜蜜的滋味似乎沁入心脾,莲子红叶桂圆的味道似乎也带着它们各自美好的寓意游发在嘴里,也同时体会到傲煮这甜汤的人的心情。

    两人就这样你一口我一口的互相喂着,一碗不是太大碗的甜汤很快就喝得涓滴不剩,最后两人捧着碗相视而笑。

    “我们会一辈子都圆圆满满的吧?”她看了看那甜汤,想到那汤里的祝福,忍不住看着他问道。

    “那是当然。”凤文熙自信满满的说着,然后映了她一眼。“只要你别犯傻,我们会圆满的过一辈子的。”

    陆芹香可没半点被损的感觉,而是点了点头,挺了挺胸贿,自豪的说着,“可不是,我这辈子做过最不犯傻的事情,就是把王爷拐成我的相公!”

    看着她自信的模样,他忍不住笑了,拧了拧她的脸,带着笑意说道:“那倒是!难得你也聪明了一回,知道你这辈子做过最聪明的一件事就是这个,以后可要好好的听我的话,把我这个相公服侍得舒舒服服的才行。”

    她拍开他的手,嘟着小嘴道:“我现在难道还不够听话?”她觉得自己够听话的了,只除了一些小事……

    他邪邪的笑着,又碰了碰她嘟起的樱唇,在她耳边轻声说着,“等晚上洞房的时候让我看看你有多听话,记得,别再喊着王爷欺负民女了!”

    说完,他大笑着快步走了出去,把她又羞又气的跳脚声全都丢在后头,意气风发的往前面筵席处走去。

    一缕熏风拂面而过,似乎整个王府都被喜气包围,凤文熙嘴上勾起的笑容越来越大,心中满满的感动无法言喻。

    脑海里突然闪过一句话,让他顿时停下脚步,回头看了新房一眼,眼底满是无止境的温柔——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全书完】

    欲知其他备受器重的四大宫女如何找到新东家,又觅得良人,请见——

    *新月甜柠檬系列472宫女换东家之一《首席医女》

    *新月甜柠檬系列484宫女换东家之二《红颜策士》

    手机用户请阅读:玫瑰言情网手机版:http://m.mgyqw.com/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玫瑰言情网拒绝任何涉及政治、黄色、破坏和谐社会的内容。书友如发现相关内容,欢迎举报,我们将严肃处理。

作品御宠妙厨内容本身仅代表作者玛奇朵本人的观点,与玫瑰言情网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玫瑰言情网举报。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玫瑰言情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玫瑰言情网做最专业的言情小说网,喜欢看言情小说的你,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mgyqw.com